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在线阅读 - 第50章

第50章

        倪景兮从外事处出来的时候,    脑海中还回荡着对方跟她说的话。

        “倪小姐,您父亲已经失踪六年,    按照正常的程序我们的建议是放弃寻找。”工作人员同情又不失无奈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倪景兮每年都会来一趟上海外事处,当初父亲失踪的时候,大使馆曾经连续一个月在以色列本地刊登寻人广告。

        可是杳无音信。

        当年没找到的人,过去这么多年,徒留下的也只有念想罢了。

        如今临近春节时分,    就连报社各个组的主题不是跟春节有关,    就是各种年终盘点。哪怕再怎么说年味淡了,    可是所有人都还是期待着春节这个阖家团圆的日子。

        倪景兮心底似乎再也升不起失望的情绪。

        曾经一年又一年的等待,    从得知爸爸失踪开始,就那样一天一天地盼着。

        盼着有一天父亲会敲响旧房子外的那扇门,    待她过去开门时,    他扬眉浅笑着说:星星,    是爸爸回来了。

        年终的时候不仅有年假更还有年终奖,    因此大家的盼头更足。

        相较于她们这样的普通小员工只盼着放假不同,霍慎言作为恒亚集团的ceo到年末的时候,    活动应酬简直是应接不暇。

        上海总部这边的年会是重头戏,    还有一些颁奖典礼,有些是政府办法的。

        什么年度经济人物,    优秀企业家奖项,霍慎言有些推拒不了的,也会选择参加。

        他虽低调但是网上偶有他的视频和照片,都是因为出席这些活动时被人拍摄到的。只不过今年不同于往年,    之前大家都以为他是钻石老王五,只要视频里出现他的画面,小姑娘们看见都会发出他少女心爆棚的尖叫。

        今年尖叫还是没缺少,可是大家又多了一份八卦的心思,都在猜测他会不会携手倪景兮在媒体前亮相。毕竟他们夫妻自从公布婚讯之后,除了当初那张发布的照片之外,偶尔会有路人偶遇他们时偷拍的照片。

        两人竟是从未在公开场合亮相过。

        企业家携妻子一同参加活动的事情并不少见,因此大家都期待。

        霍慎言本身就因为那张英俊的长相,被媒体称为最帅继承人,如今他的妻子倪景兮虽然不是公众人物,可是当初她第一次因为自己发表的文章爆红时,不少人在惊讶于她的才华时也惊艳她的长相。

        这对夫妻身上充斥着太多吸引眼球的元素,豪门继承人与灰姑娘的绝美爱情,俊男美女的一对儿神仙夫妻。

        两人再低调,都没挡住网友对他们的好奇。

        不过这些事情霍慎言都没让烦到倪景兮面前,他知道她性子低调,虽然身在新闻圈但没什么想要出人头地成名的愿望。

        这几天霍慎言连轴转地参加了几个宴会。

        今晚是国内顶级财经杂志办的颁奖典礼,因为这家杂志有政府背景,因此霍慎言没推脱受邀前来参加。虽然在场还有比霍慎言辈分大资历老的前辈,不过霍慎言依旧是全场关注的焦点。

        晚宴举行的地方是五星级酒店,金碧辉煌的大厅内,衣香鬓影不绝于眼。霍慎言跟人寒暄时,唐勉跟在身后,他手里捏着霍慎言的手机。

        此时手机一直在震动,唐勉低头看了一眼,随后又拿在手心里,不接也不挂。

        霍慎言虽然全程并未出现旁人那种开怀大笑之姿,不过他嘴角噙着浅笑,与人谈笑风生,虽没有过分热络却也不失礼貌。

        直到他将手里端着的酒杯放下,说了声抱歉退场去休息室。

        唐勉跟在他身后一直走到宴会厅外面,才开口说:“苏小姐打了六通电话过来,还有苏先生也打过。”

        他顿了下这才又说:“您父亲通过秘书通知我,让您今晚务必回一趟大宅。”

        霍慎言知道他们今天这么急切找自己干嘛,无非就是今天苏氏集团的董事会上居然没通过自家太子爷提名为执行董事的提案。

        苏宜蘅的哥哥苏靖轩是圈里出了名的二世祖,如今他爹想要扶持亲儿子进公司接班。

        按理说苏氏集团是苏家人的,太子爷想进公司当个执行懂事而已,还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可是坏就坏在,这次不同意的人是霍慎言。

        说霍家跟苏家是世交关系,真的是一点儿没虚夸。当初苏老爷子和霍家老爷子是一块打拼的关系,后来苏氏集团遇到困难四处寻找人投资救急的时候,霍家老爷子念在旧情给苏氏投资,这才将苏氏从破产的边缘拉了回来。

        从那时候开始,霍家手里一直有苏氏集团的股份。

        苏老爷子也一直没好意思回购,毕竟两家关系这么亲近。一直以来霍家也从未干涉过苏氏的内部经营。因此苏家人早就把霍家划分到自己家的阵营里头。

        苏靖轩之前在媒体上闹过几次事情,其他股东其实并不愿让他进入公司。

        苏家人虽然心知肚明但是仗着苏家对苏氏的掌控权,压根没把别人的反对放在眼里。但是他们怎么都没想到,霍慎言居然会在这种时候出来阻拦。

        苏家长辈也是一头雾水,还以为苏靖轩不知何时得罪了霍慎言。可是苏靖轩跟霍慎言压根不是一个圈子里的,哪怕两家是世交霍慎言也看不上苏靖轩的做派。

        苏靖轩被家里长辈骂到狗血淋头,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霍慎言。

        倒是苏宜蘅得知这件事之后,开始疯了一样的打电话给他。

        待刚到了休息室的时候,霍慎言的手机不响,唐勉的手机响了。他一看电话号码,虽然是陌生号,不过估计还是苏宜蘅找到他这边了。

        “接吧。”霍慎言淡声道。

        唐勉点头,把手机按下免提接通电话,此时苏宜蘅气急的声音已经传来了过来:“唐勉,慎言哥人呢?他人呢。”

        苏宜蘅极少会有这么失态的时候,但是这次她真的急了。

        霍慎言伸手接过电话,站在窗口,此时外面正是绚丽缤纷的时候,这家酒店临近外滩,从这里望出去正好能看见耀眼夺目的东方明珠灯塔。外面折射进来的五彩光亮打在他的脸上,明明那么热闹的光线,可是他脸上的表情依旧清冷如凌冬冰雪。

        透骨的冷。

        “是我。”霍慎言开口。

        苏宜蘅听着他冷静又低沉的声音,心底那股子又恼又气急的情绪一下溃散,哪怕在娱乐圈见惯了再多风浪的人此时也有溃不成声的趋势。

        她说;“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慎言哥,你怎么可以。”

        “你都不记得你对我的好了吗?我们小时候一起的时候,冬天在外面玩雪,亦琛他们都只顾着自己,唯有你看到我的鞋子湿透了,一路跑过去给我拿了新鞋子回来。”

        这件事虽小,可是却像种子般种在苏宜蘅的心底。

        别人都说霍慎言冷漠无情,可是她却觉得他心底肯定是暖的。

        她也一直以为自己会成为他世界里的那个与众不同。

        待世界冰冷,唯有待她温柔至极。

        可是最后他把他的温柔至极给了别人,她也成了他冰冷世界里的普通一员。这叫苏宜蘅如何能甘心。

        她喜欢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却被一个跟他认识只有几天的女人抢走。

        在第一次听到他们闪婚的消息时,苏宜蘅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三夜,她就那么一直躺在床上,实在累了就闭上眼睛。要是醒着的话就会睁开眼睛看着房间。

        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为什么不是她。

        她觉得这世上再也没有比她更爱霍慎言的人。

        从她还是个少女的时候,她就把他放在心坎上,小心妥帖地安置着。

        “宜蘅。”霍慎言喊了一声她的名字,声音并不算太过冷漠,他说:“这次确实是我给你的教训。”

        他坦荡承认阻止苏靖轩进公司,确实是因为苏宜蘅的原因。

        苏宜蘅明明心底早有猜测,此时听到他亲口说出来,不觉便要崩溃,心痛到恨不得自己立刻就死掉。她手掌狠狠插进掌心,保养得当又做了精致美甲的指甲疼的钻心。

        她森然一笑,声音里皆是悲凉:“你不觉得自己对我太残忍了吗?”

        “我早就说过,不要再找景兮的麻烦。对,你确实是没找她的麻烦,可是你调查她,居然还去动她身边的人。你觉得我对你残忍,可是你把一个女孩逼到走到无路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自己的残忍?难道别人的痛苦就不是痛苦,只有你的痛苦才是真的吗?”

        “所以这次只是一个小教训而已。”

        霍慎言既然已经做出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怕再跟苏家把脸面撕地更开。苏宜蘅做下的种种事实,难道长辈就真的一点儿不知情吗?

        苏家的长辈可是不止一次提出,想要两家联姻。

        他们受了霍老爷子的荫庇还嫌不够,如今更是想要让苏宜蘅跟霍慎言结婚,彻底把苏家和霍家绑死在一块。

        霍慎言在没遇到倪景兮之前,已经察觉到苏家的心思。

        其实那时候他已开始有些疏远苏宜蘅,他不想给她任何幻想,所谓的家族联姻他压根不会在意。

        如果有一天他要结婚,那么一定是找到了自己所爱的人。

        苏宜蘅已经颤抖到说不出话,她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最后她勉强开口说:“难道你就没有一丝…一丝喜欢我吗?”

        霍慎言在听到这句话时候,手指微顿,手机被重新拿回到他的耳边,他说:“宜蘅,我从未对你生出过一丝属于男女之间的感情。”

        他沉默了几秒。

        “如果是景兮的鞋子湿掉,我会背着她回家,而不只是回去给她拿鞋子。”

        因为知道一个男孩背女孩的动作太过亲密,因此他会跑着回去给她拿鞋却不会背着她。

        哪怕是年少时,情窦初开之际,他也从未对她生出过一丝情愫。

        倪景兮早就下班到家了,她知道霍慎言今天有个晚宴要参加,此时她正抱着平板电脑刷微博。不得不说,现在网友真的都是福尔摩斯。

        没一会儿居然真的就会晚宴内部照片流了出来。

        还有霍慎言跟人合影的照片,他站在人群中,穿着一身深蓝色带条纹的西装三件套,挺括笔直,显得整个人长身玉立谦谦君子。

        底下都是一片叫好的声音。

        倪景兮点击了保存,准备明早给外婆发过去。

        老人家如今有了个微信,虽然还用得不太熟练,可是那边的护工会帮忙。外婆还会跟她发发语音信息什么的。

        她总夸霍慎言这样俊的模样,穿衣裳也是衣裳架子。

        反正每次他们两人要是一块去看老太太,她总是盯着霍慎言左看右看,一股怎么都看不够的神态。

        别说,打小也是漂亮到大的倪景兮,都有点儿吃醋了。

        毕竟在比美这件事上,她还是第一次遇到了对手。

        倪景兮继续刷着微博的时候,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伸手去拿了起来。她看了一眼屏幕是座机号码,随后接通。

        “请问您是桑华年女士的监控人倪景兮小姐吗?”

        倪景兮:“我是。”

        她从未半夜接到这样的电话,此时心底一阵紧张。

        直到对方说:“之前桑华年在养老院昏倒,被送到我们医院,所以请您立即过来一趟。”

        外婆昏倒……

        倪景兮几乎是倒抽了一口气,在听清楚医院之后,挂断电话从床上下来。

        她几乎是在一分钟之内把所有衣服都穿上。

        等她要出门的时候,急急匆匆地开保险柜,带上一张卡。

        等倪景兮开着车出门之后,启动的车子刚出小区便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她知道这时候自己不能乱,也不能慌张。

        可是平时那么冷静的自己,此时满脑子都乱了。

        她好怕。

        ……

        直到她赶到医院的时候,等问清楚护士,才知道外婆已经被送到手术室内做手术。她赶到手术室门口的时候,养老院的负责人都来了。

        “倪小姐,今天晚上桑奶奶身体一直无恙,她是九点快熄灯的时候昏倒的。她一出现昏迷的现象,我们养老院的护工立即打了急救电话把人送到了这里。”

        哪怕知道倪景兮此时心乱如麻,可是本着对家属负责的态度,还是一五一十地介绍情况。

        倪景兮靠在墙边,终于忍不住开口:“请让我静静。”

        她深吸了一口气,总算憋住眼底的酸涩。

        ……

        唐勉是稍晚一点儿收到的消息,此时霍慎言还在宴会里面,可是他一秒钟都没敢耽误,立即走到霍慎言身边低语了几句。

        霍慎言毫不犹豫地站了起来,他找到主办方负责人,说了几句抱歉的话,立即退场离开。

        车子已经在酒店门口等着,霍慎言匆匆出门,连大衣都没来得及穿上。

        唐勉坐在副驾驶,回头看了一眼还是开口说:“霍总您别担心,老太太肯定能吉人天相。”

        这个点车流已经少了很多再加上司机太熟悉上海的路,竟是半个小时就赶到了医院。

        等他走到手术室外面的走廊,看到倪景兮面对墙壁额头顶着墙面那么站着。

        纤细的背影,那样孤绝。

        “星星。”霍慎言轻声喊了一句。

        倪景兮像是得到救赎般地转过身,在看见他的一瞬眼底泪意尽显。霍慎言阔步过去,伸手将她抱住,“别怕,我来了。”

        “慎言。”她轻声喊了他一句。

        许久,倪景兮从嗓子里挤出一句:“我外婆她昏迷了。我怎么办。”

        哪怕倪景兮从不迷信,可是连她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她亲人缘极浅薄。她出生时候祖父母便早已去世,之后外公去世。

        在她十岁时,母亲更是离她而去。

        在父亲失踪之后,这世上与她血脉相连的人,唯剩下外婆。

        她怎么能不怕。

        “我在呢。”霍慎言伸手轻抚着她的腰背,像是心疼极了,他声音贴着她的耳边,轻极了,却又那样坚定:“我一直都在呢,我不走。”

        直到许久之后她想起这一天时,都真的以为她抱住了自己的全世界。

        作者有话要说:    神颜哥哥好冷漠一男的呀,苏宜蘅在日常里找糖吃……

        结果他全给换成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