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在线阅读 - 第58章

第58章

        中东的阳光总是那样悠长热烈,    当他们的车子开往城外,准备往以色列的方向开去时,    在城市的一处,倪景兮看到一条极长极长的人群排成的队伍。

        她的脸颊忍不住贴在窗户上。

        队列的最前头是医护人员,这里是城市里的临时献血点。

        城中发生巨大恐怖袭击,初步报道的死亡已经人数已经超过四十人,而受伤的人更是在两百以上。

        这么大死伤程度,    不仅病院人满为患,    连血库都告急。

        本地人在看到政府的号召之后,    纷纷走上街头为他们的同胞献血。此时街头并不算安全,    毕竟谁都不知道恐怖分子还有没有下一次袭击。

        但是没有人会犹豫。

        此时排队的长龙不仅不见减少,反而越来越多的。

        倪景兮安静地趴在窗口看着外面的一幕,    终于她再也受不住地转过头,    不想去看这一幕。

        霍慎言的手掌搭在倪景兮的背上,    她双手捂住自己的脸颊,    身体一颤一颤。

        那是哭泣时带来的无法抑制的身体自然反应。

        “星星。”他低声喊道。

        倪景兮没说话,她的眼泪顺着的双手的缝隙不停地往下滴落,    这样的苦难她总是不忍。或许除了那些暴虐的恐怖分子之外,    都没人能够忍受。

        她只是心底觉得难过,为这些平民。

        明明他们都是这么善良的人,    同胞有难,第一次时间伸出援助的手,哪怕知道街头还存在着危险,依旧毫无畏惧地赶来鲜血。

        这样心存善良的人们,    应该生活在和平之中,享受和平。

        霍慎言轻轻地将她抱起揽在怀中,他安安静静地抱着她好几分钟,直到倪景兮心底掀起的那股巨大悲伤渐渐退散,这才又轻轻地在她后背上下抚弄了两下。

        他问:“心底好受点儿了吗?”

        倪景兮埋在他的怀里,虽然没动,但是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嗯’了一下。

        她抬起头,勉强想要扯出一个笑容,可是嘴角刚咧竟是眼角更加酸涩,霍慎言在她鼻尖轻刮了一下:“这种时候可以不用勉强自己笑。”

        倪景兮轻抽了下,望向他眼神有点儿迷茫:“慎言,我做的这些都有意义吗?”

        霍慎言微怔。

        倪景兮的话匣子如同被打开般:“这一年来,我不停地报道,我从来不退后。可是到头来我觉得自己做的一切什么都没能阻止。”

        这些恐怖分子依旧肆虐,他们依旧无视人类道德底线,做出这些丧尽天良的事情。

        或许这是什么战地记者最后都不得不对自己发出的提问。

        他们放弃自己国家平静祥和的生活,到这些陌生的国度每天都奔波在死亡线上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他们这么做真的能阻止战争吗?

        “景兮,你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这些战争或许并不会被你们所改变,可是如果连你们都不记录这一切,那么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会被世界遗忘。正是有你的存在,这件事才会在第一瞬间被全世界读知道。”

        霍慎言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他柔声说道:“别太过自责,我们每个人的力量都很渺小,可就是这样渺小的力量汇聚在一起,才能成为川流大海,从而彻底改变人类的历史。”

        历史的进程不就是被这么一点点地改变。

        倪景兮抬起头,耳边听着他平静又有力量的声音,像是被人用力地撞击到心房。

        终于她眼神中绽放出别样的光芒。

        她伸手抱住他,低声说:“慎言。”

        她想跟他说那么多,想告诉他所有,可是最终她还是想喊他的名字。这个男人从她认识他开始,就这样护着她支持着她。

        他们回到耶路撒冷的时候,已是晚上,整个耶路撒冷显得格外安静。

        在进城的时候,倪景兮接到乔穆恒的电话。

        乔穆恒神色凝重地说:“景兮,今天被袭击的地方是普通集市吗?”

        倪景兮一愣,有点儿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问,下意识地说:“当然是普通集市。”

        “半个小时之前bbc发表报道,但是报道里称被袭击的是贝鲁特真主党的军事要塞。”乔穆恒声音听起来格外很沉重。

        如果是军事要塞的话,那么这次袭击就是军事行动。

        这跟恐怖袭击可是彻底两回事。

        倪景兮心头掀起一阵怒火。

        军事要塞?

        她当下恨不得冷笑两声,她就在那个地方,她就在那个集市里,那里充斥着普通人的地方,怎么会是什么真主党要塞。

        倪景兮知道有些西方媒体的屁股就是歪的,但是她没想到连一向号称中立的bbc都会犯这种错误。

        她坚定地说:“组长,我的相机里有大量的证据可以证明那就是一个普通集市。绝对不是什么要塞。”

        于是倪景兮回到住处之后,东西刚放下,直接拿出自己的电脑和相机。

        她将相机打开往前翻,之前都是她拍摄的贝鲁特集市的照片,陈旧又有些异域风情的小玩意,将孩子抱在怀里的普通母亲。

        相机里这时的图片是那样祥和又美好。

        直到第一张充斥着鲜血的照片出现,这是恐怖袭击后的照片。

        倪景兮一张又一张地翻开过去,直到她终于找到了那张她想要的照片,周围已经被炸成一片狼藉,躺在地上浑身都是尘土和鲜血的小孩子,在军人赶到时的瞬间坚强抬起的那只小手。

        最终戴着军用手套的手掌跟小孩子的手掌拉在一起。

        倪景兮盯着这张照片看了许久。

        去他妈的要塞,这就是一场针对平民的袭击。

        最后倪景兮将照片上传到了自己在国外的ins、推特帐号还有国内的微博帐号,她本来想把这个关于父亲与孩子的故事告诉全世界,可是当上传的时候,她突然发现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

        那样无力又无奈。

        唯有照片,记录着一切真相,它会告诉人们,这里在发生着什么。

        她最终将这张照片命名为live。

        生存或者是活着,男孩的父亲用尽生命希望他的儿子活着,而小男孩在那个军人来救他的一瞬间努力张开手掌。

        倪景兮上传照片之后,又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她长出了一口气,一转头就看见坐在旁边椅子上的霍慎言正安静地望着她,倪景兮有点儿尴尬地眨了眨眼睛。

        她刚才太专心工作,居然都快把他忘记了。

        倪景兮突然问道:“你饿不饿?”

        他们为了安全起见,一路上回来压根没来得及吃晚餐。

        霍慎言想了下:“还真的有点儿。”

        倪景兮问道:“你想吃什么?”

        霍慎言想了几秒,说道:“面条吧,我让他们去问问酒店,这时候还有没有面条。”

        此时街面上的大部分店铺都关门了,更别说是中餐厅。估计也就是酒店的客房服务或许还能想想办法。

        谁知倪景兮突然笑了,她说:“问什么酒店,我就会做。”

        霍慎言是真的不知道她居然还会做这个,直到倪景兮从厨房里拿出一小袋面粉,她又找了个小盆出来,将面粉和水混合。

        接着她开始揉面,一点点地将面粉和水揉成一团。

        倪景兮遗憾地说:“我冰箱里的东西都没东西,之前要走一个月,所以我把冰箱都清空了。要不然我可以给你做一个西红柿鸡蛋面。”

        霍慎言看着她熟练的手法,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个的?”

        之前他们两人结婚,大部分都没在家吃饭,偶尔在家吃也是家里阿姨在做饭。两人都忙没什么时间。

        倪景兮想了下:“来以色列之后吧,你知道这里中餐很贵的,有时候实在想吃,我们都会自己做。”

        霍慎言眉头轻皱。

        倪景兮揉着面转头看他,见他这幅表情忍不住问道:“这是怎么了?”

        他轻轻靠近,身体几乎是贴着倪景兮。倪景兮耳朵根儿那处的皮肤几乎是感受到他的鼻息渐渐袭来,直到他压着声音问:“我不是第一个吃到的吗?”

        倪景兮手上的动作一顿。

        她突然有种熟悉的感觉袭来。

        直到霍慎言不紧不慢地说:“那你得补偿我。”

        倪景兮挣扎着想说不是,可是她实在张不开嘴来骗他。毕竟这一年同事们在一块,别人也会做饭给他们吃。只是做面食这件事上,她似乎比其他人学的都快。

        当她第一次做了刀切面给大家吃的时候,几个北方大男人差点儿把碗给吞了下去。

        她是南方人平常以吃米饭为主,所以面食即便她很久不吃都会很习惯。但是北方人不一样,面食是他们的主食,时间长了不吃就会抓心挠肺地想念。

        所以倪景兮学会做面之后,又在几个同事眼巴巴的期待之下,连包子这种高难度的面食都会做了。

        此时霍慎言说这话,她鼻尖轻嗅了两下,故意闻了闻:“我来闻闻,怎么有一股子酸味。”

        她是真没想到霍慎言连这个都要吃醋。

        可是她的话刚说完,霍慎言欺身靠近,他的手指尖捏住她的耳垂,软软的,嫩嫩的。

        动作太过轻柔,叫倪景兮痒得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直到霍慎言脸颊轻轻贴近,距离近到,倪景兮抬起眼时,轻颤的眼睫毛仿佛在他脸上轻轻刷了一下。

        他的手掌捏着她的腰身一侧,那么薄薄的一层衬衫,压根挡不住手掌心的温热。

        这么近的距离,倪景兮的呼吸都要静止。

        直到霍慎言垂眸望着她,下一秒,他的唇压在她的唇瓣上,倪景兮的手掌还压在面盆里,手掌一下将面团捏得死紧死紧。

        当他的舌尖轻抵开她的唇瓣,倪景兮下意识地张开唇。

        这个吻太过温柔,他一点点地描绘着她的唇瓣形状,可是陡转间又强势地顶开她的唇勾起她的舌尖。

        安静的夜晚,幽闭的厨房里,空气里仿佛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往上涨。

        那种快要被她溺毙的浓度,叫人有点儿喘不过气。

        直到他轻轻松开自己,嘴唇轻移到她的耳垂边,她以为下一秒他会咬她的耳朵,那样温热的气息侵掠下,她又忍不住往后缩。

        可是霍慎言却轻笑了一声,嘴角勾起,贴着她说:“尝出来了没?是酸的还是甜的?”

        倪景兮轻喘着气,恍惚间,只觉得脑海中仿佛炸开。

        这个人为什么总是能把接吻描绘地这么……

        倪景兮脑子有点儿懵,差不多停顿了那么好几秒钟之后,她的大脑似乎渐渐恢复到了正常的供血状态。

        刚才这人的一句话,差点儿把她脑子里的血液都抽干。

        她都不知道他怎么能这么撩人。

        倪景兮觉得她也不是没见过市面的人,可是每次他撩她的时候,似乎自己只剩下招架的能力,毫无还手之力。

        太不长进了。

        于是她迅速收拾起情绪,脸上做出云淡风轻的表情,一副我也很有见识的模样,淡淡说:“我要快点儿做面了,要不然我们都得饿肚子。”

        霍慎言干脆靠在旁边,这个厨房实在是太太太小了,他这么一个一米八五的大男人往这里面一站,有种整个厨房都笼罩在他的气场之中。

        霍慎言淡淡点头:“你继续。”

        倪景兮松了一口气,双手重新做好准备,继续揉面,谁知下一秒,男人嘴角微勾,透着一种意味深长地语气说:“可是你还没回答我呢?”

        倪景兮一瞬间有种爆炸的感觉。

        这次她彻底自暴自弃了。

        她恼火地盯着面前的面盆,眼睛都要射出火光,她愤恨地说:“甜的,甜的,甜的。”

        明明应该是甜蜜的话,可是她说出来有种气鼓鼓的架势。

        这次霍慎言再也忍不住,彻底笑出了声音。

        倪景兮扭头看这个罪魁祸首,结果人家扭头看过来的时候,倪景兮不想看他了,她有什么好生气的呢。

        反正最后她也还是斗不过他。

        不过这次霍慎言没再逗她,而是安静地看着她揉面。

        等了很久之后面条正式出锅,看着锅里噗通噗通沸腾的声音,倪景兮掀开锅盖时,水蒸气迅速地弥漫至整个厨房。

        两人将锅端到了楼顶上,还带了筷子和碗上来。

        这大概是霍慎言这辈子经历过的最简单的一顿饭,倪景兮拿起公筷挑起面,分成了两碗,因为没有找到勺子,最后还是他端起锅将汤倒进碗里。

        此时楼顶上依旧没有什么灯光,两人连彼此的脸都看不清楚。

        可是当第一口热汤面吃进去的时候,倪景兮虽然被烫地有点儿嘴巴疼,可是热流真的瞬间从身体的四肢百骸袭来。

        那种热乎乎的东西流进胃里的感觉,她从来不知道,幸福可以这么简单。

        倪景兮满足地捧着碗,望着霍慎言说:“其实这种地方也有这样的好处吧,现在连吃一碗面都会让人觉得幸福。”

        霍慎言望着她脸上的表情。

        许久他轻声说:“景兮,你现在开心吗?”

        倪景兮手里还捧着碗,低声说:“开心呢。”

        因为是跟你在一起,哪怕是在这个简陋的楼顶,吃着一碗连青菜都没有的白面,还是那么开心。

        第二天,倪景兮起床的时候,微信差点儿爆炸。

        这时候她才知道,原来她的那张照片live居然在上传之后一夜爆红,不仅是国内微博被转发了几十万,就连ins和推特上都转发量超过五十万。

        这样爆炸性地传播量,彻底让世人关注到了黎巴嫩的恐怖袭击。

        毕竟就在前一天巴黎也发生了这样的恐怖袭击,所有人都在为巴黎祈祷,为巴黎恐怖袭击里丧生的人们默哀。

        黎巴嫩的恐怖袭击就显得有点儿无足轻重。

        虽然这种说法很残酷,可却很现实。

        巴黎是个名满全球的大城市,至于黎巴嫩的首都贝鲁特只怕很多人连听都没听过。

        但是一张照片,让所有人开始关注这座城市里发生的事情。

        并不是什么军事要塞,也不是什么两军对垒,就是恐怖袭击,针对平民的惨无人道的恐怖袭击。、

        这张照片带来的影响力太过巨大,倪景兮这个名字在时隔一年之后,再次在国内掀起惊涛骇浪。

        她的微博从她跟霍慎言的婚姻曝光之后,再也没有更新过。

        这次是她婚后首次更新,但是谁都没想到会是这样一张照片。

        “我的天,倪景兮什么时候成战地记者了?”

        “呜呜呜呜,女神你要安全啊,请一定平安归来。”

        “之前看到很多国外记者的报道觉得很震撼,这次终于是咱们中国记者给我们带来震撼。”

        “女神,我不喜欢你老公了,我决定要喜欢你。”

        很多人都在惊叹,她居然愿意放弃国内优越的生活前往那样危险的地方,或许很多人都无法理解她的选择。

        但是此时看到,心底还是忍不住钦佩。

        因为有时候放弃比选择更难。

        不过相较于网上一大堆对她的钦佩,她的朋友们反而更多的是担心她的安危。

        华筝一大清早给她发了好几条语言,她声音有点儿难过。

        “倪大人,你一定要平安。虽然我觉得你这张照片特别好,可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平安回国。”

        唐觅也是跟华筝一样,对她的处境充满担忧。

        “倪老板,咱们工作室目前已经开始实现盈利,所以咱们不需要在那么危险的地方拼死拼活了,早点儿回国,等你一起分享我的劳动成果。”

        好在倪景兮此刻在国外,并不能感受到这种爆炸的感觉。

        不过她早上起床去了报社办事处的时候,一进门,已经在办公室的其他人同事居然站起来,竟是都鼓起掌。

        老白冲着她竖起大拇指说;“景兮,我就觉得你拍照比我厉害多了。”

        “你可别说这个话了,免得回头老大让你收拾收拾东西回国。”旁边的小宋年纪小,跟老白打闹惯了,笑呵呵地说道。

        没一会乔穆恒过来,他把倪景兮叫了过来,在听完倪景兮说起那张照片背后的故事时,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也是不太好受。

        哪怕记者见惯了这些,可是他们的心肠从未因此变得坚硬。

        相反他们依旧心存悲悯。

        乔穆恒告诉她,国内有几家媒体想给她做个专题报道,想采访一下关于战地记者的生活和工作。

        倪景兮轻轻皱眉,但是也没说拒绝。

        直到最后还是乔穆恒看着她的表情,问道:“景兮,你是不是有事儿要跟我说?”

        “乔组长,我过来已经有一年了,是不是可以轮换回国了?”倪景兮轻声问道。

        这一次乔穆恒彻底愣住。

        按照惯例她确实可以回国,只是之前倪景兮一直没提出,所以他没想到她会说这样的话。

        他说:“我能问问原因吗?”

        倪景兮想了想如实道:“是因为我的丈夫。”

        乔穆恒脸上露出些许惊讶,虽然他们都知道倪景兮的丈夫是谁,可这是她第一次提到她那个极有名气的丈夫。

        倪景兮望着他说:“之前我们有了一些误会,所以我想走得更远,努力看清楚自己的心。可是我在这里,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我不在意,我怕会因为我让他一次又一次深陷危险。”

        只要她还留在以色列,霍慎言就会一次又一次地来找,这次她在黎巴嫩,或许下一次她就会在另外一个战地前线。

        她知道以他的性子还是会义无反顾的来找自己。

        对,她没叫他过来,可是他来,是因为他爱她。

        所以她不能继续走下去。

        她不能自私地将一切都丢给他承担。

        乔穆恒冷静地望着她,终于点头:“我理解你的选择,景兮,不要觉得自己是个逃命,离开这里并不是胆怯。相反你很勇敢,能够清楚地做出选择,这也是一种叫人羡慕的勇气。”

        倪景兮看着面前这个她一直敬佩的男人,终于深深地鞠躬。

        她说:“谢谢你,学长。”

        半个小时之后,倪景兮的破车一路开到城中最为繁华的酒店,这是霍慎言下榻的地方。昨晚他并未留在她的家中,而是住在这个酒店。

        他告诉了自己他住的房号,虽然没有明说,可是倪景兮知道他在等着她的选择。

        如果她选择继续留在这里,那么下一次他还会来,一次又一次。

        倪景兮敲响房门,直到门从里面被打开。

        她伸手抱住霍慎言,脸颊紧紧地贴在他的颈窝处,“慎言,我知道我之前很懦弱,遇到事情选择了逃避,总是你一次又一次地包容我。”

        “这么不完美的我,你还愿意继续爱下去吗?”

        她抱着他的脖子那样地紧,直到她听到他的声音响起。

        “我爱你,从未变过。”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呜呜呜呜神颜,妈妈也爱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