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诡异修仙:我努力就能变强在线阅读 - 第079章 潮起(求订阅)

第079章 潮起(求订阅)

        外界的风风雨雨虽然已经暗潮汹涌,不过暂时也还没波及宁城这种小城池。

        此时又是明月高挂之时。

        而顾云却还没有休息,而是带着夜影来到了乱葬岗之上。

        没办法,虽然一时修炼一时爽,一直修炼一直爽。

        但是奈何这阴煞之力,它不给力啊!

        虽然还没用完,但是顾云自然不可能让这阴煞之力用完再去想办法的。

        这种难受感,    一次就够了,不用多!

        虽然顾云还有一个卡bug的想法,但是那也需要大量恢复气血的丹药。

        很明显的,现在也是没有那个实力去实施。

        恢复气血的丹药,在即将来临的乱局之中,有时候可能就是救命的药。

        顾云向着也不敢乱动。

        要不然让夜影吞噬自己的气血凝炼阴煞之力,    自己再吞噬夜影的阴煞之力。

        理论上来说,只要有足够的恢复气血的丹药,那么顾云就有用不完的阴煞之力。

        只是,这样一来,好像变成跟夜影在双修一样?

        .........

        “你不怕内务府了?”

        夜影看着顾云,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也打断了顾云的思绪。

        “此时正逢乱局,宁城这种刚刚被收刮干净的小地方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而且现在的内务府可是已经决定站位赵亲王了,对于敌人的资产,我们还需要考虑那么多?”

        顾云感受着乱葬岗之上稀薄的阴煞之力,虽然有些太过于散乱,但是好歹也是阴煞之力。

        蚊子再小也是肉。

        不过,这些散乱的阴煞之力,并不是顾云的主要目标。

        “那倒是,只是这宁城的乱葬岗阴煞之力几乎已经被魏无梦抽干了。

        这些时间虽然也凝炼除了一些,但是这量也太少了...”

        “阴煞之力只是小头,我们真正的目标不是这个。”

        “啊?不为了阴煞之力,那来这乱葬岗干什么?风景对你胃口?”

        听到夜影的疑问,顾云忍不住转头看向夜影,目光有些复杂。

        他突然发现随着夜影跟自己的关系越来越融洽,这家伙动脑子思考的次数却是越来越少了。

        是藏拙,    还是身份地位决定思维方式?

        “干嘛这样看着我?”

        看着顾云的目光,夜影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

        “有没有发现你越来越不爱思考,有什么问题都是直接问我了?”

        顾云没有回答夜影的问题,而是轻轻的问了句。

        “你~!”

        夜影先是一怒,随后是猛然心中一惊。

        “你的意思是,我们来这乱葬岗坐等邪物上门?”

        微微一思考,夜影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不过随着这个想法冒出,夜影突然发现自己居然真的如同顾云所说,越来越少去思考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才是你嘛。

        好了别沉这个脸了,我倒是挺高兴你越来越不喜欢思考的,哈哈。”

        “你什么意思?”

        夜影看着顾云那一脸高兴的模样,突然有些忍不住想给他来上那么一下。

        “这不是侧面证明你越来越信任我、依赖我,习惯性的等我说明和指挥就行了?

        这还不值得我高兴吗?哈哈哈~!”

        “来来来,对练,赶紧的,我今天再也不留手了!”

        “哈哈哈~!正合我意~!”

        顾云再次高兴得笑出了声,向着前面的平地走了过去。

        夜影看着顾云那得意的背影,也是恨得牙痒痒的,咬了咬牙心中已经开始想着带回怎么虐顾云了。

        “对练,忘了说了。

        谢谢你的信任和依赖,    我真的很开心。

        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别把自己的警惕心丢了。

        毕竟我只是一个先天境界的武者,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太过于渺小了。

        或许明天一个意外,我就死了也说不定...”

        顾云边走边说,来到平地之后转过身看着夜影,眼神很是平静。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还满是怒火的情绪,随着顾云这话语瞬间消散开去。

        看着此时孤零零站在平地之上的顾云,夜影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忍不住微微一颤,她能感受到顾云此时心中的孤独感...

        “切,你死了我怎么办?!

        反正我现在可是习惯你气血的味道了,还有你那些阴煞之力的味道也不错!”

        来到平地之中,夜影向着顾云就是一拳轰了过去。

        此时的她突然发现,她的心底最深处,早已烙印上了眼前这个少年,她不允许他死!

        “哈哈哈~!我也来当邪物,陪你浪迹天涯,正好我们组个什么雌雄双煞组合啥的,多威风?”

        “滚~!谁要跟你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组什么雌雄双煞?

        你这也叫雄?熊吧?”

        “咳咳...”

        伴随着互相吐槽的声音,乱葬岗之上响起了“砰砰砰”的拳击之声...

        ..........

        与宁城的安静不同,此时大赵三洲除了顾云所在的江洲稍微好一点之外,维洲和元洲皆是被云龙帮掀起了巨大的浪潮。

        虽然在各洲各府的布武司出动之下,那云龙帮并没有折腾起什么太大的浪花。

        但是随着各地布武司的出动,隆曦大军却是开始踏入大赵的疆域。

        势单力薄的江洲布武司,根本没有办法以一洲之力抵挡隆曦大军的脚步,只能龟缩在城池之中倚靠阵法坚守。

        一时之间,隆曦大军直接长驱而入横扫边城...

        .........

        帝都,皇宫,大殿之内。

        “殿下,如今隆曦大军压境,边城连失,要是再耽搁下去,恐怕到时候就算本王想要扭转局面,也是无力回天了。”

        大殿之上,此时正值早朝,开口的正是权倾朝野的赵亲王赵正德。

        而在龙椅旁边,单独设立了一张椅子,此时大赵的公主赵玉絮正在这椅子之上一脸寒霜。

        看着眼前那满朝文武,在赵亲王赵正德的凶威之下唯唯诺诺的模样,心中虽然知道此时必须沉得住气,但是还是忍不住满腔怒火。

        “难道以江洲布武司的实力,竟然连拖一拖隆曦大军的能力都没有吗?

        江洲布武司每年消耗的灵石预算,可是三洲之最!

        向国珍府申请的次数也是就数江洲布武司最多,可以说江洲布武司的实力就是我们大赵最强的。

        亲王大人,你到底是没能力,还是别有用心?”

        随着赵玉絮这话一出,满朝文武顿时脸色一变,大殿之上的火药味也是瞬间浓郁起来。

        而赵亲王看着开始沉不住气的赵玉絮,却是心底一声冷笑,脸上依旧一片严肃的向着赵玉絮开口道:

        “殿下,你未掌兵事,所以有这种想法我并不怪你。

        你可有想过,正因为江洲布武司是我们大赵最强的,所以此时才不能随便牺牲。

        若说硬着头皮不计伤亡的抵挡,自然能够阻挡隆曦大军些许日子。

        但是毕竟江洲布武司只是一洲之力,怎么能够跟整个隆曦相比较?

        你可想过一个结果没有?

        若是江洲布武司消耗过大,对于我们大赵的国力是何等的削弱?!”

        “你~!”

        虽然明知道这是赵正德养寇自重的把戏,但是抓不到赵正德跟隆曦勾结的证据赵玉絮也是拿他没办法。

        “是啊,殿下亲王大人所言有理,如今陛下闭关养伤,若说谁有能耐统御三洲布武驱逐隆曦大军。

        应该就剩亲王大人了,所以臣也支持亲王大人的提议。”

        “是啊,臣附议。”

        “臣也附议。”

        “殿下三思,臣也附议...”

        看着这满朝文武,赵玉絮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有些心寒...

        虽然心底冰寒无比,但是赵玉絮还是强行压下了心底的情绪,看着一脸淡然在等着自己回复的赵正德,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的开口道:

        “皇叔,此时就算要调集维洲和元洲的布武司支援江洲,也要先稳定这云龙帮的四处破坏先。

        如今这突然冒出来的云龙帮,并没有想象之中那么简单,这一点相信皇叔你也清楚?”

        赵玉絮说完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赵正德,这是她第一次在早朝这种正式场合称呼赵正德为皇叔。

        而赵正德听到赵玉絮的称呼,也是瞳孔微微一缩,看着赵玉絮心底自然明白赵玉絮在试探着什么。

        脸色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微微有些凝重的开口道:

        “这一点很明显,再加上隆曦大军压境,看来这云龙帮跟隆曦的关系绝对密切无比。

        要不然也不至于这么巧,这云龙帮刚刚闹事,这隆曦的大军就直接压境。

        看来这其中跟隆曦的奸细绝对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

        听到赵正德三言两语的,就把这突然闹腾起来的云龙帮推到隆曦国的头上,赵玉絮心底忍不住一声冷哼。

        “既然如此,如今隆曦大军压境,局势已经刻不容缓,那么我就代父皇发令。

        由维洲和元洲两洲督察院、提刑司、内务府各自抽调人手清剿云龙帮。

        而我亲自带领元洲和维洲各两府布武司军力支援江洲!”

        说到这,赵玉絮从座椅之上站了起来,脸色严肃。

        而赵正德听到赵玉絮的决定,却是脸上神色终于忍不住微微一变。

        “公主殿下,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你要是亲征江洲,这帝都没了您的坐镇,那又该...”

        赵正德还没开口说些什么,他身后的官员们就已经开口了,只是话说到一半却是脸色一变再也说不下去了。

        不单止他,此时大殿之上所有官员包括赵正德皆是脸色一变。

        众人脸色一变的原因很简单,一股淡淡的气息,迅速的弥漫在大殿之上。

        “想不到,朕只是闭关疗个伤,居然就变得这么热闹。

        我女儿为什么不能亲征?

        她的兄长,她的弟弟,哪一位不是为了我们大赵陨落的?!”

        随着话语的语气越来越重,一道身影也从大殿门口缓缓的来到了龙椅之上,随后稳稳的坐了下去。

        “臣,参见陛下!陛下圣体安康,仙道盛昌!”

        满朝文武看着龙椅之上的身影,顷刻间跪拜一地。

        “儿臣参见父皇!”

        赵玉絮看到父亲的出现,顿时有了主心骨,就算坚强如她,此时眼泪都差点忍不住要掉下来。

        “臣弟参见皇兄!”

        赵正德看着龙椅之上的身影,也是行了个礼,不过脸上的神色却是极为平淡。

        这来到龙椅之上的自然就是大赵的帝君:赵永洵。

        一身淡金色锦袍,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虽然此时因为伤势的原因脸色有些苍白,但也依旧帝威镇压整个大殿。

        “正德,隆曦的问题就这么定了,朕量他张浩天十个胆也不敢现在真的长驱直入!”

        说完赵永洵也不等赵正德回话,就把目光放到了自己女儿赵玉絮的身上,看着她那有些微红的双眸。

        赵永洵自然也明白,自己闭关养伤的这些日子,确实是苦了这孩子了。

        “絮儿,你的提议不错,不过还需要一些补充。

        传旨下去,各府各县衙门捕快统筹一下县里的小帮派,准备围剿逃窜的云龙帮余孽。

        立功者大赏!”

        “是!父皇!”

        赵玉絮听到父皇的补充,顿时心中暗道一声惭愧。

        自己确实有些考虑不周了,在督察院、提刑司、内务府的联合清剿之下,这小小的云龙帮自然不是什么大问题。

        不过这清剿引起的四处逃窜,恐怕还会引起不小的余波,带来不小的治安麻烦。

        这一点确实是自己没想到的。

        而赵正德听到赵永洵的补充,却是瞳孔微微一缩,心中暗怒。

        不过情绪很快的还是被他压了下去,脸上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

        他明白,现在确实还没到时候,不过这一次的目的倒也是达成了,虽然结果不是最完美的。

        但是最主要的目的完成了,也不算太差。

        赵永洵看着自己的女儿,心底暗暗叹了口气,随后再次把目光投向了大殿之中。

        “还有,问仙府开放特招。

        玉絮现在也开始参政了,需要培养属于她自己的亲卫队。

        这一次不单止从问仙府原本的学子之中挑选,还要面向整个大赵。

        江祭酒,这一次事情你给我安排好,若是絮儿不满意,到时候可别怪我问责!”

        “是!陛下放心。”

        江明额头微微冒汗的结下了意旨,作为问仙府的祭酒,他自然也是明白,现在帝君的言语代表着什么意思。

        正常来说,公主和皇子,一般都是配备护卫队而已。

        而亲卫队,那可不是护卫队可以比较的。

        护卫队是公职,一般由布武司调配。

        但是亲卫队,那可就是公主殿下的私人武力了,而且还是由朝廷负责供养的私人武力!

        一般情况来说,这可是太子才拥有的特权!

        以公主的身份,拥有亲卫队,在大赵那可是第一遭!

        不单止他,此时满朝文武听到帝君的这个决定也是脸色一变,六七成的人更是下意识的把目光扫向了赵亲王。

        而此时的赵亲王却是脸色没有什么变化,反而口中极为赞同的附和了一句:

        “臣弟也是赞同皇兄这个决定,玉絮这些天的表现确实是可圈可点极为不错。

        虽然还有些显得稚嫩,但是这些只是需要时间去沉淀而已。”

        “陛下英明,臣附议!”

        “陛下圣明!臣附议!”

        ...

        ...

        一时之间大殿之上,随着赵正德开口,都是附议之声。

        赵永洵坐在龙椅之上看着这一幕,虽然脸上神色平静但是也是忍不住瞳孔一缩。

        而赵玉絮看着这一幕,也是脸色微变,不过听到父皇的决定她也是心情极为复杂的跪了下来开口道:

        “儿臣谢父皇恩典!”

        赵永洵看着赵玉絮点了点头,随后又看向这满朝文武,突然心底厌烦不已,摆了摆手开口道:

        “好了,不过是张浩天那家伙的小动作罢了,接下按照玉絮的安排就可以了。

        至于帝都这边,我既然已经出关了,自然不用担心,没什么大事退朝吧!”

        “是~!臣弟告退!”

        赵正德没有任何犹豫,行了个礼转身就走。

        而满朝文武也是拜礼而退。

        很快的,大殿之上,就剩赵永洵和赵玉絮两父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