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天下藏局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要回头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要回头

        话音刚落,我迅疾化掌为爪,往她喉咙掐去。

        聋妈脸色大惊。

        但让我预料不到的是,她竟然不躲,反而用凌厉无比的指甲向我眼睛凶狠戳来。

        她这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我若掐住她喉咙。

        她必戳瞎我的眼!

        无奈之下,我只得迅疾回撤,手刀去斩她的手。

        她回手疾退,一脚朝我狠踹。

        我也抬起脚,与她硬生生地对了一脚。

        聋妈吃力,被我的脚力给震的踉跄退后了七八步,身躯靠在了墙上,大口喘气。

        她的身手并不亚于王叔!

        我心中大急,冲了过去,抬手想捏开她的嘴巴,但嘴里面的东西已经被她吞下了肚子。

        那绝对是药,可以让自己快速死去的药!

        我震惊无比,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聋妈神色却还是那样的淡定,竟然笑了,冲我竖起了大拇指:“小伙子,眼光毒辣、脑子好用、身手一绝,不愧是四君家后人!”

        我惊惧道:“聋妈,你……”

        聋妈罢手制止道:“这药,在赌坊一见到你们的时候,我就已经吃下去了。现在不过是加了一点量,让我走快一些、痛苦少一些而已。”

        “老陆已经说了,作为护宝红花,绝对不能知道四君家的秘密。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在新任家主解开秘密的那天,我就应该到棺材里去。”

        讲到这里。

        聋妈口中开始不断往外溢血,神情显得极为痛苦。

        陆岑音惊叫着,跑过去抱住聋妈,语无伦次:“聋妈,我们去医院……我们现在去医院……”

        聋妈掏出了身上的手帕,擦掉了嘴角的血,紧紧地拽住了陆岑音的手,强忍着身躯的痛苦。

        “丫头,去医院没用……”

        “聋妈一身爱干净、爱漂亮,你别拉我去医院,让我体面的走!”

        “你们来的时候……我已经看过了,没人跟着你们。但你们绝对不能久留,千万别让人发现你们已经拿到了麒麟玉佩!”

        陆岑音脸色蜡白,已经彻底失声:“妈……”

        聋妈闻言,神情无比满足地笑了,温柔地摸着陆岑音的头发:“乖孩子……”

        “我的后事,已经全交待好了,你们千万不能再来处理。”

        “听话,快走啊,快走啊……”

        陆岑音已经哭得不行。

        我强忍着胸腔涌出的悲伤和恨意,拉起了陆岑音,往外走去。

        聋妈身躯在剧烈地颤抖,但她却拿起了床头的镜子,为自己一丝不苟地梳着头发,将嘴角不断涌出来的血抹干。

        尔后。

        她咬紧了嘴唇,不让血再溢出来,无比安静地坐在了床头,脸上带着慈祥的微笑,向我们招手作别。

        就像一位素净慈祥的老太太,向自己子女寻常告别。

        聋妈是对的。

        麒麟玉佩被找出。

        对老司理来说,这是惊天的大事。

        我不知道我们身后到底还有没有尾巴。

        但如果此事泄露出去,整个陆家将陷入血雨腥风,陆岑音的安全没任何保障。

        现在最好的办法。

        就是将聋妈当成天地中之间不曾存在过的人,渺无声息地来、默然无言地走。

        让这段秘密永远隐去。

        “孩子们,江湖路远,大胆向前,不要回头……”

        聋妈在后面轻轻地讲了这么一句话。

        陆岑音哭着停下了脚步。

        我一咬牙,拉着陆岑音快速出门,离开了小巷子。

        ……

        一切才刚刚开始。

        江湖不是绣花睡美人,没有温良恭俭让。

        我终于明白九儿姐为什么要反复让我体验死亡的感觉了。

        单单扯出老司理这个线头。

        花老头、许清、宋掌柜、聋妈……

        一个个不断离去。

        四君家之事。

        无论听起来多么匪夷所思,但它确实存在。

        作为四君家的传人,不管是基于飘渺不可探抓的万古文脉佛天珠,还是切肤之疼的父母血仇,若继续与老司理同顶一片烈日、同呼人间空气,将会是我毕生之耻。

        不洗刷,将无颜面屹立天地间。

        现在的情况,一切全聚焦于女疯子陆小欣。

        老司理曾在陆家安插了两个人,陆小欣与宋掌柜,一个目标是夺取麒麟玉佩,一个目标是阻止别人夺麒麟玉佩。

        如今,宋掌柜已死。

        只有找出陆小欣,才能揪出隐藏在背后的老司理!

        从渡口回来之后,陆岑音就病了。

        高烧不退,梦呓胡话。

        对这个原来梦想只是板桥闲趣公主般的女人来讲,最近所发生之事,对她的冲击实在太大了,肩上突压而上的重担,她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

        肖胖子已经出院,小竹从胡三秒那里撤回。

        我们均在等。

        等魏峰、马萍、秃鹰哨,这三方一旦任何一方传来了消息,我们将立即行动。

        但陆小欣的消息没等来,却等来另外一件事。

        马萍电话里约我见面。

        她告诉我,经过之前的全力斡旋,她已经与索命门的一位堂主见了面。

        这位堂主卖了马萍极大的面子,破例同意小竹脱离索命门,但必须按照老江湖规矩来办。

        具体是什么规矩。

        马萍在电话里面没说。

        在金陵大酒店一个包厢见了马萍之后,马萍让身边的人全出去。

        马萍丢了一支烟给我,开门见山:“这周礼拜五,那位堂主会来金陵。上午九点,约在芙蓉庄园与你见面。”

        我问道:“什么规矩?”

        马萍回道:“三大规矩,肩扛黄金万两、手执投名命状、脚踏刀山火海。若全完成了,可将小竹这丫头的骷髅牌交给他们收回,从此不再有任何瓜葛。若完不成,踏进芙蓉庄园的双腿留下,你带着骷髅牌,被人给抬出去。”

        我:“……”

        马萍解释道:“几乎没人从索命门脱离过,这堂主之所以答应这事,我算是找了惊天关系。所以,我对他们提出的三大老江湖规矩无法了解,龙门阵到底怎么摆法也无从得知。”

        我问道:“萍姐老江湖,与他们也多有接触,可有猜测?”

        马萍回道:“有!所谓黄金万两,估计就是钱,但会非常多。投名命状,依我看来,他们可能会让你赎一做一,或者派其它棘手任务,这事会非常麻烦。至于刀山火海,大概率看你从他们山头夺人的本事,这点我倒对你有信心。”

        “不过,你去之前一定要考虑好!如果需要钱,你开口、我尽力。但后面两件事,我再怎么想帮你,也不能坏人家江湖规矩。”

        马萍非常坦诚了。

        若需要钱,她倒可以先给我垫付。

        但一旦踏进了芙蓉庄园,个中的生死,她手中关系没任何作用。

        我回道:“明白!多谢萍姐!”

        马萍掐灭了手中的烟头,罢了罢手:“你我之间,不用客气,所以兄弟你是打算……”

        我回道:“小竹既然已经跟了我,我不能让她的生死由别人来拿捏,不管对方是什么组织。”

        “这个芙蓉庄园,我必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