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在线阅读 - 第64章

第64章

        房间里那种沉闷的气氛,    搅得倪景兮心脏都在抽痛。或许真的经历了太多之后,她此时眼睛红透了,    却没有落泪。

        她缓缓地走到倪平森的身边,伸手搭在他的膝盖上轻声说:“爸爸。”

        倪平森此时已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看着倪景兮声音低哑:“你是星星?”

        这一句话明明那么普通。

        就是那么几秒钟而已,倪景兮本来只是红通通的眼眶突然蓄着眼泪。她偏头看向别处,不想让倪平森看见自己落泪的模样。

        她努力睁大眼睛,    不想让眼泪掉下来。

        直到她伸手捂了下眼睛,    手掌心几乎是在一瞬间湿润。

        她不想表现的那么脆弱,    在这之前她已经经历了太多,    她应该更坚强一些,最起码她不哭的话,    或许倪平森不会更内疚。

        可她还是没忍住。

        不管她是十八岁还是现在的二十六岁,    在倪平森面前,    她永远是那个有点儿倔强却又需要保护的小姑娘。

        过去这么多年,    她把自己包装成钢筋铁骨密不透风的模样,仿佛谁都不能伤害她。

        她不需要被保护,    哪怕是最开始在霍慎言身边的时候,    她都表现的那么强大。

        但在看见倪平森的时候,还是不一样的。

        因为他是爸爸呀,    是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并且一直为她遮风挡雨的人。顾明珠去世之后,倪平森几乎是又当爹又当妈一手把她带大。

        曾经她对他那么那么地依赖。

        “别哭了,对不起,    是…是爸爸对不起。”倪平森看着她内疚地说道。

        这么多年来没有人照顾她,她自己是怎么过来的,这个问题倪平森想想都觉得难过。

        倪景兮摇摇头,她微抿着嘴想了下才问:“您怎么会从以色列到这里的?”

        越南跟以色列之间几乎隔着大半个亚洲,难怪霍慎言派人在中东各个国家怎么都找不到他。这几年霍慎言光是为了找他,不知花费了多大的人力物力,一度让倪景兮都觉得绝望。

        毕竟这么人海里捞针的方法还是没找到,那么结果并不会太好。

        没想到最后居然是在离中国这么近的地方找到了他。

        倪平森微怔了怔,这才缓缓说:“我是被库尔德武装从恐怖分子手里救了下来的,那时候柳荟……”

        他沉默了下,似乎不知道怎么解释柳荟的身份,其实也很简单。

        只是他不懂这种时候怎么跟倪景兮开口。

        而倪景兮也默契的没有问,而是说:“您被救出来的时候已经失去记忆了吗?”

        倪平森点了点头。

        他记忆的最开始是在一个破旧的小医院里,那时候柳荟已经在他的身边,她一直在照顾他。

        柳荟告诉他,他们是一起被恐怖分子抓去的,之前一直被关起来。

        没想到几个月之后,库尔德武装打败了这些恐怖分子,不仅把他们的地方占领,更是解救了很多被抓住的外国人质。

        当时倪平森受伤很重,身上几乎都是外伤,在被俘虏的期间他一直遭受虐待。

        几乎是奄奄一息的状态。

        倪景兮听到这里,忍不住问道:“为什么您当时没有联系中国大使馆呢?”

        那时候大使馆一直还在找他,甚至还发布了悬赏,只要能够提供他的线索就能拿到一笔数目不小的钱。

        如果他当时能够立即联系大使馆,哪怕他失踪不记得自己的姓名身份,大使馆也会将他送回上海,回到家人的身边。

        倪景兮的这句话叫倪平森陷入了沉默之中。

        为什么不去中国大使馆呢,因为柳荟告诉他,她就是他的家人,既然家人已经在身边,他还需要找什么家人呢。

        那时候在医院里的时候他什么都不记得,只有柳荟还记得,所以她说的话他丝毫没有怀疑过。

        哪怕是在今天之前,他都从来没有怀疑过。

        倪景兮看着他的沉默,已经猜到了一些问题。这么多年只要他能走进任何一个国家的中国大使馆求助,那么他都会很快被确认身份。

        可是他没有,不是他不想,是因为他身边有人骗了他。

        “你是不是从来没向大使馆求助过?”倪景兮轻声问道。

        倪平森伸手捂了下自己的脸,几乎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何止是没有。当初他们在医院的时候,库尔德人打算为他们联系中国大使馆。

        可是当天那个医院起火,倪平森几乎是被柳荟拖着跑出了医院。

        她说是恐怖分子又打了过来,她要带他离开。

        那时候医院一片混乱,倪平森压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就被柳荟带着跑了出去。那段日子真的太苦了,两人没钱也没有身份。

        倪平森觉得他们随时会死掉,可是最后居然撑了下来,而且还越来越好。

        最后他们决定偷渡离开中东,去欧洲和美国的船票都太贵。叙利亚战争之后,整个中东陷入巨大的难民潮,无数人想要逃离这个漩涡。

        因为他们是黄皮肤的人,所以最后两人决定前往东亚,来越南的船票是最便宜的。

        他们攒了很久很久才有了这笔钱。

        之后到了越南,两人因为没有身份,只能打零工。直到倪平森发现自己很有财务方面的才能,他曾经猜想过自己没失忆之前或许是个会计师。

        因为他帮助过一个唐人街极有身份的人,两人渐渐在这个地方站稳了脚跟。

        最后不仅有了身份,还有一个小小的店铺。

        此时倪景兮问他的时候,倪平森再次陷入长久的沉默之中。

        为什么没有求助,因为有人不希望他去求助。

        倪景兮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爸爸,我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可是现在我既然找到了您,我希望您能跟我一起回中国。那里才是我们的家。”

        倪平森抬头,眼神里充满了迷茫。

        在今天早晨之前,他还在想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好,是不是应该盘一个更大点儿的门面做生意,可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希望考虑一下。”倪平森想了许久还是说道。

        倪景兮并没有立即逼他,她知道现在做的每一个决定都很难,毕竟在这之前他的生活是在越南,况且他现在的生活里还有了别人。

        但是倪景兮还是说道:“我知道我应该心存感激,因为您还活着。可是我又没办法心存感激,因为你有无数的机会可以跟我们团聚。外婆直到临终前,还在叫着你的名字,她都没有办法见到你最后一面。”

        这是外婆的遗憾,也是倪景兮的遗憾。

        倪平森走后,老孙送她回去,霍慎言回到房间,看见倪景兮站在窗口看着楼下。其实她并没看见倪平森离开,只是站着发呆。

        “跟爸爸聊的怎么样?”霍慎言走到她的身边,揽着他的肩。

        倪景兮回头看着他,回身抱住他的腰,似乎在寻求温暖。她有点儿累,是那种不知如何是好的累。

        过了许久,她抬头看着霍慎言说:“爸爸这么多年没回家,你觉得是意外吗?”

        霍慎言垂眸,他的眼睛是真的好看,瞳孔极深又深邃自带漩涡般,将人要吸进去。

        他摇头低声说:“不觉得。”

        因为理由太简单了,倪平森只要去一趟大使馆,那么他很容易能够回家。

        他问:“你打算怎么办?”

        “我想带爸爸回上海。”这是倪景兮最大的目标。

        霍慎言看着她心烦意乱的表情,低头在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下,似乎在安抚她,待他问:“你是担心那位柳小姐?”

        霍慎言看人一向很准,哪怕他只见过对方一面,却印象很深刻。

        她身上有一种市侩的精明,并不算惹人厌,但是如今情况复杂。他并不觉得倪景兮乐于见到她跟着倪平森一起回上海。

        此时倪景兮点点头,但是她沉默了下,低声说:“可是慎言,这是爸爸的人生,这七年多来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从一无所有熬过来的。这个柳荟在我这里无法原谅,因为是她才让我外婆到临终的时候,心底都带着遗憾。”

        “你知道吗?如果她在七年前能把爸爸送回来,我会跪下来谢谢她。但是现在不行。”

        有些事情哪怕她没有看到真相,可是猜也猜得出来,她不知道柳荟为什么一直拉着倪平森不放手,但是如果不是她从中作梗,倪平森不可能这么久都不回来。

        可是她再不喜欢这个柳荟,也无法代倪平森做选择。

        因为这是她父亲的人生。

        霍慎言伸手抱住她,低声说:“星星好像真的长大了。”

        倪景兮抬头,本来还有点心烦却又被他这话说的笑了下,好奇地问:“这样就长大了,那我以前会怎么样?”

        “冲过去揍她一顿?”霍慎言还真的思考了会儿,认真地说道。

        倪景兮看着他,平静地说:“嗯,其实我真的很想这么干。”

        她这性格真的不适合纠结,一般来说,对于这种一团乱麻的事情,倪景兮最擅长的就是直接全部割开。

        如果是以前,或许她真的会强行让倪平森跟自己离开。

        可是现在,她必须尊重倪平森自己的选择。

        哪怕他真的选择让柳荟跟他一起回上海,倪景兮或许都不得不接受。

        可是倪平森会吗?

        倪平森下了车之后,老孙目送着他进了饭店。此时饭店的卷帘门半关着,看起来今天不打算开门做生意的样子。

        倪平森弯腰钻进去的时候,店里因为光线不足,显得格外阴沉。

        一个客人都没有。

        柳荟坐在一张桌子上,面前摆着几碟冷菜,还有一壶酒,居然是一瓶茅台。倪平森走过去的时候,她已经喝的面色酡红。

        在抬头看了他一眼之后,柳荟单手托着腮,另外一只手指了指旁边的凳子。

        “坐呀。”

        倪平森慢慢坐了下来,桌子上还有另外一个酒杯,柳荟拿起酒瓶的时候,手掌都在颤抖,她刚要倒酒,突然酒瓶被倪平森拿了过去。

        他说:“别喝了,你喝多了。”

        柳荟笑了起来,她的笑容极尽妩媚,一颦一笑都透着柔媚。

        她突然摸了下自己的脸,笑着说:“我打小就长得好看,真的,在我们那边是出了名的美人胚子。所有人都说我长得这么漂亮,长大肯定能嫁个好人家。”

        说到这里,她突然自嘲地笑了起来。

        穷人家的女孩长得漂亮,还真不是什么好事情。

        她十六岁的时候就不上学了,父母张罗着想给她介绍对象,彩礼要的是真高,一口价十八万。这在他们那边是天价的数字,可是再小的地方,有钱的总是不少。

        这么明码标价的卖女儿,总会有人想要看看到底得多漂亮,才敢把自己卖的这么贵。

        直到一个又一个来相看,父母还在左挑右选的时候,柳荟受不了了。

        最后她一个人偷跑了出去,刚开始的时候是去广州打工,后来又辗转好几个地方。

        直到她遇到了自己第一个喜欢的男人,喜欢是真的喜欢,可是对方穷啊,实在没钱。她父母咬死了十八万的彩礼钱,一分钱都不少。

        对呀,她是可以不经过爹妈同意直接结婚。

        可是她这个念头刚起,她妈直接喝了药被送进医院里。因为这笔钱是她弟弟未来结婚的老婆本,要是她拿不回这笔彩礼,那就是让她父母去死。

        柳荟说着的时候,朝倪平森看过去,媚眼如丝。

        她轻笑着说:“你们这样的大城市人,应该理解不了我们那种愚昧的地方吧。”

        倪平森安静地望着她,眼神温柔。

        柳荟被他的眼神看得实在熬不住,或许这就是她死也要抓住他的原因吧。在那么地狱一样的俘虏营里,只有他跟自己是同一肤色,况且他那么温柔,哪怕挨打也要帮着别人。

        都说人性本恶,那样地狱般的地方更是能把人逼疯。

        可是她没疯,因为他始终在护着她,安慰她。

        明明他跟她什么关系都没有,可是她听着他说起上海,说起他已经去世的妻子和女儿,都觉得那么温暖。

        他说自己一定要活着出去,因为他女儿还在上海等着他。

        那时候柳荟是真的羡慕,世界上总是有那么多不公平的事情,她一个活生生的人被父母逼着要彩礼,最后只能跟男朋友到中东打工。

        结果到了中东之后,男友居然因为受不了苦,怂恿她嫁给一个中东富豪。

        柳荟长得是真的极漂亮,一眼就被对方相中。

        于是最后她确实答应嫁给那个富豪,哪怕对方家中已经有好几个妻子又怎么样,她要钱,她只要钱。

        至于前男友做着的梦更是可笑。

        他居然指望自己从那个富豪手中拿到一笔钱,然后再跟他私奔回国。柳荟想想都觉得真他妈可笑,她也笑自己居然瞎眼到觉得这种人是真爱。

        之后她在中东暂时定居了下来,可惜好景不长,在一次旅行中她居然被绑架。

        她所谓的丈夫压根没有拿钱来赎她。

        就是在这样的绝望,她在俘虏营里认识了倪平森,明明一样都是被绑架的人,他却一直在安慰自己,保护自己。

        这样的男人,柳荟怎么能不爱他。

        她以为全世界的男人都是一个德性,不管是她的前男友还是所谓的丈夫,都自私到叫她作呕。

        可他真的不是。

        关于她的身世这是倪平森第一次听说。

        从前她从来不说,他也不问。

        如今反而毫无顾忌地说了出来,柳荟似乎觉得痛快极了,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待她一口喝完之后,倪平森望着她。

        他说:“你知道我有个女儿吗?”

        “知道。”柳荟毫不犹豫地说道。

        倪平森眼睛里闪过一丝悲痛,果然哪怕就是再欺骗自己,事实也是那么残忍。

        他终于下定决心般开口:“那你是故意不让我回国的吗?”

        柳荟看着他,像是笑了可是眼睛又含着泪:“你没失忆的时候,我曾经问过你,为什么你妻子去世那么久还不再娶呢。你告诉我说,你要一辈子都守着她,绝对不会再娶。因为这是你答应你和女儿。”

        “我本来没有那么大的奢望把你留在身边,可是我们被救了出来,你还失去了记忆。所以我起了贪恋。”

        柳荟望着他的眼睛,终于极温柔地喊了一声:“平森,你都知道人的贪恋可以多么强大。我在你身上体会到了我这辈子都没体会过的温暖,所以我想要把你留在身边。”

        从她记忆开始,她就不仅仅是个人,她是父母养大了要彩礼给弟弟娶老婆的工具。

        她以为自己可以挣脱原生家庭,寻找幸福,可是她遇到一个又一个更加自私的男人。她从来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可以有一个人是可以没有利益关系对另外一个人好。

        所以她起了贪心,她想让他永远留在她身边。

        倪平森望着她,眼神里除了悲伤之外,并没有别的。

        终于柳荟受不了似得站了起来,她问:“你为什么不生气,为什么不骂我,说我恶毒该死,居然起了这种歹毒的念头,只把你留在身边,根本不顾着你家人的感受。”

        倪平森还是不说话。

        “你骂我呀。”终于柳荟哭喊了出来,“我就是个狠毒的女人,只考虑我自己,从来不考虑别人。你这么骂呀。”

        可是不管她怎么说,倪平森始终没有开口。

        她终于彻底的绝望崩溃,因为她知道,她知道他的选择了。

        “你是不是……”柳荟看着他,像是克服了极大的艰难,她终于问出口:“是不是不打算要我了?”

        这次倪平森没有再沉默。

        他说:“柳荟,我女儿来接我了。”

        “你说你有贪恋,或许人都会有吧。可是你知不知道我失踪的时候,我女儿多大?她那时候还没到十八,是刚上大学的年纪。她妈妈很早去世,我又失踪,她外婆还瘫痪在床,你能想到我女儿过的有多辛苦吗?”

        她才十八岁而已,所以你说你有贪恋,你有没有想过我的女儿她过的有多辛苦。

        我的星星她有多辛苦。

        作者有话要说:    爸爸以后都疼星星,星星不苦呜呜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