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在线阅读 - 第11章

第11章

        霍慎言的这句话给了倪景兮力量,或许她做事会有不成熟的地方。可是对于这种明晃晃的欺骗老人的行为,她没办法视而不见。

        她曾经见过外婆的绝望,她不想在其他老人脸上看到那种绝望。

        倪景兮并不是个冷漠的人,相反她的内心极柔软,她只是习惯把一切都扛在自己肩膀上。

        霍慎言性子沉稳大气,而且善于揣摩人心。毕竟作为公司ceo,不说寻常跟高管开的例会,跟对手谈判这些事情哪里不需要心思。

        他之所以话少也是老爷子打小的教导,言多必错,言多必失。

        便是连他的名字都切合着这意思。

        谨言慎行。

        可是他宽慰人的时候,效果却立竿见影,以至于倪景兮话匣子都打开了。

        倪景兮歪头望着他,轻声说:“你呢,工作上会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吗?”

        霍慎言微怔,他坐在塑料凳子上,西装纽扣早已经被解开,衬衫领口处的领带早已不知所踪,最顶上的那颗扣也被解开,露出修长好看的脖颈线条。本来严实合缝的禁欲气质,似乎被悄悄地漏开一点儿缝隙,透着几分洒脱。

        他轻笑:“随时。”

        恒亚集团实在太过庞大,在全球很多地方都有投资,犹如一艘巨型航母。恒亚光在全球光是直接聘用员工便超过三万。

        如今他是这艘巨型航母的掌舵人,即便优秀如他,也必须要付出常人无法想象的坚持和努力来带领航母继续前进。

        因为他身后背负着无数员工和股东的希望,他也必须要为那么多家庭负责。

        至于工作上不顺心的事情,就像他所说的,随时都会出现。

        他们很少会讨论彼此工作的事情,因为并非一个领域,看起来更是风马牛不相及。他是一个跨国集团的ceo,而她只是上海一个报社里的小记者。

        可是在这个大棚里,他们温柔而平静地谈起自己的工作,说起那些不顺心的事情。

        或许对方并不能解决,可是最起码有一个人愿意认真的聆听。

        倪景兮似乎觉得有点儿不过瘾,拍了下桌子:“老板,麻烦两罐啤酒。”

        霍慎言露出惊讶的表情,倪景兮盯着他说道:“你不许喝。”

        这句话挺带劲儿的。

        “管我?嗯?”霍慎言眉眼间卷着温软的笑意,连带着的这个尾音透着甜蜜的浓稠。

        倪景兮看着他轻眨了眨眼睛,卷翘浓密的长睫毛都挡不住眼底的光亮。

        “当然,我有资格管你。”

        老婆管老公,天经地义。

        霍慎言终于朗声笑了起来,五官都呈现上扬的趋势,竟是点头:“嗯,我只让你一个人管。”

        倪景兮一下垂着眼睛,霍慎言极少会说这样的话。

        可是每次说起,她心头总会小鹿乱撞,她关于爱情的所有想象都不及面前这人给她的万分之一。

        她低声说:“那我得管你一辈子。”

        经过一个周末休整之后,所有人非但没有精神饱满的上班,反而像是被吸干了精气神一般,一大清早坐在位置上都十分萎靡不振。

        好在倪景兮周末没做什么事情,陪陪外婆,跟霍慎言在家做做饭。

        他这个月几乎都在上海,竟是难得没有全世界各地的飞。

        早上的时候大家没什么精神工作,倒是闲扯的劲头没减。倪景兮去茶水间倒水的时候,吴梦妮跟其他组的两个女同事正在聊天。

        两个女同事一边站一个,捧着吴梦妮的手腕。

        “这个卡地亚手镯带四钻的,我之前在香港试过,要十几万呢。”左边女同事惊叹了一声,眼睛里都是羡慕。

        右边这个同事显然不知道价格,此时听到声音都变调了:“居然要这么贵,就这么个手镯要十几万?”

        这个同事家境普通也不怎么关注奢侈品,自然没想到一个戴在手腕的镯子居然跟一辆车差不多贵。

        “梦妮姐,你皮肤白,戴这个手镯真的好看。”

        “对对,这种金色手镯就是要这么白皮的人才好戴的。”

        这两人左一句感慨又一句羡慕,吴梦妮脸上虽然憋着笑,可是眼底里的得瑟藏都藏不住。

        特别是她正在泡茶的倪景兮,忍不住得意地说:“还好啦,我男朋友比较疼我,觉得我上班辛苦特地买给我的。”

        这什么绝世好男友哦,两个女同事真是快夸不尽了。

        等倪景兮走出茶水间回自己的桌位,旁边的华筝冲着茶水间看了一眼,把椅子靠过来低声说:“你看见那十几万的手镯了吗?”

        倪景兮笑了下:“你也看见了。”

        “整个报社差不多都知道了吧。难怪她最近都不跟在温棠屁股后面了,如今跟班小妹要上位了。”华筝极低声道。

        对于吴梦妮和温棠这两人,华筝都不喜欢。

        但是她对吴梦妮讨厌更甚是因为她是直接为难倪景兮的人。

        谁知没一会儿吴梦妮从茶水间里走出来,居然径直走到倪景兮桌旁。她落下手腕在倪景兮的桌子上轻拍了两下,金色手镯在腕间晃荡了下。

        “你那个采访稿子要尽快交,温组长今天出采访去了,你别偷懒尽快交上来。广告部那边都催了好几次。”吴梦妮翻了个白眼,抬手在耳边弄了下碎发。

        她说完转身扭着离开。

        华筝气到当场摔了文件夹,低声说:“你说是不是还没天理了,怎么就没人来教训这女人。”

        倪景兮抬头看了一眼,冷笑道:“谁说没有……”

        她还没说完,突然开放办公室的大玻璃门被推开。

        一个染着黄发的女人带着几个男人冲了进来,一进来对着整个办公大厅就是吼道:“吴梦妮,吴梦妮这个婊子呢?”

        这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吼,惊动了整个大办公区域的人。

        这会儿吴梦妮正好还站在走道上,相比其他坐着的同事还挺显眼的,黄发女人扫视了一圈,眼睛正好落在她身上。

        这下可是戳了马蜂窝。

        女人几个箭步一下冲到吴梦妮面前,伸手直接拽着她的头发,大声骂道:“就你这个小贱人勾人别人老公是吧,你用我老公用的还顺手吧。”

        周围同事都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污言乱语已经在办公区域响起。

        黄发女在打吴梦妮的时候,她带来的几个男的也没闲着,居然围着整个办公区域开始撒传单一样的东西。

        上百张a4纸张一样的东西像雪花一样地飘落在空中。

        倪景兮桌子上正好有一张,她低头看了一眼,居然是一段聊天记录还有一张照片。

        “卧槽。”华筝猛地咬了一下手。

        因为她看到这段聊天记录的时候恍惚在看一段低俗下流的小黄文对话,反正要怎么恶心就怎么恶心。

        而上面的那张图居然是吴梦妮对着镜子的自拍裸照。

        照片上她双手按在胸部,牙齿轻轻咬着嘴唇,一副迷离诱惑的模样。

        “卧槽。”华筝被震惊地只剩下这两个字了。

        此时黄发女已经占据了上风,她把吴梦妮按在桌子上,领口都被扯坏了些,一边扯还一边骂道:“小贱人,你不是风骚爱露的,我现在让你露个够。”

        不过女人没嚣张太久,因为大楼的保安很快上来,而且办公室的男同事反应过来,上前帮忙。保安想要驱逐他们,可是黄发女极是嚣张,她身前几个男人又护着,保安压根动不了他们。

        黄发女大吼道:“你们领导呢,我要问问你们报社的领导,下属勾引别人老公还管不管了?”

        之前网上还真的有不少正室到小三公司大闹,他们报社生活组也没少采访这些家务事。

        可谁都没想到,这有一天他们报社的员工成主角了。

        况且楼上楼下消息传的极快,这会儿门口已经站着不少其他公司的员工在看热闹。

        黄发女见人是越围越多,可是一点儿不在意,反而更高兴因为她今天就是来闹大的。

        “你们都是记者,都是有文化的人,我这个从小没上过学苦日子熬过来的人跟你们比不了。你们来给我评评理,就这个小贱人居然还想撺掇我老公离婚娶她。”

        “老娘陪着他一路批发海鲜卖海鲜起家的,现在有钱了,这些小贱货一个个贴上来不说,还想占老娘的位置。”

        “我呸。”女人毫不避讳地一口吐沫朝吴梦妮身上吐了过去。

        其实报社几个领导今天都在,闹到现在大家也都清楚什么事儿。可没一个人出来,实在太他妈丢脸了呀。

        最后还是警察来的公司,把对方带走。

        不过黄发女临走的时候拿出好多单据,说是她老公买给吴梦妮的东西,价值好几十万呢。人家说的也是理所当然,她老公买东西是花了他们婚后共同财产,她要合理地讨回来。

        好吧,警察最后把吴梦妮一起给带走了。

        毕竟她确实收了人家东西,手镯还在手上戴着呢。

        警察把人带走之后,整个办公区域都陷入一种死一般地寂静,就连敲打键盘的声音都没有。众人还沉浸这个闹剧当中没有缓过神。

        直到华筝低声说:“景兮,你的嘴不会是开过光的吧。”

        倪景兮:“……”

        唐勉的车就停在对面,他是看着黄发女上去也是看着警察上去把所有带下来,这才开车离开回了公司。

        他进门之前轻敲了两下门,这才推门进去。

        霍慎言身上只穿着西装马甲和衬衫,抬起头望过来问道:“事情办妥了?”

        唐勉点头:“我没跟上去看,不过人都被警察带走了,现场应该很精彩。”

        这事儿是霍慎言吩咐唐勉去办的,本来他只是让唐勉去问问倪景兮最近在报社怎么样。毕竟那天吃烧烤的时候,她提起报社情绪不佳。

        结果唐勉打听回来的结果,叫他当即脸沉了下来。

        吴梦妮当人小三的时候也是唐勉调查出来,汇报给霍慎言,唐勉小心地望着自家老板的脸色,低声问道:“霍总,您打算……”

        霍慎言手指弯起轻点了下桌面,淡淡道:“去帮这位王太太一把,有人盯着她位置呢。”

        于是,今天的好戏上演。

        作者有话要说:    童哥:我们神颜哥哥不害人,他只是个见义勇为的好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