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横观天地在线阅读 - 第1章 托孤

第1章 托孤

        第1章    托孤

        辰时,昼雨初歇,十万大山的江北城,被大雾笼罩,四处茫茫,不见人影。

        远处,一道青色流光从山中向江北城袭来,直到城门近前,流光才停了下来。一道身影停下,从流光中走出,缓缓朝城门口走来。

        这是一个老者,稍稍显瘦,其貌不扬,衣袍破烂,浑身是血,怀中还抱着一个婴儿,虽是狼狈,但是眼神中却显露出一股子杀机,明显是刚刚经历了一场血战。

        他之所以停下来,是因为江北城曾被大能布下禁制,一般的修行者在这里飞行会受到极大的压制,修行者是没有办法御风的。

        虽说这十万大山经常有修行者进入,却少见到这般狼狈的,值班城卫清楚,这种人不能惹,不过迫于守城的职责,他们还是下意识的把兵刃往前一搁,拦住了老者。

        “站住,进城费”

        老者听见,也不多说,手中凭空出现两块晶石丢在兵卫手中,便径直朝城中走去,在城中一处酒肆前停下了脚步。

        “咳咳…掌柜,三两竹叶青。”老者未到酒肆,声音却先到了,一个乾坤袋丢向柜台,他没有进去,反而是直接倚靠在酒肆门前的一棵老槐树下。他的伤得很重,但是他仿佛没有感觉一般,眼神只看着怀中的婴儿,见婴儿睡得香甜,那张沧桑的脸也打开了一些,露出一缕慈祥。

        这是一处很破败的酒肆,周围长满了青苔,里面只有一张客桌,两把椅子。一个年龄很大的掌柜,老态龙钟,趴在柜台上,头也不抬,仿佛睡着了一般。

        老者的声音传来,他才微微动了一下,接着,屋里不知从那个角落,迅速出现一道黑影,一口咬住飞来的乾坤袋放在柜台上。

        那是一只灵魄境的蛮兽,掌柜打开乾坤袋,看了一眼,合上后,揣进他脏兮兮的兜里,随后慢慢转身走进屋子,从头到尾只留下一个慵懒的声音。

        “稍等。”

        直到半刻钟后,一个酒葫芦晃晃悠悠的从酒肆中飞出,同时还有一块写着字的黑布,上面写着七个字——江北楼,神算门接。

        老者接住飞出的葫芦,同时看了一眼黑布上的字,放下怀里的婴儿,然后一步一步的走远离开。

        从始至终,那位老掌柜都没抬过头,在老者离开的时候,那块写着江北楼的黑布也自动燃烧起来,瞬间消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一道黑影袭来,树下的婴儿也随之消失。

        此刻,江北城外,十二道流光从十万大山中飞出,在江北城外,纷纷停了下来。流光散去,有十二个人显现出来,他们统一身披黑色战甲,身下骑着一只浑身血红形状如同豹子,拖着三条尾巴的异兽,名为虎狰,是荒古异种。

        “大哥,十万大山九山林都搜过,禁制的位置最后显示在此,看样子那老家伙应该是进这江北城了,我们要不要追进去。”一个黑甲骑士问道。

        一群人中的头领,看到江北城,也皱了皱眉头,随后说道:“竟然有七个点,老十二你在这外界看着异兽,其他人跟我进去寻他。”

        江北城外只剩一人看守异兽,其他的人则是跟着那位黑甲统领,朝着江北城而去。丢了进城费用后,顺利进入。“这江北城是为了抵御蛮兽所建,有数百里,势力分布十分复杂,大家不可轻举妄动,发现人之后,拖住他,等我们到来。”随后十一人分开,各自搜寻。

        江北楼,在江北城的右边的荒水中,唯有一座木桥可抵达。楼高十九丈,宽三十三尺,为九层、四柱、飞檐、盔顶、纯木结构。楼中九根香木金柱直贯楼顶,周围绕以廊、枋、椽、檩互相榫合,结为整体。横亘在荒水之中。

        这座楼传言是上古年间,江北第一代城主在神鸟凤凰所居之地寻来一块香木直接雕刻而成,故而可历万年荒水,任然不倒,反而越发的古朴大气。

        不多时,一位老者已经来到荒水边。他一边喝着酒,一边向前踉踉跄跄的走去,现在的他并不着急,这神算门的酒虽然贵,但是自带灵气,有助于他疗伤。

        他在江北城和荒水的木桥坐了下来,看着眼前的薄雾,悠然自得。半刻钟后,老者眼前的白雾景象就变了。

        一个人黑甲人寻到了这里,那是一个十分英武的男子,手中则握着一柄沾满血液的冰冷长刀。

        黑甲人站在远处朝老者挥刀,他的长刀上一滴滴血液滴落,幻化成或刀、或剑、或斧、或鼎…有灵魂一般朝老者袭来,这是一种阵法,可以幻化出影像,将人困在其中。

        老者很明显也清楚这一点,虽说袭来的刀剑只是幻象,却也带有实质性的伤害。他出手抵挡幻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幻象的攻击才停止。

        “咳咳咳…“即使有酒肆神算门的竹叶青,也是撑不住。老者喝了尽最后一口酒,幻象也停止,眼前景象消失,十一人出现在他的眼前。

        “说出少主下落,我可以跟上面申请让你不死,皇朝你死我活的战斗已经结束了,我们这些犯不上赔上自己的性命。”带头人站了出来,淡淡的说道。

        老者也不知道他是真心劝解,还是假意迎合,咽下最后一口酒,然后一头扎入荒水中。

        “唉,可惜了。”那位带头的黑甲见老者投入荒水中,头也不回的往江北城外走去,他这种伤势,真元散尽,已经无药可治,剩下十人也紧随其后离去。

        不久后,一座宫殿出现在了荒水边,一位雍容华贵三十多岁的妇人从宫殿中走出,只见她袖袍一展,用秘术复原了老者生前的模样。紧接着一个酒葫芦出现在妇人的手上,她尝试了诸多秘术,也看不出这葫芦有什么不同,只得作罢,宫殿很快又化作流光消失。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我神算门百年了,也不知道这一次有没有赌对。”江北城外,正是之前给老者酒的掌柜,他回看了一眼渐行渐远的江北楼,骑着蛮兽,头也不回的朝一处传送阵飞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