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805在线阅读 - 第六一三章 互联网分割问题与人口变化趋势分析

第六一三章 互联网分割问题与人口变化趋势分析

        大明1805正文卷第六一三章互联网分割问题与人口变化趋势分析朱迪镧听着老爹的介绍,看了几眼那几个画面,心情非常的复杂而又无奈:

        “父皇,儿臣觉得吧,就个人而言,但凡真人形象过得去,谁愿意来演电子皮影呢?

        “就像以前的皮影戏的演员,通常也是能唱但形象不讨喜吧?

        “现在人就算是在互联网上做角色扮演,也应该是尽可能直接换衣服化妆,而不是套个画出来皮参加。

        “让获得的知名度和人气落在自己本人身上,而不是自己戴的皮影画角色身上?

        “不过儿臣觉得这个产业也是有好处的。

        “本来只有天生丽质的女人,相貌堂堂的男人,才有机会参与公开互联网直播,获得一定的成功。

        “形象不行的通常只能当丑角哗众取宠。

        “就算是有特别的才艺,可以凭借能力和才艺获得成功,却也会受到才艺带来的限制。

        “更何况但大部分普通人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才艺。

        “有了这个电子皮影之后,形象不行的人也可以套个皮影,来创作更多的通俗化的作品。

        “让更多几倍的人参与,创造更多几倍的娱乐节目。

        “更何况,正统的主流皮影戏,也不需要表演者本人有良好的形象,反正能操作会唱就行了。”

        大明的电子皮影,与朱靖垣前世的虚拟主播,在起源上就有着明显的不同。

        登上计算机和互联网舞台的时候,普通观众就知道这是一场表演,是将皮影戏搬到了互联网上。

        而不是创造一个虚拟的二次元角色作为主播来跟观众互动。

        除了朱靖垣这个还残留着前世认知的穿越者,普通人开始不怎么好奇这些皮影表演者本身形象如何。

        因为一个表演者经常扮演不同的角色,甚至一个人同时表演几个角色,这本来就是传统。

        传统皮影戏的表演者大部分还真的就是形象不怎么好的戏子。

        随着表演性质不断降低,互动性质不断地提高,特别是普通人参与其中,并基本使用固定的角色后。

        观众们才开始越来越好奇表演者本身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这种表演者已经不是演员了,纯粹是套了个虚拟形象与观众们互动聊天。

        与朱靖垣前世的虚拟主播高度趋同了。

        不过有皮影戏的基础在,观众知道了表演者的真人形象后,挫败感也远不如朱靖垣前世那么强。

        朱靖垣本身也不怎么在意这件事情,听了朱迪镧的几句分析后,就补充说明和追问了:

        “形象问题不是重点,朕就是附带着说了一嘴,你不用考虑那么多。

        “重点是应该怎么管理这种事情,朝廷应该怎么对待这个产业。”

        朱迪镧稍微考虑了一下:

        “男女两个互联网上,互相假扮异性的表演,属实不算什么好事。

        “虽然传统戏曲也有男性演员反串旦角,甚至产生的原因也是最初不允许女性登台。

        “但在传统戏曲表演过程中基本没有互动。

        “现在反串的同时还要跟观众互动,可能会对表演者和参与者的精神和认知产生影响。

        “长期积累和发酵之后,可能会产生比较恶劣的社会影响。

        “所以在保持互联网管理方法的情况下,这个产业是完全不值得也应该去推广的。

        “除非允许表演者在两个互联网上表演。

        “乃至更进一步的改革,扩大两个互联网的融合范围。

        “就算是在现在的现实中,也已经有很多同时接待男女顾客的产业设施了。

        “互联网上只是能够打字和说话,根本没办法产生实际的身体上的接触,不需要严防死守。”

        朱靖垣听了之后就皱眉了:

        “你觉得,在互联网上将男女用户完全隔离开,已经是不合时宜的规则了?”

        电子皮影这个事务本身只是一件小事,互联网的基础管理方式才是大事。

        朱迪镧平时就考虑过这种事情,所以现在基本没有犹豫的直接说:

        “是的,儿臣以为,可以考虑将两个互联网……适当的合并……”

        朱靖垣立刻追问:

        “那你有没有考虑过,两个互联网合并之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利弊各有什么?”

        朱迪镧颇为平静的说:

        “最大的影响应该是会提升女性的社会地位。

        “因为在以前,在现实中,年轻女性没有多少机会,去接触和认识同龄的男性。

        “与谁婚配,只能从家族提供的选项中选择,自主权非常的低。

        “如果男女互联网平台合并,且对男女之间的接触和交流完全不加限制。

        “女性就能通过互联网上的各种平台接触到海量的男性。

        “有机会各种各样的男性接触,并且遇到真正合自己心意的男性。

        “进而抵触现实中的宗族给安排的相亲对象。

        “这会降低宗族对家庭成员的控制力,反过来提高朝廷对具体家庭成员的控制力。

        “宗族必然会反对这种做法,所以互联网合并必须循序渐进。

        “可以先在原有的相亲平台基础上,增加更多的男女互联网的重合区域。

        “创造第三个允许男女共同参与和相对自由接触的公共互联网。

        “并逐步扩大这个共互联网的规模……”

        朱靖垣听完之后直接反问:

        “伱顺着这个思路继续往下想想,把目光放的更长远一些。

        “男女互联网完全合并且自由接触,时间长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朱迪镧想了想说:

        “可能……会产生过度的虚拟社交信息,以至于造成当事人的认知错位?

        “由于互联网上的社交的成本是极低的,男性作为雄性动物又倾向于广撒网的播种方式……

        “所以男性可能会毫无顾忌的尝试去接触尽可能多的女性。

        “在这种情况下切换到女性角度后,大部分女性可能认为自己有无数个‘追求者’。

        “而且随时都有新的‘追求者’想要加入追求自己的队伍中来。

        “她们会觉得自己随时都有无数种选择。

        “进而不断的拔高择偶标准。

        “她们会轻视自己真正能选择的对象,也就是自己现实中能接触的那些人。

        “再次反过来看男性也是一样。

        “男人能在网络上同时接触的女人,看上去和女人的网络追求者一样多。

        “每个女人也只是男人想象中的无数个选择之一。

        “但是男人实际上有机会选择的配偶,仍然基本只有身边能直接接触的那些女人。

        “久而久之,男女双方都会轻视对方。

        “男人觉得自己能找到无数个女人,女人觉得有无数个男人在追求自己。

        “这会促使他们反对身边的传统婚姻安排。

        “让现实中的婚配安排变得异常复杂,甚至可能会导致现有家庭崩溃,也就是让通奸的人变多。

        “综合来看……对社会稳定是不利的……

        “所以,互联网是不能完全合并,更不可能无限制的合并。

        “男女可以接触的公共互联网的规模要控制,管理制度也要比单独的男女网络更严格。

        “现有的以婚配为前提得接触规则也应该大体上保留。

        “继续在信息界面公开展示真实身份,公开展示拥有的异性好友的数量,展示发过消息的异性总数量。

        “不能让他们觉得自己有无数个可以选择的对象,而对他人的好友情况完全一无所知。

        “要让他们都能够清楚的认识到,所有人都有非常多的选择对象。

        “互联网确实大幅度的增加了普通人的社交范围,关键问题应该是让所有参与者感受到并谨记这一点。

        “不要因为现实生活经验的影响,而形成认知错位就行了。

        “实际上,公开异性好友数量,公开发过消息的异性数量,会反过来限制双方接触异性的频率。

        “因为大众在公开真实身份的环境下,都会避免自己被异性贴上放荡的标签。

        “最终让男女实际接触的异性数量不会如理论状态那么高。”

        朱靖垣听了之后没有直接评价这个计划,而是继续询问另外的新问题:

        “你有没有注意到,百姓生育子女的数量正在变化……”

        朱迪镧一直在地方实训,长时间直接接触民间的事情。

        虽然没有专门研究,但是经常看各种民政数据,也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

        “儿臣注意到了,最近十年来的新婚夫妇们,生育的孩子数量似乎正在减少。

        “年长一辈的夫妻中,一个妇女有六个到七个孩子的是最常见的。

        “有八个乃至九个孩子的也是屡见不鲜,十个以上孩子的也见到过。

        “但是年轻一代的夫妻,一个妇女通常只有四到五个孩子了。

        “有六个孩子的就已经比较少了,七个孩子就和以前的十个孩子一样罕见了。”

        朱靖垣对这件事情更加的重视,所以专门关注着户部的相关消息:

        “是的,最近十几年,百姓生育孩子的数量减少了,主要也是生育的频率明显降低了。

        “以往,夫妇结婚之后,通常都是有条件生孩子就会持续生,通常平均不到两年就会生育一个孩子。

        “十年生六七个孩子属于正常速度,十年生五个的就已经明显低于平均频率了。

        “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这十年,是人一生中最适合生育的。

        “以往一个妇女通常有六到七个孩子。

        “最近这些年,新一代的夫妻生育了第一个孩子之后,通常要隔两年以上才会再次生育。

        “新人夫妻通常仍然是十八岁到二十岁之间结婚。

        “在二十岁到三十岁的十年里面,通常只会生育四个到五个孩子了。

        “三十岁以后会不会继续生育还要看具体的情况。

        “由于医疗科技的不断升级,胎儿和幼儿夭折率持续降低,普通人的寿命也在持续延长。

        “再加上还有老一代人在持续生育,新一代又有生育更多孩子的家庭。

        “所以总体的人口增长速度仍然没有降低。

        “但这种状态是不可持续的。

        “当医疗科技达到瓶颈,夭折率降低到极限,寿命增长到极限。

        “总体人口增长速度就会降低。

        “所以你觉得,为什么新一代的夫妻,生育孩子的频率和数量都降低了?

        “更重要的是,未来的生育数量,会不会继续降低?

        “比如说,一对夫妻只生育一到两个孩子,甚至直接不要孩子了?”

        朱迪镧以前还真的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现场思考了几秒之后才说:

        “儿臣觉得,可能是因为旧时代的孩子夭折率太高,百姓生下来的孩子不知道能成活几个。

        “所以才出现了能生就持续生的情况。

        “就像以前武器命中率低,只能堆砌数量来达成摧毁效果。

        “现在孩子的夭折率越来越低了,就算是难产也可以剖腹产子,基本都能母子平安。

        “所以百姓开始按照实际想法生孩子。

        “想要几个孩子,就会去生育几个孩子,然后专心的培养这几个孩子。

        “而不是无限制的生育,再去看能够成活几个。

        “基于这样的逻辑,未来百姓夫妻生育子女的数量,应该不会再继续降低了。

        “儿臣曾经跟很多工人们打过交道,问过他们关于孩子的问题。

        “绝大部分的工人希望自己能有四到五个孩子。

        “这样他们大概率能够得到两个男孩。

        “虽然现在幼儿的夭折率低了,但是概率终究是不为零的,成年之后也是有风险的。

        “所以有两个男孩就才能够确保正常传宗接代。

        “男孩女孩的自然比例是基本相当的,有两个男孩的同时很可能也会有两个女孩。

        “大部分工人同时觉得,无论男孩还是女孩,最好能有兄弟姐妹。

        “所以他们其实普遍希望有四到五个孩子。

        “其实大部分工人本身也仍然觉得,孩子本身还是越多越好的。

        “只是生育和抚养孩子,也确实需要付出很多精力。

        “普通工人基本都只有一个妻子,照顾四个孩子还要处理家务,已经比较劳累了。

        “倒是能够聘请专门仆人的富贵家庭的孩子会相对更多一些。”

        朱靖垣就如同爷爷当年跟自己对话的时候一样。

        在心中暂时保留自己的观点,主要目标是评估眼前这孩子的理念。

        同时继续追问获得他更多的更深层次的想法:

        “如果未来所有的普通工人,仍然保持着这样的生育速度。

        “那是否总有一天,我们的人口数量庞大到一定规模,整个世界都已经无法承载的程度。

        “应该说,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我们的朝廷和社会也已经濒临崩溃了。

        “就像两千年以来,历代王朝的三百年周期律一样。

        “再次走到穷途末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