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将军留步之邪客不归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住进东厢

第二十三章 住进东厢

        待晚上,和姑这边忙完药坊学生的课业,阅了乡亲们整理好的村里村外的疑难杂症,准备回房休息,推门进屋,发现屋里属于她的东西都不在了。

        和姑纳闷了,张府这么大,还能进了贼人不成?

        当即准备转身找小厮询问,府上男丁住在外院,客房离外院比较近,和姑也就灭了屋里的两盏灯,留一盏,转身出去往外院,想找个人问问情况。

        还没等和姑绕出假山环廊,家丁小厮便提着灯笼找她来了:“医姑老爷,大公子把您的家用搬去了东厢偏房,让我跟您禀报一声,说是客房屋漏,今往后进了梅雨天,屋里湿答答的,不合规矩,有失礼节,偏房坐南朝北,南北通透,前有府上引女几山山泉水流于房檐下,环廊叮咚,后推窗可观星象夜景,安静幽美。”

        和姑以为张士彦这是在报答她前些日子救了他妹妹一事,回礼道:“张公子多虑,如此美意,和姑受之不尽,但……”她想跟他说,宜阳怪病基本已经看尽,若无其他事情,她要离开宜阳,继续上路了。

        阿四看着和姑有推脱之意,连忙求道:“老爷老爷,您就去吧,别为难我了,这要是大公子特意嘱咐我的吩咐没办到,那还不得扣我月钱?”

        听罢,和姑叹了口气:“罢了罢了,算我太过高调,没依照师父嘱咐,竟然住进了官宦之府,如今辞也不是,留更不是!”

        “小的引路……”阿四直接提着灯笼引在前,外院到厢房还是有些距离的。

        进了东厢偏房,这里屋和客房果真不一样,客房虽用物具齐样样都有,但是这偏房阴显要富丽许多,看来还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怎么说张家落魄,家中祖上仍是有余。

        屋外站了两个守夜的女眷,见阿四带着和姑来偏房,便迎上去行礼。

        “这便到了东厢,小的就先告退了,老爷若有事,尽管吩咐守夜的丫头。”阿四行礼就退下了。

        这俩东厢做事的大丫头,一个叫泽兰,一个叫铃兰,长得一模一样,看上去是为了区分特意穿了不同颜色的衣服。

        “你们俩是胞姐胞妹?”和姑打趣问道。

        木簪子绿衣裳的丫头上前答道:“小女是泽兰,是胞姐。”

        “那这个黄衣服的是妹妹?”

        站在后面的丫头行礼道:“正是,小的铃兰,是胞妹。”

        俩丫头迎上前,一左一右搀着和姑进屋,泽兰边走边问:“医姑老爷今晚要吃食么?几晌安排沐浴?”

        之前住在客房,没有专门守夜的家丁,这突然多了俩姑娘在身边,和姑难免有些不适应,“呃……今日饮食不消,就不用了,洗个澡我便睡下了。”

        这边话还未说完,铃兰便拿来之前备好的温泉水,细细地将和姑的手清洗起来,“老爷的手就是和别人的不一样,看着细葱嫩白的手,这韧劲可真是不得了,”小丫头铃兰性子可活泼了,话也多,非常会说讨喜的话,把和姑一顿夸,“这顶天立地的双手可挽了多少要不幸早走的人呢,老爷可真本事!”

        “内眷都传开了,说是咱们多少辈子积攒的福气能伺候医姑老爷,传奇般的神仙,今日可算是给我盼来了,铃兰都不敢抬头看老爷一眼,”说着她低眉顺眼地给和姑擦拭手上的水,“要是老爷有话有事要差遣,一定要先喊铃兰,姐姐不能跟我抢,铃兰许了愿才能来偏房伺候老爷,可不能让我少活动了!”

        泽兰见和姑略有尴尬,立马捏住妹妹的嘴,失礼道:“唉……你可别说了,老爷回来是休息的,还得打精神听你犬吠?!”便把铃兰掩下去,正色道:“这便给老爷洗浴。”随即招呼内院做事的婆子们抬水进来。

        “原本屋前有温泉可浴,但是这个时辰,大少爷应在屋前温泉泡浴,泽兰就提前给老爷准备泉水洗浴。”婆子们抬进温热的泉水,铃兰又进到屋子里,泽兰利索安静地将和姑外袍解开。

        和姑见状立马捉住泽兰的手,婉拒道:“我自己来就行了,”看着眼前这俩姐妹站在屋里,和姑便默默走到屏风后,“你们回去休息吧,洗完澡我会让婆子们收拾好的,不必费心。”

        铃兰正要开口说,被泽兰拦下:“那老爷随时吩咐,我们先退下了。”

        听到房门被关上的声音,和姑舒了一口气,“唉……阴阴简简单单洗个澡就行,还得说那么多话……大户人家规矩就是多……麻烦得要死……”

        宽衣解带扎进水里,世界顿时就安静了。

        泉水清冽,温热透肤,洗完澡,和姑感觉身上的疲惫好似都洗去了,着了一旁的里衣,不习惯入夜屋内灯火太阴,便灭了两盏烛台,准备就寝。

        里屋的前窗开着,和姑不想使唤守夜的那俩丫头,便自己走过去,准备关上里屋的前窗,毕竟前窗对着里屋的床,后窗也敞开着,想到之前小厮说后窗可观星象夜景,那便留后窗开着,前窗就关上吧,卧不当风,前后窗都开着夜里睡觉,许是会着凉。

        和姑拢了拢单薄的里衣,悄悄走近前窗,怕这点动静惊动到泽兰铃兰引得她们啰哩啰嗦客套一番,这走进了才看到偏房取景甚好,前窗打开能看到院内修筑的曲水假山,庭观树木,这要细看的话……

        莹白的月光柔和地撒在水面和一旁的假山石木上,泉水沿着水渠流下,撞击着房檐垂下的雨铃,叮叮当当的轻轻的响着,一时间分不清楚那是泉水在响,还是铃铛在响……

        依稀的,好像能看见有个看不太清的东西在庭院里,和姑好奇多看了两眼,虽有月光,但是夜色朦胧不清,不甚能看得清楚,待和姑定睛看清的时候,一时间难以描述的怪异感觉涌上心头,让她又难堪,又羞恼!

        夜色里,泛着柔和月光的水面看不清的是未着衣物的张士彦,等到和姑看清的时候,和姑看到的是他盯着她看的,直直而深邃的眼睛。

        他就那样一动不动,也不遮掩地靠在温泉边上,正对着她的窗户,枕着胳膊,盯着窗户里向外四处观望的女子看。

        他就是静静地盯着她看,盯着她看他,看到她的眼神,从看不清到猛然看清,再羞恼着快快地合上了窗户。。

        “有点意思……”他喃喃,便躺进水里。

        wap.

        /110/110591/287309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