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在线阅读 - 第24章

第24章

        等钟岚回过神,    她这才觉得自己似乎被霍慎言带偏,她朝着霍慎言瞪了一眼。可是此时再叫她说教倪景兮,    她也拉不下这个脸面。

        倒是霍振中在一旁轻咳了下,低声道:“不管怎么说,这次是你自己不严谨造成的,即便景兮需要人保释,你叫唐勉去不就好了。”

        “唐勉跟景兮有关系吗?”霍慎言声音极克制平静,    看着霍振中淡声说;“我才是景兮的丈夫。”

        他倒不是故意要跟霍振中唱反调,    相反霍家家教甚严,    霍慎言打小教养品行都是老爷子一手一脚地教出来的。

        他这人素来冷淡,    天生话少不爱寒暄。可是不代表他不会,相反在重要场合里不管是遇到商场里的前辈,    或是家中相熟的长辈,    他的礼数周到齐全,    绝不会叫人挑出一点儿错。

        平时霍振中说教他,    霍慎言心底或许不会全然认同,但是只会安静听着。

        此时霍振中说起这件事,    他反而立即反驳。

        不为别的,    只想叫倪景兮安心。

        唐勉是他的人不错,可是再亲近那也是他的秘书。倪景兮在警局里,    哪怕她再坚强也是个姑娘。

        他亲自到场,跟唐勉到场意义根本不一样。

        钟岚见他这么跟霍振中说话,立即说:“你爸爸说的难道错了吗?如今你是公司的ceo,一举一动不仅董事会在关注,    就连股民都盯着看。要是明天股价因为这件事有波动,我看你怎么收场。”

        霍慎言沉吟了下,低声说:“您别担心,公关部和法务部都会处理。”

        不过话到这个份儿上,霍慎言淡声说“这件事我确实都有考虑不周的地方,景兮也是。”

        “景兮出发点虽然是好的,但是解决问题的手段有些过激。”霍慎言转头看了一眼倪景兮,淡淡道:“下次注意方式方法,争取改进。”

        倪景兮本来安静坐着,看到他的眼睛望着自己,眼眸深邃如海却又透着淡然冷静。

        他距离自己很近,近到倪景兮能感受他浅浅的鼻息还有身上那股子沉静安定的淡香。

        直到霍慎言的手指轻轻地在她的尾指上勾了下。

        特别轻,跟羽毛挠了下似得。

        倪景兮猛地回过神,抬头望向霍振中和钟岚,声音坚定地说:“爸爸,妈妈,以后我下次一定注意的。”

        钟岚满意地点头,脸上露出一股淡笑,似乎觉得她这个认错态度很好。

        霍振中转头看到她的表情时,差点儿气笑了,一个两个都说下次改进,下次注意,合着这是还指望有下次呢。

        不过霍振中觉得大势已去,也不想再多说什么。

        既然他们这个点回来,钟岚让他们留在家里吃饭。

        倪景兮看了看起身说;“我去厨房看看。”

        她不知道钟岚还有没有话要跟霍慎言单独说,所以干脆借口去厨房。等进了厨房,周阿姨正带着另外一个做饭的阿姨在做饭。

        周姨一回头瞧见她进来,赶紧说道:“您怎么来了,是要拿什么东西?”

        “没有,我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倪景兮笑着说道。

        霍家倒没那么多规矩,有时候霍慎言回来的时候,钟岚心情不错还会亲自下厨给他做几道菜。

        周姨一听笑道:“您上了一天班,这么累,厨房哪有什么要帮忙的。”

        倒是周姨想起来又说:“正好这里燕窝也炖好了,您提前先吃一盅。”

        之前霍振中在客厅里发火的时候,动静挺大。

        周姨就猜到这小两口指不定要被叫回来,便炖了燕窝等着,没想到果然叫她猜中了。

        外头发生的事情她都不晓得,只知道霍慎言回家来她就开心。

        在客厅里。

        霍振中去客厅接了电话,只留下霍慎言和钟岚。霍慎言朝旁边看了一眼,低声说:“下午家里来客人了?”

        因为他看见那边放着的礼物,包装精致一看便是精心挑选的。

        钟岚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语气不经意地说:“宜蘅下去来了一趟,陪我在这里喝茶聊天坐了好一会儿。”

        霍慎言黑眸微沉,声线也不禁低了下去:“妈。”

        这一声喊得有些低,倒不是质疑只是口吻里透着不赞同。

        钟岚斜睨了他一眼,冷哼了声:“怎么,你结婚了人家宜蘅还不能来咱们家里做客不成?再怎么说,苏家跟我们也是世交,打你爷爷那辈儿起两家关系就不错。”

        钟岚心底门清儿,这会儿她就是有些气恼,故意吓唬霍慎言呢。

        她说了这么一大通,反倒霍慎言嘴角一撩,勾起一抹笑意。

        他低声说;“好,我不妨碍您的交友自由。要是您喜欢,随时请她到家里说话聊天。”

        明明他是顺着她说的话,可是钟岚还是一时气结。

        反倒是霍慎言又说:“我知道您的性格一向大气拎得清。我和景兮已经结婚,虽然您不喜欢可您还是包容了我们。我相信时间长了,您也会喜欢上景兮,发现她身上的优点。”

        这话,霍慎言还真不是故意吹捧钟岚。

        钟岚一向不是糊涂性格,即便苏宜蘅和霍慎言再门当户对又如何,她总不能强压着霍慎言去离婚,再跟苏宜蘅结婚吧。

        倒是钟岚狠狠地朝他瞪过去,连声音里头都带着一股子恨劲儿。

        偏偏这个是她自己生的小祖宗,霍慎言打小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是不是上辈子修了什么福,她的儿子真的没叫她操心。

        现在倒是好了,一操心就是操心个大的。

        钟岚哼了一声露出蛮横的表情,还是狠狠道:“也就是你们结婚了。要是你们只是谈恋爱,我才不管宜蘅怎么做,随便她折腾个上天去。”

        恋爱跟结婚真的是两码子事儿,谈恋爱的话倪景兮就不是霍家的人。

        可是结了婚,倪景兮就是名正言顺的霍家儿媳妇,刚才霍慎言只不过稍微提了一句倪景兮上班被领导骂,她都觉得心里不舒坦。

        霍慎言沉默了几秒钟,低声说:“她折腾不了。”

        钟岚看他。

        霍慎言跟着笑了声:“我心里只有星星。”

        这会儿周姨把刚炖好的燕窝,盛了一小盅端给倪景兮,塞进她手里这才又忧心忡忡地说:“我看你天天在外头吃饭,瞧瞧这瘦的。”

        倪景兮个子高挑又是窄骨架,因此看起来特别清瘦。特别是这会儿穿着衬衫塞在长裤里,勒出一截不盈一握的腰肢。

        周姨看着都觉得心疼,况且她这样年纪的人一直觉得外卖不好,是能少吃就少吃。

        毕竟外头的东西,怎么可能有家里头做的东西干净卫生又有营养呢。

        倪景兮喝了一小口,轻笑道:“不用,我们报社周围吃饭挺方便的。”

        之前唐勉给她送过一次午餐,她都觉得夸张。

        本来霍慎言也是打算长期给她订那家餐厅,可是倪景兮嫌太高调,报社里的人又不是没见识。

        她真的要天天吃上千块一顿的午餐,还不得震惊所有人。

        周姨朝外头看了一眼,此时另外一个阿姨也出去了,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开口说:“先生和夫人是我见过最宽厚好相处的人了。先前我家那个老头子身体不好,做手术好几十万,太太不仅给我放了半年的假,连医疗费都一块给了。”

        周姨是家里的人,几十年都在这个家里,说一句霍慎言是她看着长大的,一点儿没夸张。

        她知道今天叫他们回来,肯定是训斥了几句。

        所以她小心翼翼地开导倪景兮,怕她心里头对钟岚有意见,都说婆媳关系不好相处,这豪门里头的婆媳关系就更不好相处的。

        倪景兮白嫩的手指轻轻地捏着白瓷汤勺,轻轻地放在碗里。

        她抬头低声说:“我懂的。”

        周姨的好心她听得出来,倪景兮脸上露出浅浅笑意,其实她是气质有些冷淡,可真的笑起来时又特别温软。

        透着乖乖巧巧的模样,惹人怜爱。

        周姨见她这么听人劝也是心满意足,忍不住又念叨了几句:“虽说霍家是大户人家,可是没欺负人的那一套……”

        不知为何,听着周姨说这些的时候,倪景兮突然想起她和霍慎言刚结婚时的事情。

        在特拉维夫的酒店里头,别人忙着补办护照,可是他们两个人却决定了终身大事儿。霍慎言是个行动派,他直接找到了大使馆,询问是否可以现在在当地大使馆办理结婚证。

        结果需要的手续太多繁琐,竟是不行。

        因为大使馆那阵子也太忙碌,倪景兮怕给人家添麻烦,于是拉着霍慎言离开。于是他们回家休整,倪景兮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发现霍慎言并不在。

        她以为他出门有事儿,于是安静等着。

        大概又过了两个小时,他回来,刚推门进来直接将她拉起来要出门。

        “我们去哪儿?”倪景兮问他。

        霍慎言看着她低声说:“跟我来。”

        于是她不再问,安静地跟着他去,直到两人开车到了一个偏僻的小教堂。待下车后,霍慎言拉着她进门,此时牧师已经在等待他们。

        倪景兮吃惊地望着他,霍慎言低声说:“我只能找到这个教堂。”

        好在特拉维夫所受的波及极少,霍慎言居然还临时买到了戒指。倪景兮看到他拿出对戒的时候,整个人都傻眼了。

        如果说刚才他问自己,要不要嫁给他还没什么真实感觉时,此刻她突然眼眶湿润。

        旁边的牧师说着并不算熟练的英语,当他告诉霍慎言可以替倪景兮戴上戒指的时候,他小心翼翼地取出戒指,戴在她的手指。

        这一切来的都那么地美好。

        虽然突然,却不突兀。

        半夜的时候倪景兮跟着霍慎言一起离开酒店,大使馆已经替他们安排好了回国的飞机,如今他们只需要前往机场就好。

        直到上机之后,倪景兮发现他们乘坐的居然是头等舱。

        她又想起在海法时霍慎言住的那间酒店,那个拥有美丽又梦幻海景风光的豪华房间。

        她终于想起了一个问题:“你是做什么的?”

        这个问题把两人都问得忍不住笑了起来,直到霍慎言随手拿起刚才空姐给他拿过来的杂志,指了指上面的一片报道。

        “作为全球最大的移动通讯设备商,恒亚集团继六年前的第一次合同之后,再次接受以色列政府的项目订单,将让以色列享受到足可以媲美发达国家的网络设备。”

        倪景兮轻声地念了一句:“恒亚集团?”

        “这是我爷爷创立的公司,目前我是恒亚集团的ceo。”

        倪景兮猛地抬头,直勾勾地盯着他望过去。如果说求婚对她来说是惊讶中带着甜蜜,那么现在她就是懵了。

        半晌,倪景兮都没说话。

        霍慎言似乎瞧出她心中的想法,伸手将她的手掌轻轻握住,低声说:“你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倪景兮终于被他这句话逗笑。

        她望着他,轻笑道:“这么说来,我居然嫁入豪门了?”

        她故意用轻松地口吻,来掩饰自己心底的紧张,毕竟她突然发现他和她的家庭真的太过天差地别。

        她不过是个出身普通家庭的姑娘。

        而他拥有这个世界。

        直到霍慎言缓缓开口说:“你不是嫁给豪门,你是嫁给了我。”

        “想什么呢?”霍慎言进来的时候,看到倪景兮站在厨房流理台旁,一副出神发呆的模样。

        她回神看着他,霍慎言的承诺从来都不是说说。

        他说她是嫁给了他,这一年多来,她真的从未让她在长辈面前受过委屈。

        霍家这样的家庭,他却给了她所有的自由。

        她任性地想要住在家里等爸爸,明明连她自己心底都知道,那根本就是借口而已。她只是把自己锁在了那个叫做家的地方,企图用最后一点爸妈残存着的痕迹告诉自己。

        爸爸还在。

        可是就算这样,他陪着她一起住,即便长辈责备,也都是他一人扛了下去。

        倪景兮将手里的碗放在流理台,伸手紧紧地抱住他。

        霍慎言微怔,有些意外但伸手轻轻地放在她的后背,轻声哄问:“怎么了?”

        倪景兮埋在他的怀里声音近乎软到他的骨子里,“我爱你,老公。”

        作者有话要说:    神颜:不哭,老公宠你!!!!!

        这他妈什么神仙老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