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在线阅读 - 第9章

第9章

        你的新车……

        这句话尤其是最前面的四个字叫倪景兮愣住,她不是没见识,自然知道这车是什么牌子。

        巴博斯,专门改装奔驰的世界最大改装车厂商。

        面前这车应该快赶上她家那套房的价格。

        倪景兮想了想,还是问:“这车是要送我的?”

        霍慎言视线依旧落在她眼睛处,直接说:“这车定制的时间挺久,也是这几天刚拿到车。”

        其实这车是从他和倪景兮结婚之后,他就让唐勉去定制的。

        倪景兮还是觉得太过吃惊,因为说实话他们两人结婚之后,霍慎言并不是那种会拿钱砸她,因为他知道自己肯定不喜欢这样。

        就连之前他曾试探性地提过可以帮外婆转到沪上最顶级的养老院,都被倪景兮拒绝。

        她不是不想让外婆住好的养老院,只是如今这个养老院一个月八千,已经是倪景兮自己能承受的最好养老院。

        倪景兮深吸一口气,她知道拒绝不太好,可这车她不能收下。

        她刚抬头,霍慎言的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轻拍了两下,低声说:“先上车再说,这里是我公司楼下的地下停车场。”

        这句话果然有用。

        倪景兮被霍慎言送进驾驶座,随后霍慎言从车头转到副驾驶的位置。

        他上车关上车门,旁边的倪景兮开口说:“这个车我不能要。”

        到底还是把话说了出来。

        霍慎言倒是没生气,有种预料之中的意思,他微抬了抬下巴,轻笑地朝方向盘点了点:“先试试车,你不是说如果你想拥有越野车的话,最好是一辆巴博斯。”

        倪景兮一怔,她愣神了许久,这才回忆起来这话确实是她说过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

        耶路撒冷。

        这座位于地中海和死海之间的古老城市,素来有圣城之称,历经千年洗礼,这座城市中处处透着古老和庄严。

        城市里高楼大厦极少,反而随处可见土黄色古老建筑。

        倪景兮是昨天晚上到的耶路撒冷,提前订好了旅馆住了一晚上。

        一大清早她换了一身衣服从旅馆离开,她在城市里转了三天,问了几乎能问的中国人,都没人见过她父亲。

        倪平森五年前在以色列失踪,他本是外派到这里工作。

        却再也没有回家。

        以至于整个大学四年,倪景兮没有一次让奖学金旁落。她永远是系里最优秀的学生。可仅仅是这样还不够,她拼命地打工努力地赚钱,像一个永远不知歇息不会疲倦的机器人。

        因为她赚钱不仅仅是为了照顾外婆,她还想要去以色列。

        她想去找爸爸。

        她想把妈妈的平森带回家。

        倪景兮是带着满怀希望来耶路撒冷的,这座被称为圣城的古老城市,终究没有带给她希望。随后她决定去海法,好在以色列国土面积跟中国根本不能相比。

        哪怕她真的找遍整个以色列,也并不是一件难事。

        只是她怕就怕倪平森并不在这些大城市,而是在某个小地方。

        她相信他一定是有了意外才会这么久没回家的,反正只要她没找到尸体,那些让她放弃的话就不作数,谁说都不作数。

        于是她决定租车去海法。

        在问了旅馆老板娘租车行的地方,她背着包沿着长长的石板巷子一路往前,身边不时有戴着黑色帽子的男人走过,这是犹太人的经典打扮。

        租车行地方实在太难找了,她找了一圈才找到。

        而且让她惊讶的是,门口坐着的是一个东亚男人,倪景兮打眼觉得他应该是中国人。

        倪景兮试着用英语问了句:“你这里租车吗?”

        男人本来戴着帽子遮住眼睛,懒懒地一抬头,第一眼就被惊艳了。说真的他在这里开了这么久租车行,来来往往不知见了多少人。

        面前这姑娘,真漂亮呀。

        男人立即殷勤地站了起来,用一口极顺溜地东北口音说:“姑娘中国人吧。”

        倪景兮一向偏冷淡的脸,难得露出笑容。

        他乡顾故人。

        她点了点头,男人拍着大腿乐呵说:“我就说,小日本和棒子国哪有您这么漂亮的妞儿。”

        妞儿两个字一出口,老板尴尬。

        顺嘴,顺嘴了。

        倪景兮没在意,老板赶紧说:“你这是准备去哪儿啊?”

        “海法。”

        老板皱眉,叹道:“还挺远的,您就一个人?”

        倪景兮反问:“一个人不能租车吗?”

        老板其实是好心的,他低声说:“您知道这地儿可是中东,中东不比咱们国内,乱着呢。特别是你这么好看的女孩,我觉得千万别一个人。”

        说着,老板还特别不好意思地摸了下脑袋:“而且也不巧,我这里的最后一辆车刚被租出去。”

        倪景兮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

        “不过您别着急,刚才租我这车的也是个中国人,看着挺像好人,而且最巧的是他也去海法。要不我帮你问问他,能不能捎带你一程。”

        老板确实热心肠,解决办法都替倪景兮想好了。

        倪景兮不想再耽误行程,她的回城机票是订在半个月之后,耽误一天就少了一分找到爸爸的希望。

        她低声说:“谢谢您,老板。”

        老板笑了下说道:“这哥们去买东西了,你先等等。”

        待他又瞅了倪景兮几眼,还朝天上看了一会,忍不住说:“你说今天这是吹了什么风,刚才那哥们过来的时候我一看见都懵了,那个帅的呀。我还以为国内什么大明星来了呢。结果他刚走,你又来了。”

        老板是真的感慨,平常普通人见得多了,今天才这么一会儿功夫,前后来的这两位都好看的叫人嫉妒。

        倪景兮没开口,只觉得这老板说话有些夸张。

        直到她听到身后有动静,跟着老板欢喜一声:“嘿,说曹操曹操到了。”

        倪景兮跟着扭头。

        这一眼,当真有种人间值得的感觉。

        来人个子极高,白色衬衫被塞在黑色长裤里,脚上是黑色靴子,整个人明明穿得很硬朗,偏偏他缓缓走来时候脸上神色疏淡,身上那股骄矜冲淡了硬朗。

        他脸的轮廓极好看,特别是高挺的鼻子,犹如精雕细琢过的。

        男人脸上戴了一副黑色墨镜,倪景兮在他走近时,从他镜头里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身影。哪怕隔着镜片,她也能感觉到,对方确实在看他。

        老板赶紧上前帮她说和。

        男人默不作声,听着老板嘀咕了半天。

        可是许久过去,他就站在那里,既不拒绝也不开口答应。

        还是倪景兮想了想,从背包里拿出自己的护照打开,摊开到男人眼前:“我叫倪景兮,是中国上海人。我想搭乘一下你的车,您包车的钱我可以对半付。老板说车行里已经没有车可以租给我,而且你也是去海法对吧。”

        她一口气说完,护照依旧举在半空中。

        这时男人终于抬手摘下他脸上的墨镜,在倪景兮的眼睛撞上他眼睛的一瞬,她有种心魂被轻轻撞了一下的感觉。

        是那种撞了心底,然后有个小小的声音在说,你看他就该有这么好看的眼睛。

        这男人确实像老板说的那样太过英俊有气质,或许人都是视觉动物,这样好看的皮囊还有矜贵的气质,便叫人觉得他肯定不是一个坏人。

        终于男人开口说:“我叫霍慎言,旅途愉快。”

        那一天,倪景兮坐上了霍慎言的车前往海法。以色列是一座建立在沙漠之上的农业大国,道路两旁处处都透着苍茫辽阔。

        他们车子越是开往深处,人烟越发稀少。

        偏偏两人都不是喜欢拉家常的人,竟是从上车到现在,一句闲聊都没有。

        车窗是半开着的,两边的风吹过撩起她发鬓的碎发,窗外是一望无际的湛蓝天空,那样深远辽阔,连一片云彩都不见。

        此刻的宁静祥和,叫人丝毫都不觉得这是一个曾深陷战争的国家。

        倪景兮偏头看着窗外,享受着难得的宁静平和。

        直到她看到前面猛地窜出去一个什么东西,喊道:“小心。”

        显然驾驶座前的人也感觉到了,他猛地打方向盘,没撞上一闪而过的东西,而是笔直地扎进了旁边的沙土地里。

        两人俱是一愣。

        霍慎言先下车,倪景兮跟着。两人到车头,试着把车子推回马路,可是这是越野车,实在太重。

        况且没一会儿倪景兮闻到一股子汽油味。

        这才发现车子居然在漏油,两人都发现这点。于是霍慎言立即熄掉车子,更别提尝试开足马力往后倒车。

        霍慎言看着倪景兮:“等人吧。”

        倪景兮当然知道目前只能等别的车,看看能不能帮忙把车拉出来。

        很巧的是,很快有第一辆车路过,霍慎言立即说:“我去拦车。”

        可是他走到马路边,朝着对方招手的时候,车子居然嗖一下越过他飞驰而去,别说停车,连减速的意思都没有。

        霍慎言愣在原地。

        直到身后传来一连串轻笑声,霍慎言回头望着对方,小姑娘本来挺清冷的脸颊,此时因为笑容变得格外柔和。

        特别是那双笑弯了的眼睛,在阳光耀眼的漂亮。

        霍慎言知道她在笑自己。

        可让他惊讶的是,笑完了之后站在车边的倪景兮,居然伸手将她的白衬衫从腰间抽了出来,她顺势解开几个扣子。

        霍慎言知道自己此刻应该扭头。

        但是在他扭头的一瞬,倪景兮已经把衬衫扣子全部解开,她里面穿了一件内衬的白色背心。待两边肩膀往下拉,露出纤细瘦削的肩头还有锁骨。

        背心是紧身款式,紧紧贴着她的身体。偏偏她身材纤细瘦削,加之皮肤又白皙,本来清冷的姑娘陡然有了几分火辣的味道。

        她似乎还嫌不够,低头将衬衫下摆拉到小腹处顺手打了一个结。

        因为她为了方便穿的是绿色长裤还有靴子,如今跟衬衫背心这么一搭,有种叫人喷鼻血的冲动。

        长腿,细腰,还有在阳光下能发光的白皙皮肤。

        倪景兮弄好之后,想了下,还是问道:“你打架厉害吗?”

        霍慎言:“……”

        她歪了下头,无奈道:“我怕待会我拦到车,万一出意外呢。”

        沙漠里,这样清纯与性感集与一身的女人站在路边,自然会有人停车。不过倪景兮可不希望停车之后发生什么她不能控制的事情。

        霍慎言想到了这点,终于他也笑了。

        倪景兮不知道他笑什么,只知道他这么一笑,太招人了。

        然后他从车里后座的包里拿出一样东西,在倪景兮面前挥了下:“我有枪。”

        倪景兮微怔,出乎她意料。

        “那行,你先藏在旁边。我来拦车。”倪景兮彻底放心,要真遇到意外,他们有枪防身。

        霍慎言听了她的话,站在背对着马路的一边安静等着。等待之际,他透过车窗看着路上站着笔直的姑娘,而他手里拿着枪。

        突然觉得,他们两不像拦车请人帮忙。

        倒像是雌雄大盗。

        好在半个小时之后,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倪景兮露着小蛮腰下,终于有一辆车停了下来,上面是两个意大利男人。

        他们坐在车里笑着跟倪景兮搭话,然后霍慎言从车后走了出来。

        霍慎言看到那个开车男人眼中明显的失落。

        当然,这两个意大利小伙还是足够绅士,在帮他们把车子拉出来之后,发现他们车子无法开动,邀请他们一起坐自己的车,等到下个补给站再修车。

        于是倪景兮谢过,准备上车。

        但是在她弯腰去拿包,转身的时候正好看到霍慎言,见他直勾勾地望着自己。

        直到霍慎言颇为冷淡地朝她肩膀上瞥了一眼:“现在衣服可以穿好了。”

        倪景兮笑了一声,伸手将衬衫往上拉了拉,遮住两边肩膀。谁知她上车之前,霍慎言挡在她面前,望着她还系着的衬衫下摆。

        那意思仿佛是,都弄好了。

        倪景兮没想到他连这个都要管,但是看着他挡在别人车门前,仿佛她不弄好衣服就不让她上车的架势。

        于是倪景兮把包直接扔在地上,当着他的面儿,把衬衫下摆解开,又一粒一粒地纽扣系上,最后她还干脆把纱巾重新戴上。

        等她弄好之后,笑意盈盈地看着霍慎言,低声说:“这样可以了吧,霍老师。”

        两个意大利男人自然注意到这一幕。

        在上车不久后,他们随意跟倪景兮搭话,他们两人并不太会说英文,倒是倪景兮可以用意语简单交流。

        “你们真倒霉,车子居然坏了。”

        倪景兮点头,无奈说:“如果我可以选择越野车的话,那一定是一辆巴博斯。”

        这句话逗得两个意大利男人哈哈大笑。

        一旁霍慎言自始至终都没说话,所以他们三人都认为他并不会意语。

        当对方笑着问他们的关系时,倪景兮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缓缓开口说:“他是我的丈夫。”

        她这么说只是为了方便,不想过多解释而已。

        反正他也听不懂,应该没问题吧。

        果然两个意大利人听完很理解的点头,而且对方还很开心地说:“你的丈夫很在意你。”

        ……

        而此刻在上海的地下停车场里,倪景兮转头望着他,因为她完全想起当初她说这句话的场面。

        她长了张嘴,许久才开口:“你听得懂意大利语?”

        霍慎言轻笑:“你没问过。”

        他当然听得懂,只是他当时没有开口而已。

        此时霍慎言挺自在,还略侧着头看着身边驾驶座上的姑娘:“还记得你跟那两个意大利说了什么吗?”

        倪景兮彻底安静,倒是霍慎言突然笑了。

        他声音本就低沉,如今笑起来不仅褪去了身上那股子禁欲气质,反而多了分性感。

        霍慎言低垂着眼眸身子一下凑近了过来,待他手掌在她耳垂上轻揉了两下,唇瓣几乎是贴着她的耳边沉声道:“你说我是你的丈夫。”

        作者有话要说:    倪大人别解释那么多,其实你就是见色起意,故意利用神颜听不懂占!他!便!宜!!!

        我理解,我都理解。

        至于神颜已经拔出四十米大刀威胁作者:下次别让我媳妇露肩给别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