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在线阅读 - 第66章

第66章

        倪景兮握着手里的刚从冷柜里拿出来的瓶子,    手掌心里沁着微微凉意。

        虽然心底安慰自己没关系,就当是听一段霍先生的前尘往事,    可是没有前尘也没有往事。

        他只有她。

        倪景兮朝左右看了一眼,此时整个便利店并没有什么客人,他们站着的冷柜旁边正好有一排货架,把收银台那边的视线也挡住。

        她眼疾手快地踮起脚尖,直接对准他的唇亲了一下。

        霍慎言看着她迅速亲完之后,    退后好几步,    似乎生怕被人看见似得。

        这明明是有证在手的一对夫妻,    硬生生被她弄出了几分偷偷摸摸的味道。

        倪景兮站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    本来冰凉的手心渐渐升起了温度,连手里拿着的矿泉水瓶子也有点儿烫手。

        她赶紧撇来脸,    拧开瓶盖直接喝了一口。

        没一会,    两人慢悠悠地往酒店逛,    此时已经到了傍晚时分,    天气并不如他们刚出来时候那么炎热,偶尔还有一丝凉风吹在身上。

        整个城市里透着一股慢悠悠的气息。

        霍慎言偏头看着挽着自己手臂的倪景兮,    低声问道:“要不要再逛逛?”

        倪景兮摇了摇头,    揉了下眼睛居然有点儿疲倦的样子。其实想想也是,昨晚从霍家大宅吃完饭出来,    刚到家霍慎言就接到老孙的电话。

        从上海到胡志明市,明明才过了一个晚上而已。

        倪景兮又觉得时间好像被无限拉长,这一天那么漫长。

        特别是跟爸爸聊完之后,过去的时光又重新充斥在脑海中。

        爸爸的七年。

        她的七年。

        想要聊的太多,    却有好多又没办法说出口。

        霍慎言也注意到她的倦容,想起她昨天夜里在飞机上,今早又去那边等倪平森,确实没有足够的休息时间。

        于是他直接拉着她的手腕:“走吧,回去休息。你昨晚就没睡好。”

        倪景兮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回了酒店,倪景兮又去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在床上躺下之后却一直没睡着。直到霍慎言进来的时候,她还是睁着眼睛。

        “睡不着吗?”霍慎言低声问她。

        倪景兮没动,只是眼睛安静地望着他,黑黑的大眼睛里透着一股楚楚,霍慎言禁不住心疼,在床边蹲下手掌轻抚着她的长发。

        “景兮,或许这世上总有那么多不如意。”霍慎言低声说,他知道这一天里倪景兮承受着巨大的难过,没人能帮她,就连他都不可以。

        毕竟在倪平森失踪的那几年里,咬着牙拼命坚持下来的人是她。

        哪怕就是霍慎言也来的太晚。

        没人体会过她面临最难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的绝望,所以他现在只能陪在她身边,却不能代替她承受这一切。

        倪景兮眨了下眼睛,轻声说:“只是不小心被我遇到了而已,对吧。”

        霍慎言这一刻是真的要心疼疯了。

        世界上这么多的不如意,凭什么他的星星就要承受这么多。

        霍慎言轻轻地靠近,额头轻触着她的额头,声音格外软和地说:“以后我会替你挡住所有的不如意。”

        这是我的保证,也是承诺。

        倪景兮轻轻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眼睛里有一股狡黠的灵动:“这可是你说的。”

        仿佛是她骗到了他一样。

        霍慎言的鼻尖顺势在她鼻尖上蹭了下,声音低哑着说道:“嗯,是我说的。”

        就在此时,突然门铃声响起。

        倪景兮耳朵微动了下,居然一下掀开被子起身,她甚至连旁边地上的拖鞋都没来得及穿上,直接赤着脚踩着冰冷的地板走了出去。

        等她到了门口的时候,手掌搭在门把上,或许外面只是客房服务或者是酒店的工作人员……

        倪景兮深吸了一口气,把手被往下压了过去随后门被顺势拉开。

        门口倪平森拎着一个极简易的包,就那么站着,在看见倪景兮的一瞬间,倪平森似乎还有些不太好意思,他冲着倪景兮笑了下。

        “星星。”他知道这是倪景兮的小名,所以下意识地喊了一声。

        倪景兮站在原地愣了足足好几秒钟,突然扑过去抱住倪平森,她趴在他的肩头声音带着近乎更咽地说道:“爸爸,谢谢你。”

        谢谢你能回来,谢谢你愿意为了我能回来。

        哪怕是她内心也曾在忐忑过,如果是曾经的倪平森,倪景兮会毫不犹豫地相信他会愿意放弃全世界选择她。

        可是现在呢,她的爸爸失去了关于他们的所有记忆。

        过去的七年多里面,他的家人是另外一个人。说是血脉相连的妇女,可是如果没有记忆的话,她对他而言仅仅只是一个见了一次面的陌生人。

        所以终于还是谢谢您,愿意选择我,这样毫不犹豫的。

        倪景兮在门口抱着倪平森,霍慎言在身后站着她赤着的脚,一脸无奈。

        好在最后还是倪平森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咱们先进去吧。”

        倪景兮也有点儿不好意思,往后退了一步把门口让给倪平森,结果倪平森低头看了一眼,微有些无奈问道:“怎么鞋子也不穿?”

        听到这句话,霍慎言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开口:“我现在去拿。”

        他转头回了卧室赶紧把床边的拖鞋拿了出来,刚才倪景兮是穿了一下没穿进去,干脆直接赤脚跑了出去。

        等霍慎言把拖鞋拿出来的时候,倪景兮已经在沙发旁边坐下。

        他直接走过去把鞋子放在她的脚步,低声说:“先穿上。”

        倪景兮点了点头,乖乖把鞋子穿上。结果她一抬头发现对面的两个人都盯着她的脚看,一时有点儿尴尬地蜷缩了下脚趾头。

        倪平森朝倪景兮看了一眼之后,又看向旁边的霍慎言。

        他心底有种无奈地感觉,真是有种做梦的感觉,一转眼不仅有了个女儿,居然还有个女婿。

        “爸爸,你吃饭了吗?”倪景兮立即问道。

        这会儿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刚才很累没胃口吃东西,如今倪平森来了,她整个人精神也好了起来。

        这大概真的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倪平森摇了摇头,倪景兮提议道:“要不我们一起吃点儿东西?”

        她仔细地看了一眼倪平森的表情,想了想他现在心情想必也并不轻松,小声问道:“酒店餐厅里的东西还算不错,我们去吃点儿吧。”

        倪平森笑着点头。

        于是他们一起去了楼下,并且给倪平森也开了一个房间,之前倪平森在越南拿到了合法的身份。

        倪景兮看着他身份证明上柳森的名字,眼眸微缩了下。

        不过到底没说话。

        等他们到了三楼的餐厅里,服务员将他们引至靠窗的位置,三人分别坐下。窗外是胡志明市的夜景,灯火虽通明却远比不上上海的璀璨。

        “这里虽然不错,可是我觉得还是比不上上海。”倪景兮把视线收回来的时候,轻声说道。

        倪平森转头看了一眼,神色平静轻声说:“当然,那可是上海。”

        倪景兮想了下说道:“爸爸,我们明天还需要去一趟中国大使馆,我想先恢复你的身份,这样才方便出关。”

        倪平森也同意,毕竟他不是柳森,而是倪平森。

        如今的这个身份证明虽然是真的,但终究像是套上了一个虚假的壳子。

        现在他要打破这个壳子重回做回自己。

        倪平森突然有些自嘲地笑道:“爸爸现在连买张机票的钱都没有。”

        他是真的说到做到,把一切都留给了柳荟。至于柳荟也并未真的狮子大开口要五百万,最终她还是沉默地看着倪平森收拾行李离开。

        倪平森只拿了几件换洗的衣服。

        在他临走的时候,柳荟拉着他的手臂,不说话但也不想让他离开。

        但是最终倪平森还是拨开她的手掌,转身离开。

        这一顿饭大家都比较沉默,毕竟这么多年不见,不管是倪景兮跟倪平森,还是霍慎言与倪平森之间都充斥着陌生和疏离。

        时间带来的疏远,一时之间谁也找不到更好的拉近距离的时间。

        直到倪平森抬头朝霍慎言看了一眼,开口问道:“你跟景兮是什么时候结婚的?”

        霍慎言立即说了个时间。

        倪平森点点头,低头吃饭的时候,像是又想起来什么似得,立即抬起头问:“你今年多大?”

        这个问题叫倪景兮和霍慎言同时停下了手中的筷子。

        倪景兮转头看着霍慎言,显然他表情也有些说不出是震惊还是什么的表情。

        直到他沉着声音说:“我今年三十三岁。”

        倪景兮抬手捂了下嘴角,这才挡住自己憋着笑意的表情,她怎么从霍慎言的口吻里听出了几分委屈呢。

        对面的倪平森点点头。

        本来他已经垂下头吃饭,结果最后像是没忍住似得,又抬起头霍慎言。

        “你比景兮大了七岁。”

        虽然这是一句陈述句,但不管是倪景兮还是霍慎言都从里面听出了不满。

        霍慎言深吸了一口气,所以他结婚前没经历过的老丈人的挑三拣四终于在今天到来了吗?

        倪平森已经相当于直接嫌弃霍慎言年纪大。

        倪景兮再也憋不住,在笑出来之前把头撇向窗外,其实越南的夜景也还是挺漂亮的呀。

        他们在越南又多逗留了两天,因为需要确认倪平森的身份。虽然大使馆这边也觉得他的经历太过传奇,但是最后还是给予了最大的帮助。

        至于他曾经偷渡来越南的事情,大家只当是形势所逼,并未给予追究。

        到了第四天的时候,他们终于踏上了回上海的行程,这次霍慎言的私人飞机停在机场里等着。

        他们直接从贵宾通道进入停机坪。

        待上了飞机的时候,倪平森明显有些惊讶。

        等进入飞机内部之后,饶是倪平森这种自觉淡定的性格都有大开眼界的感觉,宽大的机舱内,不仅有几个足可以任意自由躺着的座位,后面还有卧室。

        至于什么洗手间更不是那种寻常飞机里憋屈的小隔间。

        飞机上还有专门的随机人员,他们一上飞机之后,就有人端了水果茶点过来。

        倪景兮之前也不是没乘过霍慎言的私人飞机,只不过她和霍慎言都不喜欢别人打扰,上机之后除非他们按服务铃,机组人员才会出现。

        结果今天她们格外殷勤的呀。

        此刻倪景兮跟倪平森坐在一起,隔着一个通道是霍慎言的位置,没一会儿机组人员又走了过来,不过这次怀里是抱着一叠杂志。

        对方恭敬地放在他们面前,微笑着说道:“为了让您在枯燥的旅途里打发时间,我们特地准备了一些杂志。”

        倪景兮一低头看着杂志封面上,男人英俊又骄矜的面孔,那样耀眼夺目。

        这一刻倪景兮都要为霍慎言鼓掌了。

        多么低调又不刻意的方式啊。

        这真是一下子就让老丈人知道,他家里真的有矿。

        作者有话要说:    倪平森:一个年纪很大的女婿

        看到杂志封面的时候,倪平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