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在线阅读 - 第55章

第55章

        因为离星星很近,    可他想要离得近的是头顶的星星还是身边的星星。

        倪景兮望着他,眼睛轻眨浓密的长睫跟着颤了下,    在清冷的月光之下泛着隐隐水光,美地叫人心醉。

        倪景兮把脸转了回去,仰躺在椅子上望着头顶的星空,漆黑夜幕上那些密布的星辰如同随意散落在黑丝绒布上的璀璨钻石。

        突然间她有点儿不知道怎么开口。

        霍慎言此时也仰头望着天空,他也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悠闲的时刻,    只是安静地躺着,    身边是他心心念念的姑娘。

        他问:“这一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倪景兮被问的有点儿微微发愣。

        一年,    是整整一年。

        还记得她当初离开的时候是在六月底,    几乎是在外婆的葬礼结束之后,她就马不停蹄地准备出国的事情。

        那时候她觉得自己不想在国内多待一秒。

        一心想要走到更广阔的世界,    看看这个更大的天地。

        如今她真的看到了,    虽然她平时驻守在耶路撒冷,    可是她也跨国约旦河岸,    去过巴勒斯坦、进过约旦最大的难民营,甚至还跟着联合国的巡逻队伍一起走过戈兰高地。

        她见过这世间最苦难的一面,    在难民营里人们的生活已经不是生活。

        他们只是在生存着。

        于是她想了很久,    还是轻声跟他说起这一年来自己的经历,她把她看见的听见的都告诉他。

        原来这世上真的那么让人压抑的悲伤,    她只能成为一个旁观者,看不见摸不着。

        直到她说完之后,倪景兮看着他沉默地望着自己,她有点儿摸不着他的情绪,    轻声问:“你怎么了?”

        霍慎言突然笑了下,轻声说:“本来我一直在担心你,这里是以色列,纷争和战火从来没有停止过。你头也不回地走了,连一个消息都没给我发过。可是现在看来,你过的很充实。”

        何止是担心,曾经有一段时间,他总是在做恶梦,梦到她满身都是血。

        当噩梦惊醒的时候,霍慎言恨不得立即飞到这里,将她抓回去,禁锢在自己的身边,在他看得见摸得着的地方。

        即便她不快乐,他也只希望她能平安。

        倪景兮听着他话里的苦涩,低声说:“对不起。”

        “真的从来没想过跟我联系吗?”霍慎言偏头望着她。

        倪景兮真的愣住,想过吗?

        怎么可能没想过。

        第一次亲眼见到刚才在活生生的一个人,被打死在自己的面前时,倪景兮当时整个人都是颤抖的,她的胃在翻腾,吃下去的所有东西都吐了出来。

        鲜血淋漓的现场,惨绝人寰的叫声。

        等她回到自己的住处时,周围寂静一片,耳边仿佛还想着枪炮声,久久不能停歇。

        她把手机拿出来点开他的微信,手指死死地按住说话键。

        小声地喊他的名字,仿佛只有这样才能驱散脑海里的枪声。

        一遍又一遍。

        也是那次之后,倪景兮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其实她妈妈一直都有写日记的习惯,父亲出国之前,妈妈的所有日记都交给她保存着。

        她看着那一本又一本的日记,有种好奇妈妈写下这么多日记本的时候,到底是什么心情。

        如今当她将心底对霍慎言的思念,一字一句地写在纸上的时候,才有些明白妈妈当年的感受。

        倪景兮看着他轻声问:“你呢,你是怎么样的?”

        霍慎言垂眸。

        怎么度过没有她的生活对吗?

        工作,除了工作之外还是工作,就连萧亦琛偶尔找他出来喝酒,都被他拒绝。

        虽然对外宣布的是婚礼是因为景兮外婆的去世而取消,外人都能理解,可是却瞒不住家里的长辈。

        钟岚几次没见着倪景兮,直接去了家里,本来霍慎言并不想说这件事。

        在他看来,倪景兮迟早会回来的,即便她现在不回来,他也会把她找回来。与其告诉长辈,让他们平白担心,倒不如什么都不说。

        可是钟岚到了别墅里看了一圈,她心细登时发现了问题,倪景兮的私人物品几乎都不在,就算她真的像霍慎言说的那样,因为外婆去世心情不好出国散心,总不至于连东西都全部带走吧。

        她再三追问,霍慎言告诉她实话。

        当听到倪景兮父亲的失踪确实跟他有关系,钟岚愣了半晌,看着他:“你……”

        “你怎么能在这种事情上一直瞒着她呢。”钟岚最后说出的话,竟是偏着倪景兮的。

        她抬头叹了一口气:“她爸爸失踪对她来说打击多大你不知道吗?结果到最后发现你居然瞒着她这么重要的事情,你说她能不难过。”

        等她知道倪景兮居然去了以色列当战地记者,钟岚气到起身指着她鼻尖说:“慎言,我不管,反正你现在就去把景兮给我找回来。以色列那是什么地方,战地记者那是多危险的职业,还要我跟你说吗?”

        霍慎言知道钟岚的担忧,他内心何尝不担心着。

        怕她病了,怕她孤身在外被人欺负,更怕她那不怕事的性子,什么都冲在最前面奋不顾身的模样。

        于是他请了人暗中保护她。

        谁知还是出了意外。

        本来他这次的行程是要去欧洲,可临时还是中转以色列,谁知一下飞机就听到那边的听话。

        下午的时候他们本来是像往常一样跟着倪景兮,只是倪景兮是去加沙,他们不敢跟的太近,所以在回耶路撒冷的公路上离地极远。

        毕竟按照正常情况来说,这条路虽然安静却一般没什么大事。

        只是没想到这么巧倪景兮的车子抛锚,还又遇到了两个心怀不轨的人。

        保护她的人是跟回城的军队差不多时间赶到,不过因为军队那边已经停下处理,因此他们没有靠近。

        不过这件事确实是他们的疏忽,因此事情发生之后,立即报告给了霍慎言。

        他当时刚在特拉维夫的机场降落,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脸色都变了。

        虽然最后听到她没事的消息,却还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保护她的人在他进入耶路撒冷的时候告诉他,倪景兮刚从家离开,去了她偶尔会去的那个小酒吧,跟一群国际记者喝酒聊天。

        就这样他过去的时候,正好听到她对别人说,她的丈夫是个完美的人。

        ……

        此时倪景兮睁着雾蒙蒙地大眼睛,还在等着他的回答。

        霍慎言低声说:“一直在工作,还有顺手做了一次坏人。”

        说是坏人,倒也是的。

        倪景兮会知道这件事,苏宜蘅在里面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老孙早就告诉了他。霍慎言没有当即找对方的问题。

        一直到今年年初的时候,突然被曝出一个巨大丑闻。

        当红花旦苏宜蘅的亲哥哥聚众吸毒,被群众举报之后,警察当场人赃并获。

        苏家这个败家子在国外读书的时候就玩得很开,之前他都是在国外玩这些脏的,没想到如今胆子竟慢慢大了起来,在国内也开始吸。

        新闻一曝光,一片哗然。

        毕竟苏靖轩目前在苏氏担任着高管的职务,此事出来之后,苏家本来想要掩盖住,可是媒体那边发酵的太快。

        毕竟他可是苏宜蘅的亲哥哥,这样的新闻热点,友还有别人的功劳。

        倪景兮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他说:“你怎么那么坏。”

        可她一点儿都没觉得霍慎言这么做,有什么错。那个苏靖轩吸毒,举报他是人人有责。

        至于苏宜蘅,当初她存着什么样的心思告诉自己所谓的真相,他们谁都清楚她的目的。

        倪景兮不是个圣母,没大度到被别人伤害之后,还一笑而过安慰说自己没关系。

        不,她有关系。

        她看到苏宜蘅倒霉,她很开心。

        霍慎言见她笑的那么开心,突然起身靠近了过来,他的黑眸直直地望着她,深地仿佛看不见底,直到他声音低哑地问:“这么坏的我,你还要喜欢吗?”

        作者有话要说:    神颜今天撩了吗?又又又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