去读读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特警力量在线阅读 - 第四章

第四章

        1

        第二天清晨,天空泛起鱼肚白,太阳慢慢地从地平线上跳了出来,繁华的东海市区车流穿梭,人头攒动。昨天早上发生的重大恶性涉枪案件在12小时内告破,这个城市很快便恢复了往日宁静。

        特警支队训练场上,喊声如雷,队员们正在训练场开始400米障碍跑。操场一角,吴迪坐在场边擦着汗,韩峰拽着猎奇在跑道上飞奔,吴迪看见大喊:“韩峰!”韩峰带着猎奇跑了过来:“干吗?”吴迪看着猎奇:“借猎奇使使。”韩峰不满地说:“那你喊我干吗?自己跟猎奇说呀!”韩峰一屁股坐到一旁喝水。吴迪笑眯眯地看着猎奇:“猎奇,帮哥一个忙呗!”猎奇吐着舌头,眼巴巴地看着吴迪。吴迪笑着从兜里掏出一段香肠塞给猎奇,猎奇咔哧咔哧地咽了下去,韩峰喝着水笑:“猎奇,吃人家嘴短,你上套儿了。”

        吴迪瞥了韩峰一眼,从兜里掏出一个拴着线的小纸卷,套到猎奇头上。猎奇转身就跑下操场,韩峰目瞪口呆:“哟,轻车熟路了啊!”吴迪笑嘻嘻地一脸憧憬。韩峰看着吴迪:“发展到哪一步了?”吴迪笑:“差不多了吧。”韩峰撇嘴:“什么叫差不多呀?点头没有啊?”吴迪说:“算是默认吧。”韩峰笑:“哎哟我去!那意思是说,人家左燕连头都没点呢?”吴迪不满地看着韩峰,拍拍屁股起身:“整一圈儿?”韩峰跃起,拔腿就跑,吴迪猛追上去。

        停机坪上,左燕正拎着水桶,擦拭着直九直升机。猎奇从远处跑过来,叫了两声,左燕诧异地回身,只见猎奇闪电一般跑了过来,在左燕面前停下,哈哧哈哧地吐着舌头。左燕看到猎奇脖子上飘荡的小纸条,一笑,摘下来打开。左燕看着,忍俊不禁,想了想,从胸兜里掏出笔,在上面画了一只小飞虫和一只燕子比翼双飞,还打了一个问号。

        不一会儿,猎奇闪电般跑回到吴迪身边。吴迪迫不及待地一把抓下小纸条:“猎奇!谢了啊!”猎奇不走,汪汪地叫着。吴迪皱眉,又掏出一段香肠喂猎奇:“你这还双向收费呀!”

        吴迪打开小纸条,杨震和韩峰一大帮人围了上去。吴迪忙捂住纸条:“干吗呀?”杨震一本正经:“领导审查。”队员们起哄,吴迪意气风发地说:“打开就打开!咱这是自由恋爱,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吴迪打开纸条,傻眼了,众人也面面相觑。韩峰惊喜地说:“兄弟,恭喜你呀!这还不懂吗?人家的意思是说,要和你比翼双飞!成啦!”吴迪惊喜万分:“真的?”杨震一脸严肃:“不一定!”吴迪愣住,杨震严肃地说:“你看啊,你代号是小飞虫,人家这是俩燕子比翼双飞,明显是告诉你,人家有心上人,跟你没关系呀!”吴迪瞬间崩溃:“谁?她心上人是谁呀?谁代号是燕子?”韩峰说:“你别看我们啊!非得是支队里的?人家可是航校毕业的,谁还没个老同学、老情人啥的?”吴迪万念俱灰地看着杨震:“头儿,我请个假。”杨震很认真地点头:“去吧,这是大事儿。”吴迪转身,兔子一般撒腿就跑。

        停机坪上,左燕哼着歌正往回走,吴迪旋风似地跑到左燕面前,瞪大眼睛盯着她。左燕看他:“干吗呀?”吴迪拿着小纸条:“燕子是谁?—我说的是旁边那只燕子!”左燕不理他:“跟你有什么关系?”吴迪急了:“关系大了!燕燕,你说咱俩处得好好的,怎么就又冒出来个燕子呢?我这心啊……”吴迪痛苦地捂着心口。左燕忍俊不禁,随即又严肃地:“唉,我挺同情你的,这样吧,你慢慢疗伤,我先吃饭去了。”左燕得意地扬长而去。吴迪怒吼:“站住!”左燕猛回身:“干吗呀!你吼什么,想打人啊?”吴迪立刻一副小媳妇样子:“到底是谁呀!我得知道我死谁手里了!”左燕一笑,意味深长地说:“只要你肯努力,小飞虫也是可以变成凌空飞燕的!”左燕扬长而去。吴迪目瞪口呆,随即惊喜地喊:“燕燕!你的意思是说,鼓励我继续努力呗?”左燕头也不回:“自己悟吧!”吴迪脸都笑烂了:“哎!我明白!我继续努力!燕燕,谢谢你的鼓励啊!”左燕没回头,一脸甜蜜。吴迪握着小纸条,心满意足地走了。

        2

        特警基地的训练场上热火朝天,猛虎突击队正在进行各项战术训练,纷乱的脚步踩得训练场灰尘四起。办公室里,特警支队长许远把文件推给龙飞虎—《东海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关于选拔新特警队员的通知》。龙飞虎拿起文件,笑笑,转身要走。

        “等等!”许支叫住他,龙飞虎回身,“组建特别突击分队的文件你看了吗?”龙飞虎认真地点头:“看了。”许支指着他手里的文件:“这批人上来以后,你多留点儿心。看看有没有好苗子。”龙飞虎狡黠地笑:“您放心吧,我早就提前布置下去了。”说完转身出了门。

        猛虎突击队办公室。龙飞虎匆匆进门,把文件递给铁牛:“老铁,马上下发。”铁牛看了一眼,一愣:“这活儿又交给咱们了?”龙飞虎给自己倒了杯水,咕噜咕噜地灌下去:“没错!”铁牛一笑:“也好,近水楼台先得月,咱们猛虎队也该来点儿新鲜血液了。哎?老雷哪儿去了?”龙飞虎眨巴着眼睛:“我派他挖墙脚去了。”铁牛一愣,龙飞虎笑:“他去咱们这份通知传达不到的地方了。”铁牛会心一笑:“明白了,那我也别闲着了,出去转转吧!”龙飞虎笑着点头,目光一动,抓起电话:“喂?把吴迪给我喊来!”

        公安医院一片安静。病房里,林国伟在睡觉,沈鸿飞坐在旁边,轻轻地抚摸着警帽上的银色警徽。顷刻,沈鸿飞像是下定决心似地站起身,戴上警帽,转身轻轻出去了。

        刚走出医院大门,就听见背后有人叫他,沈鸿飞一愣,回头:“您是……”吴迪走了过来,笑着:“猛虎突击队吴迪,咱们又见面了。”沈鸿飞有些诧异:“哦,您找我有什么事儿吗?”吴迪掏出通知:“知道你在这儿护理你师傅,龙头特意派我把这个给你送来。”沈鸿飞一愣,接过通知,一惊。吴迪拍了拍沈鸿飞的肩膀:“别忘了你说的那句话—假如你手里有一把枪!”说完转身走了。沈鸿飞看着手里的通知,若有所思。

        市公安局的大楼,郑直站在传真机旁,脸上是孩子一样的兴奋,他拿着电传通知,想了想,转身走进路瑶的办公室,将电传放在路瑶面前。路瑶惊讶地抬头看他:“你真的要去?”郑直点点头。路瑶轻叹一声:“你再考虑考虑吧,去特警队可真的不是什么好选择。”郑直坦然地看着自己的组长:“但我想面对这个挑战,看看自己能不能战胜这个挑战。”

        “最现实的考虑吧。”路瑶站起身,语重心长地说,“你是警察世家,你该知道对于一名警察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郑直有些不明白,“—业绩。你有没有工作成绩,这个对你的前途很重要。特警可谈不上破案率,大部分时间是来收场的。他们是团队合作,个人很难在团队当中凸显出来,成绩是团队的。没有个人业绩,对你未来的警察生涯来说,可是非常难办的。”郑直低下头,随即又抬起来:“这些我都懂,组长。”

        “那你还要去?”路瑶盯着他,“你警校刚毕业就进了重案组,正是做一番事业的好起点。真去了特警,那地方养小不养老,过几年你还得调到别的部门。想想看,那时候再重新开始,你有多难!那时候你都快三十了,去哪个部门都是重新开始!就是去派出所,你对社区也是一无所知,怎么开展工作?你的青春真的是白浪费了!”郑直不说话。路瑶拍拍他的肩膀,“每个男孩子都有一个特警的梦想,我能理解。但梦想注定是梦想,你慎重考虑考虑再说吧。”

        “组长,我都想好了。”郑直站得笔直,抬起头,“可能你会觉得我固执,但刚才你也说了,每个男孩子都有一个特警的梦想。梦想虽然是梦想,不管能不能实现,为了梦想,总是要去试一把的。”路瑶有些意外地看着他。郑直坦然地站得笔直。路瑶长叹一声:“你啊,不吃点儿苦就不知道我们这儿有多舒服,不过,我随时欢迎你回来。”郑直感激地看着路瑶:“谢谢组长。”刚想转身走,又回头:“组长,我想问问……你跟猛虎突击队的龙大队长是不是有什么矛盾……你别误会,我……我就是好奇……”

        “他是我前夫。”路瑶没看他,坐回办公桌前继续看文件。郑直呆住了:“对不起,对不起,组长……”急忙转身出去了。

        总队反恐突击大队训练场上,数百名反恐精英顶着烈日,持枪跨立,他们的战术背心背后都贴着不同的号码。肩上扛着下士军衔的赵小黑目光炯炯,站在队列当中。十几名武警校级军官站在前面。突击大队大队长精神抖擞,声音浑厚:“根据公安部统一部署,武警特战部队符合公安特警队伍要求的退伍士兵,将参加公安特警队伍的特招入警考核,成绩优异者将特招进入公安特警队伍,成为正式公务员。这是公安部对我们武警特战部队退伍士兵的特殊关怀,希望大家能够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你们都是全省各个武警特战分队的反恐精英,我相信你们每个人都很出色!但是,名额是有限的!所以,希望你们在武警特战业务考核当中发挥出色!只有最出色的前十名,才可以参加公安特警队伍的正式入警考察!同志们,有信心没有?!”一百多人的方阵齐声怒吼:“反恐精英!敢打必胜!”赵小黑露出一口白牙,两眼放光,吼得尤其大声。

        此时,在热带雨林的葱郁群山之间,一小队身穿着猎人数码迷彩服的陆军特战队员小心翼翼地前进着。突然,走在前面的尖兵猛地蹲下,举起右拳,队员们唰地就近隐蔽。尖兵无声地指了指地上—一个吃剩下的干粮包装盒。

        “刚过去没多久,看来他们也不过如此,垃圾都不知道掩埋起来,让我们这样轻易就找到了痕迹。”尖兵说。队长看看四周,低声道:“大家要小心,这是绝顶高手,我相信他是故意留在这儿的。”尖兵左右看看,没人。突然,四周一片凄厉的鬼笑声响起,哗啦啦惊起一片飞鸟,扑啦啦地乱飞。队员们吓了一跳,赶紧举起枪四面射击。

        “停火!停火!”队长高喊。枪声停下,队员们惊魂未定地四处观察。突然,鬼笑声又响起。

        “是录音机,九点钟方向。”两个队员跑过去,拨开灌木丛,苦笑着提起录音机。

        “不要拿起来!”队长大吼。但显然已经迟了—录音机下面挂着的铜丝啪地断了,爆炸声四处,队员们慌不择路地四散躲避。队长小心地观察着四周:“他们就在附近!要小心!”话音未落,一个黑衣人闪电般地蹿出来,端着手里的机枪一阵猛扫,几名队员身上顿时白烟直冒。这时,两颗手雷甩过来,落在地上滴溜乱转,队员们还没反应过来—轰!队长举着手里的步枪,脸都被炸黑了。

        “队长挂了!”这下队员们更慌了,四散着跑开了。这时,预埋在四周的脚绊线啪啪啪跳开,四周跳起各种真人大小的玩具人—队员们愣住了。一个麦当劳叔叔打扮的人也是一动不动。队员们眨巴眨巴眼,不知道该怎么办。突然,麦当劳叔叔从背后抽出霰弹枪,一阵狂喷,队员们身上的发烟罐开始纷纷冒着白烟—一个小队被全歼在这里。

        不一会儿,烟雾四散开去,麦当劳叔叔摘下面具,露出一张黝黑的迷彩大脸。段卫兵看着这群倒霉蛋,狡黠地笑了。此刻,雷恺举着望远镜,正站在远处的塔楼上笑意盈盈。

        办公室,段卫兵涂着伪装迷彩背手跨立,雷恺走进来,手里拿着一摞档案材料。段卫兵看了一眼,目视前方。

        “段卫兵?”雷恺走过去。段卫兵立正敬礼:“首长好。”雷恺还礼:“稍息吧。”段卫兵哗地跨立。

        “我看了你的资料,你们参谋长对你是褒奖有加。”雷恺笑。段卫兵规规矩矩:“谢谢参谋长!”参谋长坐在对面笑意盈盈:“这位是我的好朋友,也是你的老乡,东海市公安局特警支队猛虎突击队的副大队长,雷恺同志。你要好好回答他的问题,明白吗?”

        “是,参谋长!”

        “东海段家镇人?”雷恺看他,“不简单啊,这确实是一个完美战士的资料。狙击手、突击队员,参加过国际特种兵比赛—没写名次?”段卫兵立正:“报告。首长,我因故退出比赛。”

        “哦?受伤了?”

        “不是,”段卫兵说,“一名外国参赛队员从悬崖上摔下来,我恰好在他前面。为了帮助他及时得到治疗,我留下对他进行紧急救助,因此不得不退出比赛。”

        “不觉得可惜吗?”雷恺问。

        “是的!很可惜!可是这是我应该做的。”

        雷恺又看参谋长:“所以他没有提干?”

        “是的。并不是因为他有错,我们都认为他没有错,身为中国军人,那时候见死不救是不合适的。不过,由于没有参赛成绩,我们没办法写提干报告。那次比赛对这批士兵很重要,比赛名次是一个硬指标。”

        段卫兵不说话。雷恺看他:“你后悔吗?”段卫兵抬起头:“报告,不后悔。”

        “你今年转业?”

        “是的,首长。”段卫兵的声音低下来。

        “工作找好了吗?”

        “家人帮我联系了,在镇政府开车。”

        “你自己怎么想的呢?”

        “是,当特种兵是我的梦想,我已经实现了这个梦想。现在家人希望我回去,我想我应该陪在父母身边。”

        “舍得特种部队吗?”雷恺看着段卫兵的眼睛。段卫兵嗫嚅了一下。雷恺问他:“下士,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既可以陪在父母身边,也可以不离开这种你已经习惯的生活。”段卫兵眼睛一亮:“去特警?”雷恺点头:“对,来我们猛虎突击队,我们需要你这样的人。”段卫兵有些激动:“我很想去,首长!”雷恺笑笑:“要考试的!跟你进特种部队一样,各方面都要考核选拔,我们也只要最好的!”

        “我有信心!”

        “好,我等着你。你去吧,好好准备。”

        “是!”段卫兵敬礼,转身出去了。

        参谋长叹了一口气,苦涩地一笑:“如果不是他错过了提干,这个人我还真不想给你,我本来想劝他继续做中士,替我带一批狙击手出来呢。”雷恺看他:“你看,说给还不舍得!现在可不带反悔的了!”参谋长笑:“反悔也没有用啊,要为他的前途考虑—不过说真的,你们的考试他能过吗?”雷恺收起笑容:“现在真不好说,按照常理推断,没有问题,不过谁知道会出现什么特殊情况?放心吧,我会关注他的。”参谋长点头:“那就拜托了,希望他一切顺利吧,我不能再耽误他了。”

        东南大学的跆拳道馆里喊声震天,几个跆拳道手双手缠着散打护带,裸身露着一身精壮的腱子肉,正在捉对厮杀。身着白色训练服的何苗啊地一声尖叫,脚尖带着风直击对方面门,站在对面的队友慌忙举手抵挡,被逼得连退几步,何苗准确地踢到对手后,稳稳地飞身落地。一个学长模样的人站在旁边,感慨地拍手鼓掌:“何苗,我们两个体育专业的被你一个计算机系的给干掉了,这面子可丢大了!”

        “哪能啊,你们让着我呢。”何苗笑笑,戴上眼镜,解下腰带,却看到系主任站在不远处。何苗愣了一下,急忙迎上去:“主任。”系主任拍拍何苗的肩膀:“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东南特警支队猛虎突击队的教导员铁行,你们谈谈吧。”何苗诧异地看着铁牛,他想不明白自己和这个老头儿有什么可谈的。

        铁牛笑:“我看了你的资料,东南大学计算机系的博士,跆拳道黑带五段,大一的时候就登顶了珠穆朗玛峰,还在回来的路上救了一名因高山缺氧晕倒的外国登山者,我说得对吗?”何苗听得有点儿莫名其妙:“对不起,我能问一下,您……为什么要关注我的资料?我没犯什么事儿啊!”铁牛笑着摇头,掏出通知单递过去。何苗接过通知单一看,诧异地看着铁牛。铁牛收起笑,严肃地看着他:“听你们系主任介绍,你是一个喜欢挑战的人,也曾经给学校打过申请,想去参军。要不要试试这个?你不用急着回答我,我给你时间,好好考虑一下吧。”铁牛说完转身走了。何苗拿着通知单,望着铁牛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3

        一大早,公安医院的体检大厅里人头攒动,衣着各异的青年男女们拿着各自的体检表在人群里穿梭来去。郑直拿着体检表走过来,一眼就看见沈鸿飞,沈鸿飞抬眼,也认出了郑直,笑道:“哟,你也来了?”郑直笑:“我就想到你会来的,那天看你的眼神就明白了。”沈鸿飞走上前去:“那天幸亏遇到你。”郑直挥挥手:“哎,别提了,我也没帮上什么忙。对了,我叫郑直,市局重案组的,你怎么称呼,交警同志?”沈鸿飞伸出右手:“沈鸿飞。”两人握手一笑。

        不远处,凌云跟几个女学警一起走进体检大厅。郑直一转脸,看见凌云。沈鸿飞也愣住了,脑子里回闪过两人跑步的情景。凌云看见他,也是一愣。郑直看着两人:“你们认识?”沈鸿飞赶紧收回眼神:“哦,见过一次。”

        凌云冷若冰霜地走过来,郑直满脸堆笑:“我师姐……师姐好!”凌云看他:“你怎么也来了?”郑直笑:“师姐,没想到你也来了……”凌云较着劲儿:“怎么?只有男人可以报名吗?”郑直赶紧认错:“不是不是,我是说,我没想到你也来报名……”沈鸿飞站在一旁看不过眼:“这位师姐,你太敏感了。”凌云转头看他:“什么意思?”沈鸿飞迎上她的目光:“我想他并没有歧视女性的意思,他只是没想到你会来报名。”凌云眯眼看他:“你又是谁?”沈鸿飞目不斜视:“报告,我是沈鸿飞,交警支队的。”

        “警校毕业的?”凌云问。

        “报告,不是,”沈鸿飞不卑不亢,“体院毕业的。”凌云瞪了他一眼:“那你叫什么师姐啊?边儿去!”说完径直走了。郑直巴巴地看着凌云的背影:“不好意思啊兄弟,见笑了,我们这师姐是著名的冰美人。”

        沈鸿飞没说话,看着凌云的背影若有所思。郑直警惕地看着沈鸿飞:“你对她感兴趣啊?”沈鸿飞一呆:“啊?没有啊!”郑直哼了一句:“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了!”沈鸿飞收回目光:“我只是见过她,而且对她有印象—深刻的印象。”郑直明显不相信他:“我告诉你,我可是刑警,你的眼神出卖了你。”沈鸿飞笑着揽着他的膀子:“扯什么,没那么邪乎,只是晨跑的时候见过一次,她挺能跑,还不服输。”

        “你赢了她了?”郑直问。沈鸿飞想想:“算是吧。”郑直扑哧乐了:“那你完了,她能恨你一辈子。”沈鸿飞不解地望过去,凌云回头看了一眼,沈鸿飞若有所思。

        大厅一角的视力检查处,何苗戴着眼镜,拿着体检表过来。穿着白大褂的刘珊珊一愣:“这位同学,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是特警体检大厅。”何苗扶了扶眼镜:“没有啊?他们让我来的啊!我叫何苗,我是来当特警的。”旁边的人都愣住了。铁牛站在后面露出笑意。

        “特警队……现在也要近视眼吗?”刘珊珊纳闷儿。何苗笑:“ok,我来错地方了,看来这里不欢迎我,只欢迎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大猩猩。”说完转身就要走。郑直一把把他拉住:“你说谁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何苗一甩胳膊:“说你。”郑直火了,举起拳头:“你再说一次!”何苗笑:“这里是公安特警体检吗?难道是土匪体检?说不过就要动手吗?”郑直挥着拳头:“你信不信我把你牙打出来?”何苗拿出手机,对准郑直:“笑一笑。”“咔嚓!”何苗拍了张照。郑直一愣:“你拍我?!”何苗扶扶眼镜:“你是警察吗?”郑直强忍怒火:“是!”何苗笑:“你这一拳下去,就不是警察了。”

        郑直急促地呼吸。何苗努努嘴:“我有地方取证。”郑直侧头看见墙上的摄像头:“你阴我?!”说着就要冲过去。沈鸿飞急忙拉住郑直:“他没说错,冷静。”郑直慢慢松开拳头,急促地呼吸着。

        “不要以为只有拳头能解决危险,现在是科技时代。大猩猩,让开。”何苗扶扶眼镜,郑直让开路,气得咬牙切齿。何苗满意地看看四周,扬长而去。

        “何苗!”铁牛一声吼。何苗站住,转过身:“是您?”铁牛微笑着上前:“东南大学计算机系博士何苗。我们前几天见过面。”何苗点头:“对,就是我。我是接到您的通知,才决定要来的—可是看起来你们并不需要聪明人。”

        “每个人都很聪明,只是长处不一样。去体检吧。”

        “那医生不是说了吗?我是近视眼。”何苗说。铁牛笑:“不同的专业有不同的要求,去体检吧。”何苗看看刘珊珊:“医生,现在还有问题吗?”刘珊珊撇嘴:“又不是我要人,我能有什么问题!他说你行,你就行呗!”何苗得意扬扬地去排队了。铁牛笑笑,低声说:“龙头的主意,他选的人。”刘珊珊不满地问:“他搞什么鬼?怎么弄来这么个活宝?”郑直走过来:“龙大队长是想要他跟我们一起跑五公里吗?”铁牛看他,问:“你爬过珠穆朗玛峰吗?”郑直摇头:“没有。”

        “他爬过。”铁牛收起笑。郑直一愣:“铁牛,开玩笑的吧?”铁牛一脸认真:“没有,他是中国大学生登山队元老,大一的时候就登顶8844米。”

        郑直和沈鸿飞呆住了,看向何苗。何苗笑嘻嘻地摘下眼镜,在那边体检。刘珊珊也是一愣:“你是说,那个怪胎爬上世界最高峰?”铁牛点头:“对,大一的时候就登顶8844米,还在回来的路上救了一名因高山缺氧晕倒的外国登山者。”铁牛笑笑,“以貌取人,可是警察的大忌。”铁牛拍拍郑直的肩膀,走了,留下站着发愣的郑直和沈鸿飞。

        4

        特警基地的操场,台上挂着巨大的警徽标志,庄严而肃穆。从台下望去,一百多名穿着各种常服和便装的学员们整齐列队。吴迪等老突击队员们站在他们对面,背手跨立,目不斜视。操场正中矗立的鲜红国旗呼啦啦地响,一派凛然肃杀的紧张气氛。

        大门口,一辆黑色突击车“吱”的一声急停在操场旁边,吴迪高喊:“立正!—”

        “唰—”全体教官和学员们整齐立正。

        穿着黑色特警作战服的龙飞虎大步走上检阅台,一百多名学员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

        “根据市局和支队命令,东海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本年度新训营正式开训!”龙飞虎声如洪钟,果断干练,“我是猛虎突击队大队长龙飞虎,也是本年度新训营的总教官。站在你们面前的都是猛虎突击队的作战队员,他们就是你们的教官!”

        台下的学员们不由自主地立正。龙飞虎看着这些年轻刚毅的脸:“你们这123名同志来自不同的领域。有的是本市公安机关各兄弟单位的年轻民警,有的是警校的应届毕业生,也有各个院校的本科生、硕士生甚至博士生!还有来自海、陆、空、二炮四个军种的特种部队和武警特战分队的同志们!可谓来自五湖四海,人才济济!首先,我代表猛虎突击队全体干警,对你们表示欢迎!在开训以前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们—你们为什么来这儿?!”学员们不吭声。龙飞虎笑笑:“没有一个敢回答的吗?”沈鸿飞站在台下,看看左右,高喊:“报告!”龙飞虎一扬头:“你很勇敢,敢当出头鸟,说吧,我听听你的答案。”

        “报告!龙大队长,我们想成为特警!”

        “很好,字正腔圆,底气十足!你们都是这样想的吗?”

        “是……”台下传来几声稀松的回答。

        “我听不见!”

        “是!”这一次吼声震天。

        “好!很好!你们让我想起来一句老话—初生牛犊不怕虎!”学员们面露喜色,龙飞虎紧接着,“用特警的话来说,就是嫌自己死得快!”学员们脸色一变。龙飞虎转身对着雷恺:“带他们去换衣服,三分钟!”雷恺点头,走到台前:“都听见了吗?那边两个帐篷,男女各一个,背囊上写着你们的名字—三分钟!晚了后果自负!”雷恺抬手看表,“还有两分五十秒!—记得把背囊和换下来的衣服都带出来!”话音未落,学员们转身呼啦啦就往两个帐篷飞奔。

        帐篷里,几十个硕大的迷彩背囊整齐地摆放在地上,上面贴着纸条,写着各自的名字。郑直三下五除二脱掉常服,沈鸿飞翻出背囊里面的迷彩服赶紧往身上套。另一个帐篷里,女学员们已基本换好衣服,正把常服帽子皮鞋什么的往背囊里面塞。凌云套上迷彩服,看表:“还有30秒!”女学员们顾不上整理衣服,都是狼狈不堪地转身往外冲。

        雷恺戴着墨镜,看不出脸上的表情,背手跨立站在操场边上掐着秒表:“还有10秒钟—”学员们提着背囊一窝蜂地跑出来,何苗还在帐篷里磨蹭,段卫兵一把抓住他拽了出去:“快走!没时间了!”何苗急吼:“我这儿还没穿好鞋呢!”段卫兵抓住他的衣领脖子,大吼:“没时间了,走啊—”何苗被拖了出去,瞪着眼:“急什么?他们还能把帐篷炸了?”话音未落,雷恺按下手里的按钮。“轰!”一声巨响,身后的帐篷烈焰升腾。段卫兵和何苗被爆炸的冲击力掀翻在地,其余的学员们也尖叫着纷纷卧倒,教员们冷冷地看着这群倒霉蛋。沈鸿飞趴在地上,抬眼,吐出一嘴的土。雷恺看了他们一眼,一脸轻蔑:“都起来吧,瞧你们那熊样儿!”

        “真炸啊?!”何苗从地上拣起眼镜戴上,惊魂未定地回头。段卫兵也从地上爬起来,吐出嘴里的土:“他们肯定玩真的,大学生。”何苗伸出手:“我叫何苗—你呢?”段卫兵笑笑:“我叫段卫兵!”何苗看他一身迷彩:“你是部队的?”旁边的赵小黑凑过来:“俺也是部队的!武警!俺叫赵小黑!”段卫兵拍拍他的肩膀:“我是陆军特战旅的!”赵小黑眼睛一亮:“陆军老大哥啊?!还是特种部队的!”

        雷恺黑着脸咳了一声,学员们赶紧列队站好。几个女学员没起身,坐在地上抽泣。雷恺走过去,摘下墨镜,蹲下,黑着一张大脸:“走人吧,这儿不是你们来的地方。”女学员还在哭,几个教员走过来,搀扶起她们,离开了。

        雷恺起身,山一样的身躯走过来:“特警队员—随时都可能在生死的边缘!刚才只是一个小小的测试,只不过是汽油弹!别害怕,没危险!可你们的表现让我觉得很差劲儿!试问,我们的特警队员在面对爆炸的时候,能像你们这样吗?泰山压顶不弯腰,是最基本的要求!像你们这样,怎么与残暴的匪徒作战?怎么保卫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学员们不敢吭声,像是霜打的茄子。

        一头短发的陶静站在边上,努力控制着自己,但还是小声地抽泣着。雷恺走到她面前,仔细看看。陶静憋不住哭出声来:“我也想回家……”雷恺冷冷地:“向后转,回家吧。”陶静紧咬嘴唇,犹豫着。凌云侧身小声说:“你不是想做女特种兵吗?这就怕了?!”陶静忍住眼泪,嘴唇咬得发白,不让自己哭出来。陶静回头:“可我真的害怕啊……”学员们都看着她。陶静抬眼,看见台上闪烁的特警徽章,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雷恺冷冷地注视着她。陶静一咬牙:“我不走!”凌云笑了,悄悄地向她竖起大拇指:“加油!坚持!我们在一起!”雷恺笑笑,没理她,转身走向前面:“好了!刚才只是开胃菜,正餐马上开始!让我先看看你们的体能—男生五公里,女生三公里!开始!—”话音未落,学员们嗖地就蹿了出去,一百多双靴子踏得基地操场尘土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