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上九州行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剑人”(下)

第二十六章 “剑人”(下)

        一来二去,叶上秋见情况不妙,左手一挥收起困住嬛蔻的魇球,顺势关闭封禁顾少辰的暗阁,回首见叶悔再次撞墙。

        叶上秋赶紧拽住叶悔,一感叶悔左臂被人拉住,似乎猜到了什么般抬眸望向屋顶,暗语直达涵虚。

        “不要踢了!”

        厉喝突来,斥得涵虚神情一僵,一见阿曼握住灵柩,歪头一愣。

        ...阿秋,这是啥意思啊?

        ...不踢?!

        ...难不成等这黑衣人拿剑杀自己吗?

        涵虚虽不解叶上秋为何突然苛责他,但他也确实不敢再踢了,毕竟叶上秋的话有时等同叶悔,他可不敢忤逆。

        如是一来,倒给了阿曼喘息的机会,阿曼擒着涵虚微愣,再观山琥蓄势待发,右手握紧灵柩一转。

        一剑挥出看似攻击山琥,实则临近山琥刹那,阿曼反手杀向涵虚,涵虚被阿曼剑锋划破胸膛,疼痛上涌间抬爪一挥。

        力驭千斤震飞阿曼同时,山琥一拳重击阿曼肩胛,“咔呲”碎骨声起,阿曼倒地吐血,以剑撑身,抬眸直视山琥与涵虚。

        山琥瞧着涵虚胸前伤口,气得重哼一声,虽说他平时讨厌涵虚鄙视自己,但重要关头,涵虚可是他的兄弟!

        兄弟受伤,绝对是他不能容忍的原则,山琥纵身一跃,临空召唤云霆斧,左右开弓直逼阿曼面门。

        他倒要看看阿曼面纱下的真容,招招凌厉杀得阿曼本就受伤的身体躲避不及,一见山琥利斧横面,阿曼侧身一躲。

        一转头,阿曼对上山琥伸向面罩的五指,心下一狠,祭出右肩使得山琥一爪之下皮开肉绽,染了阿曼怀中蛛丹。

        蛛丹绿光一闪,晃得山琥一瞧蛛丹原体玄蛛餍,身形一僵间阿曼趁机收剑握拳,蓄力反击山琥腹部。

        寻得山琥飞出,阿曼咬破手指幻化赤灵焰,焰起同时阿曼抓住山琥腰带扔向攻来的涵虚,涵虚一见山琥,吓得赶紧收力。

        下一秒涵虚被山琥迎面撞了个七晕八素,一虎,一猞头晕眼花间压碎屋顶房梁直落房中,溅起尘灰扬天。

        灰墟之下,涵虚与山琥均被赤灵焰灼得头顶冒烟,一秒茫然后山琥率先回神,抬头对上眼前同样灰头土脸的叶悔。

        一瞧叶悔临空半僵的手臂,山琥右眼一跳,再望屁股下的茶杯碎片,吓得心下膈应间回望叶悔,舔了舔唇道。

        “爷,你...你没事吧?”

        “你觉得呢?”

        叶悔好不容易能够喘口气喝口茶,不想茶刚到嘴边,天降两蠢货直接杯碎、茶没不说,还顺带送了他一脸灰。

        直让叶悔本就郁闷的心情直攀怒不可解,以至嘴角笑意愈渐渗人间涵虚与山琥口水一噎,同时指向对方。

        “爷,是涵虚干得!”

        “爷,是山琥干得!”

        异口同声,涵虚倒是机灵瞬变成猫,躲入叶上秋怀中,余下山琥孤零零的面对叶悔,心里嗷嗷哀嚎。

        “爷...我我...”

        山琥正想说上两句转移话题,未料一开口,叶悔如被重物撞击般整个身体再次飞出,“嘭咚”一声撞上墙壁晕厥过去。

        突如其来,吓得叶上秋与山琥对视一眼,赶忙奔过去查探叶悔伤势,这边几人忙得不可开交,门口处古竹苓闻声赶来。

        环视屋内满地废墟,古竹苓抬眸看了眼屋顶,闻得空气中腥红夹杂蛛丹的残留味道,垂首对上叶上秋寒眸,双臂一抱。

        “属下立马去追!”

        说罢,古竹苓追随气息没于夜幕,月色之下临近逸苑的竹林深处,夜风拂竹“哗哗”作响,掩盖阿曼半伏于地的沉重呼吸。

        半晌,阿曼强忍浑身彻痛,咬紧银牙,低眸瞟过自右肩直逼心脏的爪伤,仰头望向身旁方才脱力坠地时飞出的灵柩。

        见灵柩虽已沉睡但剑体无恙,阿曼暗松一气间闻得脚步声临近,眉峰一蹙,弯曲左臂撑起身体,快速捡起灵柩。

        末了,阿曼环视四周,觅得不远处枯竹堆,收起灵柩同时钻入枯竹堆,抬眸紧盯步入竹林的古竹苓。

        古竹苓一进竹林,便闻到了阿曼身上蛛丹的味道,之前因着苍阁结界的关系,他感应不强,如今这浓郁的血腥味。

        足可见阿曼伤得绝对不轻,今夜叶悔带嬛蔻回府的消息,还是他在收到妖族传信蘼芜前往天水台后方才得知。

        之前他本欲前往天水台接应蘼芜,如今阿曼这番“自找死路”,全然打断了他的计划,他日里明明就嘱咐过落葵紧盯阿曼。

        谁想事与愿违,偏偏阿曼又是文帝嘱咐过的人,他岂能坐视不管,好在他刚瞧叶悔伤得不轻,否则叶上秋一来。

        阿曼别说逃命,怕是能活下来都难,思绪间古竹苓念及文帝吩咐,想着阿曼如今身受重伤,倒不失为“相认”的好机会。

        毕竟阿曼诛杀玄蛛餍,他就是她的雇主,由此古竹苓擒着血味,手覆上腰间利剑,一步步走向阿曼所在的竹堆。

        竹堆内阿曼因枯枝遮挡,无法看清古竹苓相貌,眼看古竹苓就要揭开竹堆,不想古竹苓身后突来一唤。

        “古首领!”

        古竹苓闻声一愣,顿停手中动作,斜眸觅得隐卫紧盯自己手下竹堆的视线,眸中闪过一抹杀意。

        这么多年来,叶悔始终对他若即若离,看似重用实则在他身边安插了不少眼线,譬如他身后这位。

        隐卫见古竹苓半天没回应,又看了眼古竹苓身旁的竹堆,来回数次,隐卫憋不住朝古竹苓走去。

        临到古竹苓身旁,隐卫正欲启齿,一记寒光割破隐卫喉咙,隐卫双眸一瞪,直接跪倒在了古竹苓剑下。

        腥血顺着古竹苓手中利剑,一滴滴坠于竹堆下阿曼上仰的脸颊,放大了阿曼瞪视古竹苓剑上纹刻的瞳孔。

        她记得这个半月纹耀,与她在落葵臂上所见一模一样,错愕间阿曼见古竹苓剑锋一转,以为古竹苓要杀她时,却见古竹苓往自己手臂上用力一划,霎时腥血布满古竹苓手臂。

        古竹苓看着臂上自己弄出的剑伤,闻得身后再次跟来的其他隐卫,从怀中取出凝合散,往伤口处一敷,之后将药瓶朝竹推内一扔,迈步迎上跟来的隐卫。

        隐卫一见古竹苓受伤,连声问道。

        “古首领,你没事吧?”

        古竹苓摇了摇头,抬手往南处一指。

        “赶紧追!快!”

        声于同时古竹苓率先奔出,隐卫见此也来不及收拾之前隐卫的尸体跟了上去,余下阿曼盯着滚入竹堆的药瓶,沉了眸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