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警告SSS级怪物来袭在线阅读 - 第7章 ,肖谨

第7章 ,肖谨

        第7章    ,肖谨

        夜珑趴在地上不停的干呕着,心里千万匹马跑过。

        等平复心情,蓝桉却不以为然,还是那一副大姐大的样子,又有点像街头耍横的无赖。

        跟我走。

        夜珑:去哪儿?

        蓝桉:除非你想生活在人类社会,直到有一天被检察官狠狠的摁死在地上。

        跟我去“沐官冷饮店”。

        夜珑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也想不到自己可以去哪里,现在要融入人类社会是根本不可能的。

        就算可以自己这一副鬼样子,怎么和妹妹苏曦相认?

        巷子外面放着一辆炫酷的紫色摩托车,蓝桉一步跨上,看了一眼还在发愣的夜珑丢过去一个头盔,奈何夜珑没有接住摔在地上滚了两转才停下。

        废物!

        蓝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

        夜珑上了车,轰鸣声响起,握紧油门扬长而去。

        ………………

        在20多层楼的大厦上,一位穿着黑色皮衣,带着獠牙面具,他的头发是白色的,他的那一只右眼,竟是血红色的在月光下显得那么狰狞恐怖。

        他的大拇指往食指上一按,伴随着咔嚓一声,从背后的尾椎中伸出四根猩红的【尾赫】。他看着一辆紫色的摩托车开出十字路口,在娇艳的月光下消失在夜里。

        第九区[沐官饮品店]——

        服务员阿正,一甩自己帅气的发型。端着餐盘,一个闪身来的女顾客面前。

        哦,今晚美丽的女士,可以和我交往吗?从此以后,我的肝我的心,我的脑子里全是你!

        女顾客显然有些不耐烦,从渐渐加深的鱼尾纹中可以看出,女顾客在忍耐。

        她表情僵硬的说道:我可以投诉你吗?我只不过是想要一杯咖啡。

        好吧,阿正垂头丧气的回到那种服务员的状态。

        阿正又抖擞一下精神,回到柜台那边调着一杯温暖的咖啡。

        加糖吗?

        嗯,加。不过少一点,放一块就够了。

        送走最后一位顾客后,阿正身心疲惫,酸爽酸爽的伸展一下老腰。一看墙上挂着的古典欧式风的钟表,哦,天哪,已经到后半夜了。

        挂上打烊的告示牌,时而打扫卫生,时而望向门外。

        随后阿正深深的打了一个哈欠。

        嗡嗡嗡……

        这是摩托车的轰鸣声,阿正跑到门外向远处观望。

        蓝桉稳稳当当的停在阿正的面前,夜珑一步下来。阿正热情似火的贴上去,“想必这就是夜珑小兄弟吧”。

        他这把样子,夜珑反倒很不适应。毕竟夜珑向来就沉默寡言,在学校的存在也可有可无,说白了就是一个小透明。

        第2天早上——

        某电视台:“h国红月总部社长换了,新任社长对【尸鬼】十分极端,扬言要在5年来对所有【尸鬼】彻底肃清”!

        叮——

        华街口,一个寸头穿着宽松的风衣,带着白棉手套,提着一个手提箱的中年大叔走出地铁。

        他的胸前还挂着一个红色月牙的勋章,无论他走到哪里,先看到这个勋章都会给他让路。

        因为这就是属于人类的“保护伞”,红月检察官肖谨,说起来他已经是红月的老干部了,死在他手上的尸鬼更是不计其数。

        嘟嘟嘟……

        肖谨按在耳朵里的耳机上——

        肖谨,你那一边小心一点,那里可是十三区,是“黑山羊”的地盘。

        肖谨:你那呢?

        (不用担心,我在第九区打探“白名单”的情况。)

        肖谨:小心点,“白名单”的老鬼很不简单。

        (知道了。)

        肖谨摘下勋章放到口袋里,走出车站。在人海中肖谨凭借着多年的工作经验,锐利的在人群中发现了一个目标。

        肖谨轻蔑的一笑,用小刀划开自己的手臂,血液渗出。

        然后就开始了猎物和捕食者之间的戏码,肖谨故意放慢脚步,时不时的用自己的眼角余光观察着后面,生怕自己的猎物走丢了。

        那就很不好了。

        跟着肖谨的是一个妇女,穿的跟个站街女似的,可以方便寻找猎物。

        此时此刻,她是幸福的,却又是不幸的。眼神里充满了贪欲,他要由来而为的,先吃掉他的肝脏,因为那里才是最美味的地方,他还在沉浸在自我的喜悦当中,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不知不觉,跟着肖谨来到一处烂尾楼里。

        肖谨一个闪身来到女人背后,那个妇女还没有意识的情况,肖谨一击狼牙棒向着头砸下。

        一时间脑浆迸裂溅射到四处,头盖骨上的骨头碎片向四周乱飞。肖谨拿出手帕擦去脸上的血渍,那具无头尸体倒在地上,血液从脖子里喷出,染红的地面,汇合成了血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