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在线阅读 - 第30章

第30章

        霍慎言垂眸望着面前的姑娘,    她的眼睛里暗藏着的狡黠,她说话时可爱的小表情,    还有她说出这句话时全身心的依赖。

        这么久以来,他用尽了这辈子都不会再有第二次的耐心,一点点地进入她的世界,想要敲开她外面那层坚硬又强悍的壳。

        终于,也是第一次,    他觉得自己快要接近成功。

        这话幼稚吗?幼稚。

        就像是幼儿园里的小朋友会说的话似得,    被人欺负狠了,    心底的第一想法就是我有救兵,    叫我的救兵知道了,肯定一个都不放过你们。

        可是好笑吗?

        不好笑,    不仅不好笑而且叫他感动。他的小姑娘头一回知道她可以不用扛着整个世界前进,    在她跟这个世界抗争的时候,    她身后永远有一个人会护着她。

        霍慎言闭了闭眼,    还是伸手将人轻轻地揽在怀中。

        要不是她现在身体不允许,他真的想要狠狠地抱着她,    恨不得揉进怀里的那种。

        直到他怀里的姑娘闷闷地说:“我好像还没请假。”

        霍慎言:“……”

        要不是看她此时浑身都是伤,    霍慎言还真的不想放过她,真是没见过比她还会破坏气氛的姑娘。

        倪景兮给老张打了个电话,    刚接通老张那边也是乐呵呵地说道:“景兮,这次你可真实大出风头。大地康这回是真的活不过十五了。刚才主编还问你来着,你什么时候来报社?”

        因为报社里记者上班时间挺弹性,有些约了采访,    早上都不用过来打卡上班。

        当然这些都是那些老记者才有的权利。

        新人记者谁不是一个个熬过来的。

        这会儿她还没来老张也没教训,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倪景兮低声道:“组长,我得请几天假。”

        老张一听愣了,这眼看着倪景兮就要成报社里的大红人,怎么还请假了,所以他斟酌地问道:“是家里有事儿?”

        “我被人打了,现在在住院。所以要请几天假。”

        她语气平淡,淡到就像在讨论今天的天气一样平静。

        别说电话那边的老张被她这个口吻弄得一愣,正在考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就连坐在床边的霍慎言听着,都忍不住朝她多看了几眼。

        要说他喜欢倪景兮,那么她的性格肯定是一方便。

        她的性子真的又飒又硬,真的太有个性。

        那股子劲儿,霍慎言从未在别人身上见到过。

        老张真的酝酿了足足几十秒,才开口问道:“你…你被打了?”

        倪景兮嗯了一声,口吻依旧是平静,她说:“医生说要住院观察几天,所以我需要请假几天。”

        “这么严重?你在哪家医院,我待会跟主编说一声,去看看你。”

        老张在办公室里来回转圈,虽然倪景兮没有明说,可是他一下就想到打击报复这件事。毕竟那么一个漂亮小姑娘,平时男人瞧见都转不动眼珠子,你说谁没事儿会舍得打她?

        这不肯定是因为文章的事情,被人打击报复了。

        倪景兮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同事要是真的来看她,那不是全都露馅了。

        于是她低声说:“谢谢组长,不用这么麻烦。而且医生说我现在需要静养。”

        哦,对,静养,不能打扰。老张赶紧点点头,丝毫没想到人家对面压根看不见他点头的样子。

        不过老张还是叮嘱说:“你好好养伤,一个月够吧。主编那边你也别担心,我肯定帮你说,你这个可是工伤呀。”

        这,这算是工伤吧?

        老张脑海里一下闹出这么个念头。

        不过倪景兮也被他这话弄得一懵,反倒是老张特别积极地说:“你住院的发票什么千万别丢,回头能报销的我尽量给你争取都报销。”

        老张真是把南方男人勤俭持家的优良传统,完全展示出来。

        倒是倪景兮临挂断的时候,忍不住说道:“组长,我被打的时候您能别告诉组里的人吗?”

        老张愣了愣。

        就听对面叹了一口气:“挺丢人的。”

        倪景兮是真觉得挺丢人,要是她把别人打了,她倒是不介意老张到处说。可是这会儿是她吃亏住院,倪景兮觉得脸面上还是有点儿挂不住。

        她这一通电话打着,霍慎言一会儿抬头看看她,一会儿抬头。

        倪景兮见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干脆问道:“怎么了?”

        “在想着我娶了个什么姑娘回来?”霍慎言面无表情道。

        别的姑娘别说被打了,哪怕是手指割破个皮,都恨不得哭诉一番。她倒好,提起自己被打,语气冷淡表情更是平静,一副压根在说别人事情的模样。

        倪景兮微微歪着头,软嘟嘟的唇瓣轻咧笑了起来:“宝贝。”

        你娶了个宝贝姑娘回来。

        霍慎言伸手在她鼻尖上刮蹭了下:“大言不惭。”

        “对了,老张说让我一定记得拿好住院的票据,回头说不定报社还给我报销。”倪景兮穿着一身淡粉色的病号服,眼里透着笑意:“他说我这个属于工伤。”

        霍慎言:“……”他怎么还觉得这姑娘挺得意的。

        于是他干脆给她泼了一盆凉水,环顾了一下病房的周围,低声说:“你觉得这里可以报销?”

        这时倪景兮才仔细打量这个病房。纯白色的病房里环境优雅,不仅地上铺着地毯,墙壁上挂着装饰画,就连窗台旁边放着的桌子上还插着一束清新优雅的百合。

        而且病房并不是单单只有一间,外面还有个小会客室,摆着成组的沙发。

        倪景兮轻眨了下眼睛,终于承认道:“看起来好像是不能。”

        这种病房的价格按天计算,报销肯定是不能报销的。

        老张这边挂了电话之后,立即跟主编报告这件事。主编皱眉道:“你没问清楚她现在住在什么医院?”

        “景兮说她需要静养,我就没追问。”

        主编薄怒道:“糊涂。”

        他站起来有点儿无奈地望着老张说道:“她说不需要咱们去看看,你就真不去?”

        老张一愣。

        “倪景兮这次为什么被袭击?十有**是跟大地康的事情有关系。”主编叹了一口气,继续道:“越是这种时候,咱们越应该支持我们的记者,毕竟要是连报社都对此漠不关心的话,下一次谁还敢报道真相?”

        说真的,今天早上调查组入驻大地康的消息一出来,连主编都觉得挺振奋。

        毕竟这篇文章也是经过他拍板之后才能发表出来的,或许他的进度心和对待新闻那种敏锐嗅觉早也不如年轻时候,更不如现在的年轻人。但是他很高兴报社里能有倪景兮这样的人站出来。

        如果所有的新闻都是一派祥和,岁月静好,那么记者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况且如今倪景兮是因为报道事实真相才受到袭击,不管外界如何说,但是报社一定要站在她的身后,成为她的支柱。

        这样才不会让这样优秀又锐意进取的年轻记者,丧失信心和责任感。

        老张一听赶紧说道:“对不起主编,我没想到这一层,我就是想让小倪安心修养。”

        “也不怪你,毕竟现在还是让小倪先修养。等过两天她身体恢复一些,我跟你立即去看望一下她。”

        老张点头。

        随后老张亲自去行政那边帮倪景兮请了假期。

        温棠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老张正跟行政说道:“病假条回头会补给你们,麻烦了。”

        “张组长瞧您说的,这是应该的。”

        等老张走了之后,温棠缓缓走过去,行政的人看她过来笑着打招呼,温棠问道:“我刚刚听到你们说病假条的事情,我们组长病了?”

        “不是,张组长是替倪景兮来请假的,说她病了,需要请假。”

        温棠哦了一声,不过心底冷笑,还想着如今倪景兮可真够精贵的,病了还要让老张来请病假。

        她笑了下正准备离开,反而行政嘀咕了一句:“也不知道倪景兮生了什么病,请假居然要请一个月,这都够开刀了吧。”

        温棠一怔,显然也奇怪。

        不想她刚回到自己办公桌,手机就响了,是之前采访时候认识的一个警察。

        做记者就是这样,什么人都能认识,毕竟多了个人就是多条线。

        对方笑着说:“温大美女,你没事吧?”

        温棠被对方没头没脑地一句话问的挺奇怪,说道:“我能有什么事情?”

        “最近你们报社可不太平,我这不是特地打电话过来关心关心你。”对方之前就对温棠表示过好感,不过温棠心气高,又觉得自己家境好,怎么可能看得上一个小小的警察。

        温棠敏锐地察觉到他话里有话,立即说:“你什么意思?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你不知道?”对方显得有些诧异,立即说道:“咱们警局昨晚抓到几个人,是打伤了一个女记者。今天我才知道是你们沪民日报的,所以我可是一听说就赶紧打电话来关心你的。”

        沪民日报?女记者??

        温棠的脑海中电光火石般地想到倪景兮,她突然请假,而且一请就是一个月,本来以为她是病了,没想到居然是被打伤的。

        为了确认身份,温棠刻意放柔声音,略有些惊讶地说:“被打伤的人是叫倪景兮吗?”

        “案子不是我负责的,我还真不太清楚。”对方有些无奈道。

        温棠声音越发温柔:“你能不能帮我去问问,报社这边还没消息,我怀疑是有人刻意封锁消息,我真的好担心她呀。”

        对方显然是被她忧心忡忡的模样打动,立即说道:“行,你先别着急,我一定帮你去问。”

        挂断电话之后,没一会儿对方又给温棠发了信息,确认被打的女记者确实是叫倪景兮。

        温棠握着手机想了许久,最终打开微博。

        倪景兮早上刚休息了一会儿,刚睁开眼睛,发现霍慎言就坐在外面会客厅的沙发上正在处理工作。

        她笑了下,结果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

        倪景兮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华筝打电话过来。她伸手将电话拿了起来,刚按了接通键就听到对面大呼小叫的声音:“景兮,你…你被打了?怎么回事,现在严重吗?你住在哪个医院,我马上就去看你好不好?”

        倪景兮一怔,半晌才回过神,低声说:“你怎么知道我住院的事情?”

        她还特地跟老张说过,不要跟别人说这件事。

        其实也不全是因为觉得丢人,她是不想让自己的事情引起太大关注,如今所有的舆论和目光都应该集中在大地康事件。

        华筝愣了愣才说:“是温棠发了微博,而且都上热搜了。”

        倪景兮先挂断电话,打开微博,她都不用特地去找,因为热搜第一郝然挂着沪民日报记者被打。

        而热门微博的第一条就是温棠发的。

        “我想所有人都会欣喜大地康事件到现在的发展,但是却没人知道,昨天我们报社的记者遭到了报复性袭击,如今正受伤住院。但即便前方真的一片黑暗,但是我相信我和我的同事们都会砥砺前行。我会持续报道大地康事件,绝不退缩半步。”

        显然下面一片叫好之声。

        “保护我方小姐姐,沪民日报到底是什么神仙报社,居然这么多好看又正义的小姐姐。”

        “相信你们,加油呀。我们会陪着你一起关注。”

        “对,就是要绝不后退半步。”

        此时房门被轻轻推开,霍慎言走上前伸手将她手里的手机拿了起来,低声说:“医生说,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休息,别的事情都不要烦恼,我来处理。”

        倪景兮皱眉,可是她突然想到说:“外婆。”

        “你说外婆会不会看到这个新闻?”倪景兮突然有些焦躁,温棠发这条微博无非就是想要出名罢了。

        特别是她最后那句,她会持续关注大地康事件……

        呵呵,想当初倪景兮写这篇报道的时候,她可是极尽冷嘲热讽,话里话外都是倪景兮如何想要出风头。

        结果她刚住院,温棠就发了这么条抢功劳的微博。

        她抢功劳倪景兮不在乎,毕竟她做了什么温棠做了什么,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但是她恼火温棠曝光她住院的事情,要是被外婆看到的话,老人家还指不定多担心。

        “没事,外婆那边我也来处理。”霍慎言伸手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

        霍慎言坐下来看着她说:“饿不饿?老许待会会送吃的过来,你这几天只能吃流食,先辛苦一下。”

        倪景兮摇头,突然抬头说:“我的脸很疼。”

        其实这个问题她一直没敢问,可是刚才她从手机镜面里扫了一眼自己的脸,即便只是模糊的一带而过,可是她还是看到似乎很严重。

        “我会毁容吗?”倪景兮望着他。

        霍慎言本来以为她一醒来就会问这个问题,可是没想到等到现在才问。他嘴角微勾,竟是左右认真地打量了下她的脸颊。

        倪景兮被他盯的心烦意乱时,就见他伸出双手轻轻地捧着她的脸颊,低声道:“这么漂亮的小仙女,居然是我的。”

        倪景兮看着他黑眸里真诚的眼神,一时竟要被他的安慰哄住。

        谁知这时,门口传来一声轻咳。

        待他们转头看过去,发现钟岚带着周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会客室到了病房门口。

        倪景兮眨了眨眼睛,登时面红耳赤。

        本来钟岚满肚子恼火和生气,结果撞到病房这一幕,居然只剩下尴尬。

        “妈,你怎么来了?”霍慎言站起身问道。

        钟岚冷哼了一声:“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跟我说,你别叫我妈了。”

        倪景兮轻咬了咬唇,不知道说些什么。

        直到钟岚走到她身边,看了几眼,本来冷着的脸此时满是恼火还有心疼,竟是脱口便道:“这些人真是该死,怎么把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打成这样?”

        倪景兮:“……”

        钟岚是真的护短,况且倪景兮这事儿可完全没做错。她这篇文章,钟岚也看到了,而且觉得写的特别好。

        谁知居然发生这样的事情,钟岚虽然气恼他们又瞒着长辈。

        不过也理解他们的用心,无非是不想让自己担心。

        钟岚给倪景兮带了吃的过来,她也没在这里逗留很久,毕竟眼看着她精神头也不算太好。

        等她起身离开之后,霍慎言送她出去。

        谁知他刚到门口,就见到钟岚朝他看了一眼,淡淡道:“好了,别送我了。”

        “快回去陪你的小仙女吧。”钟岚老神在在道。

        霍慎言还没说话,只是站在原地。

        钟岚见他愣在这里,立即说道:“你别觉得我说这话酸,你爸也会很会说甜言蜜语的。”

        霍慎言:“……”

        作者有话要说:    婆婆:我不嫉妒,不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