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在线阅读 - 第21章

第21章

        倪景兮早上起床的时候,    深吸了一口气,对面正在喝粥的霍慎言抬头看了她一眼,    轻笑道:“怎么一大清早这么沉重?”

        能不沉重吗?

        报社给她的采访任务,她居然没忍住直接在人家公司打人。

        昨天她从警局出来没多久之后,手机就没电。因为萧亦琛的生日宴,她也没找地方充电。况且宴会上还遇到苏宜蘅,也没什么时间管手机。

        等晚上十一点多到家的时候,    手机充电重新开机之后,    信息跟不要钱似地提醒。

        全都是华筝给她发的。

        对方直接打电话到报社投诉她了,    据说广告部那边极其愤怒,    现在连主编都知道了这件事。

        华筝给她发的语音都是几十秒,几十秒。

        不过因为她看到的时候太晚,    倪景兮就没给她回复过去,    怕打扰她晚上休息。

        此时倪景兮没说话,    霍慎言将勺子轻轻放下,    “担心报社那边?”

        这件事他一猜便猜中。

        倪景兮笑了下,神色倒是没那么凝重,    微微耸肩:“事情已经发生了,    而且我也并不后悔。至于报社要怎么处罚我,我都会接受。”

        霍慎言嘴角一勾,    露出浅笑:“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

        待他顿了下,轻声说:“下次直接给我打。”

        昨天警局让她打电话找人来保释的时候,她是给唐勉打电话的。其实给唐勉打电话,    就相当于告诉了霍慎言。

        倪景兮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这种有人依靠的感觉并不坏,哪怕在警局的时候她也不害怕。她知道即便霍慎言不在上海,他也会让人来保释自己。

        她只是没想到,他会那么凑巧地从北京回来。

        这段时间倪景兮一直跟霍慎言住在星河湾这边,这套别墅是霍慎言结婚之前常住的地方。

        “二楼那个房间我打算弄成你的衣帽间,你觉得怎么样?”上车的时候,霍慎言低声问道。

        倪景兮微怔,想了想说道:“不用吧。”

        霍慎言默不作声。

        她注意到他的神色立即说:“我不是说不想住这儿,只是我衣服没那么多,我们房间里的那个衣柜够我用的。”

        倪景兮穿衣服一向以简约舒适为主,而且衣服确实没那么多。

        霍慎言轻笑了下,倪景兮听到他这个笑立即心头警铃大响,主动说:“你不许给我买一堆衣服和包回来。”

        这剧情不知道在多少偶像剧里上演,倪景兮怕霍先生也过一把偶像剧男主的瘾。

        “嗯,不买。”霍慎言脸上挂着笑意。

        倪景兮心满意足点头,结果霍慎言弯腰敲了敲前面唐勉,淡淡道:“我的钱夹呢?”

        他不爱在身上放什么东西,除了手机会自己拿着之外,别的都是唐勉帮他拿着。唐勉一愣,赶紧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霍慎言的钱夹。

        这个钱夹特别是薄,小羊皮质地,极柔软。

        霍慎言将钱夹拿到手里之后,伸手从里面抽出一张卡,别说黑色卡片夹在他白皙修长的手指间,有种爆炸的视觉效果。

        倪景兮低头看了许久,觉得这手可真他妈好看。

        许久,她总算开口:“给我的?”

        这卡其实霍慎言早就准备给倪景兮的,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给她。他们两结婚之后没什么大开销,别人结婚要准备车子房子,这些东西霍慎言都有。

        至于倪景兮,她生活特别简单,没什么太大的物质**。

        不过她也不是舍不得给自己花钱。

        她对名牌包没什么太大的喜好,反倒是对各种采访设备挺感兴趣,家里一堆她买回来的录音笔,都是为了采访准备的。

        还有相机和摄影机这些,她都自己买了,她第一台相机是大学时候买的,到现在保养的还挺好。

        而且她电脑配置很高,因为可以保存她这么多年攒下来的新闻素材,还可以自己剪辑视频。

        霍慎言曾经看过她在大学时,跟舍友一起比赛拿金奖的短片视频--《黑白世界》。

        那是以中国最古老的博弈运动围棋为主题,或许跟成熟的纪录片来比较,很是生涩。可是那是她大学时候的作品。

        此时霍慎言眉宇间依旧温和:“我不给你,你自己买。”

        倪景兮想了下还是伸手接了过来,不过把卡片放在手里反复看了几遍之后,压低声音问:“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黑卡?”

        她身体倾斜靠了过来,眼神是那种少有的俏皮。

        霍慎言干脆也凑近,嘴唇贴着她的耳朵,也故意压低声音:“是的。”

        坐在前排副驾驶的唐勉整个人恨不得现在立即打开车门跳下去,老板这是干嘛?在陪夫人玩过家家游戏?还故意压低声音,是怕他们听到?

        唐勉是真的没见过霍慎言这么幼稚的模样,他平时见到的霍慎言都是沉稳冷静,即便是在最复杂的关键时刻都能把握全场的人。

        这……

        唐勉觉得他要是哪天真的干不下去,写一本他给霍慎言当秘书的回忆录,要是写出来这些,只怕自家老板的那些粉丝都得把他骂死。

        那些粉丝肯定会觉得他在胡说八道。

        此时倪景兮感觉他的鼻息在自己耳边,有点儿微微热缠在她的耳朵上,距离近地叫她忍不住想要往后躲。

        直到霍慎言再次靠近,在她耳朵上亲了一下。

        他低声说:“不用给我省钱,我赚钱就是为了养你。”

        都说男人要赚钱养家,如今他的小家里有个叫倪景兮的姑娘。

        他养她,应该。

        倪景兮到报社之后,快到上班时华筝急匆匆进来,一看见她赶紧扑了过来,连包都没来得及放下,直接抱在怀里问道:“倪大人,你没事吧,我都快担心死了。”

        “昨天从警局出来手机就没电了,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多才回家看到你信息,太晚了没给你回,让你担心了。”

        倪景兮见她脸上的焦急表情,轻声说道。

        华筝见她脸上身上都没伤,这才放心,不过此时周围人都来的差不多,她赶紧挑了重点的说道:“你今天一定要小心,报社里的几个大领导都知道这件事了。昨天那个公司打电话投诉到广告部那边。”

        她左右看了一眼,压低声音说:“对方说不会再跟我们报社合作,据说广告部那边损失了好几百万……”

        华筝这么说就是想给倪景兮提前打个预防针,让她做好心理准备。

        她见倪景兮不说话,又说:“倪大人,咱们好汉不吃眼前亏。要是主编骂人的话,你就让他骂。”

        昨天这事儿刚出来的时候,温棠正好从外面采访回来,当时脸上那个表情就露出了幸灾乐祸,看着真闹心。

        果然早上开会的时候,倪景兮直接被组长老张喊了过去,他低声说:“昨天主编挺生气的,这事儿可大可小,你自己要机灵点儿。”

        倪景兮点点头。

        不过到了在去主编办公室之前,老张还是先把事情了解了一边。他这人心地挺好,就是有点儿混日子而已,此时听到倪景兮说完,叹了一口气:“这事儿不怪你,都是人之常情。要我说广告部那帮人也没什么可生气的,这公司跟坑蒙拐骗有什么区别。”

        可是这话他也就现在说说,真到主编那里,他也未必敢帮倪景兮说话。

        果然倪景兮到的时候,不仅主编在,广告部的负责人也在。广告部经理一看见她进来,有些激动,刚张嘴想说话,不过还是朝主编看了一眼。

        主编姓姚,年纪四十多还没到五十。

        姚主编现在倒是没那么生气,昨天听到这个事情是真的上火,不过这会儿他问道:“小倪,你先说说到底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可是一个新闻工作者,哪有去采访最后参与到打架斗殴中的。”

        倪景兮照旧把事情说了一遍,她口吻挺平静,没给自己开脱。

        她就是看不顺眼那个人故意欺骗老人家,而且居然还对老人动手。

        所以她就是想揍他。

        主编听完朝广告部经理看了一眼,问道:“你说这事儿打算怎么处理?”

        经理梗着脖子反正还是不打算松口,一口咬定道:“再怎么样也不能来打人吧,她可以报警处理这个事情。要真的是骗局,警察难道会不管吗?”

        他这话刚说完,办公室里的其他三人,一致转头看着他。

        倪景兮心底冷笑,觉得这人别不是个傻子吧。

        当然姚主编内心想法跟倪景兮差不多,其实他昨天生完气之后,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对劲儿。毕竟倪景兮他也是见过的,漂亮小姑娘又写得一手好文章,做事还是很能吃苦耐劳的。

        这么个姑娘总不至于没事跟人家打架玩?

        这会儿听到又觉得事情发生,确实情有可原。

        此时经理怒道:“姚主编这件事您必须严肃处理,要不然开了这个头,以后报社还怎么管理?就因为不喜欢咱们广告部派的采访人物,故意这么捣乱。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我手底下的人是吃了多少顿饭,喝了多少酒,才把赞助拉来的。这下好了,几百万没了,这个损失是谁来赔?”

        经理这番话说下来,姚主编眉头紧蹙,确实,倪景兮这事儿做的再情有可原,确实给报社造成了负面影响。

        此时老张轻咳了一声,说道:“主编,我也批评过景兮了。她出发点是好的,但是确实也做错了,要不这样,罚……”

        他略一沉吟了下,小心翼翼地说:“一个月工资?”

        此时老张一脸肉疼,他这人有点儿抠门而且还特别顾家,每个月工资几乎是全额上交给老婆。所以这会儿提出扣工资的时候,他都觉得这是最大的处罚。

        此时房间内的另外三个人又同时看向他。

        倪景兮要不是拼命地克制,只怕真的要笑出声来,老张这幅肉疼的模样真的让人觉得这是个天大的处罚。

        而广告部经理则是一副,您逗我玩呢?

        于是关于对倪景兮处罚的这件事上,又产生了分歧。

        直到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众人看见进来的人脸上表情各异。直到姚主编站起来走过去,赶紧说:“总编,您怎么来了?”

        “你们这是在处理小倪的事情?”

        别说,大家都挺惊讶,连倪景兮都不例外,她没想到自己的事情连总编都知道了。

        总编朝他们看了一眼问道:“你们商量好了没?”

        此时广告部经理一马当先地说道:“总编,我觉得倪景兮这次事件太过恶劣,对咱们报社声誉极不利,最起码应该开除,这样才能起到警示作用。”

        此话一出,老张先忍不住了:“怎么就开除了?这事儿也不至于吧。”

        倪景兮心底都有点儿怔,忍不住看着这个经理,她自觉没得罪过这个人,他这是想要置她与死地。

        姚主编也是皱眉,觉得这个处罚太过。

        倒是总编看了经理一眼,笑了笑问道:“这是你的意见?”

        经理还以为总编这是支持他,当即点头,更是趁机添油加醋:“我觉得只有这样的处罚,才能杜绝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总编点点头。

        “你们广告部给咱们报社招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客户,我还没找你们算账。真当编辑部是你们广告部的后花园,想让他们这些记者去采访就得去。之前你们为了报社着想,这也不为过。可是你们居然连一点儿身为新闻人的操守和良心都没有。”

        “那个保健品公司是怎么回事,还要我点破吗?这种破烂玩意,别人不要你们倒是当个宝贝捡回来。”

        一向温和的总编只差指着对方的鼻子骂。

        最后总编看向倪景兮说道:“年轻人做事有冲劲,倒是你们应该多考虑考虑,何为记者。”

        倪景兮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华筝坐在椅子上的屁股跟坐在火盆里一样。

        见她出来,赶紧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倪景兮下意识地抬头朝温棠的位置看过去,此时温棠并没有出去采访,而是正坐在办公室前处理稿件。

        不过倪景兮出来的时候,她也密切关注着这边。

        此时两人视线正好相撞,温棠勾起红唇,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手下败将而已,她倪景兮马上就要被踢出报社了。

        此时温棠站了起来居然缓缓地走了过来,看起来是要去打印机那边。不过她走到倪景兮桌旁的时候停住,偏头冲着倪景兮浅浅一笑,口吻惋惜地说:“真可惜了,本来还想跟景兮你继续做同事呢,看来……”

        华筝眨了眨眼睛,被她的话惊住,半晌才张嘴磕巴地说:“难……难道还要开除不成?”

        这会儿她都顾不得心底辱骂温棠了。

        倪景兮沉着脸不说话,这在华筝看来就是不好的消息呀。

        温棠微笑道:“不过你放心,送别宴我还是会帮你办得风风光光。”

        华筝都要急哭了。

        就在此时总编突然来到大办公室处,他身后跟着姚主编和广告部经理,刚才总编让倪景兮先出来,他们又留在里面谈了一会儿。

        此时总编站住朝众人看了一眼说道:“想必昨天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这是指倪景兮采访时发生的事情。

        所有人都停下手里的工作,看向总编,显然这事儿是有处理意见了。这会儿也有人看向倪景兮这里,反正大家都觉得结果肯定不会太好。

        “所谓新闻工作者,就是要向大众传递真实、真相。咱们的工作是能够引导这个社会,对整个国家都能产生巨大影响力。从民国时期起,报纸行业里的各位先驱就一遍遍地激励整个国家和民族。”

        众人一脸懵逼地听着,总编这是想说什么呀?

        “可是如今这个社会,物欲横流,很多新闻工作者也是只看到眼前的这点儿利益,根本不考虑自己身上的责任和担子。倪景兮她是个新人,但是她能够不畏惧什么利益,勇敢地站出来揭穿骗局,帮助无辜老人。”

        “这种精神是咱们整个报社的楷模,也是你们学习的对象。”

        此时整个办公区域,一片寂静。

        然后不知从哪个角落传来掌声,随后掌声越来越响,最后整个办公区域的人都站起来向倪景兮鼓掌致意。

        倪景兮面带微笑地看着大家,一一点头鞠躬。

        到最后她结束时重新站定,突然微微偏头望着身边的温棠,低声道:“温副组长,看来这送别宴你不用替我办了。”

        温棠还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

        倪景兮微微浅笑,笔直地看着她声音极清楚地说:“而且以后,你得向我学习呢。”

        作者有话要说:    倪大人听到总编给她扣下的大帽子:总编,我没有,我不是……

        好吧,她就是看不爽,想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