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诡异修仙:我努力就能变强在线阅读 - 第076章 前兆(求订阅)

第076章 前兆(求订阅)

        院子里,听着夜影的报告,顾云点了点头,心底略有所思。

        “所以你是故意把能够吞噬诡异这个信息透露给何跃,就是为了测试一下金蛇帮?”

        夜影脸色有些复杂的看着顾云。

        “嗯,防人之心不可无。

        你也知道我现在什么情况,一个小喽啰罢了,    不多个心眼分分钟就被人随便玩死了。”

        顾云点了点头,承认了下来。

        “你觉得要杀之前的你,需要动用一个金蛇帮?

        就李墨白真的全力出手的话,趁着你还没踏入先天境界的时候,就可以把你解决了。

        既然他选择切磋的方式,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

        你是不是有些太高估自己了?”

        夜影脸色有些鄙夷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随着跟顾云越来越熟,她就越喜欢在言语上踩一踩顾云。

        “虽然对付我应该不用动用到一个金蛇帮这么多人,    但是这其中还牵扯到许多问题。

        现在的我就如同一个被放在边角落的小棋子一般,    虽然暂时性的淡出了视野,但是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突然捻起来用用。

        别忘了,我虽然被逐出了家门,但是我怎么的还是流着那什么顾家的血脉。

        或许亲王和帝君一脉的争斗根本不会再波及到我。

        但是作为新加入亲王派系的顾家,在这个新的圈子里肯定难免触碰到一些亲王老属下的利益。

        所以...

        你懂的。

        像你我这样的单独个体,很多时候并不是说我们不想惹事就没事的,大势之下总会受到波及。”

        顾云的语气很平静,抬头看着空中月牙的他,此时的侧脸在夜影的眼中不知道为何变得越加的有吸引力起来...

        “也不知道你年纪轻轻的的,为什么思想会这么复杂...”

        夜影收回目光,压下心底的古怪感觉,口中故意说了句。

        “当在不知名的巷子垃圾堆里醒来,发现自己刚刚从死亡线上挣扎起来,浑身上下虚弱无比。

        那些苍蝇和老鼠不断的在我身上爬来爬去,而我突然发现自己还不想死,还想活下去的时候。

        我发现,    原来活下去真的需要付出很多...”

        夜影:“......”

        听着顾云的话语,夜影突然许多早已被选择性遗忘的记忆开始被翻出来。

        这一刻,    她仿佛又回到了村子之中,四周好像又再次充满了躺在地上的父老乡亲...

        压抑和恐惧的情绪突然之间就再次浮上心头。

        微微皱了皱眉头,夜影把记忆和情绪压了下去,现在的她经历了这么多,自然也不会再轻易的陷在过去的恐惧之中。

        不过此时的夜影突然对顾云多了几分认同感,她突然发现他们两个其实真的有着许多相似之处。

        “要是金蛇帮真的...”

        “杀。”

        平静的语气之中杀机盈盈。

        夜影听着顾云的回答心中暗暗一震。

        一时之间院子内有些寂静。

        看着目光冰寒又坚定的顾云,夜影好不容易才压下翻涌的心绪。

        半响过去,院子之中有些寂静,气氛有些压抑和古怪。

        而顾云也是定定的看着院子某处。

        顺着顾云的视线看去。

        发现不过就是院子之中的一棵枯树。

        看着树干之上的刀痕,估计这枯树还是因为顾云练刀法而被殃及池鱼才枯死的。

        她忍不住又再次开口问道:“不就一棵枯树,有啥好看的?”

        感觉气氛太压抑了,夜影不知道为什么想活跃一下气氛。

        夜影的话语拉回了顾云的思绪,转过头看了一眼夜影,顾云再次把视线放回枯树之上,脸上露出了丝丝微笑向着夜影问道:

        “你看到那枯树树顶那月亮了吗?”

        夜影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树顶之上刚刚升起的月牙,此时月牙正好落在树枝之上跟枯树连为一体,仿佛就是枯树树枝之上的一朵月牙花一般。

        看着那光秃秃犹如怪爪的树枝,夜影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头。

        “看到了,    这有啥问题?”

        “你看到了这满天的星星了吗?”

        顾云又抬了抬头。

        这家伙,脑子有病?

        夜影无语的看了看空中,    看着那满天的星光,有些无语的附和着回答道:

        “看到了。”

        “朽木何堪老,擎来月作花。

        微光未惧远,星曦透月来…”

        顾云突然有些感叹的说了句。

        夜影闻言心中震了震,看着眼前的顾云,心中复杂的情绪有些难以压制。

        “修炼吧,终有一日我们这样的星星之火,必定也可以燎原!”

        顾云的语气极为坚定,脚下缓步来到院子的最中间。

        夜影看着顾云的背影脸色有些复杂,张了张嘴有心反驳几句杠一杠。

        只是想了想居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要如何反驳,也不想反驳。

        她突然发现这少年,就像一个迷…

        顺从的跟在顾云的身后,来到了院子之中。

        ………

        很快的,虎怒的震空声再次在院子之中响起。

        无论有什么目标和想法,没有硬实力去支撑都只能是空中楼阁,镜中花水中月,一切都没有努力修炼来得重要!

        ----

        “小姐,该撤了。”

        云丹阁内,徐清飞看着叶茜茜的背影脸色微微有些着急的说道。

        “唉...徐老,难道我们叶家真的没办法避开这次的漩涡吗?”

        叶茜茜脸色少有的带上丝丝忧愁,嘴中虽然是疑问句,但是其实答案叶茜茜心底早已有了。

        “小姐,倾巢之下,焉有完卵?”

        徐清飞脸色也是极为复杂,他也不知道怎么去帮叶茜茜想这些问题,毕竟这并不是他的强项。

        “我确实想不到赵亲王的动作竟然如此迅速,看来这暗地里应该还有别的暗涌。”

        “小姐你的意思是...”

        “嗯,就如同你想的那样,这种可能性极大。”

        “这可是叛国啊?!”

        “呵呵,历史总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成王败寇罢了。”

        “这...”

        “这应该是第一次试探,要是公主殿下一个处理不好,那麻烦可就大了。

        亲王府绝对会乘胜追击,甚至...”

        “如今情况很明显已经开始向亲王府倾斜,小姐我们叶家该如何选择?”

        “还能怎么选择?实在不能保持中立的话,我们叶家要站也只能站在帝君这边。

        这宁城我们也确实该撤了,不过临走之前再次见一见那小家伙吧。”

        “小姐,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上这小家伙...”

        “说到底也是公主殿下交待过的,临走的时候看一眼吧。

        最少回到帝都公主殿下问起,我也能回答几句上来。”

        “额…这倒是。”

        “也耽误不了什么时间,隆曦那边虽然已经大军压境,但是我们锦洲府的布武司行动也不慢。

        只不过亲王这手云龙帮确实是一步好棋啊,这次要是公主殿下处理不好的话,乱局恐怕会持续一段日子。

        不得不说隆曦国君见缝插针的能力,确实足够强...”

        叶茜茜一边说着,一边向着门外走去。

        而徐清飞看着叶茜茜的背影却是忍不住眼眸之中带着丝丝佩服。

        跟在叶茜茜身边越久,他就越是敬服。

        有时候他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小女子,脑瓜子里能装了这么多东西?

        小院子里,早已空空如也,仆人都是被徐清飞遣散了,至于那些家当也都被徐清飞打包收进储物袋之中。

        叶茜茜也没有犹豫向着顾云住所的方向直接就是御空而起。

        在她的脚下是一道七彩的流光。

        而在叶茜茜的身后,徐清飞却是背着手直接御空而起...

        ………

        院子之中,正在修炼的顾云微微皱了皱眉头抬手阻止了夜影。

        而夜影自然也是瞬间明白什么意思,身形不过是瞬息之间就散去了踪迹。

        对于夜影的敛息能力顾云自然是极为佩服的,这根本不是普通的邪祟可以比拟的,这应该是夜影虚煞之体带来的强大能力。

        思绪一闪而过,顾云已经转身看向了高空之处。

        云丹阁掌柜叶茜茜?

        片刻之后,看着那空中极速御剑而来的叶茜茜,顾云心底微微一紧。

        叶茜茜的到来代表着什么,顾云心底自然有些数的。

        她的到来如果顾云没有猜错的话,就是意味着前身遗留下来的麻烦又找上门了。

        “晚辈见过叶掌柜,不知道叶掌柜恭临寒舍有何吩咐?”

        顾云向着叶茜茜恭敬的行了个礼,脸上神情极为恭敬。

        “小家伙,你这感应力不弱啊?”

        看着眼前的顾云,叶茜茜眸光微微有些复杂。

        一个被殃及池鱼的小家伙,接下来的这场动荡之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身死他乡。

        不过这家伙的气息...

        还有自己还没看见他就已经先锁定自己的气机感应力,这小家伙好像跟之前有着什么不同?

        “正好休息一下,赏月呢。”

        顾云微微笑了笑,明察秋毫天赋的加持之下,再加上修为境界的提升,顾云的感应力自然也是有着极为恐怖的增涨。

        当然,这跟明察秋毫的熟练度一直在稳定的增加也是有着极为重要的关系。

        “正好准备离开宁城,想不到正好看到你这小家伙。

        看来过得还不错,居然还有心情赏月。”

        “呵呵...劳逸结合。”

        顾云看着叶茜茜身后的徐清飞微笑着点了点头。

        而徐清飞看到顾云的微笑,也没有摆什么架子,向着顾云点了点头算是回礼了。

        虽然顾云这种小家伙并不被他放在心里,但是既然小姐都有所选择,他自然是无条件支持的。

        “劳逸结合...嗯,有理。”

        叶茜茜看着眼前沉稳的顾云,心底也是有些感叹,看来经历这么多事之后,这小家伙确实是有了极大的进步。

        很可惜,灵根被废的他只剩下武道一途可以走了,而武道这条路...

        确实是不好走啊。

        “叶掌柜,看来宁城要乱了?”

        顾云呼了口气,心中无奈只有他自己知道。

        以为有了三个诡域,只要给自己一些时间就能够积累更多的生存资本。

        想不到,时不待我...

        果然,人算总是不如天算,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何以见得?”

        叶茜茜虽然瞳孔微微一缩,但是脸上却是没有任何神情变化。

        在她身后的徐清飞却是忍不住脸色微微一变。

        虽然很快的脸上的神色就被徐清飞收敛起来,不过还是被顾云给捕捉到了。

        “不是如此的话,叶掌柜也不用连夜离开宁城了。”

        顾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徐清飞:“......”

        这时候徐清飞突然发现,他一直并不放在心上的小喽啰,好像并没有他想象之中那么简单?

        “想不到这短短的时间里,你这小家伙倒是变了不少。”

        叶茜茜没有正面回复顾云的问题,反而是有些感慨的说了句。

        “没什么,不想死罢了,呵呵。

        这些暂且不谈,叶掌柜可还有上次那种丹药?

        晚辈还想买一些。”

        那丹药效果确实离谱,顾云自然得趁着叶茜茜要走之前再买一些。

        不想死罢了?

        叶茜茜看着顾云那淡然的神色,心中微微有些触动。

        “培云丹?

        倒是还有,不过...”

        “这个我懂。”

        顾云拿出李墨白给的俸禄,还有掏出了拘灵锁,三下两除二就把拘灵锁之中的三块下品灵石给扣了出来。

        把钱币和三块下品灵石都递到了叶茜茜面前。

        “叶掌柜你看看能换多少就换多少吧。”

        “拘灵锁...想不到你这小家伙居然跟内务府的家伙还有关系?”

        叶茜茜微微眯了眯眼。

        “叶掌柜别误会,机缘巧合之下,跟孙府督有了些许交集,结了个善缘。”

        “孙长源?”

        叶茜茜顿时有些了然的点了点头,如果是孙长源的话倒是很正常。

        “今日一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了,这三块下品灵石和钱币,我就给你换三瓶培云丹吧。”

        叶茜茜手上流光一闪,顿时从腰间的储物袋之中取出了三瓶培云丹递给了顾云,随后接过了顾云的下品灵石和钱币。

        一脸无所谓的把下品灵石和钱币收进储物袋之中,叶茜茜再次把目光落到了顾云的身上。

        顾云看着手中的培云丹,把它们塞进怀中。

        “这培云丹的药效简直逆天,我相信绝对不简单。

        恐怕这根本就不是些许钱财和下品灵石可以换来的。

        晚辈感恩心中!”

        直到这时候,顾云才知道这些丹药的名字,他明白这些丹药的价值绝对不菲,所以看着叶茜茜的目光也是极为严肃。

        可以说如果前些天没有那一瓶培云丹的话,就不会有机会激活自己的通幽之体。

        那么这几天的很多事情,恐怕就不是现在这个走向了。

        一步先步步先,一步错步步错。

        有时候一点点的不同,导致的结果也是完全不一样。

        所以无论这培云丹对于叶茜茜来说珍贵不珍贵,送自己培云丹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都不重要。

        这培云丹对于自己的帮助到底有多大,这才最重要。

        所以对于叶茜茜的感激,顾云确实是发自心底的。

        “哦~?你居然连我叶家的培云丹都不知道?”

        叶茜茜看着顾云,挑了挑眉头。

        “三个多月前,遇袭险死,虽然命大活了下来,但是头部重创之下,基本上什么记忆都丢得差不多了。

        许多事情,也是在伤势恢复之后才开始慢慢摸清楚的。

        所以,晚辈刚才才说,自己只是不想死罢了...”

        顾云说得很淡然,叶茜茜却是听得心中一震!

        “原来如此,怪不得总觉得你跟之前有着极大的不同。”

        看着眼前的顾云,叶茜茜略有所思,之前对于顾云前后变化的许多疑惑也有了答案。

        “看来晚辈猜的没错,叶掌柜确实跟我之前有些许关联。”

        “嗯,对,也不对。”

        叶茜茜淡然的笑了笑,也没什么明确的回答。

        “那看来就是跟公主殿下有关系了...

        晚辈明白了。

        无论怎么说,还是多谢叶掌柜的慷慨资助,日后若有机会定有所报!”

        顾云向着叶茜茜恭敬的行了个礼,语气也是恭敬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