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将军留步之邪客不归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莫名的熟悉感

第二十一章 莫名的熟悉感

        张府家道中落,虽不再是高门大族,和大族相比算为寒门。

        但是,在宜阳,宜阳的县令老爷是张家大老爷,一方的小家大院女子,没有不想和张家攀亲附戚的。

        原本张轨作为张家大少爷的日子太平得不得了,家中长子,无其他嫡出庶出,唯他养尊处优,难免养出了些纨绔弟子的劣性。

        整日除却书院功课、散练武功,就是跑出去游玩,不见踪影,但也未做过欺压弱小、强抢搜刮之事,张老爷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张老爷也自知,此时此节,天下慌乱,本就门第没落,朝廷加官进爵制度森严、九品中正,没有一个好门第,再怎么拼命努力,也恐是白忙活一场,也就随张轨放浪生长。

        但是张轨逍遥自在的日子结束于,张老爷娶了二房贾家小女为妾室,次年诞有一子,取名张肃,小张轨十岁。

        自此,宅闱内斗,没完没了。

        原本老夫人性情贤淑,自从二房进门生下男孩,她就唯恐在张家的地位不保,害怕妾室的儿子夺取张轨的位置,每日每日在张轨耳边督促他要考取功名,光耀门楣,为张家立功,夺去了他本该有的自由。

        母亲的话,张轨很难不放在心上,再加上眼睁睁地看着母亲从一个温善贤淑的大家闺秀,围困宅院内斗,慢慢变得善妒易怒,他也很无奈,想着是不是只要自己为母亲争一口气,她就不会老去,不会烦恼。

        逐渐逐渐的,张轨压抑了自己真实的性格,朝着母亲想要的方向去改变,去努力,表演得像一个可以承担家族使命的嫡长子那样。

        放弃了自己的想法和自己的快乐,只希望能母亲宽慰一些。

        八王混乱,时局动荡不安。

        “报……”城外驿站来者大喊,张轨也早已料到江阴刘氏会在他“大婚”之时,趁他无暇,举兵来犯。

        张轨解下大红的婚袍子,“宣。”,着上轻骑甲胄,面色不冷不热,略显和善。

        驿站使者慌忙禀报:“刘氏带三千族兵来战,现防御在城墙外,势必要攻城,拿下宜阳。”

        众人慌张唏嘘,“这可怎么办……”张老爷年事已高,早就不能鞍马斗争,宜阳的定心丸在张轨默默努力的这么些年,早已潜移默化地变成了他。

        从人群中窜出一彪形大汉,莽撞言:“区区一个刘氏小儿,还能咋样,末将情愿,这就出城绑了他,挂在墙头,看谁还敢趁乱做坏?”

        这厮刘聪,等不及张轨离开宜阳就想要割据此地,张轨安心不下,又恐河西始乱难以通关,若是留北宫纯看守宜阳,怕不是早早地要斩了刘聪,刘氏一族倒是不可畏惧,可刘氏背后有江南财阀撑腰,就怕外患内忧,河西走廊未打通,又丢了自己的老家。

        僚慕宋配急忙上前,“阴公,不可,北宫纯此做法无异于引火上身,万一激怒江南财阀,只恐怕往后得瞻前顾后进河西,不可轻举妄动!”

        这番话,把身旁的壮汉气得不行,“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俺就不行你一个书生能三言两语劝走那仗势欺人的刘狗?”依照北宫纯的性子,管他三七二十一,谁来战就砍谁,来一个砍一个,来一双砍两个……

        张轨太阴白北宫纯的心思,因为他的鲁莽,张轨吃了不少亏,可人的心性难改,糙汉就是糙汉,“你但凡要是有宋配半点谋略,我们早已拿下凉州,稳固朝廷的江山……”张轨淡淡地说。

        “若是我没想错,刘聪这次来,应该带的都是精兵能干,他的左右部下难缠善战,你要是这么想打,去擒了他的左膀右臂回来。”张轨上马,对北宫纯说罢,带着张家兵卒往城外赶去。

        北宫纯听罢,立马飞身上马,挥起大刀:“哼……主公看好,俺可不是那动动嘴皮之人!别小瞧了俺!”

        要么说,还是激将法百试百灵,北宫骁勇,若是激怒他,便骁勇百倍,如同一头力大无穷的猛兽,冲出城门直奔刘氏阵营,也不顾后路是否有支援,一个人单刀匹马直挑刘聪左右护法首级。

        刘聪的左膀右臂也并非凡人,铁面铁臂,一黑一白如同鬼刹,除掉他二人,刘某估计会消停一段时间。

        长枪短刃上下翻飞,叮当作响,北宫纯一人敌四手略有吃力,蛮力硬抗砍下白衣铁臂,自己的大刀也砍豁了口,张轨见状一记长枪直挑戳进了黑衣护卫的喉头,鲜血喷涌如注从马背倒下,刘聪便带兵退战,不恋战,急忙逃命。

        “这刘狗好生没意思,次次来都是打了就跑,”北宫纯调转马头,不屑道,“真是懦夫。”张轨摇摇头,“他本就无心硬战,只是想来扰乱一下。”

        “他不过就是南方割据势力想要牵制我的工具罢了,”张轨这时才看到北宫纯胸前负了伤,鲜血不断地往外流,可他也只是淡淡地说,“北宫,你受伤了。”

        这大汉才察觉过来,“哎?”低头一看,“哦?”此时才后知后觉地感到有些疼痛传来,“许是叫那厮不慎砍到我了,未曾察觉过来。”

        “我去请和姑给你看看。”张轨便回府上请来和姑。

        和姑先前未曾进过军阵之地医治,这还是第一次,“是剑戟创伤吗?”她问,张轨点头答道,“正是。”随即拦腰抱起和姑上马,“知堂年迈,不安马顿,还劳烦你跟我前去。”张轨突如其来的怀抱,让和姑有些猝不及防,但是事关人命,也倒无妨。

        和姑抱着药箱,窝在张轨的怀里,“马背颠簸,你还是倚着我点,免得青了屁股,”张轨将他抱在怀里,怕马鞍磕着和姑,便拿腿挡着,让她斜坐在他腿上。

        “会骑马吗?”张轨突然问道。

        马背确实颠簸,和姑还无所依,只能死死地拽住张轨的衣襟,靠在他胸口,这样才能稍微好些,和姑哪儿骑过马,她跟师父云游四处行医,靠的都是两条腿步行。

        “没有……”和姑说道。

        张轨笑道,“回头我教你骑马,”促马疾跑,“无意冒犯,我要抱紧你些。”和姑捏了一把汗,她真不知道这男的葫芦里卖什么药,还不敢信任他。

        城外校场军营帐中,北宫纯掩着涓涓流血的伤口等待,“这位是鄙人座下僚慕,武将——北宫纯,”张轨把和姑松开,带她进帐,和姑也听不进去那么多,她向来不记这些繁琐人事,只是走进帐里,放下药箱,揭开临时止血的纱布,“好,待我缝合。”

        刀法浑厚用力,刀口很深,好在是伤口比较整齐,“张公子可以先出去了,”考虑帐中消杀,和姑让张轨不要留在里面,取出药箱清创药。

        和姑不太能理解兵家整日打打杀杀是为了什么,留这一身的伤疤,自言,“你说这天下整日厮杀,是为了什么?”北宫纯上身大大小小的伤口旧痕难免有些触目惊心,北宫纯心直口快:“不为天下,为苍生!”“还能为啥?”

        为苍生……

        这句话,师父也曾说过。

        “那你说你一个姑娘家,世道这么乱,还四处奔走行医,你是为了啥?”北宫纯反问道。

        这一问,居然把和姑的思绪抛了很远,她猛然间忽地想起了师父已经消失了很多年,从她被师父收留开始,她就跟着师父四处行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她一直都是做这些的,师父的话好像已经变成她活下去的信念。

        好像除了行医治病,她也不会其他的事情。

        如果问她为何行医,她未曾疑虑过这个问题,因为她一直就是这么跟着师父这样做的,如果问师父为什么救人治病……

        师父说过,“为芸芸众生……”

        这个武将说的话和师父说过的话倒有些神似,让和姑对他产生了一些莫名的熟悉感,“曾经有人跟你说过相似的话,”和姑忙着手里的活儿,说着,“他也是说为了众生……”。

        可是此时的和姑还不懂什么是“众生”,她只是在做师父让她做的事情,一直做她认为是正确的事情,遵从师父的教诲。

        wap.

        /110/110591/287309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