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在线阅读 - 第60章

第60章

        自从霍慎言从以色列回来之后,    唐勉明显能感觉到自家老板的心情明媚,哪怕他平时还是淡然稳重的模样,    可不时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就连ceo办公室的几个助理都小声问他,霍总这几天是不是心情特别好。

        霍慎言不是那种虐待下属的老板,相反他挺宽和,只不过天生自带一种上位者的威严,没人敢在他面前造次。

        只是这两天唐勉又觉得霍总似乎有心事。

        按理说他不该多问,    但是有几次他又觉得霍总看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似乎有问题想要问他。

        可是每次他也没开口。

        弄得唐勉这几天都有点魂不守舍的。

        “唐勉。”在唐勉汇报完事情准备出去的时候,    霍慎言抬头望着他。

        唐勉立即敛眉安静等着。

        安静了几秒钟,    霍慎言拿着钢笔的手指在桌子上轻搭了下:“你谈过恋爱吗?”

        唐勉眉宇间划过那么几分尴尬。

        他说:“上大学的时候谈过,后来毕业的时候她去美国,    我们就分手了。”

        霍慎言仰靠在椅背上,    神态轻松似乎就真的只是闲聊:“之后你一直没谈恋爱?”

        唐勉沉默了,    哪里有时间,    他一直跟在霍慎言身边,以前霍慎言职务不算高,    他是项目经理自己就是组员,    什么事情都要亲力亲为。

        别说他,连霍慎言不都是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

        只是自家老板的效率太快,    直接找到了要共度一生的人,显得唐勉有点儿凄凉。

        霍慎言点点头,修长的手指尖在桌面上轻敲了下,这是他的小动作在思考问题的时候,    习惯性地这么反复又有节奏地敲桌子。

        他略想了下还是问道:“你之前谈恋爱的时候会吵架吗?”

        唐勉不知道霍慎言到底想问自己什么,总不会他突然心血来潮想知道自己上一段的恋爱究竟是怎么失败的吧。

        难不成霍总跟夫人吵架了?

        不过唐勉又觉得不太可能,霍慎言对倪景兮态度如何,他可是看在眼睛里。

        简直是怕捧在手心里化了含在嘴里烫着。

        太宠着了。

        “吵架。”唐勉点头。

        霍慎言登时来了兴趣,当然他表情挺淡定还是一副我就是随便聊聊天,你别在意的模样。可是他这种几乎不太会聊私生活的人,突然跟唐勉聊这种问题,本来就是不正常的事情。

        “你们吵架和好之后会……”霍慎言猛地拿起桌上放着的钢笔,明明张嘴问了,可是又有那么点儿犹豫。

        唐勉的好奇心都已经被他提高到了最高点,突然霍慎言挥挥手:“算了,你先出去吧。”

        真的,唐勉觉得他是用最大的克制才能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

        可他转身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又想到,作为一个助理为自家老板排忧解难,难道不是他的职责所在?

        所以他就算问出来,也不算是好奇心作祟。

        是他的职业本能驱使着他。

        于是唐勉顿住脚步回头问道:“霍总,您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想问我?”

        霍慎言沉默地看着他,终于还是问道:“两个人很久没在一起,重新在一起之后的话,是不是会有一段尴尬期?”

        唐勉彻底愣住,他问:“您现在看见夫人会尴尬?”

        他问的太过直接,有种直白到叫霍慎言都说不出话。

        这当然不是霍慎言的感受,对他来说只要倪景兮能够回来,那么一切都不会是他们之间的问题。

        只是他能感受到倪景兮身上的那种变化,不是说她对自己的感觉变了。

        就是他们分开有一年的时间,她习惯了没有自己的生活,如今突然让两人又恢复到从前那种夫妻的状态,确实有点儿太快。

        所以这几天霍慎言就是在考虑这个问题,他们之间的感情肯定没变,只是一年的时间空白并不是立即就能被填补的,需要做点儿什么来弥补这段失去的时光。

        说白了,他们之间缺少一个契机,把一切彻底翻过去的契机。

        霍慎言一向很有主见,他不是那种在爱情里需要求助别人的人。就好像有人天生就自带苏感,自动爱情博士学位毕业。

        可‘博士’偶尔也会有点儿失灵,比如现在,他不是迷茫而是在想用什么办法能够填补又不会特别突兀。

        此时唐勉说:“要不你带夫人去旅游?”

        或者送花,再不然买包?

        可是想来想去唐勉都觉得这不是倪景兮会喜欢的,他也觉得自己出了个馊主意,于是霍慎言挥挥手,让他出去。

        之前倪景兮离开的时候,霍慎言从没想过这种事情,因为他知道自己一定会把她带回来,她会回来的。

        现在她回来了。

        他反而有点儿辗转反侧,倒是不像他一贯的行事风格。

        直到在进门之前,那位他在网上找的咨询师还在给他发信息,只是霍慎言拎着西装进门的时候并没去看。

        他一进门,正好浴室的门也被推开,倪景兮走了出来。

        霍慎言的眼睛落在她身上,今天她穿的是一件吊带睡衣裙,领口松垮而且还是那种极深的v字型,被胸衣衬托成完美形状的白嫩胸脯,几乎一下扎进他的眼中。

        一个呼吸间,霍慎言觉得他所有的血液都冲到了某处。

        之前在车里他听着手机里这个自诩是夫妻关系专家的人说什么来着,要想夫妻关系和谐,最好带对方吃个浪漫的烛光晚宴,偶尔一束鲜花也是夫妻间的润滑剂。

        此刻,霍慎言觉得这个人说的都是狗屁。

        他几乎是一个箭步跨了过去,直接将倪景兮圈在自己的怀里,按在墙壁上。

        他垂眸看着她,她的皮肤是真的好,又白又细腻,他知道摸上去的时候触感会有多好,如同最顶级的丝缎般,柔滑细嫩。

        霍慎言的手掌握住她的腰身,这件吊带裙的布料实在是太薄,她又刚洗过澡,温热的体温隔着布料传递过来。

        下一秒,他微偏着头一点点地靠近她的唇,鼻翼间的温热呼吸相互交织着。

        终于他低头含住她的唇,牙齿几乎是瞬间咬住她的下唇瓣。

        大概是用了力道,她有点儿惊呼地张开嘴巴,霍慎言溢出一声轻笑,继而彻底吻住,舌尖探进去勾缠着她的小舌,嬉戏般地缠着,嘴巴里的空气都被吮吸殆尽。

        不过才片刻,倪景兮已经觉得有点儿缺氧。

        她忍不住往后躲,可是身后是冰冷的墙面,她的肩胛骨顶在墙壁上时,被冷地一激灵。

        霍慎言终于舍得松开她一点儿,他的嘴挪到她的耳边,先是舔了下她的耳垂,这才低哑着说:“抱紧我。”

        他的声音并没有刻意地压低,只是身体内部血液冲向某处,不得不压抑的声音。

        本来就性感的声线,这会儿更是好听到叫她忍不住抱紧他的脖子。

        霍慎言是将她抱进浴室里的,因为倪景兮刚洗完澡,浴室里热气还没彻底消散,整个房间里是那种透着潮湿的闷热。

        她被抱着坐在洗手台上的时候,刚坐下去就觉得屁股湿透了。

        倪景兮忍不住挪了下。

        霍慎言搂着她顺势看了过去,就见她坐着的地方本来是有水渍的,此时她浅色的睡衣裙上明显湿了很大一块。

        他低声问:“是不是不舒服?”

        倪景兮看着他,没说话,但肯定是的。

        果然霍慎言嘴角勾起:“要不脱了?”

        当他的手指勾住她左肩上的那根吊带,真的特别细特别细的一根,仿佛轻轻一扯就能断了。

        霍慎言没客气,他真的扯断了。

        男人在这件事上似乎总有点儿暴躁因子,他当然舍不得对她做什么,可是这么一件把他撩起火的衣服,不如撕了。

        倪景兮听到呲地一声声音,下一刻,她只觉得左边胸口处微凉。

        再低头的时候,左边的衣服已经被扯到腰腹间。

        这一瞬间的视觉效果,简直是爆炸。

        本来就穿着清凉把该露的地方都露出来的姑娘,此时身上如同只披了一块破布一样,霍慎言身体的反应是最真实的。

        他一抬头,正好照到身后的镜子。

        他仿佛看见自己的眼珠子都是红的。

        倪景兮低头看着他的鼻息都加重,之前什么想法都没有,此刻她脑海中就剩下一个念头,她和这个男人彻底地融在一块儿。

        所以下一秒她扯住他的衬衫领口,竟是将他拉着靠近自己。

        这次倪景兮主动将唇送上去,两人唇舌相交的一瞬间,她似乎能听到空气轻轻燃爆的声音。她双腿慢慢地勾住他的腿,轻轻地磨蹭着他。

        本来她不勾引霍慎言的时候,他就把持不住。

        现在她还刻意地蹭他,霍慎言身体处于着这一年来从未有过的灼热状态,他这次不用看镜子都知道他的眼珠子是真的红了。

        但是当女人要作死的时候,谁都拦不住。

        此时倪景兮似乎打定主意今晚一定要主动到底,于是她伸手去解他的腰带,男人的西装裤上的腰带扣是银质的,特别重。

        倪景兮的手搭在上面,几次都没找到准头。

        直到她猛地推开他的胸口,准备亲自动手解他的扣子,可是一低头,她看到撑起的小帐篷,那样肆意嚣张。

        倪景兮手掌顿住了。

        直到霍慎言拉着她的手,竟是亲手带着她的手将银扣打开,还贴着她的耳朵低笑着说:“学会了吗?”

        倪景兮脑子微微发懵的时候,她被霍慎言从洗手台上拉了下来。

        下一秒,她身上摇摇欲坠的吊带裙终于支撑不住,另一边的带子也被他扯断,这下彻底掉落在她的脚边。

        倪景兮的脚趾头微微蜷缩了下。

        之前倪景兮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床就在旁边,他还偏偏拉着自己进了洗手间。

        直到她被转了个身体,眼睛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和他的时候,倪景兮的呼吸似乎一下静止住。

        这他妈太欲了。

        镜子里的她是半裸着,虽然身上还有一件胸衣,可是此刻已经从后面被打开扣子。

        他的衬衫这会儿早已经脱了,不得不说这男人实在太有资本。他的肌肉不是那种很大块过分隆起的肌肉群,而是那种线条特别紧致流畅的肌肉。

        特别是腰间的腹肌,一块连着一块。

        霍慎言看了一眼镜子里,随后又低头看着她的脖子,倪景兮的脖子是那种特别修长纤细的,线条精致好看,此时微垂在他的眼前。

        他低头轻咬了一口,随后手掌从背后抱住她。

        她那么软,是真的软,浑身像是没有骨头似得,叫他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这样的肌肤相贴是会上瘾的。

        他的吻落在她的后背,一路蜿蜒而下,直到腰椎骨的最后一截……

        当浴室里响起极致的闷哼声时,本来潮湿闷热的环境此刻更加的灼热,两个人的身体仿佛要在这里融化。

        倪景兮浑身都是烫的,他的手指所在到的每一处都烫。

        可是她又那么柔软,软到将他彻底包裹住。

        直到那种轻闷地身体撞击声音彻底响起,一声又一声地在耳边回荡,那种说不出的羞耻感再次席卷上心头。

        倪景兮脚趾尖在半空中蜷缩起,又轻轻地松开。

        循环往复,乐此不疲。

        当饿着的人吃到第一口美食的时候,那么不到吃饱他绝对不会停止下来。

        可是倪景兮不知道这个吃饱的概念到底是什么。

        她瘫软在床上的时候,累到连手指尖都不想抬起,她的眼皮是耷着的,只要给她一秒钟的时间,她会立即入睡。

        霍慎言似乎还没安睡的心情,他餍足地躺在她的身边,并没有再摆弄她。

        只是安静地看着她睡颜。

        倪景兮是趴躺着,头发盖在小脸上,黑发不仅把脸颊衬地特别白皙细腻,还显得特别小,霍慎言居然最后忍不住拿手在她脸上比划了下。

        真亏倪景兮这会儿睡着,要不然她真会觉得要么是自己眼花了,要么是他疯了。

        可是霍慎言不仅没疯,还特别开心。

        最后他轻轻捏住她的手掌,将人抱进自己怀中。

        这一刻的静谧,他愿意用一切来守住。

        清晨,哪怕窗帘遮盖地再严密,可是窗帘狭窄的细缝里还是露进来一点点光亮。倪景兮翻了个身的时候,就感觉腿边有什么东西是热乎乎的。

        睡着的时候总是会追寻热源,所以她不仅没离开,反而挤了过去,似乎想要贴的更近。

        霍慎言就是这么被弄醒的,他低头看了一眼,然后下一秒他动了。

        倪景兮是被硬生生闹醒的,她是真的累。

        还是那种一大清早眼皮都睁不开,谁敢吵醒她她就要打死对方的累,但是霍慎言捏着她的手腕,亲了两下,她没什么反抗的力气只能一个劲地往后躲。

        最后她彻底被闹醒。

        倪景兮这人吧,骨子里头其实有一种逆反心理。

        她真的醒了之后不仅没拒绝他,还拉着他一阵闹腾,最后是双脚勾缠不让他离开。等到这一场彻底的酣畅淋漓之后,倪景兮抬眸朝床头看过去,那边有个闹钟,方便早上起床看时间。

        不错,八点半了。

        倪景兮窝在被子里,竟是挑衅般地朝闹钟抬了抬下巴:“你要迟到了。”

        霍慎言这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有点儿哭笑不得道:“你就是为了这个,才缠着我的?”

        要不然呢。

        她反抗是反抗不了的,只能在别的地方找回场面吧。

        最后霍慎言摇摇头,他将被子拉过头顶,低声说:“那你要不要试试让我彻底旷工一次?”

        恒亚集团霍慎言,出了名的工作狂。

        所以要不要试试让他矿工一次?

        倪景兮:“……”

        她怎么都觉得这句话听着哪儿哪儿都不对劲呢。

        作者有话要说:    神颜:我觉得星星跟我有距离了

        各种专家咨询……

        最后神颜:哦,做一顿就好了!!!!

        星妹呀,你就让神颜哥哥彻底矿工一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