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特警力量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1

        审讯室里,王小雅愣愣地坐在椅子上,手上戴着手铐。李欢冷眼看着她:“你真打算死扛吗?”王小雅头也没抬,一脸木然:“我说了,沈鸿飞一来,我就招。”这时,路瑶推门走进来:“能告诉我,你想见沈鸿飞的目的吗?”王小雅说:“没有目的。他来了没有?”路瑶冷冷地说:“你不说出目的,我不会让他见你。”

        王小雅瞪着路瑶,路瑶眼神坚决地看着她。王小雅目光闪烁:“好!我告诉你,我的目的只是想见他最后一面。”几个人一愣,面面相觑。王小雅淌着泪:“我知道我的罪行,错过了这个机会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如果我见不到他,将是我终生的遗憾……”沈鸿飞含泪走了进来,愣愣地看着王小雅。王小雅下意识地扭过头,两个人默默地对视着,审讯室里鸦雀无声。

        “王小雅,我们答应了你的要求,沈鸿飞来了。我破个例,允许你们说一些与案情无关的话,我想,这也是你需要的,对吧?”路瑶说。王小雅含泪点头,凝视着沈鸿飞。沈鸿飞看她:“小雅,告诉我,为什么?你为什么做这件事?!是熊三逼迫你的对不对?你也是受害者对不对?回答我,是不是?”王小雅哭喊着:“不是,我是自愿的。”沈鸿飞愣住了。王小雅脸上流着眼泪:“我真的是自愿的。一开始我是上了熊三的当,可是后来,我就变成自愿的了。”沈鸿飞痛苦地吼:“为什么呀?”

        “因为我想赚钱。”王小雅泣不成声,“我想赚好多的钱,我自己有了钱,就可以还掉熊三给我花的钱,我就可以摆脱他了。”

        “你糊涂。”沈鸿飞痛心疾首。

        “我是糊涂,鸿飞,我一直在糊涂。”王小雅惨笑着,“我不该错过你,更不该贪图熊三带给我的富裕生活,我不该一次又一次拒绝你对我的忠告。我就是个糊涂虫,自己把自己卖了都不知道。鸿飞,我后悔,我真的好后悔啊!我轻信了熊三那个王八蛋,他把我害苦了,可是我说什么都晚了……一切都晚了……晚了。”

        “小雅,对不起。”沈鸿飞痛哭着,“小雅,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应该多陪你去看几场电影;我应该多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玩儿;你喜欢唱歌跳舞,我应该多陪你去唱歌跳舞;你喜欢吃我做的菜,我应该多给你做几道;你生气的时候,我应该多哄哄你;你生病的时候,我应该多问你几句冷暖……小雅,我应该做的事情太多了,可是我都没有做。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男朋友,我亏欠你太多了。也许,我不该爱上你,不该让你一直等我。”沈鸿飞失声痛哭,小刘的眼睛也湿润了,侧过身默默地擦着眼泪。

        “鸿飞,你别哭,你别这么说。没错,我曾经埋怨过你,可是我现在一点儿都不怨了。鸿飞你知道吗?我这几天一直在回忆我们过去的事情。我在想,如果我王小雅的生命中还有一段时间可以称得上快乐的话,就是与你相爱的这几年。我们虽然不能经常见面,可是我们彼此牵挂着,彼此守候着,日子虽然苦闷,但是真的非常甜蜜,连等待也是甜蜜的。只可惜我不懂得珍惜,轻易地就让它溜走了。路都是我自己走的,我还能怨谁?”王小雅看着痛哭不已的沈鸿飞,惨笑了说,“鸿飞,不哭了好不好?我们都不哭了。我还能见你一面就已经很知足了。你走吧,把我彻底忘了吧。”沈鸿飞哭着摇头。王小雅咬住嘴唇:“那你就别想我的坏,想着以前我的好。想着那个天天拿着手机坐在电脑旁等着你下了训练好给她打个电话、发个信息的王小雅,想着那个只要你一回家就天天缠着你吵吵闹闹的王小雅,那个一心一意爱你的王小雅。只把现在的王小雅忘掉,彻底忘掉!”沈鸿飞哭着摇头:“我怎么能忘了你啊……”王小雅止住哭,抬头看路瑶:“谢谢你路警官,你满足了我的愿望,我现在要交代罪行了,让他出去行吗?”

        路瑶起身,看着沈鸿飞:“沈鸿飞,走吧。”沈鸿飞哭着摇头。路瑶拍了拍沈鸿飞的肩膀,“沈鸿飞,这已经是你和王小雅之间最好的结局了,你还能怎么样?还想怎么样?走吧,凌云还在外面等你呢。”沈鸿飞含泪看着路瑶,又看看王小雅,哭着转身。

        “鸿飞!—”王小雅喊。沈鸿飞停住脚步回身,王小雅含泪笑着,“祝福你和凌云,这次我是真心的。”沈鸿飞哭着点头,夺门而出,王小雅如释重负地笑了。

        公安局大楼前,沈鸿飞红着眼睛走了出来,凌云快步迎上来,含泪给沈鸿飞擦着泪:“鸿飞,别哭了。”沈鸿飞淌着泪:“凌云,我真的很自责。”

        “我知道。我能理解你。可是你改变不了王小雅的命运。”

        “我错了吗?”

        凌云轻轻地摇头,鼓励的眼神看着沈鸿飞:“你没错,其实王小雅也没错。至少在感情方面,你们都没有错。爱情是需要选择的,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的选择一定正确。不过,起码我觉得我的选择是对的。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男人,我真的很幸运遇到了你。”沈鸿飞哭着:“凌云,你说错了,我他妈算什么重情义的男人……我他妈就是个王八蛋!道貌岸然的王八蛋!”沈鸿飞哭着猛打着自己耳光。凌云哭着扑上去,紧紧抱住沈鸿飞,两人相拥而泣。

        2

        一座装修古朴的欧式别墅,周围的树木和藤蔓茂密,保镖林立。院子里,熊三被两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押着走进别墅里。

        大厅里,周围戴着墨镜的保镖铁青着脸,背手跨立,后腰上都别着枪。白佛穿着一件简单的中式大褂,跷着腿悠闲地坐在沙发上抽烟。此刻,熊三跪在面前,一脸惊惧,不敢抬头。白佛放下手里的茶杯,拿起枪放在桌子上,冷冷地说:“熊三,组织的规矩你是知道的。”

        “老板,念在我跟随您多年,为k2服务多年的分儿上,饶我一命吧!”熊三额头上的冷汗下来了。

        “笑话,饶了你,我怎么跟首领交代?饶了你,我以后怎么带人啊?”白佛继续喝茶。熊三跪着往前蹭了两步:“老板,熊三真的不想死。而且,我死了也是于事无补,熊三还想再跟老板几年,与其让我就这么死了,不如给我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白佛冷笑着看熊三:“熊三,你倒是很会替k2着想啊!”

        “熊三只为老板您着想。”熊三谄媚地说。白佛斜眼看他,熊三咽了口唾沫,“因为,谁都知道我是您一手拉起来的,我这次犯了大错,您脸上也不好看。我跟了您这么多年,这条命也是您的,不能临死还给您丢脸啊!所以,我想请您给我一次把这口气争回来的机会。”白佛哈哈大笑:“熊三啊熊三,有的时候,我还真是挺喜欢你这张嘴的。”熊三目光一动:“老板,熊三可不只光有一张嘴,只要您给我机会,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白佛抿了一口茶:“要说机会嘛,还真有一个。”熊三一愣,急切地说:“请您明示。”

        白佛拿起桌上的一张照片和档案袋,递给熊三:“关于这个人,所有的资料都在这里。你的任务就是尽快干掉他,拿到他手中掌握的卓娅集团洗钱的证据。”熊三诧异地接过来,点头:“是!这个人是哪儿的?”

        “他就在东海市!”

        熊三一惊:“东海!您是让我……再回东海?”白佛脸一沉:“你不会不敢回去了吧?”熊三随即一笑:“只要是您的差遣,哪儿我都敢去。”白佛目光一凛,凝视着熊三:“记住,如果这次你再把事情办砸了,我们就新账旧账一起算。到时候,你会生不如死。”熊三一惊,点头匆匆而去。

        白佛看着熊三的背影,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废物!”旁边站着的保镖弯腰低语:“老板,既然您知道他是废物,为什么还用他?”白佛瞪了保镖一眼:“你以为我想用他?但是没人比他更了解东海的条子了。”这时,一名手下匆匆走进来:“老板,货已经起运了。”白佛目光一动,点头:“马上联系燕尾蝶。”

        3

        会所里,一身便装的吴迪推门进来,大厅沙发上,陈晓晓兴奋地站起身:“阿迪,快过来坐。”吴迪笑着坐下,看了一眼一桌子的高档酒菜,皱着眉:“晓晓,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咱们两个在一起,你就不用这么客气了,随便吃点儿就行,你……”陈晓晓笑着打断他:“行了行了,我下不为例还不行?”吴迪只好住嘴。陈晓晓深情地看着吴迪:“阿迪,其实你刚才数落我,我挺高兴的。这说明你真的把我当成自己人看待了。”

        “哪儿的话,不把你当成自己人,我还能把你当成敌人啊?”

        陈晓晓目光一动,不动声色地一笑,端起酒杯:“阿迪,那我们就为‘自己人’这三个字,干一杯。”吴迪一笑:“这也值得干杯呀?”

        “当然。”陈晓晓柔声道,“什么叫自己人?就是互相可以信赖的人,这世界上还有比自己人这三个字,更能让人心暖的吗?”

        “好,我说不过你,干!”吴迪仰头干了,陈晓晓放下酒杯:“阿迪,既然我们是自己人,那我可真不跟你客气了,我求你帮个忙。”

        “帮忙?帮什么忙?”吴迪纳闷儿。

        “其实对你来说很容易,可是对我们来说就难了。”陈晓晓一脸难色地凝视着吴迪,“就是我上次说的那个朋友。他有一船货三天后要在东海靠岸,想请你帮个忙,跟码头警方打个招呼—我知道,你有个战友在码头警方里面是个头儿。”吴迪目光一动,不露声色地放下酒杯:“既然是一船货,也不用跟警方打招呼啊!”

        “如果全是正常的货,当然就不用了。”

        “那是什么货?”

        “其中几个货箱里面,装的是军火。”

        吴迪一惊,腾地站起身:“军火!”陈晓晓点头。吴迪果断拒绝:“不行,不行,这个忙我帮不了他,这是要掉脑袋的。”陈晓晓起身看着吴迪:“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是军火?你只要告诉你那个战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了。”

        “你别忘了,我也是警察。”

        “那正好啊!你现在就把我送公安局去。”陈晓晓赌气地说。吴迪坐下,陈晓晓语气缓下来:“阿迪,我可真的把你当成自己人了。我跟你直说了吧,那批军火有我一半的股份,我的股份是找了好几个江湖大佬融的资,如果它出了事,我也就活不成了。”吴迪愤怒地说:“你说过你是搞投资的。”陈晓晓冷笑:“投资?如果没有钱,我拿什么投资啊?”吴迪一脸纠结地看着陈晓晓:“那你也不能干这种事啊!”陈晓晓惨然一笑:“不然我干什么?我一个女人,要想在这个社会生存下来,过上好一点儿的生活,我还能干什么?这总比出卖肉体强吧?”陈晓晓从包里掏出一张一百万的支票:“当然,我们的关系归关系,你该得的利益我也不会少你的。这笔钱你拿一半去打点你的战友,剩下的一半全是你的。”

        吴迪沉默着。

        陈晓晓撒娇地挽着吴迪的胳膊:“阿迪,实话我都跟你说了,帮与不帮,我的生与死,就看你的了。”吴迪看看陈晓晓,又看看桌上的支票,一咬牙:“你记住,只有这一次,最后一次。而且,我不是为了钱,我是为了救你。事成之后,五十万我一分不少地退给你。”陈晓晓破涕而笑:“我保证下不为例,谢谢你,阿迪。”吴迪装起支票,起身离开了。陈晓晓坐在椅子上拿起酒杯,昏暗的灯光下,眼里有泪滑落下来。

        4

        夜色里,江岸一片漆黑,只有一轮明月斜挂在天际。不远处,一艘货船破江而行,减速后渐渐靠近码头,船身也随着江浪的起伏忽高忽低。这时,一个黑影走出船舱招了招手,停在岸边的一辆货车开过来,在岸边停住后,十几个黑影从后车门鱼贯跳下来。货船上,黑影焦急地低声吼道:“快!快!快!赶快卸货。”工人们七手八脚地搬运着箱子。

        码头不远处的路边,陈晓晓坐在跑车里,拿着望远镜观察着靠港的货船,随即拿起电话:“……老板,船已经靠岸,正在卸货,一切顺利……是。”燕尾蝶放下手机,继续观察。

        “唰!”码头上突然亮起数道强光,一阵尖厉的警笛划破夜空,正在往船下搬箱子的工人们猛地愣住了。数辆警车鸣着警笛从码头两侧快速驶来,“吱”的一声停住,全副武装的警察们纷纷跳下车,怒吼着:“警察!不许动!”

        不远处,举着望远镜的燕尾蝶脸色骤变,随即焦急地发动汽车。突然,一把枪顶在燕尾蝶的头上:“燕尾蝶,你的戏该收场了。”燕尾蝶大惊,微微转过头—夜色里,熊三阴森地笑着。

        此刻,码头上亮如白昼,几个硕大的箱子依次摆在空地上。工人们抱头蹲在地上,警察们持枪控制住现场。全副武装的龙飞虎匆匆走过来,吴迪迎了上去。几名特警队员拿着破拆工具上前,咣咣地撬开其中一个大箱子,强光手电筒一照—全部都是制式步枪。所有人都是一脸震惊,杨震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吴迪如释重负。龙飞虎目光如炬,看着箱子里的步枪,忽然目光一凛,猛地从箱子里抓出一把步枪,所有人都愣住了。

        “警察同志高抬贵手啊!我就是图点儿小钱,弄了点儿仿真玩具枪,也不是杀头的罪吧?”组织卸货的男子蹲在地上开始号叫。这时,一辆特警车急刹停住,沈文津和队员们匆匆下车:“报告龙头,九点钟方向发现一辆红色跑车,车上没人。”

        吴迪拿过步枪,仔细地检查了一下,一脸懊恼。龙飞虎看着吴迪,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不是你的错,我们迟早会抓住燕尾蝶的。”吴迪咬牙点头。

        5

        浩瀚的公海上,一艘白色的游艇停在海面上。船头,皮鞭啪啪地抽打着被反绑在船栏上吊着的燕尾蝶。“哗啦—”一桶海水泼在奄奄一息的燕尾蝶身上,海盐浸入伤口,燕尾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对面,白佛气定神闲地坐在甲板上,身后保镖簇拥。白佛端着酒杯,抿了一口:“燕尾蝶,你还是说实话吧,早点儿说了免受皮肉之苦。”燕尾蝶痛苦地看着白佛,奄奄一息:“老板,我……说的就是实话,我真的是……按照您的指示在做事,我真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啪!”浸了海水的鞭子抽过去,燕尾蝶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道血印子,滴血的伤口被海水刺得生疼,燕尾蝶声声惨叫:“老板,我对您忠心耿耿,我对k2忠心耿耿啊!”

        熊三恭敬地站在一旁,眯着眼看着燕尾蝶:“燕尾蝶,你这是何苦呢?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你说你忠心耿耿,那帮警察是怎么出现在码头上的?”燕尾蝶的眼神有些复杂:“吴迪,一定是吴迪,他骗了我!”—“啪!”白佛猛地将酒杯摔在甲板上,玻璃碴儿四处飞溅。

        “我打的就是你这句话。”白佛上前瞪着燕尾蝶,眼里射出寒光,“你在组织做事不是一年两年了。怎么会分不清吴迪是真是假。这只能说明一件事—你对那个条子还有爱情。因为只有爱情才能让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女人变成一只蠢猪。”白佛一挥手,几名保镖冲上去,将燕尾蝶拴上绳子倒吊着想要扔进大海。熊三掏出匕首,一脸得意地趴在栏杆上:“燕尾蝶,看来你是死不低头啊!那哥哥就对不起了。”

        匕首一点一点地割断绳子,燕尾蝶吊在游艇的栏杆外,惊惧万分地哭号:“老板,饶了我吧!我知错了!我再也不会对吴迪有任何感情了!吴迪是条子,我是k2的人,他永远是我的敌人,敌人。”白佛一示意,熊三立刻停手:“燕尾蝶,这是你的心里话吗?你不会是因为怕死,才故意这么说吧?”燕尾蝶痛哭:“不是!真的不是!老板,你要相信我!吴迪坑了我一次,我绝不会再犯傻了!”

        白佛脸上泛起一丝笑意,一点头,保镖们七手八脚地把悬在栏杆外的燕尾蝶拉了上来。甲板上,燕尾蝶惊惧地大口喘息着。白佛看着她:“燕尾蝶,我的为人你是知道的,我尽可能地对你宽容,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辜负我。”燕尾蝶的脸煞白,唯唯诺诺地点头。白佛扭头看着熊三:“熊三,你这次回东海带上燕尾蝶吧!”熊三一愣,白佛阴森森地笑:“放心吧熊三,重新恢复冷静的燕尾蝶一定会成为你的得力助手。”

        “是,老板。我们会合作得很好。”熊三躬身说道。白佛站起身:“燕尾蝶,你记住,如果这次你再辜负了我,你受到的就不仅仅是皮肉之苦了。我会把你卖到金三角最黑的窑子里,给你灌足了白粉,让你天天生不如死。”白佛眼里透出寒光,燕尾蝶打了个冷战,惊惧地点头。白佛哈哈大笑,在保镖的簇拥下离开了甲板。燕尾蝶这才松了一口气,熊三笑盈盈地走上前:“燕尾蝶,刚才哥哥得罪了,你可别往心里去啊!”燕尾蝶整理了下头发,冷然一笑:“怎么会呢,三哥也是为了我好。”

        6

        离东海市区约一百公里处有一片独特的热带丛林,一座豪华的欧式度假村隐隐坐落在海边,周边遍布着茂密的椰树林。白色的海滩上,海水印映着阳光熠熠生辉,清爽的气候让这里成为最有人气的度假胜地。一大早,阳光透过椰林温柔地投洒在酒店周围,此刻也是游客们最活跃的时候,纷纷出门游玩踩水。酒店门口,一辆出租车停下,莎莎背着背包打量了下度假村,信步走了进去。

        大厅前台,莎莎从书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服务员:“我要在这儿住几天。”服务员上下打量着莎莎:“就你自己吗?”莎莎点头,服务员看了看名片,愣住了:“你……认识我们秦总?”莎莎有点儿不耐烦:“阿姨,我还认识你们这儿的黄经理,我想和他谈。”服务员一愣,拿起了酒店的内线电话。

        不一会儿,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急步走过来,看见莎莎一脸意外:“莎莎?”莎莎甜甜一笑:“黄叔叔好!”

        “莎莎,你怎么来这儿了?”

        “黄叔叔,我放暑假了,在家里待着没什么意思,老妈老不在家,我心情真不好。我想在这儿住几天,散散心。”

        “好啊!只要你想住,多少天都可以!可是……秦总知道你来吗?”

        莎莎一愣,随即亲昵地拉着黄经理的胳膊:“黄叔叔,我想让你替我保密,我不想让他和我妈妈知道我来这儿了。”黄经理一脸为难,莎莎一甩手:“要是不行就算了,我去别处。”黄经理目光一动,急忙拦住:“莎莎,你别急。我就是问一下而已。这样吧,我答应替你保密,并且马上安排最好的房间给你。”莎莎笑着连忙道谢。

        楼梯口,刘珊珊和朋友一身休闲打扮,兴致勃勃地往楼下走。电梯口,莎莎百无聊赖地在等电梯,门打开,刘珊珊走了进来,随即愣住了:“莎莎?你怎么来这儿了?”莎莎没理她,径直进了电梯。刘珊珊耐着性子:“莎莎,你妈妈知道你来这儿吗?”

        “要你管!”莎莎冷声按了电梯门,刘珊珊有些尴尬地愣在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