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庭以孤尊之在线阅读 - 第017章.烈焰龙息

第017章.烈焰龙息

        北门的妖匪被击溃,显然对战场局面是有着连锁反应的。

        至少对东面城墙和南门的妖匪来说是这样的。

        “吼吼吼——”

        疯狂的吼声还在伴随着血腥味而癫狂。

        妖匪们还在冲击着城墙。

        “顶住!顶住!”跟着赵銘来的赵姓民壮们咬着牙,紧紧的攥着长矛向外捅刺,由于过于用力,以至于指关节都微微发白,额头和脖颈上都爆起道道青筋。

        “杀!”但手持长柄硬矛的震旦矛手,此时却扛着自己的武器涌上东面和南面的城墙,接替了已经筋疲力竭的役农弓手,还接替了最前面那批,同样拿着长矛的赵姓民壮们,站在挡板间留下的缝隙之间,闷着脸就朝着外面狠狠的捅刺过去。

        他们是新的生力军,当他们加入城墙的战斗以后,手中那质地更精良,造工更优秀的硬矛,对那些还在踩着同伴尸体朝着挡板上扑来的妖匪,杀伤更甚!

        要知道这些震旦长柄矛手的武器,并非是单纯的长柄硬矛。

        而更接近于三角叉或牛头镗!

        一根主矛头。

        两边,则是特意加装的小枝的刺尖。

        每当这些震旦役农长柄矛手们向外刺去的时候,作为主要杀伤物的矛头,便能狠狠的捅入刺入那些妖匪柔软的,根本来不及防守的腹部和胸部,乃至是脖颈。

        但儿臂长的主矛头只是捅进去二十几公分,便接触到了两侧对称水平排列的,额外加装的小枝刺尖,继而被这两个同样锋利的刺尖,十来公分的匕首样式的矛尖,硬生生的又在主要的伤口两边,增添了新的两个额外的造成更大效果的伤口。

        而且还因为这水平对称的小枝尖刺的阻挡,让三十多公分的主矛头无法直直的捅穿敌人柔软的腹部,反而带着这股刺出的力道搅动着内脏,将其向后推出去。

        自然让这些在半空中无处借力的妖匪,只能重新跌落到了城墙下。

        哀嚎着被后面涌来的妖匪直接踩成了一堆烂肉!

        “吼吼吼——”

        但这股血腥味还在刺激着这些妖匪。

        愈发凶残暴虐。

        愈发疯狂。

        愈发的,朝着前面涌来,更密集的拥挤在一起!

        这是源自上古妖族封印在帝流浆里的各种对于杀戮的渴望,有意识的让这些刚刚化形,战斗力实则并不强劲的妖族,用疯狂的杀戮来弥补这种前期的不足。

        毕竟只要能冲破敌人的防线,吞吃到大量的血肉精华,哪怕是战后因为饥饿而吞噬掉已经阵亡,体内却还有帝流浆的能量未有消散的同族的尸体,都能引发它们后续的进化,让它们的灵智被激活,体格愈发强壮,还能拥有恐怖莫测的妖气,乃至是学会帝流浆内封印的各种妖器的炼制方法,成为肆虐过世界诸天的真正的上古妖族!

        因此,只要能有一名上古妖族出现,曾经上古妖庭承认的真正的妖族出现,就算损失掉无数刚刚化形的小妖,任凭它们自生自灭,那也是相当划算的事情。

        上古妖族需要的只有强者,也信奉绝对的强权才能延续种族的辉煌。

        这种培育种族和延续种族的方式更像是养蛊。

        互相厮杀拼杀。

        最后,活下来的才是合格的上古妖族,才是同族!

        “让全部弓手停止射箭!”赵銘站在城墙上,看着两队最新出现的役农长柄矛手的加入,顿时让之前还隐隐动摇的城墙防线重新恢复过来,声音沉稳的对左右作为传令兵的民壮吩咐道:“还有,让王胜做好准备,等我命令,冲出本门绞杀妖匪!”

        “明白!”这些跟着并护在赵銘身边的民壮都是机灵人,此时抱拳之后转身离开,分别传达着命令,让弓手停止射击开始休息,骑手们则是动员起来准备出发。

        赵銘已经打算使用龙息决了,打算以震旦法术的威力以一功而定妖匪!

        他的眼眸里有仿佛烈焰般的金黄纹路开始浮现。

        “大…大人…身上这是着火了?”

        “这怎么…怎么…”

        “莫非大人用的…这是天道术法!?”

        同时,赵銘的身躯左右都释放出一股股热浪。

        更有一股一股的,泛着金黄的烈焰在赵銘的身周浮现,让原本还在南门上的众多民壮,包括那两位跟着赵銘出来的小旗官,都瞪大了眼睛满脸不敢置信!

        这种和武道有着根本不同样式的力量,对于某些在县城里生活过,接触过戏曲杂谈或酒肆里道听途说的民壮来说,其实并不算陌生,毕竟在中三品的那些部队当中,就有一些大儒或道士和尚的,懂得使用类似的术法,寺庙道观里还有这种传承。

        在军队和军队的碰撞上,在爆发的惨烈的战争当中,人族在依靠拥有超凡气血的武卒们拼杀的时候,照样会安排一些掌握类似术法的高人在部队当中听命。

        或能安抚军心,或能占卜凶吉,或能如眼前看到的这般施展万般术法!

        “銘哥儿怎么会这种术法的…”但他们的疑惑就在这。

        大家都是普通家庭出身。

        对于赵銘,了解也只是临海郡赵家分出来的,在玉梨县的旁支赵姓。

        虽说在玉梨县算得上是大户,在临海郡的赵家族谱里也有一席之地,但怎么着也不可能拥有如此术法的能力,也不知晓这位外生的母姓赵家少爷哪里学得的!

        “孤陋寡闻。”只是,已经来到南门,专门负责这边的役农弓手的队率张耀祖,以及役农长柄矛手的队率张圆,看着赵銘身上浮现的金黄色的阳系神力,眼里震惊之余,对这些本地的民壮和小旗官们的惊讶,显得略有高傲:“此乃龙裔之天赋!”

        震旦天朝的掌权者全部都是龙之子嗣,在某些关键的部队和府衙当中任职在一线的管理者,同样流淌着龙的血脉,天生就有着操纵阴阳两系神力的天赋。

        包括整个震旦天朝的百姓,体内实则都或多或少的流淌着龙血。

        只是因龙血的稀薄程度而定义龙裔。

        当然。

        对于这些惊讶震骇的目光,赵銘根本不在乎。

        在这个有足够的功德就能从天道那获得一切的世界,这种法术的确稀少,但并非是某种秘而不宣的力量,在中三品以上的部队中反而都颇为的常见。

        赵銘有着自家那位神神秘秘的生母,还是已经故去没办法再求证的亡母,只要将一切都推到她的身上,那么他就不会受到太多的怀疑,反而还会因为自己那位便宜母亲颇为忌讳的过往,而让外面那些无端猜测的众人,更是产生更多无端的联想。

        起码,在此时此刻释放来自震旦支援过来的法术,对于赵銘而言非但没有半点引起他人恶意的下作手段,反而还会震慑他人,他赵銘也是有着神秘后手的!

        并且他赵銘,还是有着绝对的聪慧天资,有着广阔前途未来的人!

        曾经混迹官场十余载的他可是清楚明白。

        有些人只能锻炼而不能打压。

        甚至是有些人…

        连锻炼都不行,只能捧着一路向上,万般荣誉加身!

        “那么,现在就来吧!”赵銘的脸上带起些许笑意,但眼中却愈发的冷漠起来,眉心发烫,他操纵着一股从无形又化为实质有型的力量出现:“龙息决!”

        “嗡——”赵銘睁眼,金黄色的眸子里那股烈焰瞬间升腾。

        “轰隆隆——”仿佛天地都在惊变。

        南门上空十余米处。

        神力浮现,隐隐间竟然汇聚成了一张神龙之首。

        无数烈焰盘旋于龙首之中,更是随着那张开的满是尖牙的龙口,无数的阳系神力汲取了这个世界本身就存在的,隐隐中的灵气,愈发汹涌的喷吐而出!

        “嗷——”那是龙吟之声,带着愤怒的吼声,更是随着这股龙吟怒吼将口中盘旋着的汹涌澎湃的烈焰,呼啸着吹袭着,以长锥类似的轰然间沿着城墙的边缘,在那南门数量最多的妖匪的群落当中,以熊熊烈火的恐怖喷吐,彻底的席卷过去!

        宽有三四米到五六米再到十七八米,长有从喷吐在地上的起点到最后散布开来的尾部,直接划过了上百米之多,完全是一股喷吐而出的烈焰席卷过一切!

        就真的仿佛是一头烈焰神龙,对着地面喷吐出了祂的愤怒!

        “嗷——”可这不是结束。

        而是开始!

        赵銘的目光再次看向东边的城墙方向:“龙息决!”

        心中思维绽放。

        同时,绽放的还有那新的龙首。

        以及在那庞大的龙首中,再次在墩堡的东面城墙汹涌的喷吐而出的烈焰!

        “呼呼呼呼——”熊熊燃烧的灼热的大火弥漫过城墙之外,恐怖的温度甚至让最接近法术释放范围的民壮或震旦长柄矛手,那暴露在外的毛发都微微卷曲起来!

        更别说拥挤成一团的妖族乱匪,根本就在这股恐怖的烈焰当中无法做出反应,大多数都只能被动的困在原地,看着那只是七八秒的瞬间就喷吐过来的烈焰,然后就在那绝对炽热,要燃烧掉一切的大火中被吞噬进去,带着戛然而止的惨叫,彻底没了声息,将城墙外化作了死寂一般的安静!

        “下令,役农马军,出击绞杀溃兵!”赵銘眼里的金黄色的焰轮逐渐消逝,可是他的声音却回荡在墩堡当中:“打开城门,即刻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