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庭以孤尊之在线阅读 - 第001章.役农弓手

第001章.役农弓手

        想要获得功德,就得要为人族做出相应的贡献才行。

        毕竟那天道就认这一套死理。

        “呜呜呜——”

        凛冽的寒风呼啸,伴着成片的细碎雪花从天边飘荡过来。

        这临海郡玉梨县的冬季本就冷的可以,但对于站在墩堡箭楼的瓦檐下,面颊已经被冻的微微发红的赵銘来说,不管这天再怎么冷,也得打起十分的精神。

        只因本月初时,此方界域有上古妖星的帝流浆洒落,沾染世界无数。

        其中多是人族繁衍生息的族域。

        继而帝庭震怒。

        掷下谕旨,诏令人族俊杰可自募私兵,铲除作乱群妖。

        若是能证得好大功劳,更是能授予游击使之散职,虽不如品流,但此后却有资格从衙门里摘领缉拿告示,穿梭诸界维护人族天道,乃至是证得无上之功德。

        “功德乃至上神妙,能涨丹田气血,能提灵台清明,能延年益寿生白骨血肉,能逆转阴阳补魂魄残缺。”赵銘默默的将手扶上腰间用扁麻绳细细缠绕的刀柄,薄唇轻轻抿起,似是轻声呢喃:“更能圆一切所想,证一切之道,得一切之果…”

        赵銘在开口间,也是缓缓的伸出右手如爪般的模样,然后一缕火光悄然在手心正中凭空浮现,还在手心中温顺异常:“例如…这源自镔龙昭明的阳系神力。”

        这股阳系神力,就是赵銘无意间通过吸收功德而转化来的力量。

        直接逆转时空得到的阳焱之力!

        “或者说。”

        赵銘反手握拳,将这缕火苗消逝:“这就是功德转化来的力量。”

        别人或许对这股阳焱之力和那什么镔龙昭明猜测不透,但对于赵銘来说,却犹如回忆再现:“用功德的力量,逆转时空,突破虚无的界限,成功激活了我穿越的金手指,也就是前世刚刚入手,还没来得及认真玩的,只开了个头的震旦昭明存档!”

        没错,赵銘本身就是个穿越者,已经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十八年的他,原本还以为自己只是个拥有前世记忆,在这个世界上仅有些许聪慧天资的普通人。

        但没想到的是,当他在母亲病亡六年以后,拒绝继续碌碌无为。

        打算在这上古妖星的机遇中拼一波时。

        金手指就激活了!

        “因为我那母亲留给我的,一千份功德!”

        赵銘稍稍低眉,尽管那位尚不过四十便病故的女子已经逝去六年,可他还是清楚的记得,那个女子的样貌和每次歇斯底里之后,紧紧抱着自己流泪的样子。

        想到这里,他的眼眸闪烁间在嘴角带起讥讽般的嗤笑:“我还以为我的母上,每日只是知道喝酒睡觉和歇斯底里的流泪咒骂,没想到最后留下的一千份功德,反而是让我激活系统,并抽取到了镔龙昭明百分之一强度的阳焱之力的关键。”

        手指摩擦过缠绕刀柄的扁麻绳的粗糙感,胸膛里充斥着的阳焱之力混合了丹田内旺盛的气血蔓延过全身,将周遭侵袭过来的细碎雪花和刺骨的寒流轻松驱散。

        这就是为什么,赵銘敢在这深夜独自站岗放哨,不惧风雪的原因。

        根本就在于阳焱之力对他的庇护!

        ————————————

        【创意工坊为您提醒。】

        【震旦天朝支援包即将进入最后倒计时。】

        【00时03分00秒……】

        【请及时做好支援包接收准备。】

        【此次震旦天朝支援您的为‘[兵种]役农弓手’×1队(90人)。】

        【提示!该[兵种]根据创意工坊改动与原版有些许不同。】

        ————————————

        同时,赵銘的眼前,有对话框浮现。

        这是激活的系统。

        名字就叫创意工坊。

        来源,根据赵銘的猜测,似乎是之前预订《战锤三》的附赠品。

        当然具体是怎样的他也不清楚,但至少激活创意工坊这个金手指以后,足足有168个小时也就是七天的倒计时,终于在今天即将步入了最后的三分钟阶段。

        “震旦天朝支援的,一队役农弓手。”赵銘稍稍挑眉:“有趣。”

        由于他是刚刚激活创意工坊没多长时间。

        支援的内容是什么。

        对于赵銘而言,也是第一次了解。

        毕竟这个支援包的倒计时间长达七天,里面的内容还是在这最后的三分钟时间内,才将内容的详情对他进行了告知——也就是对话框内出现的,属于震旦天朝势力里,最基础的远程步兵单位,被创意工坊稍作改动之后的,役农弓手!

        “接收准备的话,那就放在外面的那片林地里。”赵銘稍作思量,顺便扭头看了眼箭楼紧闭的木门,便做出了决定:“不能大张旗鼓,必须保持低调。”

        赵銘所在的这处墩堡之内,便是他之前自募得来的私兵。

        整体约有两百余人。

        大多,都是临海郡内,不甘于寂寞的乡民。

        人族帝庭屹立万年之久,还和其他异族争锋天道掌控之权柄,自然是有着充足的应对机制。而只要成年以后,便会赐下气血凝聚锻炼之法,名曰《武经典要》,日常闲暇时稍作修炼,便能凝聚气血,逐渐身强体壮,继而成为帝庭合格之基础乡壮。

        每当帝庭统辖下的诸多州域世界,遇到类似上古妖星冲撞的危机,便能以州府节度使的兵马为主,继而放权给底下的众多乡民自募团练私兵为辅。

        从上到下,有主有次有辅,合力将那侵犯人族界域的异族绞杀个干净。

        不光能获得天道感其人族功劳而奖励下来的功德。

        还能锻炼兵马。

        从节度使到下面的经略使,亦或防御使和指挥使,都能从其中勾选强横有力者,填充于自家部下,继续为人族帝庭斩获战功,维系人族之天道权柄。

        赵銘希望在这次机遇中获得的游击使,便是能出入峡州界域内的人族各个世界,在统兵上虽不能过千人数量,但却胜在自由自在,只要有银钱下发做饷,每日管得饭食,那便能统帅旗下游击兵卒外出作战,游荡击杀峡州界域内的诸多作乱异族。

        若是能积累下赫赫战功,受到那位高高在上的峡州节度使的批准,还能选择一县之地充任指挥使,掌管一县数万人之生死,在一方小界已是堪称顶尖豪强。

        更是在峡州大域之内,有名有号,算是人族帝庭之正职官员!

        当然,对赵銘来说那些还颇为遥远。

        ————————————

        【您已做好接收准备。】

        【震旦天朝支援到达。】

        【役农弓手,一队,九十人,降临此界。】

        【出身虽不过草民,却由月后本人亲传射艺。】

        【跨界征途……】

        【一切皆为震旦之荣光!】

        ————————————

        “来了。”赵銘扶着刀柄,向前走了半步:“我的役农弓手。”

        透过这八米多高的箭楼垛口。

        视野开阔。

        因此,哪怕细雪纷飞,夜晚昏暗,也能看的些许真切。

        至少赵銘凭着好眼神和依稀之间的感应,能察觉到在这处墩堡的东边,约有百余步之外的那片稀松丛林中,正悄然间影影绰绰的浮现了不少人影。

        还在井然有序的列队,哪怕在没过脚掌的积雪里也没有半点慌乱。

        “找个机会让这些弓手进来。”

        赵銘眼神闪烁。

        原本一直抿着的嘴唇和绷着的脸面,现在才多了些许轻松。

        比起身下墩堡里,这些为了银钱才跟随他的自募来的私兵,通过创意工坊这个金手指,还在心底有特殊联系的那些役农弓手,源自震旦天朝里的这些基础远程步兵,才是他真正可以依靠的,不会背叛的,甚至压根就没有背叛苗头的依仗!

        想到这里,赵銘缓缓活动了一下略有僵硬的脖颈,已经站岗放哨小半个时辰的他并非是单纯的站岗,也是为了给墩堡下面的那些自募的民壮们立个规矩。

        来到这座墩堡的首日,便是他这位总旗亲自站岗放哨的。

        时间有小半个时辰。

        约合三十分钟。

        那么,不管是那四位小旗还是各自旗下管理的五十名民壮。

        就都得按照赵銘站岗的时间来算,都得精神抖擞的,站够了三十分钟以后才能有人更替——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是赵銘对于军队管理的初步认知,毕竟前世虽然只是在事业单位当了个办公室主任,副处级,但对于管理还是有几分心得。

        当然,之前曾经给予众望的这些自募的民壮,现在已经将期望的重心转移,至于转移的目标,自然就是那些来自震旦天朝,支援过来,听从于他的役农弓手!

        九十名懂得射箭的弓箭手,已经不是这些区区的民壮能比拟的了!

        “等等!”只是赵銘的余光撇过树林的时候一愣。

        他继而转身。

        直接回到了那垛墙旁边,不顾风雪袭来,朝着东边的远方看去:“那里为什么…会出现…一片红色!”赵銘依稀的能看到,就在东边树林深处,依稀有一片片的红色出现,虽然不怎么显眼,但是当他仔细的观察过去的时候,却看得相当真切!

        同时脑海里,也有些许明悟浮现:“莫非,这片红色代表的,就是某些朝着我这边来的,带有绝对敌意的敌人么…”赵銘的脸色微变,这个解释相当合理。

        直接拎起旁边的铜锣,右臂发力顿时重重的就砸在了上面。

        “当——”清脆的锣声顿时响彻这个墩堡。

        “敌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