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上九州行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借题发挥(上)

第五十七章 借题发挥(上)

        那一晚风雨交加,沅藏香记得特别清楚,雷鸣电闪下爹爹手持利剑冲进她的屋中,挥剑便要斩杀小屿儿。

        沅藏香知道爹爹想用小屿儿的内丹救回师兄,可她舍不得小屿儿,所以她第一次忤逆爹爹,以命相逼。

        迫使爹爹放过了小屿儿,与此同时自己的无知莽撞,亦让爹爹于无可奈何下以身噬毒,在救回师兄后命丧黄泉。

        如是多年过去,爹爹的死一直都是沅藏香不可触及的痛,若非阿曼事关“莲子与爹爹”,她又怎会再次揭开伤疤。

        而今话已出口,沅藏香泪水随回忆倾流而出,瞧得阿曼心生不忍间抬手拂去沅藏香面上泪珠,轻声哄道。

        “好了,众生百年孰能无过!”

        说着,阿曼念及自己父君的死、天爻宗的没落,深叹一气。

        “知错能改就好,若是能找到小屿儿的话,那...”

        “不是他!三姐姐!”

        一听到小屿儿,沅藏香破涕直道。

        “三姐姐,真的不是他下的毒!我...”

        沅藏香越说越激动,以至于阿曼寻着沅藏香握紧鳞贝链的手指都快戳破掌心,一把拉住沅藏香。

        “我知道不是他!”

        “三姐姐...”

        “这蛟龙鳞毒须蛟龙成年取其腹直肌上鳞片炼制,你都说他是小蛟龙了又怎会炼得出蛟龙鳞毒?”

        关于蛟龙鳞毒,阿曼记忆深刻,她少时有一次外出办事,刚携灵柩出宗,路过山下一汪碧潭时准备抓条鱼果脯。

        未料灵柩出鞘就撒泼,不听使唤的坠击碧潭,来了个排江倒海的天降鱼虾,顺带震出了一只隐匿寒潭的蛟龙。

        那蛟龙看起来年岁上百,且腹直肌上便有一处拔鳞伤口,后来阿曼翻阅宗内古籍,方才查证此鳞可制剧毒。

        只可惜那蛟龙未曾化形,被她打伤之后又消失无踪,直让阿曼现在想起来,联系上沅藏香所言,心下一沉。

        “你说他叫小屿儿?

        “恩...”

        闻得沅藏香迟疑,阿曼眉峰一扬。

        “可据我所知蛟龙族并没有此人,所以他真名叫什么?”

        “我...其实我不知道他的真名!”

        沅藏香说得支吾,当年她在东海岸见到小屿儿时,小屿儿身受重伤,醒来后她曾侧面打听过小屿儿的身世。

        可每次都被小屿儿蒙混过关,一来二去,她本就心仪小屿儿便没再多问,而今阿曼提及,沅藏香难免惭愧。

        “我...我我知道是我疏忽大意,我的错,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找他,我...我我...”

        欲言又止,阿曼擒着沅藏香眼底难过,甚感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这沅藏香是有多单纯,才会被一条蛟龙戏耍?!

        难道沅藏香就没想过这条蛟龙早不受伤,晚不晕倒,偏偏在她前往东海岸时昏厥,还刚好被她给遇上?

        如此复刻话本的爱情套路,令阿曼瞟过沅藏香手中鳞贝链,回想沅藏香故事中叶悔深陷蛟龙鳞毒的经历。

        蛟龙鳞毒非蛟龙族不出,而她所遇蛟龙身上刚好就缺了这一块鳞片,足可见那条蛟龙与叶悔脱不了干系!

        思绪间阿曼又看了眼沅藏香的鳞贝链,观得其上半月纹耀,阿曼恍然想起古竹苓,一时计上心来。

        既然沅藏香说不出“小屿儿”是谁,她又没能看清当年那条蛟龙真容,那她倒可以从古竹苓入手。

        反正古竹苓对她好像也特别“照顾”,思已至此,阿曼瞧着沅藏香低垂的小脑袋,抬手轻轻一拍。

        “罢了!世事诸事皆有定数,该来的总会来,你...”

        “啊呀!”

        阿曼正说着,沅藏香突然一叫,愣得阿曼琢磨着沅藏香是不是想起什么重要事情时,沅藏香突来一语。

        “三姐姐你这话跟我师兄当年说得一摸一样耶!”

        乍呼间沅藏香朝阿曼连眨数眼,那眸中炯炯,闪得阿曼打心底里翻了个白眼,你师兄说就说呗!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

        ...难不成你师兄说“吃”饭!

        ...我就只能说“干”饭了?

        想着,阿曼也不打算跟沅藏香较真,继续解释。

        “我是说你不动不代表别人不做,同...”

        “哇瑟!三姐姐!这话我师兄当时也说了!”

        一连二声“师兄”,怼得阿曼心下“咯噔”一跳,末了沉声道。

        “你...你就直接说你师兄还说了什么?”

        “我师兄说杀人偿命,灭族相报!”

        沅藏香说得振振有词,阿曼反口一问。

        “蛟龙族?”

        “不!妖族!”

        一语反转,阿曼微微一愣,想起沅藏香初诊香曲得出“妖毒”的本能反应,呡了呡唇道。

        “所以你师兄的鳞毒与妖族有关?”“恩!当年就是妖族拿蛟龙鳞毒害了我师兄!”

        此话一出,阿曼回念昨日宴上出现的柳氐宿与柳金娄,这两人于妖界地位举足轻重,平时一个出没必有是非。

        而今两个同时出现,且都在叶悔的宴席上,足可见叶悔的刻意为之,何况席上柳氐宿生擒的顾少辰乃星瑶王爷。

        此人,她曾在仪庄见过,由此阿曼忆起将她引入仪庄的“擒拿魔祖”告示,再到一觉醒来的世爵府,恍然一悟。

        看来她从一开始就入了局,而布局者怕是与仪庄老板脱不了干系,至于仪庄老板为何算计她,阿曼亦不急。

        反正来日方长,她自有时间查明,眼下她对叶悔倒是越来越感“兴趣”,如是一来,阿曼偏头一“啧”。

        “看来你师兄做事很张扬嘛!”

        沅藏香闻言一愣。

        “张扬?!”

        “对啊!昨日宴席!”

        阿曼一语道明,沅藏香想起昨日宴上阿曼与柳氐宿的对阵,心知瞒不下去了,故而耸了耸肩道。

        “那可不!我师兄的目的可是归墟岩!”

        “归墟岩?!”

        声于同时沅藏香对上阿曼眸中惊愕,心生恍惚间头颅连点。

        “对...对啊...”

        “你师兄去归墟岩做什么?”

        “这...这个嘛,我也不是很清楚!”

        迟语间沅藏香抬手捞了捞后脑勺。

        “不过我听叶大哥说过我师兄好像掉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在归墟岩,而且叶大哥...”

        话到一半,沅藏香想起叶上秋去悔悟堂的后果,环视四周觅得阿曼身后灵见草,脱口一唤。

        “月见草!”

        一语急转,阿曼转头一望。

        “月...月见草?”

        “恩!此药消障愈伤最适合急救了!”

        言语间沅藏香见阿曼一脸不解,起身走向月见草。

        “不瞒你说,昨日我师兄摆宴就是为了找入归墟的办法,谁料叶大哥办事不力让那两妖跑了!如今被师兄骂去了悔悟堂!”

        “悔悟堂?”

        沅藏香不知道阿曼今早在东街赌坊发现了叶上秋,一边收药,一边理所当然的回了句“对啊”道。

        “所以我得备些药材供叶大哥治疗!”

        话音落下,沅藏香瞧阿曼沉默不语,垂首继续采摘灵见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