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在线阅读 - 第48章

第48章

        倪景兮和华筝两人晚上被唐觅抓住,    非要请她们吃饭。

        华筝好奇地问:“你发财了?”

        唐觅轻咳了一声,这才缓缓说:“我辞职了。”

        对面两人同时沉默。

        唐觅说:“我说我辞职了,    你们都不为我高兴一下?”

        “现在被公司开除都是值得吃饭庆祝的事情?”华筝小声地问旁边的倪景兮。

        倪景兮叹了一口气。

        终于唐觅受不了,她好歹也是知名电影评论人,就算出去的话,也有人会喊她一声唐老师。结果她们两人居然觉得自己是被开除的?

        “开什么玩笑,是我辞职了,    我要老板开除,    ”唐觅脸上露出畅快的表情,    毕竟她早就想要辞职自己开工作室单干。

        不过之前都是说说而已,    这次是真的彻底落实。

        倪景兮和华筝又相互看了一眼,这一次两人脸上同时露出笑容,    华筝伸手搂着唐觅的肩膀:“刚才都是逗你玩的,    恭喜恭喜,    脱离社畜生涯,    翻身做主人自己当老板。”

        这个时代充满机遇,不过敢踏出去的人很少。

        唐觅顺势揽着她的腰身,    脸上笑容荡漾:“我早说过了,    咱们一起合伙。我先辞职,要是我把工作室搞起来,    你和倪大人两个都过来跟我合伙。”

        三人最后决定去吃日料,人均三百八一位的自助餐厅,还好唐觅提前订好了位置,三人到的时候直接被带到了桌子上。

        华筝坐下来的时候,    一脸激动;“这家餐厅我早就想要吃了,一直没舍得。谢谢觅姐。”

        唐觅是混娱乐圈的媒体人,每次有电影上映想要请她写影评的时候,碰到那种特别会做人的制片人,人均上千的餐厅请一顿,就算再钢牙铁齿的人都有点儿不好意思批斗的太狠。

        上海和北京的不少顶级餐厅,唐觅都去过。

        “你今天多吃点儿,这家的刺身特别好。”

        唐觅之前跟别人来吃过,因此对这家日料店的印象还不错。

        华筝吃人嘴短,此时嘴巴特别甜地说:“我在这里就提前恭祝觅姐你创业顺利,工作室一定红红火火。我可等着抱你的大腿呢。”

        这话听得唐觅挺开心,不过听到抱大腿的时候,她朝倪景兮瞥了一眼说:“说到抱大腿,你应该抱咱们倪大人的大腿才行,她这条大腿才够粗够壮实。”

        倪景兮冷冷地朝她看了一眼。

        “好了,好了,是我讨人厌。”唐觅赶紧投降,不管什么时候她都挺怕倪景兮的。

        没一会儿服务员开始给她们上菜,她们边吃边聊的时候,倪景兮问她:“既然是创业,现在有人给你投资吗?”

        “我就是一个自媒体工作室,我找了一个跟我差不多的人,她也是做营销号的。我之前认识一投资人,说好了给我投资三百万。”

        唐觅不是那种好高骛远的人,刚出来创业,她知道不可能一下子把摊子铺的特别开。

        好在她之前在圈里混的时候也积攒了一些人脉,三百万不算多,很容易找到投资人。

        况且她本身也有一些知名度。

        倪景兮点头:“有什么事情的话,随时跟我说。”

        唐觅瞪大眼睛,眨了眨眼睛:“要不你也给我写一篇微信号爆款文章,你是不知道现在微信的公众号如果经营的好,有多赚钱……”

        倪景兮:“……”

        她要不要跟这个满脑子生意经的人,扯清楚关系。

        不过对于唐觅的选择,倪景兮还是挺佩服的,因为跳出自己的舒适圈是谁都没想过的。至于她自己之前倒是因为报社的人事关系有些烦恼,如今整个报社的氛围因为总编的一系列举动变好了不少,她倒没有换工作的想法。

        反而是温棠,在连续请假了三天之后,终于提出了辞职。

        她本来在上海的新闻圈里名气不小,长得漂亮不说,颇会为人处事,况且家世还不错。这次本来她父亲找了不少关系想要把这件事压下来,但是总编没吃这套。

        温棠这么心高气傲的人,怎么可能忍受这种奇耻大辱。

        于是她决定辞职。

        这件事大家也不算意外,只是给茶水间里提供了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

        “温棠真要辞职呀?”

        “她以前多风光,咱们报社什么好事儿不是先紧着她,之后才能轮到别人。现在沦落到这样的地步,这时候还不走,真等着被扫地出门哟。”

        “你们说连温棠这样有名气又有背景的人,都被倪景兮斗走了,咱们报社以后不会是她一个人的天下吧?”

        女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么变幻莫测,温棠在的时候,提起她来都是眼高于顶,心高气傲。如今温棠要辞职,反而提起温棠全都是惋惜之意。

        这些风言风语反正在报社里传了起来。

        倪景兮因为从来没参与到报社里的八卦,因此并不知道别人在背后对她的议论,华筝倒是听说了一些,却又不想告诉她影响她心情。

        直到温棠晚上回来收拾自己的东西,她是特地选了个别人下班的时候,才过来。

        但是没想到整个大办公室里,空荡荡的,唯有倪景兮的办公桌上还亮着灯。

        温棠没想到倪景兮居然还在,登时气氛有些尴尬。

        倪景兮看了她一眼,又继续忙自己的事情,她习惯加班,特别是这几天霍慎言没在家出国处理公事,她也不想回家太早。

        温棠收拾东西的时候,只听到办公室里不时响起的噼啪敲击键盘的声音。

        她强忍着没回头。

        直到她将自己的所有物品都收拾妥当,准备带着离开的时候,终究还是没忍住,转头看着正在埋头工作的倪景兮:“倪景兮。”

        突然被这么喊了一声,倪景兮微微蹙眉抬起头。

        她望向温棠,见对方正用一种格外怨恨地眼神望着自己,虽然温棠从来没把沪民日报当成是职业生涯的终点,她早就考虑要从这里辞职。可是她从没想过自己的离开方式,会是这样近乎屈辱的方式。

        这一切,她认定都是倪景兮带给自己。

        所以临走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亲口说道:“你不用太得意,即便我走了,你以为你就能做到像我这样的?”

        像她那样的?

        倪景兮微怔,片刻又觉得可笑,做到像她那样的制造虚假新闻吗?

        “你放心,我永远都不会像你的。”倪景兮平静地说。

        温棠气恼又想要说话,不过倪景兮微微往身后的椅背上一靠,抬了抬下巴冲着她手里抱着的纸箱,轻声说;“既然要走,临走之前就别玩放狠话这套了吧。”

        “我祝新的公司前途似锦。”

        倪景兮想要低头,又像突然想起什么似得抬头,认真地说:“不过以后别再玩假新闻这套了,吃官司的滋味不好受。”

        本来她并不是那种喜欢逞口舌之利的人,不过温棠似乎不太懂得做事留一线的道理。

        倪景兮不是那种什么事情都要憋着,让自己吃亏的人。她没义务也没兴趣听温棠的冷嘲热讽。

        温棠本来是想临走的时候找回点儿场面,结果倪景兮三两句话,叫她气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至于什么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这种话,连她自己都羞于说出口。

        最后温棠什么都没说,离开了报社。

        霍慎言这次出国的时间有些长,一周还没回来。而上海的冬天更是阴雨连绵,明明已经够湿冷,每天一出门不是天气阴着就是下着小雨或者大雨。

        倪景兮这几天出去采访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冷风往脖子里窜。

        “倪大人,你这几天跟唐觅联系了吗?”她从外面回来,正在整理采访素材的时候,突然华筝凑过来问她。

        倪景兮摇摇头:“这几天太忙,我们没聊过。怎么了?”

        华筝低声说:“我看她的状况好像不太好。”

        倪景兮立即停下手头的事情,转头看着她:“怎么了?”

        “她之前谈好的投资还有那个一起创业的合伙人好像都黄了。”华筝叹了一口气,这事儿她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她正好找唐觅有事儿,于是给她打了电话。

        但是唐觅的声音听起来太不对劲了,于是她多追问了几句,没想到没一会儿唐觅声音就更咽了。

        “都黄了?”    倪景兮有点儿惊讶,她是真的不知道。

        之前唐觅辞职也是经过深思熟虑,虽然她早就有开工作室的计划却一直没实行,直到她自己觉得条件成熟,这才慢慢开始。

        这才不到一周的时间,怎么会全部都黄了呢。

        倪景兮点头:“我待会给她打个电话。”

        等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她给唐觅打了一个电话,但是没人接。她又给唐觅发了一条语音微信,谁知还是没人回复。

        直到晚上八点多,她关掉电脑准备回家,在等电梯的时候又抽空给唐觅打了个电话。

        这次,总算有人接了。

        可是电话刚接通,对面却是个陌生的男声,油腻又可笑的说:“让我看看小唐这个手机怎么一直响,到底是不是男朋友打电话来的。”

        “要是男朋友的话,咱们唐总不就撒谎了。她这刚才还说没男朋友。”

        又一个男人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听起来像是一群人正在吃饭。此时唐觅想要拿回自己的手机,结果旁边还有个人居然说:“唐总,咱们是来谈投资的,你要是连这么一杯酒都不跟我喝,诚意不够呀。”

        倪景兮压低着心底瞬间升腾而上的怒气,直接问道:“请问你们在哪儿吃饭?”

        对面听到她这么问,还笑嘻嘻地说:“哟,小姑娘也还没吃饭呢对吧,那行,你过来一起呗。”

        对方还真的告诉了她吃饭的地方以及包厢。

        倪景兮开着车直接过去,虽然距离她公司不算远,可是这会儿正好是上海交通拥堵的时间,正好又遇到一个红灯,她手掌一直在方向盘上敲击。

        有点儿着急。

        等她车子开到的时候,这是一家高级会所,所以门口有帮忙停车的人,倪景兮直接把钥匙扔了过去,走了进去。

        她问了服务员包厢在哪儿,直接过去。

        到了门口也没敲门,咣当推开门。

        这会儿里头正热闹着呢,还有个人刚在位置上站起来,举着手里的酒杯正准备开口说话,门突然被推开,所有人转头看向门口。

        待包厢里的人瞧清楚门口的姑娘,哪怕是冬天各个穿的臃肿,可是她一身合身的大衣微敞着,里面是白色毛衣和黑色长裤还有平底长靴。

        这么一身不仅没有丝毫臃肿,反而越发显得她腰细腿长。

        特别是那双腿,不知是天生就那样还是因为长靴有了拉伸效果,显得格外修长笔直。

        “美女,找谁呀?”

        当即有个脸色红通通的男人,透着一股子酒气问道。

        倪景兮环视了一圈,目光落在唐觅身上,她外套脱了只穿了里面的衣服,不过除了眼神迷离脸色酡红,倒是没怎么样。

        只是她看着唐觅那个样子,知道她肯定喝了不少酒。

        “接人。”倪景兮神色冷漠,直接走进来,将唐觅从椅子上拉了起来,“走吧,我带你回家。”

        谁知她们还没转身呢,旁边一个男人有些不满地站起来,连声哎了好几下,这才说:“我说这是怎么回事,一进门就把人拉走,怎么着咱们这个聚会是吃人呀。”

        倪景兮这态度叫在座的众人都挺不满意的。

        “把人灌成这样,你觉得呢?”倪景兮很少出席这种酒席,但是也知道酒桌上灌人喝酒的事情不是少数,甚至还有活活把人喝死的上了新闻。

        这男人不屑道:“我们灌她?你也不问问是不是她自己愿意喝的,她可是求着咱们灌呢。毕竟还等着我投资。”

        倪景兮看着他的嘴脸简直要作呕,哪怕是有钱人素质也有高低之分,有些人就是仗着自己的两个臭钱耀武扬威。

        “滚开。”倪景兮不想跟这种多说一个字,冷漠地呵斥道。

        男人本来就不是那种好脾气的,哪怕倪景兮长得再漂亮,这会儿被她落了面子,也是脾气暴躁道要发火:“你他妈还真的给脸不要脸了是吧。”

        他指着旁边桌上盛酒的透明小壶,冷哼:“今天你要是不把这个喝完,我让你走不出这个门。”

        男人一副这里就是我做主的狂妄气势。

        结果他刚说完,对面的倪景兮抬手拿起桌子上的小壶,抬手泼了过去。

        唐觅本来因为喝的太多,整个人都迷糊了。可是她模模糊糊地听到倪景兮在自己身边,此时她刚努力睁开眼睛,看见对面的人居然要抬手打倪景兮,一下暴怒了。

        她竟是一下又有了力气似得,直接扑过去:“你居然敢打我姐们,你找死啊。”

        连倪景兮都没想到一直没吱声的人,会突然暴躁起来,都没拉住,唐觅已经冲着人扑了过去。

        男人正要还手的时候,突然从外面又冲出来两个穿着黑衣西装的人。

        竟是一左一右地将唐觅拉了起来,然后又按住正要起来打人的男人。

        唐觅双腿有点儿发软,被倪景兮从身后扶住,又看着冲进来两个男人疑惑地问:“倪大人,他们是谁呀?”

        倪景兮想了下,心底有些猜测。

        或许这两人就是霍慎言一直安排在她身边保护她的,其实有时候她总会有身后有人跟着自己的感觉,但是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如今看来,她没多想。

        至于想要打人的男人个子矮这会儿又喝多了,一下就被制止住。

        “夫人,要不您先走,这里交给我们来处理吧。”

        其中一个黑色西装男转头说道。

        此时整个包厢里的人都看向倪景兮,出门还带保镖??

        然后唐觅用一种她以为的压低声音但是其实所有人都能听到的音量,说道:“景兮,这是你老公给你配的保镖吗?”

        倪景兮没说话,但应该是的。

        唐觅羡慕道:“专门帮你打架的保镖吗?”

        饶是从来淡定的倪景兮都愣住,不是,当然不是,什么专门帮她打架,她哪有那么多架要打。她是记者,她又不是打手。

        她从来不主动惹事!

        可是唐觅还在用一种极夸赞的羡慕口吻说:“好羡慕呀。”

        倪景兮:“……”

        作者有话要说:    倪大人:我脾气很好的,从来不主动惹事!!!从来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