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在线阅读 - 第37章

第37章

        倪景兮起床的时候,    没看见霍慎言。等她在山庄里转了一圈,发现他也不在,    一直等了半个小时,这人跟老陈一块回来。

        “起来了?”霍慎言走过来,自然又轻松地在她额头上亲了下。

        一旁的老陈但笑不语,只是提着手里的东西往后厨走了过去。

        倪景兮看着他身上的衣服沾了露水,好奇地问:“你去干什么了?”

        这时她抬眼发现不仅是衣服,    连乌黑的短发上都沾着水珠子,    看起来刚从什么满是绿植的地方回来。

        “隔壁就是农庄,    种了很多蔬菜,    我早上起床跑步正好遇到老陈,所以就跟他一起去了。”此刻霍慎言声线格外好听,    像是刚被清晨的露水过滤一遍。

        透着清澈朗润。

        倪景兮没想到他是一大清早去摘菜了,    她知道他生物钟固定,    是那种生活在美剧里的作息。早上六点起床,    先跑步半个小时然后吃早餐,再去公司。

        除非加班或者忙碌,    要不然晚上十一点左右会睡觉。

        倪景兮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是有新闻狗的自觉,    时常会加班熬夜。

        有时候一个紧急新闻,    哪怕你正准备掀开被子上床那也必须现在立马去打开电脑。

        相反这几天受伤连住院加上在家休养的时间,    是她这几年最舒服自在的时光。

        每天不用想什么明天,    不用想工作,看看电影,    大部分时间是在看纪录片。

        霍慎言不忙的时候,会回来陪她吃晚饭。

        他忙的时候,她也不打扰他,但是会给他拍小视频分享一下钱阿姨的好手艺。

        这种生活确实是很舒服,可是之后也会觉得空落落。

        就像是本来你一直冲着一个目标拼命地往前跑,虽然累可是心底毕竟有一个目标,但是现在这个目标暂时消失了。

        她转头看着霍慎言低声说:“我跟你商量一件事好不好。”

        霍慎言轻笑了下,淡声问:“是不是想回去上班了?”

        倪景兮眼睛瞬间瞪大,她真的没想到霍慎言会猜中她的想法。

        她眨了眨眼睛,仔细盯着他的眼睛,难道这人眼睛里还装了x光线?

        “工作时间会有很长,但是你自己的身体要紧。”霍慎言顿了顿,“我从来都支持你努力工作,但是前提都是要养好身体。”

        倪景兮伸手抓住他的手掌,“我不会现在就去上班,我就想等我脸上伤口褪了就去行不行?”

        她在求他,所以声音很柔,还软软地,挠在人心头痒痒的。

        有种应该立即答应的感觉。

        霍慎言沉默了下,最后无奈地伸手在她额头上摩挲了两下,这才无奈道:“作为老板,我会很喜欢你这样的员工,敬业又努力。”

        倪景兮瞬间笑了下。

        “但是作为丈夫,我会心疼。”他的声音满是无奈。

        他们坐在靠窗边的地方,阳光从身后打进来,他整个人有点儿被光线遮住,那双眼眸微垂着,可是眼底的无奈和心疼那样明白。

        倪景兮忍不住说:“我跟你保证,我肯定会先养好身体。”

        她只是觉得自己的伤势不用休息一个月这么久,这次报社足足给她放了一个月的假,甚至总编都发话,要是一个月不够可以再提要求。

        “就会说好听话。”霍慎言是真的对她没办法。

        苏宜蘅一大清早就离开了山庄,因为她还要赶回上海去参加另外一个活动。至于其他人,除了韩昭之外都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最后一个从房间出来的沈栖栖,看着大家都在,眨了眨眼睛:“你们不会都在等我吧?”

        “你以为呢?”韩昭斜了她一眼。

        沈栖栖登时羞红了脸。

        毕竟是小姑娘家贪睡正常,可是让大家等自己就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老陈又邀请他们到农庄那边的湖边钓鱼,这里的休闲活动其实挺多,摘菜、钓鱼、划船都是不废什么精力又能打发时间的。

        于是众人坐上山庄的白色电瓶车,跟高尔夫球场的那种车有点儿像,两人一辆。

        韩昭上了驾驶座的时候,沈栖栖眼疾手快地坐上去。

        一旁的萧亦琛只是摇头笑了笑,跟老陈一起开了另外一辆车,至于倪景兮自然是霍慎言一起。

        山庄占地面积真的不小,不过此时是初冬,周围景致有些凋零。要是春日里头过来,那种朦胧婀娜的江南景色应该更会显得淋漓尽致。

        到了湖边,工作人员给他们男人准备好了钓竿。

        至于倪景兮并不喜欢这项运动,太安静了,一旁的沈栖栖也是。

        “景兮姐,要不咱们去划船吧?”沈栖栖提议。

        湖边确实有几条白色小船,看起来是给人划船用的。

        倪景兮点头,这种小船挺小的,她们没让工作人员跟着,自己划了出去。湖面如同一汪滴水的翡翠般,泛着浅碧色却水质干净清透。

        “景兮姐,要不我来划吧,你现在可是伤患。”沈栖栖说。

        倪景兮被她的口吻逗笑,“我还不至于连这个都做不了。”

        其实她们两人不算熟,平时相处的时间几乎没有什么,还是沈栖栖性子活泼主动找话题:“景兮,你今年多大呀?”

        倪景兮笑了下:“二十四岁。”

        沈栖栖瞪大眼睛,她只是模糊地知道倪景兮年轻,但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年轻,她诧异地说:“你居然只比我大两岁,我今年都二十二岁了。”

        沈栖栖今年刚毕业,从国外回到上海。

        倪景兮微怔:“我看起来很老?”

        “不是,不是。”沈栖栖立即摆手,赶紧解释说:“就是觉得你太年轻了,而且你是去年跟慎言哥结婚的,那你岂不是二十三岁就结婚了?”

        如今国内年轻人的初婚年龄一直在提高,到了三十结婚都不是什么稀罕事。

        反而像倪景兮这种刚大学毕业就结婚,才是稀罕。

        “你居然二十三岁就嫁给了慎言哥,”沈栖栖双手托腮,真的是满脸满眼的羡慕,“真的太让人羡慕了。”

        她叹道:“难怪宜蘅姐那么嫉妒你。”

        她嘴一撇把内心深处最想说的话给说了出来,等说完自己愣住了,一双眼睛瞪地那么大,立即连声道:“对不起,对不起,景兮姐。”

        倪景兮倒没在意,只是笑道:“下次别说漏嘴就好了。”

        沈栖栖立即点头。

        她赶紧转移话题说:“景兮,要不我告诉一个我的秘密。”

        倪景兮朝她看了一眼随口道:“什么秘密?”

        沈栖栖朝远处几个男人垂钓的地方看过去,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藏着娇羞。

        倪景兮跟着转头看过去,轻笑道:“你喜欢韩昭的事情?”

        沈栖栖:“……”

        等倪景兮把目光收回来的时候,沈栖栖正眼巴巴地看着自己,沉默了好几秒才开口问:“景兮姐,你眼睛装了x光吗?为什么我想什么你都知道。”

        这可太吓人了。

        倪景兮淡笑不语。

        好在沈栖栖缓过神之后,便开始跟她念叨起来。到底是个年轻活泼的小姑娘,说起自己喜欢的人,真的恨不得说上三天三夜才好。

        不过倪景兮对她喜欢韩昭这事儿不奇怪。

        虽然她跟韩昭结束的也不算多,但是韩昭还真的跟那些富家子弟不一样,他身上是那种特属于军人的铁血刚强。

        满身硬气,对小姑娘来说,是最撩人的毒药。

        不过韩昭待她只是妹妹看待,沈栖栖也不敢表现的太明显。苏宜蘅的前车之鉴还在眼前,她怕韩昭不喜欢自己,就像霍慎言主动疏远苏宜蘅那样疏远自己。

        说着说着,她语气变得有些失落。

        倪景兮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沈栖栖。

        在大学的时候,倪景兮是懒得谈恋爱,根本不想谈恋爱。

        原因挺简单,她需要挣钱需要养外婆和自己。倒也有富二代喜欢她,不过她一向对这类人敬谢不敏。自己还没赚一分钱,花起父母的钱倒是挺大方。

        况且她心底爱情的模样,应该是她父母那样的。

        恩爱两夫妻,哪怕天人永隔,也足够怀念。

        直到她遇到了霍慎言。

        其实说实话,倪景兮太过幸运。相较于世上那么多的求而不得辗转反侧,她在最美好的年纪遇见了最美好的爱情。

        倪景兮心底微叹,望着面前可爱的小姑娘,刚想抬手摸摸她的发顶以示安慰。

        谁知她手臂刚抬起来,看见刚才还一脸沮丧的沈栖栖突然变得一脸雀跃和亢奋,她眼神亮晶晶地看着倪景兮兴奋地说:“但是哦,我最近刚打探到一个情报。”

        “韩昭在北京有个堂哥叫韩尧。”

        倪景兮没打断她,耐心地听了下去。

        沈栖栖继续说:“韩尧的女朋友叫易端端。”

        说完,她一脸兴奋地看着倪景兮,反而是倪景兮没懂她的意思。

        所以呢?

        “沈栖栖、易端端,”沈栖栖兴奋地说道:“我们名字多像呀,这就是冥冥之中的缘分。”

        倪景兮:“……”

        她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安慰是多余的,因为这姑娘自己就能把自己说服了。

        两人在湖面上玩够了,又慢慢地划回原处。

        此时钓鱼的几人居然也有了不小的收获,倪景兮走到霍慎言的身边,看着他旁边摆着小桶,里面居然有一条颇为肥硕的鱼。

        倪景兮赞同地点头:“不错,中午够喝一顿鱼汤了。”

        “韩昭你钓的鱼好大呀,亦琛哥完全不能跟你比。”沈栖栖兴奋地在他们两人的桶里看了一遍。

        萧亦琛不满道:“栖栖,你要捧着你的韩哥哥呢,我没意见。但是你总不能这么踩我吧。我虽然钓的鱼确实没有比他大的,可是我钓了三条,他一条。”

        萧亦琛居然还跟沈栖栖较上劲了。

        沈栖栖:“那也不行,我们重质不重量。”

        这会儿沈栖栖一回来显得岸边都格外热闹,连霍慎言都被吵的朝他们那边看了一眼之后,这才轻声问:“她没吵着你吧?”

        “没有,我们聊的挺好。”倪景兮轻笑了一声。

        “聊了什么?”霍慎言问。

        倪景兮一怔,其实没聊什么,只是让她再一次明白,她在最好的年纪与他相遇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

        倪景兮在家休养了两周,脸上的伤势好的差不多,好在她不是疤痕体质,全身都没留下什么伤疤。

        于是她打电话跟老张沟通一下,准备周一回去上班。

        老张倒是挺担心她身体,让她不用着急回来,最要紧的是养好身体。

        只是这两周倪景兮确实在家待烦了,她看得纪录片都不知有多少部。再这么待下去,她可真的有点儿受不了。

        老张见她坚持,这才不说了。

        于是周一的时候,倪景兮准备回公司上班。她早上出门是自己开车的,这次休养的时候霍慎言又让唐勉给她准备了一辆车。

        白色奥迪a4,不算太张扬。

        倪景兮这次没拒绝,拿到钥匙的时候直接接了下来。她将车从车库开出来的时候,穿着西装的霍慎言正站在门口等着。

        她将车窗降了下来,长身玉立的男人微弯下了腰。

        清晨明润光影下,他的脸在眼前轻轻靠近,直到他轻柔地吻了下她的唇,低声道:“路上小心。”

        倪景兮眨了下眼睛,又抬头望着车门外后退了两步的男人。

        怎么天天跟这个男人生活在一起,还是觉得他英俊得有些过分。

        倪景兮心底叹了一口气,她或许是没救了吧。

        中了一种叫霍慎言的毒药。

        不过这个念头在她脑子里窜起来的时候,倪景兮身体猛地抖了下,她现在怎么变得有点儿让自己都受不了。

        肯定还是在家待的时间太久了。

        她提前出门好在路上不算太堵,提前十分钟到了公司。

        这么久没来,她上楼的时候都透着一股新鲜感,有点儿像第一天来上班的时候模样。

        等她进了报社之后,到了办公室的同事看见她都是一脸惊讶。

        不过惊讶之后,众人还是纷纷过来慰问。

        倪景兮很少被这么多同事围着,不过别人是关心她,所以她一脸耐心几乎是有问必答。

        反而是华筝到的时候,几乎是飞扑过来,一把抱住她:“倪大人,你终于回来了。”

        要不是倪景兮眼疾手快地用手掌抵着她的额头,华筝的脸大概就埋到她的胸口。

        她不习惯跟霍慎言之外的人这么亲近,无奈道:“你先松开我,喘不过气了。”

        华筝被她这句话吓了一跳,赶紧松开她。

        好在大家这会儿也都散开了,华筝打量了她好久,这才委屈巴巴地说:“我想去看你,结果你居然回老家了。”

        为了谢绝老张还有主编的探访,倪景兮对外一律宣称,她回南浔老家静修了。

        之前为了让这个理由更充分,她还特地发了一条朋友圈,表示她确实在南浔。

        好在江南古镇总有相似的地方,大家也不太分得清南浔和同里的区别。

        “最近你不在,我可惨了。”华筝跟倪景兮走的太近,温棠自然不会喜欢她,如今倪景兮不在,温棠稍微排挤她,她的日子就不太好过。

        之前她在微信里也跟倪景兮提到过,所以倪景兮挺担心的。

        倪景兮只是没想到经过吴梦妮的事情,温棠还敢用排挤这么低级的手段。

        华筝正抱怨的时候,正巧温棠从外面进来。

        至于温棠为什么会这么生气,无非就是因为之前网络上出现的那个扒皮帖。她故意树立自己良心记者的人设,谁知竖起来还没到一天,哐当倒塌。

        不说网上那些网友无情的嘲笑,连报社里不少同事都在看她笑话。

        毕竟以前温棠虽然生性高傲行事也高调,可到底还是有点儿实力,能力在报社的一众记者里确实是强。

        可是这次她抢倪景兮的功劳,别人不知道,报社里的人还不清楚吗?

        同事刚出事,她就迫不及待地去摘果子,这行为挺下作的。

        大家看着都挺心寒也不齿。

        温棠看了倪景兮一眼,眼睛在她脸上扫过,之前她问过老张说倪景兮受伤严重。本来她心底还想着最后严重到她再也别回报社了。

        结果现在不仅人回来了,看起来也没什么事情。

        她冷哼一声,身姿摇曳地回了自己的办公桌。

        华筝凑近倪景兮,压低声音说:“景兮,你要小心点儿。那个扒皮帖子,温棠居然跟别人说是你在故意抹黑她。”

        温棠一看到那个帖子,险些被气得昏厥。

        哪怕她一直投诉甚至私信联系对方,都没得到回应。而且因为对方一没造谣二没辱骂,那个帖子根本删不掉。

        如今还在网上挂着呢。

        温棠便理所当然地认为是倪景兮故意在背后整她,毕竟这事儿最得利的就是倪景兮。

        至于倪景兮听到华筝说的话,一点儿没觉得被抹黑。

        因为这事儿确实是霍慎言吩咐人做的,他让人做的事情跟她干的有什么区别。

        要是温棠真的来问她,倪景兮还真的不会否认。

        没一会儿正好主编召开会议,这次不是小组会议,而是在报社最大的会议室里开的大会。上一季度结束之后,季度总结表彰大会一直没开。

        谁知倪景兮一回来,正好就开了。

        在去的路上,华筝小声问道:“你说之前主编一直没提开会的事情,你一回来就开会,这一季的优秀员工奖不会是你吧?”

        报社每个季度都会有一个表彰奖励大会,一般员工顶多是个鼓励奖。

        不过这个优秀员工算是压轴大奖,都是奖励给这一季度有突出贡献的记者。

        温棠在报社里之所以这么气焰嚣张,无非就是因为她曾经连续四个季度获得这个奖,这可是实打实的奖励。

        在报社有这么多老员工的情况下,她能一直获得,确实跟本身实力有关。

        此时突然开会,大家难免会联想到倪景兮。

        职场里,可没谁是傻子。

        就连温棠都显得有些坐立不安,她之前就是打败前辈拿到这个奖励,还又连续拿了四个季度,风头一时无两。

        要是这次被倪景兮拿到……

        于是这一场会议开的,众人都心不在焉,直到到了最后颁奖的时刻。

        众人猛地打起精神。

        前面也有小奖励,什么连续三个月没有迟到早退也没有请过任何病假事假的劳模奖,还有什么卓越进步奖。

        其实钱都不算多,到底是个鼓励。

        拿到奖的人还是十分开心。

        华筝拿了个卓越进步奖,拿到手的时候,她一脸兴奋道:“倪大人,晚上请你吃小龙虾呀。”

        到了最后的时候,大家都有种屏住呼吸的感觉。

        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主编,连主编都感觉到他开的会里面,第一次所有人都这么全神贯注。

        直到主编脸上挂着微笑道:“现在让我们恭喜……”

        大家心都快提到嗓子眼,结果主编居然还停顿了下来,他以为自己在做电视节目呢?

        好在下一秒,他把名字报了出来。

        “倪景兮。”

        登时,偌大的会议室里响起雷鸣般地掌声,颇有种旧势力被推翻,新势力崛起的改朝换代感。

        大家还都挺入戏的。

        倪景兮拿到奖金之后,组里的人没什么闹着,不过其他组的人倒是让请客。

        倪景兮自然点头同意,不过老张倒是挺身而出道:“你们好意思不,人家小姑娘辛辛苦苦拿这么点儿奖金,回头请你们都吃饭,到时候别不够再自己补贴钱。”

        老张挺向着自己组里的人。

        不过倪景兮倒是不介意,表示自己可以请客。这会儿起哄的人都不好意思了。

        最后倪景兮还是决定把这钱用了,虽然就八千。但是她在拿到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想好了用处。

        晚上她到家之后,霍慎言还没回来。

        她拿着买到的东西,在房间里四处转悠了好几圈,究竟是放在床头让他不经意地发现好,还是放在被子里这样他一掀开就能看到。

        想了半天,她还是决定放在自己手边。

        不知是不是因为她特别希望霍慎言今晚能早点儿回来,结果到了半夜十一点多,她才听到开门声。

        一脸疲倦的霍慎言推门的时候,看到床头灯还响着,望了眼正坐在床上的人,温声道:“怎么还没睡?在等我。”

        “嗯。”倪景兮点了点头。

        霍慎言今天有个宴会,所以身上还有点儿酒气,他这样的身份虽然没人敢灌让他酒,但是要是对方端杯子跟他喝,也不好谢绝。

        霍慎言:“我先去外面洗个澡。”

        他都没进房间,怕把酒气带回来。

        可是倪景兮一下急了,翻身从被子里跪了起来,喊道:“你先过来。”

        霍慎言转头,黑眸里布满了一层薄薄的红血丝,看着真叫人心疼。倪景兮看了下,还是说:“你先到这边来。”

        她伸出手掌在床边拍了拍。

        霍慎言笑了下,还是好脾气地走了过来,在床边坐了下来,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怎么了?”

        倪景兮买的时候不觉得尴尬,如今要给的时候,反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不过她只犹豫了一秒,就从后面拿出一个红色盒子。

        “今天报社里给我发了奖金,然后我就买了这个……”倪景兮将盒子打开,咔嗒一声清脆响声,霍慎言的眼睛落在盒子里。

        这是一对素白的白金戒子,什么装饰都没有。

        是某个大牌最基本款的对戒。

        霍慎言盯着戒指看了许久,依旧安静地没说话。

        反而倪景兮咬了下唇,解释道:“你之前给我买的戒指都太贵了,上班戴着不合适。所以这次发奖金我就想给咱们买一个对戒,日常也能戴的那种。”

        确实,霍慎言买的戒指不是不好,就是太贵。

        她总不能把价值几百万的戒指就那么戴在手上吧。

        突然倪景兮又想到霍慎言的身份,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媒体关注,要是突然戴婚戒的话,会不会引起别人关注。

        她觉得自己挺聪明的人,似乎遇到他总会办些蠢事。

        她刚想把戒指盒子往回收,突然盒子被霍慎言按住,他抬眸望着她,开口说道:“不是买给我的,怎么不给我戴上?”

        他说话的声音格外发紧。

        倪景兮眨了下眼,却在下一秒认真地拿起戒指,缓缓地戴在他的手指上。

        之前在教堂曾经做过的仪式,如今重温一遍,心脏依旧像是要从嘴边跳出来。

        噗通、噗通地声音,一刻都没停止。

        在倪景兮刚给他戴好戒指,霍慎言伸手把另一枚女戒拿了起来,沿着她雪白修长的手指尖缓缓地戴了上去。

        待戴好之后,他低头看着声音极低地说:“这次,谁都不许拿下来。”

        次日,唐勉来接霍慎言上班。倪景兮先一步开车离开了家,所以唐勉到的时候,只有霍慎言在别墅门口。

        待唐勉下车替他开门,本来应该弯腰钻进去的男人,突然将手搭在车门上,问道:“今天是什么行程?”

        唐勉一愣,霍慎言偶尔也会问行程,但是都是在车上。

        直到他低头发现他无名指上的那枚素白戒指,唐勉日日陪在他身边,当然清楚霍慎言平日里的装扮,这枚戒指今早之前,他从未见过。

        于是他小心翼翼道:“霍总,您的戒指?”

        霍慎言微微垂眸看了一眼手指上的戒指,终于笑了起来:“哦,景兮专门给我买的,跟她的是一对。”

        作者有话要说:

        神颜:是老婆【专门】买的,我绝对没有在炫耀

        唐勉:?

        景兮这次真的是惊喜了,你们最想要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