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造梦机器 > 第一卷 新世界 第四十三章 泰勒-斯威夫特

第一卷 新世界 第四十三章 泰勒-斯威夫特

    一步入蓝鸟酒吧,约翰尼和艾利西亚便感受到了一种与其他俱乐部截然不同的气氛。这地方非常狭小,人群非常拥挤,但这样的狭小和拥挤却令人意外地创造出了一种亲密无间的氛围。场馆里没有刻意制造出的舞台,观众们自发地把桌子搬到一边,围成一个圆圈,而这个圆圈便是音乐人们表演的场地。此时,那个圆圈里正坐着一个身穿浅蓝色T恤衫的中年男人,他怀里抱着一把浅棕色的吉他,头戴一顶白色的鸭舌帽,拨动琴弦轻声低吟着。他与观众们的距离实在太近,以至于最前排的观众都可以直接摸到他的手和他的吉他。

    约翰尼在人群中穿行着,不停地与各色人等摩肩接踵。与纽约、洛杉矶或者迈阿密的夜店不同,这里的南方大老粗们(Rednecks)对这种无意识的,被动的亲密接触并没有什么抵触情绪,点头微笑是他们最常见的应对方式。即使碰了他们的肩,或者踩了他们的脚,你能得到的最严厉的回应也不过是‘嘿,当心点,伙计’罢了。这种友好的氛围让约翰尼感到心情非常舒畅,他穿过人群,来到吧台前,找了一个空位坐了下来。

    “晚上好,先生。”酒保一边擦着杯子,一边朝约翰尼点头致意,他那浓重的南方口音让他的话语更显温暖,“我能给你点些什么?”

    “一瓶啤酒。”约翰尼微笑着说道。

    “好的,马上就来。”酒保转头看向了艾利西亚,“你呢,年轻的小姐?”

    “我要一杯橙汁就好了。”艾利西亚说道,她前天实在是喝了太多酒,直到今天她的头都有点儿晕。

    “没人来蓝鸟酒吧喝橙汁。”酒保笑着开了两瓶啤酒,分别放在了约翰尼和艾利西亚身前,“这瓶啤酒算我送你的,小姐,享受蓝鸟歌手们为你提供的音乐吧。”

    “谢谢你。”艾利西亚朝酒保露出了一个感谢的微笑。

    “现在觉得这里怎么样?”约翰尼看着艾利西亚,眨了眨眼,问道。

    “还不错。”艾利西亚笑着抿了一口啤酒,“挺有人情味儿的。”

    “的确如此。”约翰尼转头看向了房间另一侧的舞台,那个本来低吟浅唱的中年男子此时已经站起身来,大幅度地拨动着琴弦,高声唱着欢快的调子。

    “Ses_never_seem_so_good……”

    这首叫做Sweet_Caroline的歌曲是由传奇歌手尼尔-戴蒙德(Neil_Diamond)创作并演唱的,这首歌自1969年发行以来就一直广受欢迎,轻松愉快的曲调和简单易懂的歌词让几乎每个人都对它熟捻于心。在中年男人的带领下,酒吧里所有的人都和着调子齐声高唱,不时还伴随着喝彩和尖叫声,整个酒吧的气氛显得无比热烈。

    “I’ve_been_inclined,ba_ba_ba……”约翰尼也打着节拍,加入了合唱。到了后来,他甚至跟酒保比起了嗓门。

    “Sweet_Caroline,ohh,ohh……”歌曲进入了终段,中年男子快速扫了一下弦,结束了表演。他把左手放在胸前,朝观众们深深鞠了一躬,而观众们则用掌声和尖叫做了最好的回应。

    “我叫罗尼(Ronnie),你唱的不错,小伙子。”酒吧拍了拍约翰尼的肩膀,哈哈大笑,“有没有考虑过到蓝鸟酒吧来驻唱?”

    “我叫约翰尼,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考虑一下的。”约翰尼笑着说道。他指了指舞台,问道,“嘿,罗尼,你知道泰勒-斯威夫特多久会上台吗?我今天是专程来听她唱歌的。”

    “噢,你是专程来听泰勒唱歌的?那小姑娘居然有粉丝了,这可真是太棒了。这杯算我请你的,感谢你喜欢泰勒。”罗尼又给约翰尼开了一瓶啤酒,“你不会等太久的,下一个上台的就是泰勒了。”

    罗尼的话音还未落,舞台周围便响起了一阵掌声,约翰尼转过头来,发现一个金发女孩已经坐在了舞台中央的板凳上,正在低头调试着吉他。

    “这就是泰勒了。”罗尼看着金发女孩,笑容满面地说道。

    “她的确是泰勒。”约翰尼认真地注视着舞台上的泰勒-斯威夫特,喃喃地说道。金色的波浪卷发,狐狸般的媚眼,挺翘的鼻子,线条柔和的嘴唇……面前的泰勒-斯威夫特与自己记忆中的样貌如出一辙,未差分毫。在约翰尼-姜生活的那个世界里,这幅面孔,连同泰勒-斯威夫特这个名字,无数次地出现在了电视、大银幕以及时尚封面上。没人不认识这幅面容,没人不知道这个名字。泰勒-斯威夫特,在2012年,就是流行乡村音乐的象征,就是美国新生代歌手的象征。

    而在现在的蓝鸟酒吧里,除了自己之外,又有谁能预料得到,舞台上这个安安静静坐在那里调试着吉他的普通邻家女孩儿,竟然能摇身一变,成为全美乃至全世界最具影响力的乡村女歌手呢?

    想到这里,约翰尼的脸上不由地浮现出了一丝微笑——时间,就是他最大的资本。

    “各位晚上好,我叫泰勒-斯威夫特,来自宾夕法尼亚州,很高兴能在这里为大家表演。”泰勒终于调好了她的吉他,她抬起头来,朝观众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今天我要唱的第一首歌叫做Mary’s_Song,是基于一个真实的爱情故事写成的,希望你们会喜欢。”

    “她说,那时我七岁,你九岁。我看着你,就像看天上一闪一闪的星星。爸爸们总拿我们开玩笑,说我们会长大成人,坠入爱河。妈妈们只是转动眼珠,微笑着说,噢,天啊,天啊,天啊……”

    “我们那时仅一街之隔,我戏弄你,让你来吻我,却在你作势欲吻时害羞跑开。那时的你和我,还是少不更事的孩子,噢,天啊,天啊,天啊……”

    “突然间我十六岁了,我已经不是你过去看到的那个小女孩了,但你的双眼里仍然闪烁着星星一样神采。爸爸们过去常常看我们的玩笑,但他们却很难相信我们真正相爱了。妈妈们只是转动眼珠,微笑着说,噢,天啊,天啊,天啊……”

    “过了很多年,我们再次回到故乡,我们又坐在了镇里我们最喜欢的那个地方。你看着我,单膝跪下,让我又回忆起了你牵着我走过的教堂走廊。整个小镇的人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妈妈们泪眼婆娑,看着我们互相许下誓言……”

    “我回想起了多年前我们相遇的地方,你要相信我们的孩子也会在那儿茁壮成长……到那时,我八十七岁,你八十九岁,但你的双眼里,仍然闪烁着星星一样的神采……”

    “噢,天啊,天啊,天啊……”

    这首歌的歌词非常简单,但它所承载的内容极为沉重。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对相恋八十年的恋人,一起成长,相爱,结婚,老去。他们之间没有欺骗,没有背叛,没有绝望。只有承诺,只有相守,只有幸福。

    这是一首简单纯真,却浪漫到不可思议的歌曲。而泰勒-斯威夫特的声线更是为这首歌增色不少,虽然音质算不上最好,现在的唱功也显得较为业余,但正是这种天然去雕饰的淳朴,让这首歌显得更加真实可信,感人至深。

    泰勒-斯威夫特轻拨琴弦,紧闭双眼,低声吟唱着。她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这首歌里,声音甚至随着歌曲情绪的推进而带上了一丝哭腔。随她一起沉醉的,是蓝鸟酒吧里的每一个观众,大家都停止了交谈,酒吧里静得出奇,所有人都将目光聚焦在了舞台上,欣赏着这个女孩和她手里的吉他所发出的天籁之音。

    能用几个简单的和弦,几段真挚的旋律,让观众与之产生共鸣的人,才能被称为是一个优秀的唱作人(Singer-Songwriter)。

    而泰勒-斯威夫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谢谢。”待歌曲已经结束许久,甚至连吉他弦都已经停止颤动之后,泰勒才慢慢睁开眼睛。她绽出了一副甜美的笑容,轻声说道。

    迎接她的,是几乎能将房顶掀翻的欢呼与掌声。

    “Bravo!”

    “太棒了!”

    “Hell,yeah!再来一首!”

    “艾利西亚……”约翰尼长舒了一口气,转头看向了坐在自己身边的艾利西亚,“你现在觉得泰勒怎么样?”

    “她……她太神奇了。”艾利西亚的双眸此时已经被雾气给笼罩了,她吸了吸鼻子,说道,“这真是她写的歌吗?如果是的话,那你真应该马上签下她。”

    “我就是这么打算的。”约翰尼笑着说道,他敲了敲吧台的桌面,对罗尼喊道,“嘿,罗尼!”

    “怎么了?”正在往杯子里倒啤酒的罗尼转过身来,问道。

    “是这样的……”约翰尼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对方,“我和这位女士为一家音乐公司工作,在看了斯威夫特小姐刚刚的表演之后,我们很有兴趣签下她……她应该还没成年吧,你知道她的监护人在哪儿吗?我想找他们谈谈。”

    “没错,她的确还没成年,她母亲安德里娅陪她一起来的。”罗尼接过名片,看了看,惊讶地扬起了眉毛,“噢,天哪,你就是约翰尼-施瓦茨?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音乐公司几天前才签下了贾斯汀-汀布莱克,对吧?”

    “没错。”

    “那你可是来自北方的大人物,安德里娅会很高兴见到你的。”罗尼指着酒吧深处的一扇木门,说道,“那扇门后面是后台,泰勒的母亲就在那里,告诉他们是罗尼-莱特曼(Ronnie_Letterman)让你们进去的就行了。”

    “谢谢你,莱特曼先生,感激不尽。”约翰尼微笑着对罗尼点了点头。他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西服,清清嗓子,朝艾利西亚勾了勾手,

    “我们走吧,有正事要做了。”

    ahref=.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