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在线阅读 - 第38章

第38章

        倪景兮到了公司之后,    刚打完卡,走到自己的桌子旁边,    谁知前台行政过来找她,说是又有热心爆料群众把电话打到前台,想跟她通话。

        大地康这件事已经初步有了结果,整个公司的高层有十六个人被控制。

        不仅大地康不少保健品公司,都开始进入整顿之中。

        以至于倪景兮的知名度居高不下,    不少人会通过报社的官方微博或者热线电话,    向她爆料消息。不过之前倪景兮并不在报社,    不少爆料线索被其他人记者接去。

        连总编都夸赞,    报社没了之前暮气沉沉的感觉,反倒是注入了一股新鲜活力。

        虽然没夸倪景兮,    可是谁都知道这种改变是倪景兮带来的。

        虽然一个人没有办法彻底改变大环境,    但是她用自己的行动来影响周围。

        倪景兮接过电话,    “您好,    我是倪景兮。”

        她主动开口,反而对面愣住,    半晌才咳了下:“你是倪记者对吧,我这里有一个情况想要跟你反应一下。”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听起来不算年轻但也不是那种年纪太大。

        她猜测应该在四十岁左右。

        “您请说。”倪景兮声音轻淡,    听起来虽然不算热情,    可是那种特有的淡然安抚到了对方。

        男人说:“是这样的,    我有个正在读初中的儿子,目前他在上海嘉瑞学校上学,    这是一个民办学校,但是我们家长最近发现有孩子出现了拉肚子、头疼这些情况,所以我们怀疑学校食堂不干净。”

        学校食堂问题?

        倪景兮之前实习的时候,跑过一段时间的民生新闻,说起来还跟着教育局的巡查组一起巡查过学校食堂的卫生环境。

        因为总编跟教育局的一位领导关系不错,因此当时跟踪报道的事情交给他们报社。

        那时候倪景兮还只是个实习记者,只能跟在采访记者后面整理整理稿子。

        她并没有把这个爆料当成一件小事儿,问道:“你们确定孩子身体出现的这些状况跟学校食堂有关系吗?”

        “你这是什么话呀?你这是不信我呀。”显然对方觉得倪景兮不信任,登时声调都拔高。

        倪景兮微蹙了蹙眉,轻声道:“这位先生我并不是不信任您,只是现在有很多学生会出现在校外就餐的情况,所以想要跟您确定一下。”

        毕竟都是初中学生,在校外就餐的情况并不算少见。

        因此倪景兮多问了一句。

        不过对方显然觉得倪景兮怠慢了自己,直接嚷嚷了起来:“当然跟学校食堂有关系,去年学校把食堂外包出去之后,咱们孩子经常出现一些呕吐拉肚子的情况,这些事情我们也跟教育局反映过。”

        倪景兮刚要再问,对方突然不耐烦地说:“我这边有拍到照片,你马上也给我写一篇就是你上次写那个保健品的那种文章,赶紧让大家都关注一下这个学校食堂。孩子可是祖国的花朵。”

        倪景兮有些觉得好笑,但还是耐着性子说;“这位先生,我所写的任何一篇文章都是要经过实际考察,必须有确凿证据我才会发表。所以你先不用着急,我今天去学校了解情况……”

        “我都把这个情况跟你说了,你赶紧写文章就行。”

        对方皱眉,特别不高兴倪景兮居然没有按照他的要求来做。

        倪景兮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但是口气已经是竭尽全力地冷静:“校园食品问题一直是我们关注的重点,既然您给我们爆料,我们一定会在查明真相之后,给出一篇让您满意的报道……”

        此时拎着包从外面进来的温棠,在经过前台的时候,看见倪景兮手里拿着话筒背对着门站着,她想了下还是缓缓靠近。

        温棠平常是不用打卡的,可此时她假装打卡,却正好听到倪景兮跟对方说的话。

        可是那边很不满意,男人气冲冲地说:“你要是不报道,我就去找别人。”

        电话随后被挂断,倪景兮微怔了下,片刻后将电话放了回去。

        其实这种情况并不算少见,有些人为了解决问题确实会给记者爆料,希望通过新闻曝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只是倪景兮并不是那种听信对方几句话,就立即写稿子的人。

        她所写的每一个字都会是她自己亲自调查过的,就像是大地康事件里,她敢对自己文章里每个字都负责任。

        也根本不怕对方所谓的律师函。

        这时对面挂了电话,倪景兮转身离开,不过差点儿撞到身后的温棠,她看了一眼拎着包的温棠:“抱歉。”

        温棠居然冲着她笑了下。

        倪景兮没有多想,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待她之后,温棠立即跟前台姑娘说道;“我用一下这个电话。”

        前台姑娘正在忙别的事情,也没在意笑着说道:“温组长,您随便用。”

        温棠将座机上的最近通话记录翻了出来,第一条就是刚才倪景兮打电话的那个号码。

        她立即打开手机相机,对准拍了一张。

        等她自觉神不知鬼不觉地做完这一切之后,将座机放了回去,拎着包姗姗离开。

        温棠没直接去自己的座位,而是找了个打电话绝对不会被偷听的地方,回拨了那个电话号码。

        没一会儿对方接通电话:“喂,谁呀?”

        “您好,我是沪民日报的记者。”温棠开口先自报了家门,她这是怕对方把自己当成是推销电话。

        男人一愣,但是语气比刚才好了许久:“你是哪位记者?”

        “您刚才是不是跟倪景兮记者联系了?”温棠没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是先问道。

        男人低声说:“对呀。”

        温棠轻笑;“是这样的,倪记者如今是大忙人,估计没什么时间追踪您这个新闻,但是如果您有需求的话,这个新闻我可以继续追踪。”

        最近这段时间,报社里的爆料电话不断,不过温棠都没什么看上的。

        但是刚才她听到倪景兮说到校园食品安全话题,她一眼瞧中了里头的爆点。

        “你?”对方传来狐疑的声音,“你会写爆料文章吗?”

        温棠气恼,满心的火气都无处宣泄。倪景兮还没进报社的时候,她可是整个报社里的数得出的名记者。之前她采访的那些人,哪个不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或者是能影响国内经济的人。

        要不是她不甘心被倪景兮压了一头,她会处心积虑跟这种小人物打电话?

        温棠平复心底的怒气,笑道:“不仅能写爆料文章,更可以写爆款文章。”

        之前一篇扒皮帖子将温棠扒了干净,她心底认定是倪景兮背后对她下手,更不想输给倪景兮,势必要扳回一城。

        不就是爆款文章,她也可以写。

        倪景兮并不知道温棠跟那个爆料人联系的事情,因为她正被华筝缠住。

        华筝握着她的手腕,盯着她无名指上的素淡戒指看了又看,半晌低声说:“倪大人,你快跟我说,你这个戒指就是戴着玩的。”

        刚才华筝看到她手上戴着的戒指时,还没在意。

        直到她意识到倪景兮把戒指是戴在无名指上,她才彻底回过神,立即抓住她的手掌问了起来。

        “你觉得有人会把戒指戴在无名指上闹着玩?”倪景兮轻笑着反问到。

        华筝:“……”

        在无名指上戴着戒指,那不就是婚戒。

        她瞪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倪景兮,满脸惊讶,不知沉默了多久,一开口声音里的颤音已经先溢了出来:“你…你是说你结婚了?”

        倪景兮没有立即说话,但是脸上挂着轻笑。

        华筝觉得她人生观都要被重塑了一遍,她一直以为倪景兮跟她一样是个单身狗,可谁知人家休假半个月,回来已经结婚?

        “你不是没男朋友的?”华筝失声惊呼道。

        倪景兮点头,轻声说:“我是没男朋友。”

        “但是我有丈夫。”

        这一瞬间华筝真的觉得,雷劈在她脑袋上都没那么懵,倪景兮居然结婚了?

        至于倪景兮,她一直都没想过主动曝光她跟霍慎言之间的关系,甚至亲密如大学三个室友,她们至今都还不知道她已经结婚。

        她和霍慎言之间的差距,便如同天与地那么遥远。

        偏偏他们就是在一起了。

        起初不愿意对外公布是因为不方便,她不想让那种肆无忌惮的窥视充斥着她的生活。虽然她每次提到霍慎言的太太粉,是用嬉笑的口吻说起。

        可是她也会在想,这个男人明明是属于她。

        可是她却没办法告诉全世界。

        时间久了她才发现,原来她心底也会生出不爽。

        此时虽然没有告诉华筝她的丈夫是谁,可是光是说出她已经结婚这件事,就足够叫她开心。

        华筝可不理解她的心情,她还在纠结倪景兮突然公布的婚讯,“怎么就结婚了,倪大人,你怎么就结婚了呀?”

        说好一起做单身狗,结果最后华筝发现,那条狗只有她。

        中午吃饭的时候,正好约了唐觅一起。

        华筝一看到唐觅就抓住倪景兮的手,差点儿将她的手掌戳到唐觅的脸上,“看见了吗?看见了吗?”

        唐觅定睛一看,倪景兮无名指上戴了一枚戒指。

        特别简洁大方的款式。

        “哇哦。”唐觅惊呼了一声,吹了个口哨,不过她随口认真看了一眼说道:“你这个戒指我怎么没看你戴过?”

        唐觅之前看过倪景兮的求婚戒指,虽然霍慎言买的匆忙,不过还是蒂凡尼经典的六爪钻戒。

        况且之前霍慎言给她新买的戒指,唐觅去别墅的时候也看到了。

        这么简单的入门款,还真不像霍总的手笔呀。

        “我买的。”倪景兮淡声道。

        唐觅这才了然的点头,她了解倪景兮的为人,不是那种爱炫耀的性子,霍慎言送的钻戒好看是好看,不过她日常应该不会戴出来。

        华筝见唐觅丝毫不惊讶,几乎是吼出来:“你连知道?”

        “别生气,别生气。”唐觅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安慰道:“我也是无意中撞破倪大人的奸情,要不然她连我也瞒着。”

        此时华筝有些奇怪了:“倪大人结婚干嘛瞒着别人呀?”

        唐觅好笑地看着倪景兮,打算看看她怎么应付这个问题。

        倒是倪景兮挺平淡地说:“个人癖好。”

        华筝:“……”

        唐觅:“……”

        尤其是唐觅简直都要给她跪着唱征服了,真是神他妈的个人癖好。

        倒是华筝居然露出一脸崇拜,半晌由衷地叹服道:“真不愧是倪大人,连个人癖好都这么特殊。”

        唐觅转头看着她,觉得这人算是没救了。

        不过虽然一句个人癖好勉强把华筝应付过去,但是华筝还是对倪景兮的结婚对象充满了好奇,她也知道倪景兮嘴严话少,肯定问不出什么。

        于是她问唐觅:“你见过倪大人老公吗?帅不帅呀?”

        唐觅笑了起来:“人家老公你关心帅不帅干嘛?”

        “当然得关心了,我得知道他到底配不配得上我们倪大人。”华筝哼了一声,极认真地说。

        华筝是真喜欢倪景兮的长相,也是见到倪景兮之后才知道,原来现实生活中真的有媲美女明星的长相。

        何况倪景兮身材也打眼,骨架纤细,整个人显得又清瘦又高挑。

        华筝觉得她要是有倪景兮的一半长相,她都可以尾巴翘上天。

        唐觅又笑了一声,意有所指地说:“等你以后亲眼见到,就知道了。”

        华筝眼神热切地望着倪景兮,“倪大人,你什么时候介绍你老公给我们认识?”

        倪景兮看着她兴奋的眼神,都有些不忍心了。

        这姑娘要知道真相的话……

        下午上班之前,倪景兮接到了霍慎言的电话,自从她伤愈上班之后,他会在午休的时候给她打一个电话。

        初冬的上海都生出了几分萧瑟,可是午后的阳光依旧那样温暖。

        倪景兮靠在报社的小阳台围栏上,手机正贴在耳边,对面是他低沉性感的声线。

        “晚上有想吃的吗?”霍慎言问她。

        突然倪景兮说:“今天同事看到我戴着的婚戒了。”

        霍慎言微怔,他本来是坐在椅子上,此时他整个人舒缓地靠在椅背上,缓缓地转了一圈,面向玻璃窗,外面是上海最繁华的地段,大楼林立。

        钢筋水泥建筑的城市,似乎把人都浇筑成那样坚硬的铜皮铁骨。

        可是他耳边听着她的这句话,整个人连带着一颗心都是软的。

        倪景兮知道他肯定在听着自己的话,继续低声说;“我告诉她,我是没有男朋友,但是有丈夫。”

        本来清冷的男人眉梢眼角泛起浅浅笑意,若是有人看见,只怕会吃惊到死。

        直到他哑着声音说:“星星。”

        这一刻他恨不得跟全世界都宣布,他就是她的丈夫。

        作者有话要说:

        神颜此刻内心:别拦着我,我要跟全世界宣布,星星!是!我!老!婆!!!!!!

        已经快拦不住霍老板想炫耀的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