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在线阅读 - 第25章

第25章

        临睡前,    倪景兮在洗手间把头发吹干这才从洗手间出来。霍慎言手里拿着平板电脑,正靠在床头看资料。

        平板电脑上散发着的光亮与床头开着的温柔灯光交相辉映,    打在他的身上,他低垂的脸颊被笼罩在白光中,肤色更加显得冷白。

        他估计是听到倪景兮出来的动静,顺势抬起头。

        倪景兮身上穿着一件白色丝绸睡衣长裙,细肩带吊带款式,    从脖子到锁骨连带着胸口处都露在外面。

        明明房间里只有床头灯亮着柔软昏黄的光线。

        可是她站在床边,    整个人依旧白的显眼。

        霍慎言眼睫微垂了下,    视线不自觉地落在她的小腿上,    睡裙的长度不长不短,堪堪遮住膝盖,    露出她的小腿。

        倪景兮骨架纤细真不是白说的,    很多姑娘这辈子差不多都在苦恼怎么减小腿上的肉。

        可是她的小腿骨肉匀称,    线条流畅。

        实属腿玩年。

        霍慎言浑身将平板电脑放在床头柜子上,    整个人坐了起来。倪景兮笑了下,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在他怀里坐了下来。

        他摸了摸倪景兮的长发,    刚洗完,    整个人身上散发淡淡的清香。

        可是倪景兮却顺势低头吻住他,她的主动叫霍慎言先是一怔,    随后整个人抱住她。

        他的吻来的太过迅速和强势,几乎是从含住她的唇瓣开始,便四处点火。特别是当他的掌心轻轻撩起她睡裙的下摆。

        真丝睡裙极其柔滑,可是比起布料更滑的,    是她娇嫩的肌肤。

        他的手掌几乎是几秒钟之内已摸到了她的后背,光滑的后背没有一丝阻隔。

        她没穿内衣。

        这个认知几乎一瞬间冲撞进他的脑海中。

        两人的气息几乎纠缠在一块,直到霍慎言轻轻捧着她的脸颊,低沉的声音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性感:“星星。”

        倪景兮黑亮亮的大眼睛盯着他看,这么近的距离,她的长睫似乎都能触到他的脸颊。

        霍慎言声音极低地说:“你给我生个小星星吧。”

        倪景兮心神一怔,这是他第一次提到这个话题。

        她安静地没有说话,可是唇瓣再次压在他的唇上,以行动来证明。

        她愿意。

        第二天早上倪景兮起床洗漱,本来就因为前一晚睡的实在太晚。他反复折腾她,哪怕倪景兮最后声音哑了,都没被放过。

        所以她迷迷糊糊地眯着眼睛刷牙,直到她觉得镜子里的自己有点儿不对劲。

        直到她看到自己脖子上清楚的紫色痕迹,倪景兮倒吸了一口气。

        此时正好霍慎言走进洗手间。

        他见倪景兮站在原地愣神一样的,声音带着点儿晨起的沙哑问道:“怎么了?”

        “你……”倪景兮霍地转头看向他。

        他一向知道下手轻重,之前从来没有在她脖子上弄出过这么清楚的痕迹,此时她盯着霍慎言,半晌都不知道说什么。

        倒是霍慎言见她眼巴巴地盯着自己,明明知道她心底在气恼什么,却是笑着低头压过来。

        “早上好,老婆。”

        倪景兮心底的恼火,竟是被他这一声老婆,喊得烟消云散。

        两人吃早餐的时候,倪景兮想了下说道:“这周我打算把那边的东西拿过来。”

        霍慎言一愣。

        随后他才意识到倪景兮的意思,轻声道:“星星,如果你觉得不舒服,你可以不用……”

        “谁说我觉得不舒服了,谁会在这里住的不舒服呀。”倪景兮冲着他眨了下眼睛,叹道:“住久了发现我都不想走了。”

        霍慎言见她难得说这种打趣的话,轻笑一声。

        “周末我让老许帮你把东西搬过来。”

        倪景兮点头,她最近也确实没有时间。

        早上到了报社之后,开完晨会,倪景兮跟林清朗两人出来采访。他们是经济组的,正好最近有个科技创业大赛,主办方给了邀请函,请他们过去。

        这个创业大赛规模不是太大,温棠懒得接手,于是老张把这个活儿交给了倪景兮。

        “咱们开车过去?”林清朗转头看着倪景兮,笑着说道。

        倪景兮看着他:“你有车?”

        林清朗有点儿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有些小心翼翼地说:“你没有?”

        倪景兮当然有,霍慎言送给她的那辆车还停在自家车库里,上班是肯定开不了的。不过霍慎言也没打算让她上班开,因为之后他又让唐勉给她准备了一辆奥迪a6。

        霍先生的意思是,奥迪低调又不显眼,她可以上班用。

        倪景兮当时听到这番话的时候,感动确实是感动,最后还是拒绝。

        因为他们主编也不过是开了个奥迪a4上班,她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在报社里太过特殊化。

        林清朗既然有车,而且他们也需要带采访设备过去,不管是坐地铁还是打车都不太方便。所以倪景兮点头跟着他一起去了地下停车场。

        当倪景兮看到他的车时,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着他问:“你的意思是,你开这辆车去采访?”

        林清朗愣住,诧异道:“报社规定不能开跑车去采访?”

        林清朗的车是一辆大红色跑车,造型嚣张,简直是从头到尾都写着一句话:我很贵。

        随后林清朗拿出车钥匙开门,车门像是张开的双翼般缓缓上升。

        倪景兮:“……”

        不过他们还没上车,旁边传来一阵哒哒地高跟鞋声音,随后一个温柔娇嗲的女声打招呼道:“清朗,你出去采访呀。”

        他们两人同时转头,看到温棠踩着细高跟鞋,手里挽着一个lv款款走来。

        温棠看向林清朗的时候,神色温软可人就连笑容都透着亲切:“你这是第一次出去采访吧。”

        林清朗虽然没说话,但还是点点头。

        温棠笑道:“第一次采访难免会紧张,不过我看你应该不会吧。”

        倪景兮在一旁安静听着,反正温棠丝毫没有跟她打招呼的意思。

        自从吴梦妮的事情发生之后,温棠几乎是跟倪景兮撕破了脸面,特别是前几天倪景兮明明搞砸了采访的事情,不仅没被处罚还被当众表扬。

        她如今看到倪景兮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之后两人上车,林清朗刚把车开出地库,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后面,低声说:“刚才那位温组长跟我说话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脖子后面凉飕飕的。”

        “软玉温香,你还凉?”倪景兮本来低头在看资料,听到这话轻笑了一声。

        林清朗登时挑眉,声音都变调道:“我觉得她说话腔调太怪了,听得我心底……”

        林清朗到底还是没说出来,毕竟温棠也是个姑娘,他不太好意思在背后说人家的坏话。

        不过他有些好奇地说:“她怎么看见你都没打招呼?”

        “她没生吃了我,已经是托了你的福。”倪景兮淡声说道。

        林清朗登时笑了起来,正好此时红灯他把车停下,转头望着倪景兮:“她吃了你?老师,你别跟我说你怕她呀。”

        女人之间的事情呢,林清朗不便插手。

        不过要说这两人谁能赢,他真的觉得那个温棠十个绑在一起,都比不上倪景兮。真的,他这么多年来,就没再见过比倪景兮更不服输的姑娘。

        她那个劲儿和那种我弄不死你我也磨死你的战斗力,林清朗当初是真的是叹为观止。

        两人到了创业大赛现场,今天因为是初赛,光是报名的公司就有超过三万家。别说林清朗连倪景兮都愣住。

        这可实在是超过他们的预想。

        本来他们是打算挑选几家种子公司,提前采访一段,可是如今看来还真的挺麻烦。

        不过主办方倒是挺配合采访,倪景兮跟林清朗一个采访一个拍摄,一个上午的时间倒是把任务完成的挺好。

        两人随便吃了点儿盒饭,又开始忙自己的事情。

        因为报社有公众号和微博,所以报道需要即刻发在网上。

        于是倪景兮坐在大厅里,润色了一遍稿子,把它发给了老张。

        “咱们现在回报社?”林清朗问道。

        倪景兮关掉电脑刚要点头,突然手机响了起来,她接通电话许久没说话,直到最后才说了一句:“好的,我现在过去。”

        挂了电话,她转头看着林清朗说道:“我现在不能回报社,你先回去吧。”

        “你去哪儿我送你?”林清朗见她神色严肃,立即说道。

        倪景兮摇头:“不用。”

        林清朗还是说道:“我送你,我下午也没别的事情。”

        突然倪景兮像是想起什么,问道:“之前我一直忘了问你,你去那家大地康保健品公司是因为什么?”

        林清朗没想到她会问这个,不过也没什么隐瞒直接说道:“还不是因为这家保健品公司的人不知道怎么忽悠我外婆,老太太居然在这公司花了好几十万。”

        林家有钱倒不是心疼这个钱,林清朗就是不爽对方忽悠老人家。

        于是他准备先去这家公司看看,没想到一到那边就撞上倪景兮正在跟人争执,他当然想也不想地帮忙。

        倪景兮:“那你跟我一起去吧。”

        两人到了地方,林清朗还挺意外。因为这地方是那种上海的老弄堂,跟外面不远处光鲜亮丽的大楼不同,这个地方的时光似乎依旧停留在上个世纪。

        林清朗忍不住问:“咱们来这里干嘛?”

        “先上去吧。”倪景兮抬了朝楼上看了一眼。

        等到了楼上倪景兮按照对方说的房门号,敲了敲防盗门,没一会儿里面吱呀一声,一个看起来五十来岁的中年女人站在门里。

        “你是倪记者?”中年女人似乎有些意外倪景兮的年轻。

        倪景兮直接拿出自己的记者证,隔着房门给对方展示:“你好,孟女士,我是沪民日报的倪景兮,这是我的记者证。”

        女人又看了一眼林清朗手里拿着的相机,这才笑着把房门打开。

        这刚一开门孟女士就开始絮絮叨叨说:“哎,你说说这些保健品公司是不是害人,我妈呀自从信了这家保健品公司之后,生病也不去医院,非要给这家公司的销售打电话,让对方给她送药过来。”

        “这简直是开玩笑嘛。”

        林清朗听得目瞪口呆,他没想到居然还有老人比他外婆还夸张。

        倪景兮问:“我们可以看看孟奶奶吗?”

        孟女士点头:“可以,不过你们可千万别说这家保健品公司不好,不能说。我们这些当子女的都没办法了,那些人也不知道怎么给我妈洗脑的。”

        随后他们一起去了孟奶奶的房间,一进门,倪景兮就看见大地康那个价值两万多的按摩仪,偌大的按摩仪摆在有些狭窄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显眼。

        可是更叫人吃惊的还有桌子上整整齐齐摆着的瓶瓶罐罐,大瓶子旁边放着小瓶子。

        不仅桌子上摆着,甚至还有些摆在地方。

        “就是这些药,两位记者你们都看看,我妈一个月五千的工资基本都砸在这里头去了。别的不说,就这把按摩仪两万,当初不让买她气得险些心脏病要犯了。”孟女士无奈地说道。

        好在老奶奶年纪大,耳朵不算灵敏,并未听到孟女士对倪景兮的小声抱怨。

        于是倪景兮稍微跟老太太聊了几句,说到大地康的东西时,老奶奶脸上露出幸福又满足地笑容:“这个药好,我吃了之后头都不晕了,以前我的头经常晕。”

        聊了一会儿之后,倪景兮离开老太太的房间。

        在客厅的时候,孟女士恨不得把所有的苦水都倒出来,倪景兮询问是否可以录音的时候,她也不介意。

        “我今天愿意接受你们这个采访,就是想让你们好好报道报道,让这些保健品公司不要再害人了。”

        “而且他们不仅害人还耍无赖,之前我妈住院我们怀疑是吃这些保健品吃的,结果你猜我们打电话过去他们怎么说的?他居然让我去找卖东西给我们的人。你说他们无不无赖。”

        倪景兮跟孟女士聊完,又将她加入的大地康微信群里的聊天记录又拍了很多张,这才离开。

        到了楼下的时候,林清朗这才忍不住问:“你是打算做深度采访?”

        倪景兮回头看了一眼楼道,淡声说:“难道我不应该?”

        “你知道这些保健品公司背后牵扯到多少利益关系吗?”林清朗家里是在做生意的,反而他更能看得清楚这些公司背后的关系网。

        有些真的是动也动不得。

        倪景兮直勾勾地望着他:“我不在乎什么利益,我只是想把我看到的,我听到的,完整地告诉应该知道真相的大众。”

        林清朗看着她眼中的光芒,亮地逼人。

        突然想起他第一次对倪景兮屈服时候的场景。

        还记得她刚到家里给他当家教的时候,林清朗一个刺头儿,多少名师都教不了他。

        反正他不服管教,倪景兮一开始安安静静地,只给他上课也不多说什么。直到月考的模拟小测试下来,倪景兮看着他只有46分的数学试卷,两只手死死地捏着卷子的边缘,抿着嘴唇,那张小脸冷地跟什么似得。

        林清朗本来不在意,可是看着她那张倔强到极致的脸,突然心烦意乱。

        他干脆站起来直接准备出去。

        倪景兮立即挡在房门前,脸色还是没缓和依旧那么冷着,“你要干嘛?”

        “这不是没考好嘛,心情不好,出去喝酒。”林清朗痞痞地说道。

        他这人就是不服管,此时本性彻底暴露。

        倪景兮深吸一口气似乎努力压着气儿,低声说:“我今天的家教时间是两个小时,还没到时间,你不能走。”

        “那我不管,我不想上了。”林清朗伸手拽她,准备让她把路让开。

        可是倪景兮却猛地抬头,一双黑眸死死地盯着他,那股子从眼睛里散发出来的凌厉和孤注一掷,叫林清朗心底一寒。

        倪景兮直勾勾地望着他:“行,心情不好想喝酒是吧。我陪你。”

        最后倪景兮当真拉着他,从他家里的酒柜里拿出一瓶酒,她拧开酒瓶盖直接喝了下去,林清朗当时懵地都忘记去抢酒瓶。

        直到倪景兮放下酒瓶望着他说:“我的心情也不好,因为你考这么点儿分数随时都能让我失业。”

        她语气很平静,不是悲愤地控诉,就是平静地陈述。

        林清朗沉着脸不知道说什么。

        直到倪景兮拎着酒瓶望着他说:“我需要这份工作,因为我需要钱。所以我把这瓶酒喝完的话,你能好好听课吗?”

        林清朗还没说话。

        她已经举着瓶子又一次喝了起来,浓烈的酒味充斥在他周围。

        当时那个少女眼里的孤注一掷,直到今时今日依旧叫他心颤。

        那样的孤勇,今天再次出现在她的眼睛里。

        或者,这才是真正的记者吧。

        倪景兮一直到晚上七点多才离开办公室,之前霍慎言也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告诉她自己今晚需要在公司。

        于是倪景兮想了下,给唐勉打了电话。

        唐勉:“夫人?”

        倪景兮问道:“你们还在公司吗?”

        “霍总还在加班,您是需要跟霍总通电话吗?”唐勉恭声道。

        倪景兮淡笑:“不用,不过待会你能到楼下来接我一下吗?”

        其实从倪景兮公司到恒亚大厦并不算远,地铁六站路就到了。而且这会儿已经跟下班高峰期错开,她很快到了恒亚大厦的楼下。

        唐勉提前下来等她。

        倪景兮看见他,低声问道:“我们上楼不会被别人看见吧?”

        “您放心,我可以刷卡用专属电梯上去。”唐勉笑着安慰道,恒亚大厦楼里有一座专属vip电梯,高管以上可以乘坐这座电梯。

        唐勉是霍慎言的秘书,他有卡不奇怪。

        于是倪景兮跟着他一起上楼,不过到了电梯里,她看着唐勉手里提着的外卖,低声问:“他还没吃饭?”

        “霍总这两天都很忙,因为过几天我们会飞去新西兰一趟,有个项目要谈。”唐勉低声说。

        他说起这些算是公司的机密,不过对方是倪景兮他也多透露了点儿。

        倪景兮有点儿诧异,轻声问:“要去新西兰呀。”

        等到了霍慎言办公室所在的楼层,此时外面秘书办的人几乎都离开了,显得格外安静。

        唐勉在门口敲了敲门,说了句:“霍总,晚餐到了。”

        “拿进来吧。”里头传来回话的声音,不知是因为隔地远,还是因为实木门的隔音效果好,他的声音听起来沉沉的。

        唐勉刚要推门,倪景兮拍了下他的肩膀,示意让自己把晚餐拿进去。

        于是唐勉也没说别的,把东西递给她,自己又回去了。

        倪景兮小心翼翼地推开门,此时坐在办公桌后的男人压根没抬头,他还在低头看着手里的东西。

        这间办公室真的极开阔,整体装修风格白色为主,黑色点缀。

        显得硬朗又有现代摩登气息,处处透着精致范儿。

        她打量了一会儿,直到霍慎言又开口说:“先下吧,我待会再吃。”

        他说话的时候还是没有抬头,依旧专心致志地盯着自己手头的事情。

        于是倪景兮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就连越过他的办公桌,他都没注意。直到倪景兮伸手悄悄地搭在他的肩膀上。

        可是下一秒霍慎言的手掌捏住她的手掌,但当他抬头看到倪景兮的脸时,愣住。

        他的脸颊在微微惊讶之后,黑眸里露出笑意:“你怎么来了?”

        “小女子打山中来,不知公子可愿让小女子亲一下?”倪景兮的眼神透着笑意,声音绵软含羞。

        似乎真的是这个办公室里突然钻出来的小妖精。

        霍慎言望着她,本来捏着她的手腕微微松开,声音里透着止不住的笑意:“调皮。”

        可是他刚说完,却站了起来倾身吻住倪景兮。

        即便这真的是个妖精,他也甘之如饴。

        作者有话要说:    倪景兮:我是来吸阳气的……

        神颜哥哥:有本事你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