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在线阅读 - 第74章

第74章

        倪景兮把车开到家门口的时候,霍慎言站在院子里,    看起来是在等他们。直到倪景兮把车停好,    她和倪平森推门下车。

        霍慎言看着倪平森有些泛红的脸颊,    关心问道:“爸爸,    您没事吧?”

        “没事儿。”倪平森摇摇头,这几杯酒顶多让他有些微醺,    醉是肯定不会醉的。

        倪景兮伸手想要扶着倪平森上楼,谁知他却摆摆手,    轻笑道:“这点儿酒可没让你爸爸喝醉,    我先上楼洗漱,    你们也早点儿休息。”

        倪平森说完,直接进了家门。

        霍慎言和倪景兮两人站在原地,目送着他上楼。待他的身影消失时,霍慎言侧头看着倪景兮,轻声开口问:“你跟爸爸聊的怎么样?”

        之前倪景兮故意给他打了个眼色,    显然是想跟倪平森单独聊聊。

        倪景兮长舒了一口气,    无奈道:“什么都没说,我看爸爸挺累的。”

        霍慎言微沉默了下:“你打算跟爸爸聊什么?”

        倪景兮本来还盯着房子的方向发呆,    被他这么问,    愣了一瞬:“你不知道?”

        “你跟我说过?”霍慎言微挑眉。

        倪景兮反思了那么几秒钟,她好像确实是没说过。不过柳荟出现的太意外,    今晚又忙着吃饭她确实是谁都没来得及告诉。

        她表情挺淡然地说:“我今天看见柳荟了。”

        霍慎言抬起头看了过来,    眉头蹙起,有那么一瞬间的疑惑:“柳荟?”

        直到下一秒他意识到是谁的时候,    登时表情出现那么几分紧张:“她怎么会在上海?”

        关于倪平森的这段感情过往,霍慎言并不好参与太多。毕竟他只是女婿,搀和老丈人的感情事总有那么点儿尴尬。

        本来以为倪平森离开越南的时候,已经处理妥当。

        没想到柳荟居然追到了上海,霍慎言脸上微沉:“她没对你怎么样吧?”

        虽然霍慎言从未跟对方接触过,可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柳荟给他的观感并不是很少。如今她还穷追不舍来了上海,直接找到倪景兮,显然是还不想放弃。

        倪景兮摇头:“她说想见爸爸,但是爸爸并没有跟她见面的意思。”

        霍慎言眉头从方才到现在没松开过,本来轻松的表情如今也显微有些凝重,女人偏执起来实在是有些可怕。光是柳荟为了把倪平森留在身边做的这些事情,足可以证明她是个不达目的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人。

        “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霍慎言轻声说。

        倪景兮立即摇头:“算了,这是我爸爸的事情,我不能把你牵扯进来。”

        霍慎言这样身份的人足可以在媒体和大众的关注下,平时足够谨言慎行。她不能在明知道到柳荟有危险的情况下,还让他介入。

        可是她说这句话反而让霍慎言没那么开心。

        他垂眸望着倪景兮,声音有些低:“我们之间还用得牵扯两个字吗?”

        有点儿太生分了。

        倪景兮怔了怔,这次她没回避,直直地抬起头看着他:“慎言,就像你永远都第一时间保护我一样,我也想保护你。我不想你跟任何流言蜚语牵扯在一起。”

        她不想让霍慎言牵扯到这种情感纠纷里,九点档的狗血八卦是很多媒体都热衷的。

        或许是她做媒体人时间久了,总怕会出现万一的情况。

        单单是倪平森和柳荟的事情,没人会过关心,如果是霍慎言岳父的桃色绯闻,只怕会引起八卦揣测。

        倪景兮希望是她自己想得太多。

        霍慎言低低地叹了一口气,他是真的没想到倪景兮是这种想法,就好像他本来以为可以当她遮风挡雨。结果这姑娘却先站在他的身前,毫不犹豫地说,没事儿,我也想保护你,就像你为我做的那样。

        他伸手将倪景兮拉进自己的怀里,待他几乎将她包裹在怀里的时候,低声说:“感觉到了吗?”

        倪景兮微愣,感觉到什么?

        他刚才抱着她的动作那样轻柔小心,是温柔吗?

        倪景兮有些犹豫了下,突然霍慎言微偏头,嘴唇几乎是擦着她的耳朵低声说:“我的肩膀是不是比你的宽很多?”

        倪景兮是窄骨架,身材纤细,此时正好被霍慎言抱在怀中。

        此刻她听到霍慎言的话,有点儿想笑,他就是在说这个吗?

        可是下一秒,霍慎言轻舒了一口气,声音沉沉地说:“让肩宽的先挡在前面。”

        空气中有那么几秒钟的安静。

        特别安静。

        然后倪景兮爆笑了出声,她真的没想到霍慎言的情话这么别具一格,她下巴抵在他的胸口,抬头望着霍慎言轻笑道:“霍老师,您现在说话真的越来越风趣了。”

        霍老师?

        霍慎言对于她的称呼有点儿发笑,于是他弯腰倾身覆在她耳边,低声问道:“要不要霍老师教教你?”

        倪景兮瞪大眼睛。

        她怎么在这句话里听出色情的味道……

        倪景兮被霍老师一番激烈且不可描述的教导之后,再也无力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昏昏睡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早上去上班的时候,霍慎言目送着她离开之后,上了自己的车。

        霍慎言刚坐定便开口说:“唐勉。”

        唐勉坐在副驾驶上立即回头。

        霍慎言:“你现在帮我去查一个人。”

        待霍慎言说完名字,他继续道;“去查查看她什么时候来的上海。”

        唐勉点头,表示即刻会去看。不过他随后面带忧虑地说道:“霍总,今天您需要跟律师团队开会,欧盟对于恒亚集团的诉讼应该很快会提起。”

        霍慎言靠在车背上,随着恒亚集团在欧洲业务的扩展,他们已经拿下了至少20个大合同,早已经把竞争对手抛在脑后。

        可是恒亚集团也并非一帆风顺,如今随着恒亚集团在欧洲的攻池掠地,年初时美国已经各种彻查恒亚在美国的业务,并且声称恒亚有危害国家安全的嫌疑。

        在半年前欧盟更是对恒亚集团发起垄断调查,彻查恒亚集团在业务过程中,似乎使用不正当竞争手段。

        如今调查还在进行当中,恒亚集团也一直有一个庞大的律师团队在应对。

        霍慎言;“我知道了。”

        到了公司之后,差不多十点钟,律师团到了公司,秘书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大办公室,很快霍慎言出现在办公室里。

        众人起身的时候,他微微颔首:“大家坐吧。”

        很快,会议正式开始,这次参加会议不仅有霍慎言还有欧洲公司的执行总裁,以及总部的几位资深行政副总裁,多是跟欧洲业务有联系的几位。

        随着会议的越发深入,众人的脸色越发沉重。

        显然就目前来看,最坏的情况是欧盟很可能会让霍慎言出席特别听证会。

        霍慎言一直默不作声。

        此时倪景兮还完全不知道这些事,她忙完早上的工作之后,宋雨拉着她出去吃饭,“景兮姐,食堂的饭菜虽然好看,不过常常吃也很腻,咱们去吃重庆小面吧。我跟你说哦,这家的小面真的特别好吃。”

        倪景兮一路上都在听她夸赞这家重庆小面多么的好吃。

        直到两人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刚转弯,倪景兮往旁边扫了一眼,突然看见不远处正闪躲在树后的人,脸色一沉。

        随后她轻笑了下:“你先去店里,我碰见一个熟人去打声招呼。”

        宋雨四处看了一眼,路上都是行人看不出来谁是倪景兮的熟人,不过她也没多问,笑着挥挥手直接先走了。

        倪景兮一开始没动,等她走出去好远之后,才抬脚往另外一边走。

        直到她走到那里,看着柳荟,直接拖着她到了旁边的路边。

        “你到底想干嘛?跟踪我?”倪景兮笑了,她没想到柳荟居然真的这么死不悔改。

        柳荟低声说:“我没有。”

        “那你想干嘛?打算一直这么盯着,然后知道我父亲在哪儿?”倪景兮冷笑了一声。

        柳荟突然抬起头看着她说:“你想没想过你爸爸其实就是一直碍于你,才会放弃我?你根本就是在阻止他的幸福?他已经守了那么久,难不成你还要他下半辈子也一直守着一个已经去世十几年的人吗?”

        倪景兮气-->>

        笑了,歪了下头冷漠地看着她:“所以你是想告诉我,你们之间是真爱?让我成全你们吗?”

        柳荟眼巴巴地望着她。

        倪景兮声音极淡地说:“欺骗得来的东西,迟早要还回去。”

        柳荟嘲弄地望着她,点头:“对,我是欺骗了他,可是我也爱她。倪景兮,你知道我是怎么跟你爸从中东那样的地方攒到钱去越南的吗?”

        倪景兮安静地望着她。

        “我能从那种吃人的地方活下来,你以为我真的怕了你吗?要不是你是平森的女儿,你以为我会这么求着你吗?”柳荟闭了下眼,“所以别逼急了我,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可是你不一样,你有这么好的工作这么美满的家庭。”

        柳荟像是想到一个特别好笑的事情:“你嫁的男人还那么有钱,你几乎拥有了一切,你为什么不能平森还给我?你为什么不能,你为什么要这么自私,自私!”

        说到最后时,柳荟的情绪像是失控一般,连声音都猛地拔高。

        柳荟大概也觉得自己最后情绪失控的太厉害,她别开脸看向另一边,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起伏的胸口渐渐舒缓了下来。

        倪景兮看着她的表情,并不再是冷漠,反而是可怜。

        当人在彻底无计可施的时候,都会以为自己的发狠逞凶会迫使对方屈服,可是却不知道这是彻底暴露了自己的弱点。

        她什么办法都没有,只能威胁自己。

        倪平森决定收回对她的爱,柳荟清楚也知道这一点,她一直觉得是倪景兮在从中作梗想要破坏他们。

        她下意识地把所有罪过都让倪景兮背上。

        对,倪景兮是那个坏人,是那个拆散他们的人。

        他们只是被拆散的。

        倪景兮深吸了一口气,她觉得自己又浪费了时间,因为跟柳荟说任何话都是多余,她点点头:“如果下一次,我再看到你在我报社周围出现,我会立即报警处理。”

        说完她转身离开。

        可是她走了几步之后,柳荟像是喃语般在后面:“你会后悔的。”

        倪景兮没再管她,直接离开。

        不过等她到了小面馆的时候,宋雨已经将东西点好,放在桌子上等着她。见她过来,挥挥手笑道:“景兮姐,你来的好巧,正好老板把面端了过来。”

        倪景兮笑了下,但是心里还想着柳荟的事情。

        自从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她不可能生不出一点儿警惕的心。

        别人或许不知道,可是倪景兮这种在中东待过的人就明白那里在历经战火和宗教战争之后,到底有恐怖。刚才柳荟有一句话最让她心生警惕,她说是她带着倪平森离开了中东。

        不管她用什么方法离开,这个女人都极厉害。

        或许她在倪平森身边的时候被他软化,哪怕依旧美丽却并不再有毒,可是当倪平森离开之后,她心底暗藏着毒素渐渐重新涌现。

        倪景兮对她不得不防着。

        等到吃完饭之后,倪景兮抽了个空给唐觅打了个电话。

        等唐觅一接通,她就问:“你有认识的人是做私家侦探的吗?”

        唐觅愣了下:“私家侦探?你要调查谁?”

        此时唐觅心底有个不妙的想法,难不成倪景兮是要调查……

        之前倪景兮没跟唐觅说过柳荟的事情,毕竟这是她父亲的私事她不想四处宣扬。可是她身边唯一能信任并且人脉广的只有唐觅。

        她简短的把柳荟的事情说了一声。

        唐觅几乎是一边听一边气到破口大骂,等倪景兮终于说完,她也是再也克制不住心底的洪荒怒气:“这女人是脑壳子有问题吧,疯劲儿真是够了。她有什么脸面到你面前来说三道四?现在,是叔叔看清楚了她的真面目,要跟她一刀两断。她不会还觉得是你在中间挑拨离间吗?”

        “你真聪明。”倪景兮真心实意地夸赞道。

        唐觅气到骂了一句脏话。

        她说:“没事儿,这事包在我身上。反正咱们也不对她做什么,最怕的就是她对你做什么。”

        千万别招惹偏执的人,因为正常人完全不知道她们疯起来会是什么样子。

        有太多的例子摆在倪景兮面前,她不得不对唐觅生出警惕。

        可是她没想到的是,自己的担心居然完全是正确的。

        午后的咖啡馆里,四周的座位完全没有人,只有角落的桌位上有两个人。温棠笑着将面前的三明治往对面推了推,柔声说:“你还没吃过饭吧,先吃一点儿。”

        可是对面并没有动。

        温棠嘴角微弯,露出更温和的笑容:“我刚刚也给你看过我的证件,我真的是新华社的记者。只要你有困难,我一定能帮你的。”

        “真的吗?”对面的人终于缓缓开口。

        此时倪景兮如果在的话,一定会诧异这两人为什么会凑在一起,因为坐在温棠对面的人就是柳荟。

        这会儿的柳荟完全没有了往日里的美艳。

        她看起来有些憔悴面色也有点儿苍白,素着一张脸,有点儿像是没什么见识的模样。

        她小心翼翼地望着对方,轻声说:“你说你真的能帮我?”

        “当然了,前提是你得告诉我,你跟倪景兮是什么关系?”温棠好奇地说道,她诱哄似得说:“我也是记者,可以尽一切可能帮你的。”

        其实昨晚这个女人拦着倪景兮车子的时候,她正好也出门取车,看得清清楚楚。本来以为只是个爆料者,没想到今天她又来了,而且倪景兮对她的态度很怪。

        所以在倪景兮离开之后,温棠故意靠近柳荟,想要套套她的话。

        没想到这个女人还真的不简单呐。

        此时柳荟将自己的包端放在腿上,一副紧张又不安的模样。最后她还是低声把她和倪平森的关系说了出来。

        最后时她有些情不自禁地捂着脸:“我真的只是想跟她爸爸在一起。”

        温棠目瞪口呆,完全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能听到这么一段堪比电视剧的故事。

        她突然兴奋到无与伦比,开口的时候说话险些磕巴:“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柳荟点点头。

        温棠突然开口说:“你愿意让我把你的故事写出来吗?或者你愿意当着镜头的面把这件事说出来吗?”

        她似乎生怕柳荟不同意,说道:“你跟她爸爸可是夫妻,你们这是被无辜拆散。如果你不想面对镜头,我可以让人把你的脸挡住。但是你需要提供给我一些你们生活在一起的证据。”

        “这样就可以帮我吗?”柳荟抬头看着她问道。

        温棠立即点头:“当然,肯定可以。我们前期可以拿这些证据跟她谈判,如果她还是这么阻止你们,你可以面对镜头说出你的故事。”

        如果倪平森仅仅是倪景兮的爸爸,或许并不会引起多大关注。

        这种家庭伦理纠纷,顶多上上什么老娘舅那种节目。

        可是倪景兮是霍家的儿媳妇,霍慎言的妻子,所有人都会睁大眼睛看着这个八卦,而倪景兮最终将彻底抬不起头。

        她会丢尽脸面。

        温棠越想越觉得开心,她倒要看看她倪景兮以后还有什么脸面跟她斗。

        不过温棠也不蠢,她的身份压根不可能在这件事上出面。但是她当记者这么多年,认识不少狗仔队不说,甚至连营销号也有。

        就看有那些是要流量不要命,敢在这件事上爆料的。

        温棠跟柳荟联系格外密切,直到几天后,两人又见了一面。

        倪景兮看着面前的照片,这是私家侦探拍摄的。柳荟租了一间短期公寓,她没有朋友,平时也不出门。

        而唯一一次出门见人,被侦探全部拍摄了下来。

        “这两人居然能搞在一起,你说这个温棠她是不是一心想找死?”唐觅简直是气笑了,她拿到照片的时候,都觉得可笑。

        倪景兮点点头:“我会处理的。”

        唐觅好奇的说:“你要怎么处理。”

        倪景兮窝在沙发上,轻声说:“你知道吗?我以前总觉得做事不要太绝对,总要留一线。”

        唐觅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

        她有吗?

        “现在我不想了。

        “因为有些人真的很想找死,我得满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