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庭以孤尊之在线阅读 - 第031章.房中密谈

第031章.房中密谈

        玉梨县,后衙宅邸。

        王汝南穿着单薄的细麻絮衣,正坐在炭盆旁静静的看着手里的古书。

        已经年约五十来岁,诨名小屋子的亲信,正在旁边给他捏着腿,顺便将炭盆往身边拉了拉,体贴的问道:“南爷,这炭盆的温度可还?还加点炭么?”

        “这样就行。”王汝南看着手里的古书,嘴里轻轻念叨着上面的字词,头也不抬的开口道:“小屋子,你当初就是我的马夫,为我鞍前马后,还在遇到魔族阿修罗的时候,拼死把我从尸堆里给扒拉出来救走,可以说我这条命都有你的一半。”

        “南爷,过去的事情还提它干什么?”小屋子这时候还是捏着王汝南的腿,随意般的笑了笑:“现在我能有这等锦衣玉食,还不是多亏了南爷拉我一把?”

        “你我名为主仆,实为兄弟。”王汝南笑了笑:“你有事想问我。”

        “瞒不过南爷。”小屋子点头。

        “说吧。”王汝南放下手里的古书:“不会是赵銘的事情吧?”

        “瞒不过南爷您。”小屋子这时候也是笑了:“小屋子我就是好奇,那两百个乡勇晋升的名额,南爷您打算分给吴光岩和李铮这俩副指挥使,怎么最后就都成了赵銘那个孩子的了?”说着,他还提醒道:“看样子,吴光岩那人,心里有气。”

        “哼!有气?”王汝南瞥了眼窗外,示意小屋子无需捏腿,自己起身舒缓了下腰椎,淡淡道:“他这个蠢货,一个莽夫而已,就算有气还能怎么样?”

        说着的时候,王汝南更是握拳:“本来这副指挥使,应该是你!”

        “南爷!”小屋子赶紧劝阻:“噤声!”

        “这里是后宅,没事。”

        王汝南摇头,来到窗户边上,看着外面离着有一段距离侍候着的仆役,也是毫不留情的说道:“吴光岩这个莽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当初闯下了多少篓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初我本来就没想让他进来,只是当时任务繁多,人手缺失的无奈之举!”

        想到吴光岩这家伙,以前根本就是山贼出身,看似憨厚实则粗鲁暴虐,王汝南就又是忍不住叹气:“小屋子,你说说,若是现在你在我身边,那该多好!”

        “南爷,我在呢。”小屋子满是褶皱的脸上也露出笑意。

        不过这笑意里怎么看也知道是苦涩的。

        房间内沉默。

        “赵銘此人,应交。”王汝南这时候开口:“但又不能深交。”

        “还请南爷明示。”小屋子也是疑问道:“原本吴光岩就对南爷以李铮压制他而不满,现在又把如此重要的根基之基础,送给赵銘做了顺水人情,小屋子我实在是不明白,万一吴光岩真的恼了,背地后有了意见,怕是临海郡那边就得下手了。”

        “以前的时候,临海郡还的确得虚情假意的维护着,连吴光岩也得好好地维护。”王汝南微微眯眼:“但是,比起赵銘,全都是小小的虫豸而已!”

        “小小的虫豸?”对于这个词汇,小屋子都愣了。

        “你以为赵銘姓赵就是赵家人了?”王汝南微微眯眼。

        “可不就是赵家人?”小屋子更是疑惑:“这赵銘虽说跟着的是母姓,但这种外甥子转为自家人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很多入赘的夫家……”

        小屋子的话还没说完,就顿时明白过来。

        “南爷,你说的是,赵銘的父族那边?”他瞪大眼睛。

        “嗯。”王汝南点头,站在窗前的他脸色相当凝重,连声音都稍稍压了几分声调:“我以前知晓赵家的一些传闻,但当时都以为是假的,只是当做赵家的闺女外出被人蒙骗,花言巧语之下信以为真,最终却被抛弃的事情。”

        “那这样说来,那件事情莫非是真的……”小屋子咽了口唾沫,看着王汝南那凝重的脸色,自己都忍不住咋舌道:“这若是真的,那这赵家……”

        小屋子没敢继续往下说,现在谁不知道那位爷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

        若是能更进一步。

        那这帝庭,可就真的有他一份了!

        比起玉梨县这小小的地方,乃至是临海郡之内的纷争,那真的就如同是小小的虫豸一般,压根就没有什么可比性!

        “你知道就好。”王汝南整理了整理内心的情绪,语气里也带了几分恼怒:“你看看李铮,这个家伙虽说对我还算忠心,但是花花肠子实在是太多,背地后里和赵銘竟然结成了儿女亲家,被他早一步把赵銘给握在了手里,若是以后真的成了事,怕是他李家,就要和赵家一起被抬上去了!”

        “南爷,您受累了,小屋子是没办法在您身边分担些什么。”小屋子原本还想站起身来,最后也只是颓然的坐在小凳子上叹气:“我就是个废人!”

        “不碍事,一切还好。”王汝南摇摇头:“起码,我还把握得住。”

        说着的时候,他的眼里也带了几分疲惫之色。

        如今的人族帝庭可不知什么礼仪道德。

        讲得都是兵多将广者为尊。

        现在,他能占据这玉梨县,靠的就是自己手底下混了两位副指挥使,共同供养的这五千多名的七品签军,以及县里接近万人左右的乡勇和两万余人的民壮。

        而其中那两万余人的民壮,也是平日里伺候田亩的主力,万人数量的乡勇同样也要负责家中的耕种等杂事,只有那五千余人的七品签军,算是大部分脱产,可以随时征召起来,以他指挥使王汝南的命令,南北征战,东打西讨。

        可恰恰就是这五千余人的七品签军,供养起来已经极为吃力。

        没错,就是吃力。

        供养签军,不说每个月的饷钱。

        就说每日的吃饭,就需要每人每顿饭一斤肉,两斤米面,外加瓜果蔬菜,偶尔还喝点老酒,每当训练劳累或是遇到战事的时候,亦要多加一顿饭!

        这吃起来,岂不是让他王汝南,心力交瘁?

        但不这样也不行。

        他是指挥使,受到临海郡的压力很大。

        哪怕临海郡已经有了五六个县域,占地南北数万里地,折合三万多平方公里,仍旧想让这资产贫瘠,人口略少,还有三分之一是山地的玉梨县并入进郡域中。

        这个世界的界域是可以连接的,通过功德和天道就能办到。

        但是,界域连接,却有危险。

        例如数个县城组成郡城界域,从而在幽邃的星域中愈发明显。

        然后若是星域中有所变动,无论是时空风暴还是上古妖星掠过,亦或是黄泉流淌而过,都会因为在星域中明显的仿佛一颗星星那样,出现的概率很大。

        可是,恰恰是因为临海郡已经吞并连接了六个县,已经承受了太多的外界压力,所以才会想要吞并玉梨县,吞并玉梨县这个有着三分之一山地,还有着梨核山这个绝对的屏障的县域,好将其作为临海郡的一道屏障,应对可能出现的敌人!

        “快打仗了。”王汝南下意识的看向窗外,那湛蓝的天空外,按照他的经验来猜测,就是那一片虚无和寂静的星域,寻常人出现在那就会窒息而亡。

        除却上三品的兵种,或是超脱的九品的存在。

        否则没人能横渡虚空。

        而横渡虚空。

        也是代表着超脱九品的至高等级。

        不过,这些都不是王汝南最关心的,他更在乎在玉梨县内即将要平定的妖匪。

        准确的说,应该是上古妖星掠过以后洒落的无数帝流浆,从而催生出来的上古妖族,数量绝对会有很多!

        并且,这数量会有很多,而玉梨县之外,乃至是临海县之外,峡州之外!

        都会有很多很多的上古妖族出现!

        人族的境内当然可以清扫。

        而外面。

        那些贫瘠的界域当中,人族没有多少,也没有人族天道笼罩的外域,绝对会是那些上古妖族肆虐的乐土。

        这并非危言耸听,每次上古妖星掠过以后,人族之外的界域,都会爆发出一股复苏的上古妖族的复仇浪潮,朝着人族或其他种族的界域冲去,凶猛的厮杀,导致任何同这些上古妖族接触的世界,都会陷入一片动乱!

        “临海县,可拿不走我拼命才能挣下来的玉梨县。”王汝南的脸色微变:“赵銘就是个变数,我得利用这个小家伙,把我的玉梨县给保住!”

        如果玉梨县的界域并入临海县,那么他的权利就会大大缩小。

        现在他是土皇帝。

        说一不二。

        若是放在临海县,那么他就要被起码六个指挥使分掉权利。

        其中,还有那高高在上的防御使,以及三个副指挥使!

        “我可不愿意拱手相让!”王汝南呐呐自语,眼里愈发危险:“临海郡不是说想要我玉梨县年轻一辈的才俊上去当游击使么?好啊,你想要架空了我,那么我刚好就有几个好地方,让这些年轻的才俊去历练历练,就看你敢不敢让赵銘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