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庭以孤尊之在线阅读 - 第014章.玉梨县内

第014章.玉梨县内

        玉梨县城有七千余户百姓,整体约有四万人。

        其中供养签军者便有五千多户。

        剩余的近两千余户,

        便是军户。

        家家都有七品签军,或从七品或正七品,皆为气血满盈之辈。

        体格颇为壮硕,常年在校场磨练筋骨皮肉,打熬气血,整训接阵冲击或防御之法,修习长杆枪矛及单手刀斧搏杀之术,随时听候调遣准备镇压县域安危。

        此时,县衙旁边的校场内,这玉梨县内的五千名七品签军已经全员到齐,各自都穿着硬革套甲,内衬棉絮皮袄,用镶钉的皮带扣住粗壮的腰腹,扛着突火铳和寒光烁烁的钉枪,扶着腰间的短刀手斧,满脸漠然和桀骜般的看着前方的高台上。

        因为就在那高台上,这统领玉梨县的指挥使大人王汝南,正穿着丝绸和棉絮混编织造的单薄官服,平静的坐在那木椅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底下的众多兵卒。

        底下的这些七品签军,都是他王汝南耗了大半辈子才攒起来的家底。

        此时虽然面无表情似是淡然一片。

        心中却仍旧自豪。

        就靠着这五千名七品签军,他便能独立于临海郡的郡域之外。

        虽说没有融入临海郡的郡域之内,也和玉梨县的物产贫瘠有关,但只要能独立出来听宣不听调,将这玉梨县打造的如铁桶一般,那这玉梨县就是他王汝南的!

        比起临海郡的郡城直属的其余五六个县,看似有郡城的中三品的兵卒保护,安全问题能得以保护,物产丰富之余还能相互经商流通提供生活便利,但那些县里的指挥使,还不是都和乖孙那般去讨好那掌管一郡之地,帝庭承认的那位四品防御使。

        根本没有自己获封一县之域,看似位卑权低,实则能掌控权限犹如臂使,编练出来的兵卒也皆是自己忠心不二的麾下部曲,将本县经营的如有铁桶那般安全。

        除却真有异族大军奇袭过来,或是受强召令没有办法,只能上战场拼命。

        其余的时候只要该给上面缴纳的税赋都缴纳的清楚完全。

        剩下的可就都能听得自己调遣。

        滋润无二!

        看看旁边,坐着的两位自己一手提拔出来的副指挥使。

        两人都非是本县域内土生土长的百姓人家,而是在帝庭峡州域内曾经闯荡过的游击使,被王汝南看重其天资和对自己的忠心耿耿之态度,才会在自己积攒下来功德,能够向帝庭申请一块采邑的时候,便邀请他们过来一同在本县享福。

        继而在本县和那些原本的大族大姓结合,形成了以他王汝南和两个副指挥使为核心,本地的世家大族为内圈,收拢来的流民和本地百姓为外圈的权利体系。

        总归也只有一点,那就是他王汝南,便是这玉梨县的土皇帝!

        “大人。”旁边有人缓缓开口:“检阅开始了。”

        他是个儒雅的中年人。

        颌下三缕美须,看上去便是风度翩翩,又是不怒自威。

        “好。”王汝南吐字而出,对于这位副指挥使之一,乃是有着从五品如火炉般气血修为的李铮,还是本县李家的家主,轻轻点头道:“那就准备开拨吧。”

        “卑职领命!”不光是这位李家的家主李铮,右手边有个皮肤黝黑,体格肥硕胖壮的汉子,也是起身抱拳应声:“必不负指挥使大人所托!”他是吴光岩,同样是从五品气血如炉的修为,擅使长柄大斧,麾下的六品签军也多是手持长斧而战。

        对比喜欢骑兵马队,擅长奔袭突击的李铮,吴光岩这位副指挥使,更喜欢指挥着他麾下的签军作为攻坚主力,手持大斧硬生生的劈开那一切阻拦在面前的敌军。

        因此,听闻准备开拨讨伐那些作乱的妖族匪徒,更是激动的不能自已。

        “稍安勿躁。”王汝南则是笑着摆摆手。

        他示意吴光岩安静下来。

        眼神微顿,则是看向了李铮这位平日里依仗的智将,脸上露出些许笑容道:“多学学李指挥使,看这样胸有成竹,想必已经是心中有了许多把握。”

        “大人,卑职的确已有把握。”李铮捋着颌下的美须,也是笑着回答道:“梨核山内涌出来的妖族乱匪数量的确很多,但想要在一天之内拿下那十余座有民壮和乡勇驻守的墩堡,显然是异想天开,那是绝无可能的。”说着的时候,他也很明确的说道:“我等无需出动签军精锐,只需以小股签军带着征召来的乡勇,足以解决妖匪之患!”

        “费那么多事做什么!”但旁边的吴光岩皱起黑黝黝的浓眉,同样黑黝黝的脸上也带着几分不耐烦,反驳道:“咱带着精锐,就能直接杀了那些妖匪个干干净净!”

        他本就是个莽夫,此时边说还边拿起身边的长斧,脸色颇为张狂。

        “光岩啊光岩!”王汝南却皱起眉头。

        瞪了他一眼。

        语气多了几分训斥:“都多少年了,还是如此莽莽撞撞,平日里给你说过,多和李指挥使学习学习,若是真让你领兵在外,我怎么能放的了心!”

        “我又说错啥了…”这吴光岩在旁边则是有点不服气的嘟囔。

        “哼!”王汝南板起脸冷哼。

        “这是为了练兵。”

        李铮也没卖关子,似是给吴光岩解释,实则是给王汝南这位指挥使汇报:“这上古妖星冲撞帝庭星域不假,但掠过的大部分星域却是那妖族占据的星域。”

        “嗯。”王汝南听闻此话,也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继续。”

        连那吴光岩此时都稍稍侧耳倾听。

        眼神微微闪烁。

        “卑职认为,过上一两年的功夫,怕是战况再起。”

        李铮沉声开口:“我峡州大域位于帝庭星域边疆,旁边便是妖族星域,往年我人族和妖族开战,必会波及峡州,亦会波及我等赖以存之的玉梨县。”

        语气稍顿,他继续看着王汝南道:“卑职不敢妄加猜测,但怕的便是真到那个时候,战况激烈波及到我县,或是峡州指挥使大人抽调兵力前去御敌,我等若是没有防备,没有及时备选出相应的军户,自身损失略大的话,会被他人窥觑。”

        “嗯,不错。”王汝南的脸上带着笑容,满意的对李铮点点头:“不愧是李指挥使,考虑就是周全。”同时也对吴光岩训斥道:“你啊,多学着点!”

        “卑职晓得。”吴光岩似是不耐烦的又是嘟囔了一声。

        只是听闻此话。

        扭过头去的时候,这位像来以莽夫著称的副指挥使,眼神深处愈发闪烁。

        但他什么话也没说。

        只有王汝南对李铮的夸赞:“按照你说的来办就行,你们李家拥有的五百名签军马队,比我王汝南手头这五千名签军步卒还强,玉梨县的安危还得靠你们。”

        “卑职不敢居功,全赖指挥使大人提携之恩,方有李铮和李家今日!”李铮听闻王汝南的话,则是脸色大变,慌忙起身对着他就是深深地作揖,口中慌乱道:“卑职起于微末,不过寻常百姓养马之马弁,若无指挥使大人,今日如何还不得而知!”

        “这是做什么!”王汝南见到李铮如此慌乱的模样,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但还是起身过去将他搀扶起来,埋怨道:“你就是喜欢多想,一直这样,胡思乱想!”

        “卑职不敢!”李铮顺从的起身,但神色却愈发的谦虚恭敬。

        哪怕站着都是稍稍欠身低头不敢停止腰板。

        这就是主次分明。

        但是,王汝南却相当受用,拉着李铮的手又是坐下,语气却稍稍变了变:“咱们三人都是兄弟,曾经一起出生入死过来的,寻常的虚礼就不必多说什么。”

        “就是!”在旁边那吴光岩立马扯着嗓子道:“李铮你就是喜欢瞎琢磨!”

        “…嗯。”李铮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声。

        王汝南却见怪不怪。

        嘴角微翘。

        他瞥了眼吴光岩,又是看向李铮,缓声问道:“赵家的那个孩子,我若是没记错的话,似乎也是领了募兵文书,选了个墩堡过去当了个总旗,对吧?”

        “大人记得没错,那孩子叫赵銘。”李铮此时心领神会,立刻压低了几分嗓音,详细的汇报道:“去的十八里墩堡,手底下有两百余号从他们赵家自募来的民壮,都是从九品或九品的气血修为,没有八品的乡勇,实力方面算是最差的那等。”

        “哦…”王汝南点点头,眼神深邃了几分,缓声问道:“可是我听说,那孩子手底下还莫名其妙多了不少,八品乡勇级别的弓手,似乎还有点七品签军的意思。”

        “卑职亦是有所耳闻。”听闻王汝南的话,李铮的眼角微微抽搐。

        这事他也是听自己的亲儿子说的。

        并且很少有人知晓。

        包括李阿四,自己都已经下了禁口令,但没想到还是传了出去。

        但李铮还是强行让自己看上去若无其事,反而清了清嗓子,对王汝南郑重的回答道:“毕竟赵銘的生母,可是从峡州节帅府里出来的,大人也是知道。”

        “也是。”王汝南听到这个回答,眼神也是稍稍闪烁了几分:“那个女人可是从峡州节帅府里出来的…”他重复着李铮的话,下意识的向后靠了靠椅背,扫过校场里那井然有序的五千余名七品签军,还是握紧了椅把手,沉声道:“那赵銘那边,就好好的看着点,真遇到什么危险的情况境地的,你李家的骑马队,可得发挥作用!”

        “卑职明白!”李铮顿时回应,但是看着面前王汝南那明显若有所思,又是颇为忌惮的模样,还是暗中咬了咬牙,不留声色道:“卑职必然会时刻盯紧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