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庭以孤尊之在线阅读 - 第010章.犒劳宴会

第010章.犒劳宴会

        天寒地冻,但墩堡内却洋溢着热火朝天的气氛。

        跟着赵銘过来的民壮们都在忙活。

        有劈柴的。

        有搭架子的。

        有烧起一大锅又一大锅的热水的。

        也有用热水泼着肥猪,给那黑乎乎的鬃毛给褪下来,露出白花花那层肥肉的。

        更有不少民壮,合力按着那案板上已经开膛破肚的一口大肥猪,用已经打磨锋利的尖刀沿着筋骨的纹路割肉,分成拳头大小一块块模样,放在一边准备炖煮的。

        包括那盛满十来个木盆和木桶的猪血,也有人加了谷物往洗干净的肠子里灌去,其中还切了点白花花油汪汪的肥肉碎,最后用麻绳上拆下来的绳线一节节的捆了,就晾在旁边的架子上,黑咕隆咚的,反而惹得周围那些民壮们愈发的兴高采烈。

        “这两口大肥猪,这辈子没见过这么肥的!”那以前干过屠户的民壮还在喋喋不休的炫耀着自己的见识:“我村里的张军爷家,用麸子养的猪都赶不上一小半!”

        周围撸起袖子帮着忙干活的民壮也不恼,反而也乐得听。

        时不时还打听两句奉承两句。

        “来来来!”

        那几个屠户也是被捧得高兴:“让你们看看咱这手艺!”

        手里的尖刀蜿蜒如蛇,顺着筋骨皮肉的纹路分解的明明白白,连骨头都剃了下来放在旁边,又将那瘦的肥的五花三层的都各自拆下来,干干净净的放在旁边。

        随着墩堡和城墙间那垒起来的土灶里,大火烧的旺盛,汹涌的火苗将那热水给侵的翻滚,十来个在那拿着从县衙领过来的大酱和咸盐以及醋布,就对着烧热的一大锅水里开始调味,等翻滚开了便将大块大块的肉给扔进去,咕嘟咕嘟的炖煮开来。

        不过那些心肝肚肺则是单独汆烫过了遍水,打算待会让两三个厨艺好的民壮过来亲自上手,用肥肉炼出油来,预备着给赵銘和其他小旗爷来炒个下酒菜。

        要知道在开拨前,从酒坊里偷偷采买来的御寒老酒,的确是有的!

        “算是得胜以后的劳军犒赏。”

        赵銘对此没有反对。

        当然,默许喝酒的同时也必须要监督适量。

        否则又遇到昨天夜里那般,趁着夜色和风雪悄悄摸过来企图偷袭的妖族乱匪,失去指挥体系以后,就靠着这些吃的肚饱溜圆的民壮,那显然是相当危险的。

        不过赵多糠,赵铁牛,赵栋和赵安稳这四位小旗那也是相当的懂规矩,战场上形势瞬息万变,外面那些妖匪的尸首还没来得及等风雪停止,天晴以后再进行焚烧,现在自己为了两口酒就大意迷醉,那自己迟早也得成了妖匪尖牙里的入嘴肉!

        “哧啦——”热油在滚烫的铁锅里冒着青烟,随着切成薄片的心肝肚肺等清洗干净的下水,从盘子里挨个入锅又挨个端出来,炒菜的香味顿时传了出来。

        撒着足足的大酱豆豉和咸盐等作料,最后再淋点老酒去去腥味。

        这炒菜就趁热端上了墩堡里单独的一个小屋。

        赵銘坐着的主桌。

        此时,桌上已经摆了几个陶碗,里面是事先蒸熟的血肠和五花肉。

        “最后一道菜,咸菜扣肘子!”门外,一个体态壮硕的民壮也端着个汤碗进来,里面放着已经切开的大块大块的带皮肘子肉,乐呵呵的放下:“诸位慢用!”

        说完就作揖退出了房间,作为伙夫的他可是清楚,这个房里坐着的不是小旗就是那箭楼上的队率,根本和自己这等小伙计不可相提并论,况且外面的大锅里,加了大酱和咸盐味道是相当足的炖肉,这时候也已经又酥又烂,还等着他们吃呢!

        “诸位,昨晚血战还靠大家鼎力相助,赵銘此时倍感感激,先敬各位一杯!”就在面前的长桌两侧,便是四个同属赵姓的小旗和三个震旦而来的弓手队率。

        赵銘先举起一杯温好的老酒,率先带头一饮而尽。

        “卑职/卑下自当为总旗大人竭尽效力!”

        既然赵銘一口闷了。

        长桌两侧,那四名小旗和三个弓手队率,自然没有二话仰头而尽。

        这酒盏里事先温好的老酒入口柔和,由于以粟米混了杂粮,又掺了玉梨县盛产的玉梨混合酿造,入口还带了浓郁的梨子香味,顺喉而下只觉得呼吸都香气宜人。

        “不错。”赵銘很少饮酒,但对于这等以传统工艺制成的酿造类酒还算适应,哪怕发酵以后这酒也才不过十四五六的酒精度数,在他看来更像是劳累以后解乏,平日里闲暇时助兴,顺带着吃肉时解腻的饮料,比起蒸馏酒的度数来说那是差的远了。

        就算穿越过来,这副从小长大的身体没有和前世那样,经历过大大小小的酒精熏陶,号称是三斤半四十五度茅台小酒桶,但对于酒精的耐受性也是不可小视。

        现在还多了来自镔龙昭明的阳焱之力,百分之五的阳系神力也足以自行解酒!

        连炒菜带炖肉又混着这香甜可口的玉梨酒。

        气氛自然便烘托了起来。

        别说屋里,就算在墩堡的院落里,都是热闹的欢笑声。

        昨晚不只是这群民壮们经历的首次战斗,同样也是赵銘的第一次战斗,见过血,真正的杀过妖匪,那当然就会在这段过程中,完成普通乡民到战士的转变。

        这种转变是极为重要的,尤其是人的任何的第一次都是印象深刻到能记住一辈子的,所以深知人性为何物的赵銘当然不会放过,这第一次进行血战的收尾阶段,让这些跟随自己的,同属赵姓族人的民壮们,尝到第一次经历血战的甜头!

        之前对他们言语间的鼓舞,对他们用一颗妖匪脑袋就是一钱银子的赏钱这等对贪婪渴望的激励,以及现在,知道跟着他赵銘就有大块大块肉吃的第一印象!

        这就是甜头,赵銘铸造个人权威,树立个人威望的第一步。

        “就是这样简单。”他嘴角微翘。

        端起又满上的酒盏。

        同长桌两侧的七人交杯换盏,仿佛回到了前世的职场。

        “我讨厌这种场合。”赵銘看着面前带着狂热的四位同族出身的小旗,以及旁边三个沉默寡言,话语不多的弓手队率,自己抿了口酒液咽下:“亦是沉醉其中。”

        这场犒劳民壮的肉宴那是相当的成功,至少在第二天全部的民壮醒来,吃的满嘴流油满嘴都是肉味的他们,眉飞凤舞的走路都带着几分虎虎生风,更别说站岗放哨的那些民壮,就说那些被妖族抓伤了的病号,此时端着热好的昨晚的剩肉,伴着蒸好的粟米饭大口大口的吃着,还在三三两两的交谈,遮不住的对那些妖匪的鄙夷。

        这场胜利来得过于容易,以至于没有人员重伤和死亡就换来了如此丰盛的战果——赏钱虽然没发,但那赏钱发下来也得需要衙门那边牵头,等等没啥事。

        现在吃到嘴里的那五花三层的,香糯可口的肥肉,是真的到了嘴里的!

        “士气可用。”赵銘对此是心知肚明。

        但并未调整这种氛围。

        士气高昂,那么在下一次面对妖匪的时候,就不会有过多的慌乱。

        如果还是占据地利优势的守城战,那么只要损伤不会过大,哪怕战死十位数以内的民壮,再通过物质上的激励,一样能让这些民壮们的士气维持在高点。

        战争打的是武器装备,是修为强度,同样也是士气的高低和韧性。

        刚刚化形的妖匪或许能有八品和九品的等级。

        可是那也是相较而言。

        进攻。

        面对的是城墙和挡板,七米的高度。

        攀爬,面对的是城墙上的擂木和滚石,挡板间的长矛和利刃。

        外加箭楼上冷静无比,箭术水平绝对稳定的役农弓手,绝对是这些纵使有超出人族的力量,兽性加持的凶残程度,对嗜血的渴望,还有利爪和尖牙,近战搏杀绝对算得上是高超的妖匪,不得不面对又只能拿着自己的性命,才能硬拼的障碍!

        就这样,赵銘时刻关心着墩堡的岗哨情况,时不时还自己来到城墙和箭楼上巡视几圈的情况下,四五天的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中间没有发生战斗。

        只有偶尔零星的妖匪从树林里窜出来,继而被役农弓手扯弓射毙。

        整体来说还算平静。

        “有问题。”

        赵銘站在墩堡城墙的东面,脸色凝重。

        这是阳光初升的时刻。

        清晨。

        新的一天到来,却让他的心情愈发压抑,因为这几天太平静了。

        “平静的根本不正常。”赵銘抿嘴,扶着刀柄的手缓缓将其紧握,看向东边那连绵的山峦,玉梨县有名的梨核山,呢喃道:“那些妖匪肯定在谋划什么。”

        这段时间里,衙门那边派来的信使也骑着马来过,送来的书信上不只是对赵銘这位总旗的嘉奖,还明确表示这段时间里必须让所有的墩堡都升起挡板,哪怕刮风下雪也得日夜派人在城墙上留守,防止梨核山里的妖匪,再次聚集着冲出来。

        同时送来的,还有一包包掺了特殊材料的牛粪,要求遇到危险便将其在箭楼的顶端点燃,化作狼烟给西边那些立起烽燧来的乡社村落们传递信息。

        最终好让玉梨县城提前得到消息,好派出兵力解决麻烦。

        “风雨欲来。”赵銘心情愈发压抑。

        唯一还算好事的。

        或许,就是一天半以后,那即将到来的震旦支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