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庭以孤尊之在线阅读 - 第011章.狼烟升腾

第011章.狼烟升腾

        震旦的支援即将到来,但赵銘仍旧不敢大意。

        以至于又增加了两条巡逻线。

        力求内外严谨。

        怕的,就是有特殊情况出现,真打他个措手不及。

        毕竟赵銘的确凭借着创意工坊的效果,能够区分出敌意目标的来犯。

        可是发现敌意目标也只有在他亲自睁开眼睛,朝着来袭方向看去的时候才能察觉,还有着距离不近但也不算远的范围,在这个范围之内才能有效的察觉到。

        如果有段时间赵銘恰好在睡觉或是歇息,亦或刚好没能看到那个方向。

        又恰巧有妖匪从那个方向展开进攻。

        那才是麻烦大了!

        “大人,卑下都已经安排妥当。”箭楼垛墙边,邬靖忠站在赵銘身后。

        这个有着些许络腮胡子的役农弓手队率,正板着脸颇为严肃的汇报道:“卑下安排了十二组弓手,每组八人,在这箭楼顶端随时站岗放哨,无片刻间隙。”

        “安排的很不错。”赵銘轻轻点头,看着外面十余步之外的城墙上,正在挡板后面扛着长矛站岗放哨,以及以五名役农弓手组成的小队,提着长梢弓漫步巡视城墙的样子,还是在心里稍稍松了口气,赞赏道:“你办事有章程,我还是放心的。”

        “卑下谢过大人夸奖,不敢有丝毫松懈!”邬靖忠继续抱拳,不过在听到夸奖的时候,眼眸里还是闪烁过些许喜悦,他毕竟是个有自己思想的活生生的人族。

        “嗯。”赵銘点头,简单叮嘱了两句以后便离开了墩堡箭楼。

        弓手和民壮等于双重保险。

        有他们在。

        赵銘只需要在白天的时候偶尔视察,简单的巡视就好。

        “最关键的,还是晚上!”赵銘的心情还是仿佛有块石头没法落地,想到那些随时可能冲出梨核山的妖族乱匪,还不知道数量有多少,这块石头就愈发沉重。

        沿着狭窄的墩堡内部的楼梯来到底层,伙房里还在弥漫着一股肉香味,这是前些天剩下的边角料,混了粟米蒸出来的黄橙橙的饭食,然后再撒上冻在外面硬邦邦的皮肉冻,咸香的滋味混了粟米蒸熟以后的醇香,绝对能让那些民壮们吃上三大碗!

        饭食的供应上无需担忧,毕竟是本地本土的防御匪患,玉梨县衙门每周都会派人输送过来一批免费的粮食过来当口粮,不会让驻守墩堡的民壮们饿肚子。

        当然那送过来的免费的口粮,大多都是陈米杂粮之流的仓底粮罢了。

        顶多让人能吃了以后饿不死。

        吃好是不可能。

        但是,却能拿着银两,从县仓那自行采买好粮食。

        各种大米小麦粟米等谷物或各种豆类,包括给牲畜吃的干草等都能买到。

        这是人族帝庭枢密院诸老批准,允许拥有武职或担任某地各级使节,以及拥有募兵文书的武官,能够自由采买粮秣的地方,还能方便那些轻装而来的客军及时补给。

        连县衙武库里储存的刀枪斧矛等武器,盔甲胄铠和盾牌等防身铠甲,乃至是三眼铳和突火铳这等火器,以及配套的火药和铅子,只要手里有白花花的银子,那都能按照帝庭枢密院批下来的规定,从每个人族的县衙那以武官的级别来进行采买。

        例如赵銘现在驻守的这座墩堡里,民壮们吃的那些粟米,便是他用银子从县衙粮仓里采买来的——他那位母上留下的遗产,银子的数量也相当的可观。

        哪怕募得两百民壮,每人每月五个铜板的饷钱都够发几十年的!

        “毕竟是两千多两银子。”

        赵銘皱眉。

        可事实上,他并不想借用那位便宜母亲留下的助力。

        原因就在于童年时候,有着成年人思维的赵銘,对此世的这位便宜生母的,近乎刻骨铭心的恨意——赵銘前世是孤儿,一向对温馨的家庭生活有着不切实际的崇敬和渴望,但这位便宜母亲的所作所为,却让他抛弃了幻想,愈发的薄情冷漠。

        “就是现在的我用着母上留下的遗产,有点虚伪了。”赵銘抿嘴,没有继续思索这个话题,只是看向了正在开饭的众多民壮:“这肉食得给这些民壮们跟上。”

        吃肉吃多少,这关乎气血的旺盛程度,关乎修炼《武经典要》的进度。

        这本人族武道修炼的通本很简单。

        就是打熬筋骨力气。

        继而衍生气血。

        平日里无需主动修炼,只要被动的让自己愈发强壮就算修炼。

        而强壮的方式,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吃饭——每天能吃粮食吃饱,过上半年多那便能气血充足达到九品的层次;若是再掺点补充气血更足的精粮,再过半年就能达到八品气血旺盛的程度;等三五年间长期吃些肉食,肯定就能到气血满盈的七品的层次。

        再想往上达到中三品的级别,那时候才是真正开始修炼《武经典要》的时候,到时候气血之力仿佛火炉一般,凝练筋骨皮肉仿佛一体,连血液都如银汞般浓厚。

        就算是中三品里最弱的六品厢军,都能穿着重型铁甲在马场跑个来回!

        当然这些精血如有银汞般的中三品兵卒吃的更多!

        每人每顿饭都要有三斤精米饭打底。

        辅以两斤纯肉。

        还要外加一斤老酒下肚润肠,用以增壮气血。

        而这些中三品的部队,也只有掌控郡城,执掌数县之粮秣的三品防御使大人,才能供养得起不过千余人数量的兵力,来担当本郡的底蕴和自身军力的王牌。

        “现在,我的这些九品民壮还得多吃点精粮和肉,才能尽快让气血维持在充足的阶段,继而向八品旺盛的阶段晋升。”赵銘对此则是心知肚明:“这些民壮以前都是农户,庄稼收成大多都要给帝庭缴纳皇粮,留下的粮食再缴了县衙里的各项苛捐杂税,能够吃饱再存一些便是足足的丰年,根本没有余钱以供自身天天吃肉。”

        因此赵銘在募得他们以后,最起码就要供应充足的粮食来让他们吃饱,再加上偶尔加点肉食来滋补,循序渐进个三五年的功夫,就能达到八品乡勇的巅峰。

        至于七品签军的程度,就只能短期内达到,无法长期维持这个水平。

        毕竟签军需要一年六个月都在校场做军备整训。

        还需修炼《武经典要》。

        这样的话,就需要能够脱产训练,还不能耽搁家里的田亩和琐事。

        因此雇佣些长工短工,来帮忙打理自家的田亩和庄子,提供源源不断的粮食和肉类,便是七品签军的这些军户们,能够长期维持气血充盈状态的关键。

        现在的赵銘没有长期出产作物和肉食的来源,除了用银亮从县衙那边采买之外,就只有通过天道用功德进行兑换了——但功德的价值可并非是兑换这些简单的粮食和肉类的,甚至不是兑换下三品的低级军备器械的,如此兑换完全就是浪费!

        “只有快点成为游击使,斩获战功,拥有自己的庄园或村落作为封邑才行。”赵銘还是心中叹气,想成为能够自由穿梭星海诸域的游击使,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以他对游击使的了解,单以战功不提,这功德最少也得五千份起!

        前些日子辛辛苦苦抵御的妖匪夜袭。

        论上创意工坊的战报日志。

        算下来。

        给赵銘的功德,才不过少少的二十份!

        想要积攒下五千份的功德,只是想想,就让赵銘心中愈发疲惫。

        “等等。”正当赵銘脑海中思绪万千的时候,刚刚回到房间,准备先歇息片刻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在东边的方向,又发现了零零散散的些许红点浮现。

        数量不多,一眼扫过去也就四五十个红点的样子,比起五六天前的晚上时候,那一片都几乎形成色斑的成片成片的红色,档次无疑是低了很多,也明显是来自东边梨核山里的,那些又是刚刚化形出来的妖族乱匪,稀稀拉拉的闷头撞了过来。

        在这两天,如此十来个七八个的妖匪,接近这处墩堡从而被城墙上巡逻的役农弓手,用手里的长梢弓和羽箭,直接在城头射毙然后割回脑袋来的数量可不少。

        “当——”箭楼上,也有一声不紧不慢的铜锣声被敲响。

        这代表是放哨的弓手率先发现情况。

        也是给底下人的警示。

        “还是先睡会吧。”赵銘不会关心这些,小股的妖匪成不了气候。

        反而会让那些本就人多势众,还借着城墙地利优势的民壮们,颇为热切的期待那些弓手将这些妖匪射杀,然后自个乖乖的乐颠颠的去把那脑袋割回来。

        一个脑袋就是一钱银子,折合二十个铜板,大便宜的好事!

        “当当当——”

        可是正当赵銘刚闭上眼睛想眯一会的时候。

        耳边急促的铜锣声响起。

        “出事了!”

        赵銘直接睁开眼睛,眼眸里凝重一片。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因为,若不是有什么大情况发生,这铜锣的敲击声绝对不会如此急促!

        并且当赵銘穿上皮靴,快步朝着外面走去的时候,箭楼上也响起了邬靖忠压抑着情绪,极为急促的呼喊:“北边有狼烟!南边也有狼烟!在我们后边…也有狼烟!”

        “狼烟!?”赵銘的眸子微缩,扶着刀柄的手也仅仅将其反握。

        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真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